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她是民国首富之女,晚年凄惨悲凉,死时却依然优雅从容

冯仑风马牛 <更多内容 2018-12-05 10:31:25

null

封面题图|《和平饭店》

她是盛宣怀最爱的女儿,但被宋子文辜负了十年;她是中国女权案第一人,却住在粪池旁;她是中国第一个涉足娱乐业的女企业家,晚年却凄惨悲凉。盛爱颐跌宕起伏的一生堪称一部活生生的历史画卷,在死时依然保持优雅从容!

  1

null

▲ 盛爱颐

盛爱颐是盛宣怀第七个女儿,自幼聪明伶俐、能书善画,并且长得十分漂亮,以「盛七小姐」的名号响彻上海滩。

16 岁那年,父亲盛宣怀去世后,四哥盛恩颐接管公司业务,家里全靠母亲庄德华操持。彼时,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宋子文,经由其大姐宋霭龄引荐,成为盛恩颐的英文秘书,进而经常出入盛家。

「第一次见到她,如见仙女下凡!」宋子文在日记中,这样描述和盛爱颐初次碰面。

谈吐儒雅,行事稳妥的宋子文很快便赢得了庄夫人的好感,在空余时间帮忙教授盛爱颐英语。

颇具风情的宋子文十分能撩,给盛爱颐灌输了许多西方浪漫色彩,一来二去,师生之间逐渐生长出了恋情。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青春懵懂的盛爱颐被宋子文感动得一塌糊涂,在情书中她写下:爱并不因瞬间的改变而改变,爱一个人和被一个人爱都是世间最幸福的事。

宋子文则回应: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没有你,我的世界将是一片黑暗。

然而事实证明,大部分的山誓海盟都经不起折腾。因为当时宋子文家世平常,盛爱颐母亲庄夫人死活都不肯同意这门婚事,于是让老四把宋子文调到武汉汉阳铁厂。

调任后,宋子文曾数次回上海找盛爱颐,但盛家拒绝他们相见。聪明的盛爱颐便偷偷写了张纸条从窗口递出去,告诉宋子文在杭州见面。

那时候,陈炯明叛乱刚被平定,孙中山在广州重建了革命政权,急需各方面的人才,宋庆龄希望弟弟宋子文能来辅助他。

宋子文原本想趁见面的机会携盛爱颐私奔南下,但懂事的盛爱颐始终不愿意让母亲伤心,临走时掏出一把金叶子交给宋子文。「还是你自己去吧,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回来。」盛爱颐泪流满面地说道。

null

▲ 宋子文与张乐怡

时间像洪水一样冲刷着他们的爱情。一去几年的宋子文一度当上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而盛爱颐的母亲庄夫人也已过世。

然而,所有的光鲜靓丽都敌不过时间,并且一去不复返。 1930 年,当宋子文再次回到上海时,身边已有夫人张乐怡。

这个结果令盛爱颐万万没想到,「相同的夜让相同的树林泛白,彼时,我们也不再相似如初。」备受打击的她一时间抑郁成疾,直到 32 岁才与母亲的内侄庄铸九结婚。

「泪水既安慰了过去,也安慰了未来。」或许是内心觉得有亏于她,在后来的日子里,宋子文一直没有忘记盛爱颐。曾在汪伪政权中供过事的盛爱颐的侄子盛毓度被捕入狱,盛爱颐闻讯后求助宋子文,他立马救出了盛毓度。晚年盛爱颐患病期间,宋子文还让姐姐宋庆龄派人专程从北京来探望她。

「这个世界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当你正在经历一生中最年轻、最受赞美的年华时,这段时光的突然推进有时会使你感到吃惊。爱情之于我,不是寻常的一饭一蔬,而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2

null

▲《秋菊打官司》| 盛爱颐成功地为自己争取到遗产

1927 年秋天,盛爱颐的母亲庄夫人因病去世,盛家顿时陷于混乱之中。盛爱颐几个哥哥整日吸毒打牌,不务正业。领头的四哥盛恩颐更是个败家子,一共娶了七个老婆,每人一部进口奔驰,一幢花园洋房,外加一群佣人。酷爱赌博的他,曾一夜之间将北京路一带总共一百多幢房子的弄堂全输了,盛宣怀去世后分得的 100 多万两遗产也被他折腾得所剩无几。

庄夫人死后,盛恩颐又瞄上了义庄遗产,联络同样挥金如土的两个弟弟和侄儿,于同年 11 月 26 日,向上海租界临时法院提出,要求将早已归入愚斋义庄的属于慈善基金的部分划出来,由盛氏五房分掉,令尚未出嫁的盛爱颐大怒。她认为兄弟和侄子违背了国民党 1926 年《妇女运动决议案》的相关规定和最高法院关于女子财产继承权的解释。

1928 年 8 月 29 日,《申报》在社会新闻版头条刊登《女子承继遗产问题》一文,称盛爱颐已委托律师在上海公共租界临时法院起诉三位胞兄及两个侄儿财产分配不公,请求依法将该项愚斋义庄 60% 的遗产照七份分配,她和未嫁的妹妹方颐也应各得一份。

消息传开后,此事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被人称之为「国内第一件女权案」。

作为晚清著名的实业家,盛宣怀于 1916 年去世, 1920 年家族会议决定,把他的遗产分为两份, 40% 为五房所均分, 60% 共计 580 万两白银建立了愚斋义庄。 1927 年,江苏国民革命政府在反土豪劣绅的运动中,命令盛家将义庄 40% 的资产充作军需,盛氏兄弟趁此机会将愚斋义庄解散了,把剩余 60% 的义庄资本共 350 万两在五房之间平均分配,这 350 万两白银就是继承权争议的重点。

最终,法院认为系争的愚斋义庄 60% 的财产是被盛宣怀指定为本族公益用途,该捐助财产的所有权在盛宣怀死后已经发生转移,不能再收回。

至此,盛爱颐通过法律途径成功地为自己争取到七分之一的遗产,共 50 万两白银。该案后来甚至被编排成戏剧《小姐争产》,成为未嫁女子争取财产继承权的开端。

随后,妹妹盛方颐也通过诉讼,赢得了七分之一的财产。

  3

null

▲ 百乐门舞厅

1932 年,分得遗产的盛爱颐与人合伙在上海创办了「远东第一乐府」百乐门舞厅。开幕当天,《申报》曾大加赞誉:玻璃灯塔,光明十里。花岗岩面,庄严富丽。大理石阶,名贵珍异。钢筋栏杆,灵巧新奇。玻璃地板,神眩目迷。弹簧地板,灵活适意。

可惜的是,由于经营和管理不善。百乐门开业期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无奈之下,盛爱颐只好将百乐门转手抛售。

然而转手之后,百乐门赶上上海舞业的鼎盛时期,连地产大亨沙逊都常来捧场。张学良来上海必上这跳舞;陈香梅与陈纳德将军在此订婚;甚至连徐志摩和陆小曼当年也是在此动情。

此后多年,百乐门为上海市民的娱乐生活和海派文化的发展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培养出许多娱乐明星,如一曲《夜上海》跑红的周璇、「银嗓子」姚莉、被暗杀的当红女星陈曼丽、梁实秋晚年的妻子韩菁菁等。

null

▲《活着》|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新中国成立后,盛爱颐已家道中落,和在银行上班的丈夫庄铸九育有一对儿女。

「动荡期间」,作为资本家的女儿,盛爱颐被划为右派,一家老少被分散下放到不同农村,丈夫庄铸九最终因不忍折磨死去。

面对这一切翻天覆地的变故,住在粪池旁的盛爱颐异常安定,或许她早已看淡了这世间的风起云涌。盛爱颐风烛残年时依然保持养花、写字、画画等生活习惯,直至 83 岁时离世。虽然孤苦伶仃,但盛爱颐走时仍然优雅从容,就像她来世时的模样。

生命是一种持续的累积,无论怎样的生活都可以静美,只要你的心是稳妥的,岁月就不会偷走你身上最有魅力的部分,还会与你一起雕刻,让它更加透彻夺目、深入人心。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冯仑风马牛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