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一年出了三部国产好片,他终于要被记住了

Vista看天下 <更多内容 2018-11-21 20:50:01

原标题:一年出了三部国产好片,他终于要被记住了

2018年的华语影坛记住了一个名字:章宇。

如果你不认识他,《我不是药神》里那个倔强、沉默却重义气的“黄毛”,看过的人一定不会忘掉。

凭借《药神》火了之后,片中的搭档王传君曾经特地发微博为他正名:不要再黄毛黄毛的了,他叫章宇。

现在,这个略显陌生的名字已经被提名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尽管最终没能获奖,但提名已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与鼓励。

更让很多人没料到的是,本届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已故导演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也有他的精彩表现。

已经看过这部备受瞩目与争议的电影的人,无一例外给章宇的表演以好评。

这还没完。

目前正在电影院上映的《无名之辈》里,你会再次看到一个演技鲜活、表现精彩的章宇。

这部片子前期宣发力度并不大,又是一个生生用观众口碑把知名度推上去的作品,目前已经成为2018年豆瓣评分仅次于《药神》的国产院线片。

章宇在《无名之辈》里操着一口他最拿手的西南官话,饰演一个瓜兮兮的憨匪。你本以为他可能只擅长演阴郁话少的底层小人物,却意外地发现他演喜剧也挺厉害的。

更惊喜的是他和女演员任素汐的对手戏——悍匪闯入民宅,遇上了一个悍妇,却在逐渐理解彼此的痛苦后产生微妙的情愫。

悍匪在悍妇睡着后偷偷望向她的眼神,可能能争夺一下今年国产电影top3细腻的感情戏场面了。

回想一下章宇今年的出镜率和电影的分量,逐渐熟悉了他的观众会感叹:他也太会挑剧本了吧。

的确,今年这三部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作品,个个可圈可点,这对现在的国产电影来说真的不太容易——一个演员能少演点烂片就不错了,更何况人戏俱佳。

于是观众们对章宇更为好奇。

凭借《药神》一炮而红后,很多人开始疯狂搜索他以前的作品,却一头雾水。

在他从前的履历里,既有小众到完全没听过的文艺片,也有《李雷与韩梅梅》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网络短片,更有豆瓣评分仅有2.4的中式恐怖片,质量参差不齐。

仿佛是在2016年之后,他才真的走上了正轨,成为这个“爱惜羽毛”的实力派演员。

这种转变,其实是如今娱乐圈很稀奇的一个现象。

谈及从前的人生轨迹时,章宇曾这样自述:

“之前也有过那样的表演经历,一些闪失,一些不想再提的往事,有时候抹不开面子、朋友的关系,自己把结果还是往好处想,但结果还是不尽人意。”

后来我们见到的这个章宇,是他开始坚持自己的节奏后的样子。

他不接受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邀约:“对别人也不负责任,对自己也难受,那就不去了,尽量自己舒服点。”

甚至形容自己很懒散,受不了一整年都在拍戏的节奏:“我太懒散,也很懒惰,不算是一个勤奋的人,必须得大部分时间闲着,对我来说,这个节奏是比较舒服的。”自称一年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演员。(来源:《人物》杂志《此人不叫黄毛,他叫章宇》

在接下青年导演胡波的处女座《大象席地而坐》之前,他自称推掉了20个剧本,选择了优势和瑕疵都很明显、也很有风险的这一个。

但是他在剧本中看到了自己喜欢的某些面向,被人物的某些点戳中,因此接下了这部在当时不会有任何人看好的小成本制作。

也是因为和胡波的这次合作,胡波在世与去世都给章宇留下了巨大的震动。噩耗传来之时,他曾经写下一篇动情的文字:

“胡波你行啊!要是前两天我回来时就给你打电话,约顿酒,你是不是好歹会等我几天?你抵达之前笑没笑?我是不是该为你高兴呀?

可是从昨晚开始,那重击声一直在我脑中回荡。我想为你高兴,我高兴不起来。

行,我惠存这重击。”

可以预见,章宇也许不会大火、不会太过主流,却会在自己想演的电影路上走下去。

“黄毛”火了之后,章宇在微博上面对闻风而来的拥趸,却潇洒地和这个角色作别——

或许这和他离开自己早年呆的话剧团的逻辑,一脉相承:他说自己不会满足于千篇一律、拘泥于安全区的表演,现在从事演艺也必须要有探索的好奇与冲动,“毫无拓展的重复让我窒息”。

现在的演艺圈,有的演员连重复自己都懒得做到位,突然冒出来的章宇却提醒了我们做这份工作本来的动力:对演戏的热爱和探索。

或许这才是他所谓“会挑剧本”的核心:想得越少,得到的可能越多。

近几年,像章宇这样的非著名青年演员,开始越来越被人所知。

他们的或多或少带有共性:知名度不高,出现频率也一般,但是作品中“好片率”高;加上自己演技过硬,留下的角色个个出彩,也在观众心里落得个“爱惜羽毛”、“会挑剧本”的好印象。

最近在这方面比较突出的女演员,和章宇搭档了《无名之辈》的任素汐得算一个。

知道她的人里,90%都是因为两年前那部十分独特的《驴得水》。

貌不惊人的任素汐成了那一年最亮眼的女演员,把风情万种、向往自由的张一曼演活了。

后来任素汐的曝光并不多。再出现在大荧幕上,就是现在这部《无名之辈》了。

这次任素汐完全颠覆了张一曼,变成了一个外表凶悍毒舌、实则内心绝望黑暗的残疾人。

因为角色设定,任素汐的表演全程坐在轮椅上,全身只有一张脸能动,连肢体语言都没法运用。

而且任素汐身为山东人,却要全片讲西南官话,剧情还需要她连珠炮式地骂得匪徒都不敢回嘴,可见难度有多大。

但是随着剧情发展,看到任素汐和章宇片中的感情线慢慢转变,观众会再次感叹:会演的人和会演的人碰到一起,戏是真的打动人。

不得不承认,任素汐能从话剧出身走上大屏幕,再吸引到票房、获取观众的信任,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为在流量时代的客观现实里,她面临的困境简直是中国女演员的死穴:不算年轻,长相不出众甚至被嘲丑,话剧出身也不背靠什么好资源。

观众们曾经以为她在《驴得水》的惊艳表现后能出头,但似乎现实没那么理想。

今年任素汐上了《我就是演员》重回大众视线,演绎的《一九四二》改编片段可圈可点。

赛后,她和很多上了这个节目的人一样,说出了自己的无奈:“我看到很多好剧本,可是好剧本都不找我。我来的原因就是想让更多人看到我。”

不过她还有底气多说了一句:“我想告诉他们我演得很好,你们可以信任我。”

好演员是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了,可是在这个市场里,却需要借好大的力,才能让自己和作品被看到。

就像《驴得水》在被口碑推出了知名度之前,也不过是一部小制作的、并不知名的话剧改编电影,任素汐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演员。

当我们赞赏一个好演员低调演好戏、赞赏他们挑作品的眼光时,可能会忘记,要不是因为他们很“幸运”,观众可能压根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

就比如之前提到的《大象席地而坐》。它从诞生到知名,过程也很相似。除了章宇,它还有一位更惊艳的男演员——

今年被提名了金马影帝的,24岁的彭昱畅。

最近这波“会挑剧本”的演员里,彭昱畅可能是最年轻的一个。很多人发现他不声不响就提名了影帝时会惊叹,这孩子选片眼光也太刁钻了吧?

殊不知,2017年春节拍摄《大象席地而坐》的彭昱畅正处于没什么戏拍的低谷期,每个机会都很珍惜,片酬据报道只有3000元。

短短25天拍完,他就回到芒果台出品剧的剧组当男N号了,群访安排站位时会被工作人员扒拉出镜头的那种。

而《大象席地而坐》的制作成本也只有不到80万,凭这个预算,连自降片酬、只要3万元的演员,都请不起。(来源:理娱打挺疼)

在当时谁都无法料到,这凄凄惨惨的“互助搭伙”竟成了近几年华语影坛最悲壮的一个里程碑。

这其实反映出一个心酸的事实:好作品和好演员的互相成就,可能只是恰巧是因为彼此都无人问津。

在这种客观现实中,一个年轻人能不能抵挡住这个圈子里的巨大诱惑,选择做一个好好演戏的本分人?

彭昱畅这两年口碑不错,恰恰是因为他看起来对自己的职业规划还算头脑清醒。

成绩单里有两部院线片《闪光少女》、《快把我哥带走》,属于国产青春片里比较清流和有诚意的尝试。

去年在《演员的诞生》上,他不抢戏、不作妖,踏踏实实完成表演,第一次向观众和业内大佬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潜力,竟然还在投票中胜过了两位前辈。

影视化改编环节,他跟陶虹搭档扮演溥仪皇帝。面对比自己大22岁的前辈,彭昱畅也不怯场,完成度很高。

章子怡都很赏识他,还曾自曝张一白想找彭昱畅拍电影,都让章子怡在中间帮忙说说话。

但是年纪小、潜力大,不代表这条路他会走得像其他小鲜肉一样顺。

客观事实是,彭昱畅的外形没有多大优势,还有人说他像年轻版黄渤。

刚出道的实力也并不尽如人意。前几年拍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网剧《器灵》时,彭昱畅去看自己的回放,被摄影老师说了一句:这个轨道推得挺有感情的,就是这个戏演得不怎么样。

这种毫不掩饰的批评成了彭昱畅巨大的羞耻,这件事他在后来的采访里提过不止一次。

有的演员,被观众骂了几年演技不好可能都没有进步的动力,但当时初出茅庐的彭昱畅深受打击。

幸好彭昱畅有这份羞耻心,才让人看到后来那个挺上进的年轻演员。

和他合作《快把我哥带走》的张子枫,已经是个水平很不错的小花了,却因为跟彭昱畅合作倍感压力。因为彭昱畅是那种拉着别人不停看回放问意见,做梦都梦到这场戏该怎么拍的人。

但上进了,努力了,就一定会得到应有的结果吗?《闪光少女》上映时,也面临宣传不力的问题,当时彭昱畅说,如果我再红一点,票房是不是会更好一点?

曾经流量至上的影视圈就是如此:无论是有天赋的,上进的,还是蛰伏许久的,曲线救国的演员……他们被视为一直在低调地演质量过关的作品,观众夸他们会挑剧本、爱惜羽毛,真正的心酸却是,他们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有的选。

有人坚持原则、随遇而安,也有人开始上综艺展示自己,都是一种对原有规则的反抗:他们不想再十分被动地随大流,被苛刻的市场挑挑拣拣。

如果曾经那种唯流量是图的情况持续下去,这样的演员或许会默默无闻到五十岁,然后被舆论冠以一个安慰性称号:“老戏骨

但是现在,这些“无名之辈”挤到了观众、甚至是相当广大的观众面前。不得不说这里是有一点幸运的成分。

因为在对流量当道不满好几年后,这个行业终于出现了一个夹缝:

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自省;资本也好像在受挫后,开始没那么自大(当然,可能只是察觉到了观众的愤怒和倒戈);官方屡屡出手整治演艺圈乱象,也让膨胀的风气收敛了一些。

事情似乎在往乐观的方向发展,就像徐峥在节目上感叹的,“好演员的春天到了”。

但好演员的春天,不是一个两个优秀的青年才俊在夹缝中求生存那么久,偶然冒头了就行。

真正的春天,是不是应该理智的市场规律的成分多一点,运气的成分少一点?

鸡汤地说,或许就是让脚踏实地做事的人总会迎来自己的出头天。

这不是强求名气和流量一定要与实力成正比。只是——好演员的春天不会总让真诚的作品和演员走投无路,沦落到只能在落魄时抱团取暖;好演员的春天也不会让那些踏实演戏的人熬到老戏骨的年纪,才被记住那张会演戏的脸。

我们期待的是这样的春天。

【全文完 欢迎留言互动

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Vista看天下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