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艰难谋生的加沙渔家女

国际在线 <更多内容 2018-12-10 16:51:26

原标题:艰难谋生的加沙渔家女

[   玛德琳今年刚结婚,丈夫也是渔民。摄影 孙伶俐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孙伶俐):在地中海东岸的加沙地带,有四、五千人靠打渔为生,在他们当中有一位穆斯林女孩名叫玛德琳,她从6岁起就跟随父亲出海打渔,目前是加沙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名女性渔民。   玛德琳今年23岁,从小生活在加沙的难民营,7个月前刚刚结婚,她的丈夫也是一名渔民。玛德琳和公公婆婆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他们的家离海边不远,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机,地上铺了一张塑料地毯,几乎是家徒四壁。玛德琳的婆婆热情地给记者搬来几把塑料椅子,玛德琳身穿粉色格子长袍,头戴粉色头巾,还化了妆。她说,自从15岁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后,她在加沙已经小有名气,但是这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如果这次不是因为中国记者前来采访,她会拒绝。玛德琳说,打渔谋生非常艰辛,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她是不会出海打渔的。“我6岁就开始跟随父亲打渔了,后来父亲生病了,腿脚不能动,所以我从13岁开始就独自一个人出海打渔。我们面临很多的困难,因为以色列对我们的封锁和包围,我们非常缺钱,而渔网又很贵,因为渔网都是进口的。而且每次打渔不能离海岸太远,如果渔船开远了,以色列士兵就会对我们开枪,我们常常为此提心吊胆。”   玛德琳说,现在以色列要求加沙渔民只能在距离海岸线3海里范围内打渔,有时候会放宽到6海里,这要随着巴以形势的变化而变化。上个月就有一名加沙渔民被以色列士兵开枪打死了。而玛德琳的丈夫也被以军扣押过,虽然后来人放回来了,但是渔船却被没收了。现在一家人从银行贷款又买了一条船:“做一个渔民非常难,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我们要生活,只能被迫当渔民。”   玛德琳说,她是家中的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长大后,她就带着弟弟一起打渔,因为他们的渔船太小,海上风浪大,很危险,弟弟可以给她当帮手。打渔是靠天吃饭的,到了冬季,海上风浪大就不能打渔了,平均下来,一年大约有4个月的时间可以打渔,她一般会在黄昏或凌晨出海,因为那个时候鱼游动得快,能看得清楚:“我们一般在下午5、6点出海,在外面要待上4个小时才能收网。到了早上4点再出海,大约9点才回来,我们把网撒出去后,一般都要等3、4个小时。有时运气好能打到10公斤海产品,有时5、6公斤,有时甚至一条鱼也打不到。”   玛德琳的公公说以前加沙渔民不像现在这么穷,一个人能养活10个人。摄影 孙伶俐   玛德琳的公公也是位渔民,脸膛黑瘦,头发、胡子花白。他说,别看现在加沙渔民很穷,但在上世纪80年代,他们可以到20海里以外的地方打渔,他就到过海法、雅法等港口,那时候大海就是他们的,一个人打渔就可以养活一个10口之家。但现在,由于加沙被封锁,只能在近海打渔,而且人们不能到以色列打工,很多人失业后就加入到渔民的队伍中,打渔的人越来越多,渔民也就越来越穷。   玛德琳说,过去5年,她打的鱼越来越少,而且海岸线附近的鱼虾品种也少,谋生越发艰难。她有时会开船带着游客到海上兜一圈,挣点钱。更悲惨的是,就在一个半月之前,跟随她打渔的大弟弟去加沙和以色列边境参加了回归大游行,结果被以军打死,她至今都没有再去过打渔码头,她不敢去,害怕这熟悉的场景又让她想起刚刚20岁就遭遇不幸的弟弟。   谈到未来,玛德琳很迷茫,虽然她公公赞扬她在打渔方面既有天赋,也有经验,但她不知道自己今后是不是还会继续打渔。由于她水性好,埃及、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曾经邀请她参加奥运会游泳比赛,但是以色列不允许她离开加沙。她曾经读过两年文秘专业,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玛德琳说:“我有文秘专科的学历,如果我有别的选择,能给我比较好的薪水,我会考虑找一份工作,不再打渔了。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工作。” 标签: ]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国际在线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