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免疫疗法系列报道(五):治癌不是一个医生的事,是跨领域团队的共同照护|Sisy Big Bang

文茜大姐大 <更多内容 2018-12-19 07:43:53

原标题:免疫疗法系列报道(五):治癌不是一个医生的事,是跨领域团队的共同照护|Sisy Big Bang



源:建立完善的医学实验室(视频)

为什么要一次比一次深入地介绍免疫细胞疗法,就是因为不希望看到癌症病患或者家属在求救无门的情况下,还要因为科普知识不足变成被讹诈的对象。

目前关于癌症的治疗越来越走向免疫细胞疗法,但第一步还是要经历传统治疗,包括开刀、放射性治疗、化疗、吃标靶药物等。如果这些治疗都没用,再考虑免疫细胞疗法。

如果有医生建议直接进行免疫细胞疗法,那敲诈的可能性居多。

电影《滚蛋吧!肿瘤君》:

身患癌症,却依然乐观面对人生

基因改造之所以成为一门显学,绝对不是为了把人改造得更好,或是重新编辑基因,而是为了放在一些重大的疾病里,例如癌症。

基因改造里最有名的叫 CAR-T,它拥有导航系统,一旦进入人体,就能快速准确地杀死癌细胞。但要制作它却很困难,需从血液中找出细胞,在实验室里利用它的基因制造出抗体,目前全台湾没有一家医院可以做。

所以求医时一定要分辨医生是否有这个能力制造抗体,有没有能力进行细胞培养。如何分辨?就看他有没有实验室,规模多大。

今天介绍的就是中国医药大学的实验室,它位于中部科学园区,那里还是台积电等重要液晶工厂的聚集地。

中国医药大学的实验中心

2018 年 9 月 6 日,台湾「卫福部」正式宣布,自体六项细胞治疗技术即日起纳管开放。其中最受产业关注的抗癌领域,自体细胞治疗范围大松绑等于宣告了细胞治疗已跨越「储存」时代,正式进入所谓专业技术的战国时代

在这个领域,比拼的将不只是医生的医术,各个培养细胞的上游生技公司也都要进入淘汰赛,以专业技术决定每一轮的出线机会。

台湾生技界布局细胞疗法多年,但多数是由生技公司已建构好的 GTP 实验室(也就是所谓人体细胞组织优良操作规范实验室)直接与各大医学中心洽谈合作。生技公司扮演上游制造培养细胞厂的角色,医院则负责治疗。

不过,中国医药大学因为走得很前面,一切都由学校和医院主导

GTP 实验室是免疫疗法当中最重要的一环,目前全台湾粗估有 16 间,光是中国医药大学就有 2 间被最高标准认证合格。

 中国医药大学GTP实验室的分布图

看好这波生物科技与新药开发的未来潜力,中国医药大学率先于 2016 年选择最接近基础医学大楼和药园间的立夫医疗大楼七楼,设置抗癌决胜关键的 GTP 实验室。

中国医药大学的细胞治疗转译中心除了可以进行细胞储存之外,有关免疫细胞的研发与制作都在这个细胞产品工厂的实验室里进行。

要进去这个高规格的 GTP 实验室,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自己的防护做到最好,参照更衣流程图,先穿鞋套,再戴头套、口罩、手套,最后穿无菌衣,着装完毕才可进入准备室。

GTP 实验室严格采取人物分流,东西透过传递箱,而人单向前进,而且必须等到前一扇门彻底关闭之后,才可以打开下一扇门,一扇扇门犹如重重关卡。另外,需要特别防护的地方还会加装一道不锈钢门槛,甚至二度更衣以确保无菌。

每一扇门都是一道保障

一般的实验室是通过高温加压灭菌,但在细胞治疗的过程中,这可是大忌。因为细胞是活的,为了确保这个过程中无菌,就必须在 GTP 实验室中营造一个高效率的空气洁净品质,而这就必须通过特殊的空调与压力配置实现。

例如前一间实验室与后一间实验室必须达到 15 个压力差以上,里面的压力大,就可以阻止外面不干净的东西跑进去,维持里面的洁净度。

GPT1 是中国医药大学规格最高,洁净度等级最高的实验室,空气主要通过顶部两片滤网产生,所有细胞操作都会在生物安全操作柜里进行。

 GPT1:洁净度最高的实验室

事实上,细胞的处理和培养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室内做到最高规格的无菌只是第一步。为了让细胞活在水中就需要营造与人体相符的环境,然后通过离心机一次次地将试剂替换处理,由于细胞处于活着的状态,还必须提供它足够的养分和资源。

细胞处理完毕后必须送回模拟人体 37°C、二氧化碳浓度为 5% 的环境中进行细胞培养和放大。

从看得见的环境到操作者,GTP 实验室必须接受主管机关认证验收,给予评级。这个实验室的建置和一般实验室大不同,因为所谓的恒温、恒湿、恒压不能单靠你我熟知的空调,必须搭建特殊的冰水送回水管,让温度常年维持在 20-24℃,湿度则在 50%-60% 之间。

这些都是台湾生技产业跨足免疫疗法的重要建置,但要迈向商品化,仍需要大规模生产的设备。

好的设备是实验室的基础

除了 GTP 实验室,中国医药大学还有工业等级的 GMP 实验室。他们斥资千万引进了全台湾第一台细胞处理隔离箱,确保免疫细胞的制作过程能够做到最高规格的零污染。外来人员即使依照 SOP 消毒也不被允许进入,因为相较于 GTP 实验室的客制化,这里更需要标准化的大量生产。

储存库里的两个液态氮桶,每个都可以储存至少 4 万支 2CC 的细胞储存管,实验室内专用 -80℃ 的冰箱,也各自设有实时温度监控系统,一旦温差过大就会发出警报。

细胞在完成制作后会进入流式细胞仪,确认打入的细胞是需要的。每个做好的细胞产品样本都会出现一个生物蛋白标记的数值,再经过鉴定是否为所需要的免疫细胞,一旦确认 OK,病人才能够施打。

整个过程耗时一个星期到一个月不等

据了解,目前在台湾地区,台大、北医、荣总、中国附医等均已设有相关 GTP 实验室。「卫福部」表示,若提出申请案将可优先通过,让有需要的民众咨询。

不过 GMP 实验室仍仅限于中部科学园区,台湾要大步迈向免疫细胞疗法的全球竞争,从软硬体方面仍需奋起直追。

接受免疫细胞疗法前一定要确保对方真的和著名的医学中心合作,此外,如果医生没有在加护病房为病患打药,基本上也可以认为是不合格的。因为 Anti-PD1 和 CAR-T 可能杀死癌细胞,也可能在身体里形成一场免疫风暴,病患的免疫系统会遭到全面的攻击,一不小心就可能因为水脑症死掉。

在加护病房进行治疗,可以及时监控病患的脑部、心脏等状况,防止昏迷,并在全身反应剧烈的情况下帮忙减轻疼痛。

一定要在正规的大医院接受治疗

美国进行免疫细胞疗法的癌症中心非常谨慎,通常不是只有一个医生负责,而是一个跨领域团队共同照护,分工很细,不同环节有专门的负责人一起开会。

从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回来的赵坤山医生就分享了这个新的经验:


「通常诊断完后,我们会有一个治疗计划的主持人,一般是外科医生,因为做病理切片时,第一个接触的就是外科医生。他会召开团队治疗方案会议,拿出诊断报告和病理报告,并安排好要做的检查。等大家看完病理和影像后,判断该用哪一种治疗方法,达成一致后再去执行。」

「我们会有一个团队,把病患应该什么时候到,住什么地方,哪一天住院,要做哪些事都安排好,像一个行程一样。安德森癌症中心把团队和支持系统建立得非常好。

赵坤山分享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治疗经验

与此同时,关于医疗的教育也要相应改变,现代的医学教育越来越重视生化,因为细胞疗法就是生物化学。以前生物和化学是分开的专业,现在必须相互知晓。

不论是哪种疗法,最重要的还是医生的良心。希望亚洲能出现更多医学院的实验室,可以做出 CAR-T,可以挽救癌症病患。


也希望当病患走进医院时,看到的是一群来自不同领域的医生,全面地告诉他该怎么办。希望无助的他们可以安稳地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文茜大姐大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