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地下三人行

重庆晚报 <更多内容 2018-12-10 00:00:00

原标题:地下三人行

秦勇

唐骊玺

朱永红

唐骊玺在探洞中

朱永红在探洞中

洞穴钟乳石景观

朱永红拍摄的穴珠

秦勇、朱永红和唐骊玺常常一起探洞,组成探洞三人组。以上,是他们分别给出的答案。秦勇说,你要问上1000个探洞者,还能有1000个不同的答案。探洞的目的不尽相同,但丝毫不妨碍大家同面对、共进退,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收获。

重庆晚报记者 朱婷/文 受访者供图

1 “你需要百分百信任你的同伴”

7日,重庆晚报记者在江北区大石坝见到了探洞三人组——46岁的秦勇、28岁的朱永红和28岁的唐骊玺。

这也是他们的再次聚首。三个人有不同的工作,平时都各自奔波。秦勇是涪陵人,做旅游开发项目,2008年开始探洞,在组内资历最深,可谓灵魂人物;朱永红来自合川,是救援培训老师,有不少救援方面的经验,是组内安全员;出生于潼南的唐骊玺从事采购工作,作为细腻体贴的妹子,她是后勤和洞内测绘担当。2015年,三个不同领域的人因为探洞而认识,一有假期和时间,就会结伴外出探洞。

探洞的不确定性,可能带来刺激,同样伴随危险。秦勇说,洞穴落石、地下河以及体能消耗都是潜在威胁,进入洞穴深处,没有信号,出现意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要活命,能指望的也只有同伴,所以组队探洞是必然。

“你需要百分百信任你的同伴。”唐骊玺记得,一次探洞时,自己体能下降很快,开始隐约出现不舒服症状,秦勇和朱永红知道后,主动帮她分担负重,“我很信任他们,再小的问题,他们也很重视。”

2 “在黑洞里爬行几小时,我干过”

对大部分人来说,黑暗意味着恐惧;对探洞者来说,黑暗意味着征服。

“你试过在只能匍匐前进的黑洞里,持续爬行几个小时吗?我干过!”秦勇说,这么做,只想照亮洞穴更深处的岩壁,当光打在岩壁上时,就是一种对黑暗的征服。

“洞穴的黑暗,同深夜的黑暗,是完全不一样的,那种黑深不见底,起初会让人恐惧,适应后带给人的则是兴奋。”朱永红说,以丰都都督乡玉龙洞来说,秦勇去过四五十次,2015年至今,三人组也去过不下20次,频繁造访一个洞穴,不会厌烦,因为每次都会走得更远,而且有新的发现。

今年国庆期间,三人组再次来到玉龙洞,开启了5天4夜之旅。第一天是热身和搭建营地,三人组用激光测距仪进行初步测量后,戴上头灯,利用绳索技术依次下降,然后寻找更深处的洞道。“这次探洞,我们测绘的公里数又有了增加,见到了更精致的钟乳石景观,比上一次走得更远,这就是收获。”唐骊玺说。

等到第三天晚上,“安全员”朱永红会提醒组员适时返程。“即使不返程,这个时候,大家的体力值也不是最佳了,不能再继续前行了,该考虑休息或者补充能量了。”朱永红说。

3 “没人去过的洞才能发现新事物”

探秘洞穴者有自己的骄矜:探洞,得去未开发的洞穴。“开发过的洞穴,都被其他人‘占有’了,没人去过的洞穴或者没人走完的洞穴,才能发现新鲜事物。”秦勇说。

有着10年以上探洞经验的英国红玫瑰洞穴探险俱乐部成员Phil对秦勇的评价颇高,他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在武隆仙女山探秘一个洞穴时,他们降至100米的竖井下后,找到了一个新的洞道,但没能走完。第二次,秦勇加入,成功走完洞道。“他人很好,而且比较专业,是第一个到达这个新洞道的中国人,对于新洞道,他和我们同样兴奋,是真正喜欢洞穴探险的人。”Phil说。

秦勇给重庆晚报记者分享了早期探洞时的一次经历。2012年,他接到放羊村民的线索,和同伴一起去丰都都督乡一无名洞探险时,发现了一堆看上去有点奇怪的化石,他们小心翼翼选取其中一颗小小的化石,送到专业科研人员处检测,没想到被证实是熊猫骨头化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万波昨日通过电话向重庆晚报记者证实,当时听到这一消息后,自己组织人员连续三次来到这个洞穴进行研究考证,“最后,在都督乡发现了6件熊猫骨头,是熊猫研究史上的一个大发现。”黄万波和秦勇等人还据此写成《大熊猫的前世今生:长江都督史前熊猫大发现》一书。

4 “什么都不带走,什么也别留下”

“之后,我对化石有了概念和意识,明白应该第一时间去保护它们,包括后面在各个地区看到的犀牛、羚羊化石,即使再惊喜,我都不会去触碰了!”秦勇说。

秦勇介绍,洞穴的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封闭,洞内的生态单一又脆弱,即使是小虫子,可能形态也跟外面的大不一样。这些生物或化石,对于地质变化和环境研究非常有价值,所以对探洞者来说,要尽量减少对洞穴生态环境的影响破坏,“我们的规矩是,什么都不带走,什么也别留下。”

朱永红说,自己曾在探洞时发现过长角的灰白色蛙,为了不影响洞内生态环境,自己拍照后便作罢,后来听专业人员说这类动物非常有研究价值,自己虽然遗憾没把它们带走,但一点也不后悔。他说,包括在重庆一未知名洞穴发现许多大大小小的穴珠,自己也仅仅只是拍照。“不带走是基本原则,另外就是什么也别留下,包括你的排泄物,洞内大小便前,必须想好怎么收置,要么用塑料袋,要么用塑料瓶,离开时一律带走。”

唐骊玺最留恋洞内各种形态的钟乳石,但她说,自己也仅仅只是远观,不用手摸,因为手的温度会影响它们。

探洞目的不同,但要奉行的规矩和原则一致,这是探洞三人组可以坚持下去的理由之一。

新闻面对面

探洞跟旅行完全两码事

重庆晚报记者:外出探洞这么多天,家人担心怎么办?

秦勇:要去哪里探洞,提前告诉给家人或者朋友,比如要在某地哪里待5天4夜,就给他们说,时间到了,如果还联系不上我,或者我没有主动报平安,亲朋就要考虑报警或者申请救援了。

重庆晚报记者:探洞时,你遭遇过需要救援的情况吗?

朱永红:目前来说,我们没遇到过,仅仅遇到一次小规模落石。我们的探洞相对来说比较注重安全,而且探洞前都会进行安全把控,希望永远也不要遇上救援这档事。我倒是救援过别人,在广西参与过对一支队伍的救援。再多说一句,遇到落石时,大声喊出,让同伴小心,并尽可能组织撤退。

重庆晚报记者:探洞时,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唐骊玺:保证自身的安全问题。你自己安全,才不会拖同伴后腿。所以,即便我经常在朋友圈发探洞的各种图片,也不会轻易让朋友“入坑”,除非他们是真的想去。但探洞前,一定要进行系统地训练,因为探洞跟那种说走就走的旅行完全两码事。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重庆晚报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