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独家 | 是谁,教会了刘强东的“劝酒”陋习?

独角鲸工作坊 <更多内容 2018-12-03 17:25:00

【摘要】今天大小酒席宴请中,奉命劝酒的美女们没有性命之虞,却也值得同情。

null

△劝酒,以及拒绝劝酒。

此账号为大风号风铃计划加盟成员,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撰文/关不羽

据媒体报道,京东集团CEO刘强东今年8月在明尼苏达州卷入一起涉嫌性侵女大学生的案件,目前全案仍在调查中,但外媒近来不断曝光该案细节,女大学生律师Wil Florin最近接受专访更还原当晚经过,指出那晚同桌的许多高层和刘强东不断向女大学生劝酒,Wil Florin怒斥:“为什么这些有钱老板没人表现得像个成熟大人并保护她,反而猛向她劝酒?”

实际上,中国人喜欢劝酒,酿成事端的很不少,2018年4月,四川绵阳一患有癫痫的男子朱某在给人帮忙后被邀请一同饮酒,酒后驾驶摩托车出了事,医治后不久去世。朱某母亲一气之下将同席饮酒者告上法庭。近日,三台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最终判决受害者担主要责任,同席饮酒者担次要责任。

除了吃官司,因为劝酒,有挨打的、有赔钱的,朋友反目之类的“小事”更是司空见惯。时近岁末,应酬密集时期,也是劝与被劝的烦恼陡增。劝酒是中国特有的习俗吗?为什么总有人热衷于劝酒?这里很有些故事。

喝酒只是比喝水显得卫生而已

酒是普世的,和酒相关的风俗、事物几乎都是普世的。饮酒、品酒、酗酒乃至戒酒都是,独独劝酒这种餐桌仪式,在东北亚地区外,并不多见。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人类饮酒的历史非常古老,据说在文明的曙光初现之前,我们的先祖就已经从自然发酵的水果中品尝过酒精的味道。人类喜欢这种陶然自适的感觉,对酒精的孜孜以求极为执着,以至于制售假酒是最古老的商业欺诈罪行之一 ——古巴比伦的《汉谟拉比法典》是最早被保存下来的成文法,就有处罚制售假酒的专门规定。

之所以如此重视,是因为古巴比伦人喝酒,不仅是为了飘飘然的“精神享受”,还是最重要的清洁饮用水来源。今天生活在现代城市中的人们,很难想象古代技术条件下喝口干净水是多么困难。尤其是在人口密度较高的古代城市,水源污染分分钟发生,往往是瘟疫爆发的源头。以当时的技术条件,解决饮水卫生问题的水处理技术有两种,一种就是发酵法——让无毒无害的酵母菌帮助人类清除杂菌,另一种则是煮沸喝开水。

你不能想象,在中东、近东地区,咕嘟咕嘟喝热水的情景。况且,燃料也是个问题。因此,发酵法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null

△地中海地区的古人之所以喝酒,不过是喝酒比喝水卫生而已。

文明的火把传到古埃及人手中,“以酒代水”更为发扬光大,啤酒是上至法老下至黎庶的必需品。千万不要被“啤酒”的名称欺骗,古埃及的啤酒,可没有丰盈的泡沫,也没有啤酒花的清香。只不过是以大麦作为主要原料,所以如此命名。

古埃及啤酒是用大麦为主的谷物粥,放在一个个小罐子里发酵而成。饮用者将上层的酒水喝掉后,再加入水还可以继续发酵。经常是贵人喝完头茬、二茬,家仆之流接着三茬、四茬,顺便接受了高贵者的唾沫。

法老王陵里挖出过啤酒罐的实物,科学家分析后进行了仿制,从其成份中含有大量源于霉菌的四环素来看,欣赏这份古早味需要相当的勇气。不过,用引种霉菌取得天然抗生素的技术非常合理。而酒精含量则不可期待,充其量算是发酵饮料。

这种以酒代水的习俗传播到整个地中海地区,古希腊人开发了更好的原料——葡萄,这是一种为酿酒而生的水果、糖份、酵母俱全,只需简单加工就能酿制成酒,酒精度数也显著提高。因此,古希腊人在喝葡萄酒时必须兑水,充分发挥了酒精的作用。这一做法经过罗马人传播,成为帝国版图的标配,沿用到中世纪。

“以酒代水”的风俗在西方社会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喝开水倒是特殊情况下的选择,比如中世纪医学将喝凉白开作为主要的治疗手段之一。既然喝酒如此日常化,餐饮仪式中对酒的安排就不那么隆重。——你也见不到中国人在餐桌上劝人多喝茶吧?道理是一样。

林语堂曾说,在中国喝酒是要郑重预约的,而喝茶不必,在西方则相反。非常精确。

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中国人也有发酵饮料代水的做法,比如“浆水”,用发酵的豆类或谷物作为夏季的饮料,现在西北的酸浆面用的酸浆,就是其遗迹。

只是以煮沸法清洁饮用水则更为普遍,从各类口味的汤、羹,到后来成为主流的饮茶,无不使用开水。对此的人类学解释是,我们祖先经较高纬度的地区迁徙到东亚,养成了这一习惯。而且地理环境也能支持更多的燃料供应,这一习惯就保留下来了。虽是推测,倒也成理。

正因为不以酒为日常饮料,我们的祖先专注于酒精刺激的功能,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酗酒高潮非常夸张,甚至引起了商王朝覆灭的大事件。

“酒池肉林”并非纣王个人癖好所致,而是商朝人社会的普遍风气。周朝继之而起,对酗酒之祸高度警惕。周公专门作了《酒诰》,以告诫分封至商人故地的康叔,碎碎念念地告诫他“酒用于祭祀,平常不要喝”“不能醉酒”,还要严正地警告“诸侯灭国都是因酗酒惹事的”。《酒誥》被郑重地收入了《尚书》,这是最高等级的政治高度。

为了防止滥饮,周代礼制专门有严格的饮酒之礼,饮酒要“拜、祭、啐、卒爵”按部就班,而宾主之间还有酬酢之礼——劝酒也要严格按礼制来的。

尽管这套礼制约束下的酒事不能完全杜绝酗酒,却长期限制了酒桌上的强人所难。项羽何等霸气,在鸿门宴对樊哙也得客客气气问“哥们儿,还能喝不?”,樊哙也不客气“行”,自愿再来一桶。

null

△古代中国,酒与政治密切相关。

“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的集中爆发出现,要到三国时代。

曹操开风气先,他敬酒是带着三国第一保镖典韦一起。他在前面敬酒,典韦举着个大斧子看着对方。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

江东孙氏政权对强劝饮酒的做派更是发扬光大,号称“大帝”的孙权在武昌的长江钓台大宴群臣,把醉得不醒人事的用水喷醒,还扬言“今天得喝到谁掉下去才罢休”的狠话。幸好张昭用比于商周的狠话,才勉强制止了大帝的任性。

他的孙子孙皓更为恐怖,不仅对大臣定下了每人七升的强制额度,还因宴会上一点小事杀了大臣。

先秦礼制最后一点骨血在大乱之世荡然无存,曹、孙的酒宴也不是宾主尽兴的娱乐社交。曹操的宾客不乏引而未发的汉臣,而孙氏政权与江东豪族之间的关系,绝对谈不上融洽。“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我让你喝多少你就得喝多少”,炫耀的是主人的权力,而不是酒量。

权力控制欲在酒桌的表现,就是如此。

披着礼数外壳的权力游戏

劝酒者未必热爱饮酒,斯大林堪称这方面的典范。

他的贴身保镖回忆,斯大林很少喝酒,甚至在酒宴上滴酒不沾。他出席任何宴会时

都要在面前放一个精美的水晶瓶,瓶中透明的液体仅供他饮用。丘吉尔猜测那是伏特加,但是始终没有得到证实。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好奇,向斯大林提出尝一下,斯大林大方同意了,丘吉尔终于尝到了瓶子里的……水。

斯大林并不爱喝酒,却热衷于在周末举办宴会招待最高层的领导。

这种宴会以狂饮开始,以烂醉告终,唯一保持清醒的是斯大林本人——他一向以善于劝酒著称。他喜欢看自己的属下在醉眼朦胧时互相攻击、搞恶作剧,并且以此观察他们之间的关系。

其实斯大林的同僚们深谙领袖的想法,他们在酒桌上的狂饮、互相攻击大有表演的成分。赫鲁晓夫就是戏精中的戏精,表现得像个忠诚的傻瓜。这段屈辱苟且的经历无疑给赫鲁晓夫留下了痛苦的阴影,以至于在回忆录里故意把斯大林说成酗酒之徒。

当酒宴掺杂了权力的残酷味道,任何醇酒美食都失去了意义。

劝酒史上最残酷的一幕出现在西晋。

《世说新语》里记载了一个血淋淋的故事,以炫富著称的石崇每次宴客总让美女劝酒,客人中如果有干不尽的,就把美女杀掉。他招待王导和王敦时,素来不能饮酒的王导只能勉强喝掉,而王敦则拒不配合。连杀了三个美女,王敦还面不改色。

石崇本就是披着官服的强盗,一直是权贵圈子中多次受排挤。面对琅琊王氏的阀阅子弟,他意图以盗匪式残酷的底色逼其就范,以获得权力的快感。这种炫耀残酷的行为比其炫富斗富更为罪恶,最后落得惨死的结局也是报应。而他血腥的酒宴,留下了千古骂名。

今天大小酒席宴请中,奉命劝酒的美女们没有性命之虞,却也值得同情。

null

△在中国,劝酒既是技术,也是艺术。

千百年后,喝开水还是喝啤酒,已经与清洁饮水无关,连这份历史记忆也淡薄得几近消失。但是,由此形成的文化差异还继续存在着,至少在中国还是如此。劝酒作为高度仪式化的酒礼,若真能发挥“和为贵”的作用点到即止也是无妨。

可是,仪式化的酒礼被扭曲为殷勤过度,就是过犹不及了,副作用巨大。日本人喝酒本来也是劝酒的,也因此出现了一系列社会问题,为此出台了《防止醉酒扰乱治安法》中明确规定,强制劝酒行为将被处以48小时以下监禁,1万日元以内罚款的处罚;如被劝酒者酒驾或因酒肇事,劝酒者同罪。我们可以借鉴这一法制化的解决方案。

而更值得反思和警惕的是,强使人醉的“劝酒”却是披着礼数外壳的权力游戏,是极为不堪的阴暗心理作祟,这就不是专门立法所能解决的了。

无论如何,逼别人喝醉就这么好玩?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仅发布于凤凰网大风号,禁止转载!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独角鲸工作坊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