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与千年之遥的敦煌经书对话

我自仰天大笑出门去 <更多内容 2018-12-02 16:17:27

摘要:“一念·敦煌写经展”本周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了四卷出自敦煌藏经洞的唐代写经长卷。据悉,这四卷经书均为首次对公众整体亮相,因展品珍贵,仅展出一周。

null

1943年,关山月赴敦煌临摹壁画,在幽暗的洞窟中,他说自己看到了光明。在当时的艰苦条件下,关山月成功临摹了80幅珍贵的壁画。75年后的今天,曾被遗落的四卷敦煌经书在关山月美术馆展出,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大师关山月与敦煌艺术间,一种关乎信仰与挚爱的情感延续。

null

△关山月美术馆外景

“一念·敦煌写经展”本周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了四卷出自敦煌藏经洞的唐代写经长卷。据悉,这四卷经书均为首次对公众整体亮相,因展品珍贵,仅展出一周。

♦ 四卷敦煌经书的历史沧桑

四卷涵盖隋唐早期至晚唐的经书是这次展览的主角,其中一卷来自于日本汉学家滨田德海旧藏。滨田1924年于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政治学科毕业后进入日本大藏省,历经银行局、专卖局和主税局,后升至事务官,并曾以兴亚院专家身份长期在华供职。他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北京、天津等地探寻敦煌遗书,收获颇丰。在那个动荡的岁月中,国之密宝被私人窃取,令人心痛。这部分重要的“滨田珍藏”在其去世之后的1960年12月,经日本第37回国会议院运营委员会图书馆运营小委员会进行审议,一部分以国库预算由国会图书馆购藏,余下遗珍一直由其后代秘藏。此卷《金刚经》由此得以流出,历经颠沛流离,终于在百年之后回到故乡。

null

另一卷唐代写经《大般涅槃经卷第八》曾在清末的兵荒马乱中被偷带至日本,后几经辗转,流落于伦敦,被作为私人手中最古老、完整的中国手稿珍藏大半个世纪,如今,这一长卷终回祖国怀抱。细读此卷,可发现其中的“治”字末笔完整,不讳唐高宗李治,而“世”字缺笔,以讳唐太宗李世民,由此可推断此卷为贞观时所写,其书法风格中也还存有六朝遗风。

null

还有一卷《妙法莲华经常不轻菩萨品》三卷合一,每个分卷依次展现了初唐、盛唐和晚唐的经书作品,从其笔法气韵中,亦可感知佛教在唐朝的盛衰起伏。

null

据展览学术主持宁强介绍,《观世音经》是四卷经书中笔法最为流畅、最丰厚雍容的作品,后世的很多书法大家,如苏东坡、赵孟頫等都曾于唐人笔法中得到真传,于此可见写经体在我国书法艺术史上的价值所在。此次展出的四卷写经已于2018年5月17日被北京市文物局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观世音经一卷》节选

null

♦“一念”——与千年之遥的敦煌经书对话

宁强指出,写经体在中国书法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佛经和文书可以与敦煌藏经洞现存的墙壁上的题记做对比研究。历史背景清晰的经书作品对于当代人认识艺术品的价值有巨大帮助,藏经洞出土的很多文书是有历史记载的,利用这些文书可以还原艺术品产生的历史背景和环境,有了这种可重建的语境,我们对艺术品的认识就远远超越艺术品本身,从考古意义上说,就可以还原当时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状况。

null

△展厅现场

null

△展览吸引了小学生前来观看

本次展览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的A、B两个展厅举行,除了躺在展柜中的四卷真迹外,展厅四周的墙壁上也有着对经书内容的放大展示,以便观者对经书的细节近距离端详。而在展览的最后环节,策展方设置了一个抄经体验区,鼓励参观者们拿起桌上的软笔,誊抄墙面上的经书,体验一把古人抄经的感觉。

null

△参观者在抄写经书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我自仰天大笑出门去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