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独家丨恐袭凶手在逃48小时,法国警察在哪里?

法兰西玫瑰人生 <更多内容 2018-12-14 21:19:26

此账号为大风号风铃计划加盟成员,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撰文/法兰西玫瑰人生


枪声响起 枪手在逃


当地时间12月11日周二晚19点53分,多数法国人刚刚坐到晚饭桌前,话题还在前一晚马克龙总统电视讲话宣布了上任后首次向民众反对浪潮——“黄马甲”运动妥协的表态和四项举措上,欧洲最古老的斯特拉斯堡圣诞节集市附近传来枪声,一名男子在不同地点,向行人射击。当场造成2死14伤,之后又有1人死亡,1人脑死亡,多人依然伤势严重。


null


法国政府将反恐级别提升至“紧急攻击”。周二晚上关闭边界,出动720名警察和军人参与搜索,并在周三发出通缉照片。枪手被怀疑有可能已逃入德国境内。


null


null


藏匿两天 枪手被击毙


12月13日周四晚21点10分,三名警员(两男一女)在斯特拉斯堡南部近郊发现一名体貌特征与枪手相符的男子,想要进入一处住宅楼,喝令其停下脚步,该男子随后转身对警方开枪,被警方当场击毙


null


null


12月14日周五上午11点,斯特拉斯堡圣诞集市恢复营业,内政部长到场支持,市长表示松了一口气,但是承认恐袭威胁依然存在。


null


确认为恐袭 细节存在诸多疑问


我们还原整个事件超过48小时和梳理幕后细节,提出诸多疑问,亟待法国政府和社会重视、讨论、寻找对策,这些也必然成为年末法国朝野热辩话题:


首先,29岁的枪手谢里夫·谢卡特的个人资料显示这又是一个“典型”的法国移民家庭不良青年极端化轨迹:阿尔及利亚裔斯特拉斯堡市当地人,10岁就开始有犯罪记录,16岁停止学业,在警方劣迹斑斑的记录已经多达67个,作案地点遍及法国、德国和瑞士。主要是暴力盗窃和破坏。这个家庭的兄弟姐妹加上表亲,总共12个孩子,多个兄弟同样是惯犯。据说很久以来在斯特拉斯堡刑事律师之间有这么句话:“那些谢卡特(Chekatt)家的孩子,如果你还没为他们辩护过,别担心,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在作案、被捕、刑期的循环中,只十来年时间就发展成为激进恐怖分子。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也已经发布新闻公报声称枪手是组织成员。

问题来了:如何能改变法国监狱,这一惩戒改造的地方,已经发展成将社会不良青年“洗脑”成极端激进分子的“训练营”这一事实?


其次,斯特拉斯堡枪手早在两年前就被列入法国警方的“S档案”之中。“S档案”(全称“预防恐怖主义性质极端化行动监视档案(FSPRT)”),是法国对内安全总局(DGSI)主要收集的被怀疑有危害国家安全倾向的宗教极端分子的名册资料,需要被警方密切观察。这份“S档案”收录了约2.6万可疑人员,近年来几乎所有法国大型恐袭案的凶手都在作案前就已被收录:巴黎《查理周刊》枪击事故、巴塔克兰音乐厅枪击事件、八旬神父遭割喉杀害……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恐袭发生之后,才发现凶犯其实都已是进入“S档案”的危险分子,却无力预警?


警方对此表示不背锅:由于警力不足、经费不够,以及法国相关立法等原因,警方无法做到长期、全面监控每个“S档案”中人,很多是在进行一段时间的监视及监听后,因缺乏被监视人可能筹划暴力行动的实质证据,而停止追踪。


null


据相关人员透露:全面监控1个人,需要投入20名警员,情报人员多数情况下,也只能通过网络和监听电话追踪被监控人员的动态。在没有实质性证据时,警方也无法得到法官令而有权采取进一步行动。


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的领导人勒庞在去年总统大选时就提出要对所有被列入“S档案”者剥夺国籍并驱逐。这次事件后,她再次对媒体表示:数据显示,未来几个月将会有约450名“S档案”被列入者刑满释放,这些都是法国即将面临的“定时炸弹”。


虽然对本土“独狼式”激进分子实施行动的预防,受到技术、经费、人员、法规等多种制肘,但是这次袭击后48小时追踪过程中的一些细节,也显示出法国警方在情报和行动上存在的“bug”。


举例来说。周二早晨,警方其实就对枪手的住处展开搜捕行动,却扑了空门,转而拘了其父亲和兄弟讯问。我们是否可以问,在行动前难道不应该先通过手机定位确认疑犯在家再行动吗?这样大张旗鼓岂不是打草惊蛇?


null


后来发现,枪手逃逸时劫持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在车上吹嘘自己刚刚袭击了十多人,还嘲笑警方早晨在自己家里就找到一颗手榴弹。警方后来根据这位司机报案后提供的证词,才最终锁定枪手。这就解释了很多人的质疑——为何警方周二搜捕一夜无果,要等到周三才能发出包含实名和照片的通缉令。


另外一个细节,据称,该枪手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作案工具也不过一把19世纪的老式手枪和猎人刀具,却当街连续杀伤十多人,且多人是头部中枪,随后逃跑过程中又接连碰到一拨“哨兵行动”军人、两拨巡逻警员,并发生枪战,最终却只是被伤了胳膊,而且还劫持了一辆出租车逃脱!问题来了,这些巡逻士兵和警员们每年至少3次的常规射击训练有没有得到保障呢?法国国家警察在终于得到配枪许可之后,也是时候要落实实战练兵了。


法德双重文化和联合安保下的斯堡圣诞集市


斯特拉斯堡是法国东北部主要城市,欧洲议会所在地。斯特拉斯堡的圣诞集市创办于1570年,位于市中心,是法国乃至整个欧洲最古老的圣诞集市,有着欧洲独有的德法两国双重文化氛围,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万名游客。


null


null


早在2000年,德国和法国政府联手挫败了一起计划于新年前夜袭击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和圣诞集市的恐袭案,有14人因参与谋划恐袭被定罪。之后,斯特拉斯堡政府加强了圣诞集市的安保工作。


2016年,一辆卡车冲入德国柏林的圣诞集市,导致12人遇难;同年11月,斯特拉斯堡进行了几次相关逮捕行动,当地市政厅一度考虑关闭圣诞集市活动。


去年此时,笔者和市长有约,还去了一趟斯特拉斯堡,他当天刚从韩国赶回,很骄傲地跟我介绍,继被引入中国之后,斯特拉斯堡圣诞集市也被引入韩国且大受欢迎。当时去集市逛了一圈,发现整个市中心的集市周边,都禁行车辆,成为步行街,街区的十多个入口处都有警察岗哨,所有进入者都要例行查包。不免想质问此次恐袭,凶犯如何可以带着枪和匕首进入街区,之后又能迅速逃离?在超过48小时跨法、德国境莱茵河两岸的追踪过程中,凶手如何能够在其下车的街区中藏匿而未被发现?


又一热议话题来了,有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的脸部识别比对技术已经可以达到一秒钟一亿五千万张照片(还不是在5G条件下),而法国前几年内政部在做的规划还是“千个摄像头网络”。


null


虽然,法国政界近年来流行的两句话,在类似的恐袭后都被理所当然地拿来以示事件发生的“合理性”:“不存在百分之百的安全”、“可以确定的是恐袭威胁实时存在,不确定的只是下一次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null


虽然,在每一次恐袭后,人们都会点上蜡烛、献上鲜花,哀悼遇害者,然后说,生活一定要继续,这是向恐怖分子最好的回击。


但是,是否是时候应该在法国开始讨论:在基本生存与安全都无法保障的情况下,自由与隐私权力存在的基础和意义又是什么?


null


版权声明:本文仅发布于凤凰网大风号,禁止转载!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法兰西玫瑰人生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