大风号出品

落实“弹性离校”,还是需要财政保障经费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3-10 09:26:34

3月7日,在全国政协教育界联组讨论上,有委员提出,“孩子放学早,家长下班晚,给接送孩子的家长带来了很大不便和困难”。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从去年起,教育部已经要求有条件的地方开展试点,实现“弹性放学时间”,由学校提供课后服务。他强调,在操作方式上,“课后服务”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给予适当补助。而在这之前,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广大中小学校要充分利用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积极作为,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

从“一刀切离校”到“弹性离校”,这不只是学生离校时间、方式的调整,更是基于学生实际情况采取的理性举措。治理教育问题,需要改变传统的“推责式”懒政思维,而要以学生为本,从明确政府、学校、家庭和社会职责出发,寻求科学、合理的解决方案,让教育管理、服务精细化。

此前,学生学业负担沉重、学校利用课后时间举办兴趣班乱收费问题,接连被媒体曝光,各地教育部门面临很大的压力。而为了回应舆论质疑,几乎所有地方都“一刀切”要求学生在下午放学之后必须离开校园,学校不得举行任何托管班、兴趣班。表面上看,这减轻了学生负担,消除了借兴趣班名义的乱收费,可是,却带来一系列新的问题:学生离开校园之后无处可去,上班族家长接孩子回家成了一道难题,有的家长只有无奈送孩子去培训机构。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有的地方由社区、街道和公益组织合作,推出“三点半工程”,在校园走边找地方开设学习点,为三点半放学后无处可去的学生提供等候父母来接同时完成课后作业的场所。而这种做法也颇为奇怪:学校明明有场地,却硬要“避嫌”闲置不用,而家长让孩子在学习点等候,也得支付一定费用,只不过比送培训班要低一点而已。

其实,治理前述问题,完全有更好的方式。对于学校借设晚托班、兴趣班乱收费,并增加学生负担,可以采取两方面措施。 其一,由政府财政买单,解决学校开设晚管班、兴趣班的费用,明确不收学生任何费用,以此治理乱收费问题;其二,由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课余活动的管理、监督,由学生自主选择课后的各种活动,以此避免学校开设的兴趣班变异为补课班。如果这两方面措施落实到位,家长的难题可以有效解决,而学生课后在校园的生活也丰富多彩,可以参加体育锻炼,进行创新实践,还可以参加各种人文、艺术、科学兴趣活动。

今年年初,南京宣布从新学期起,实行“弹性离校”,而在南京之前,已有多地调整了以前的“一刀切”做法,恢复托管班。上海公办学校从2014年春季学期开始,陆续开出各种形式的晚托班,解决下午三点半放学后孩子没人接的问题。这些晚托班,教育将部门统一称呼为放学后的“看护服务”,对学生完全免费。随后,广州从2015年春季开学起,也全面恢复小学课后托管服务,费用由财政买单。总体看来,社会对学校恢复提供晚托服务,且完全免费,是积极支持的。由于财政买单,因此,乱收费问题没有再发生。但也有进一步的问题。比如,如何保障教师加班提供课后服务的权利和待遇?如何给学校购买课后服务的自主权?还有,政府财政能否持续买单,也是一个问题。因为按照教育部的说法,课后服务为非义务教育范畴,在政府补贴之外,可以购买服务。以笔者之见,这还是应该纳入政府财政预算,充分保障,否则可能会出现新的乱收费问题。

如果要收取一定的课后服务费用,发挥家长委员会的管理、监督作用,极为重要。这就需要学校建立能独立发挥作用的家长委员会,对收费进行公开听证、决策。而且,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监督,也是避免课后时间用于补课的重要措施。在这方面,可以看到教育部门并没有十足的“底气”,比如,广州要求,在不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前提下,学校在看护时间内可安排作业辅导、自习、阅读、游戏等课外活动,也可与组织少年宫活动相结合。但不得将课后在校托管作为学校教学的延伸,不得进行集体教学、补课或举办各种兴趣班。如果能建立独立的家长委员会并发挥作用,教育部门并不需要如此小心翼翼。而且,只要不是集体补课性质的兴趣班,是完全可以面向学生开设的。

实行“弹性离校”是教育管理从“一刀切”走向精细化。而要做好精细化,必须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平衡各方利益,有系统配套方案,如果不能有效解决经费问题,教师课后服务积极性问题,同时完善学校民主管理,精细化管理可能难以落地。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