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在商学院学智能制造,会成为硬件创业的新趋势吗?

界面新闻 <更多内容 2018-11-15 14:26:00

2008年,在比亚迪做研发的杨新胜辞掉了原有工作,决心创业。他找到的切入点,是自己本身就很擅长的传感器领域。创业初期,技术出身的他坚信只要自己的产品过硬,肯定能在市场上大受欢迎。然而产品面世后,事实却与他所期待的恰恰相反。

一开始,他带着极度的自信给产品定了高昂的价格,但由于销售和公司管理体系都还没搭建完善,市场反应冷淡,导致六万多个传感器在仓库里积压。最危险时,杨新胜公司所有的现金只有2000块人民币。

今年年初时,杨新胜已经是个经验颇丰的创业者了,但当时经营的另一家科技公司在坚持两年后仍然迎来了失败的结局。他说,公司创立之初,正遇上物联网的概念兴起,他和团队也想借这个噱头杀进市场。但正是因为盲目跟风,公司一直缺乏一个明晰的战略定位,对产品的理解和设计也不够到位。

不过,通过一个参加三天长江智造创业体验营的机会,杨新胜成为了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课程的学员。在这里,他结识了甘洁和李泽湘等诸多教授。在教授指点和课程的资源配合下,杨新胜完成了对企业的战略定位,也找到了产品创新的新思路。

甘洁教授是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课程的发起人,李泽湘教授代表的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是科技合作伙伴。2018年5月28日,长江智造创业MBA首期班正式开学,30名学员开启了边学习,边创业的历程。

如今,中国制造业正处于向智能化转型和升级的关键阶段,像杨新胜这样带着技术下海的创业者越来越多了,但这之中的大多数都没能在创业之初逃过和杨新胜一样的命运,空有技术优势却缺乏对商业体系的认识,不知不觉陷入了自身认识的误区。

在甘洁教授看来,科技创新是传统制造业转型的根本出路,而智造创业课程正是想帮助致力于科技创新的创业者,补齐他们在商业上的短板。

制造业如何转型?

赵紫州也是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首班学员之一。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后,他带着自己的创业念头回到国内,并选择了见效慢、但风险更为可控的制造业。不过,在做前期调研时,他发现国内实体制造业早就不如自己出国前那般光鲜了。

以他所在的广东省来举例,2017年,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制造业产值增速为8.2%,虽然相较于2015年的低谷有些微回升,但仍低于十年前金融危机过后的行业增长水平。相较于十年前的飞速发展,这个雄踞珠三角的制造大省似乎也面临着增长乏力。

随着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传统制造业需要负担的人力成本也变得更重,这也把制造类企业逼上了不得不向智能制造转型的境地。但如果要引进先进的自动化设备,同样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在资本收紧的季节,借到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此,赵紫州的感受是:“如今的实体工厂,如果不转型,等死;转型,早死。”

先进的设备价格高昂,一方面是出于技术优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国内工厂中的许多自动化设备仍然依赖进口,关键核心技术和高端装备对外依存度较高。国务院2015年引发的《中国制造2025》文件表明,提升制造业的自主创新能力是中国迈向制造强国的必要手段。

实际上,中国智能制造领域有着不可小视的发展潜力。从2006到2017年,中国智能制造装备产值由不足4000亿元到超过1.5万亿元。近十年来,高技术制造业占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产值的比率也在逐年提高。

但是,对于国内习惯了打价格战的传统制造类企业来说,提高自主创新能力面临着从决策层面到执行层面的重重困难,难以形成核心技术积累。近年来,在智能制造领域崭露头角的更多是新兴创业企业。

甘洁教授认为,技术人才创业的时代已经来临,但由于国内尚未搭建完善的工程基础教育体系,这方面的人才与海外相比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而那些像杨新胜一样拥有成熟技术的创业者,又缺乏相应的商业知识,导致市场反应冷淡,融资也成为遥不可及的事。

此外,不同于互联网共享经济强调流量的重要性,硬件创业的周期很长,也需要技术、资金、人才等等多重要素的配合。成长初期的创业企业往往势单力薄,难以寻找到一个一个稳定的、资源充沛的体系来支撑其成长。

在商学院学习智能制造创新创业

在对智造创业MBA课程设计进行构想的时候,甘洁教授想解决的正是“杨新胜们”在商业上力不从心的问题。

据官方网站介绍,智造创业MBA是由长江商学院甘洁教授和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李泽湘教授,根据在孵化包括大疆在内的一系列高科技企业的经验,为智能制造领域创业者而量身定制设计的课程。

传统的MBA课程在筛选学员时更多地偏向有一定经验的成熟企业家,有针对性地来总结分析企业运营的经验和教训。与之不同的是,长江商学院的智造创业MBA课程针对的是新兴的科技硬件创业企业。

在挑选学员的过程当中,甘洁教授也有着自己的标准:必须有一定的技术背景以及靠谱可行的创业构想。在为期两年的学习期间内,学员的创业构想需要经历概念验证、原型开发和市场测试,确立商业模式,进而落地为一个具有广阔市场潜力的创新产品或初创企业,实现从0到1的转变。

智造创业的课程分为两大模块:包括工程硕士科技课程和MBA商业课程。除此之外还有科技创业孵化包括教授一对一的创业顾问指导、市场对接加行业调研以及全球知名展会参展及企业访问等等。

在介绍工程教育时,甘洁教授表示,她并不希望照本宣科地教学,而是有针对性地用项目式的教学方式来教工程,使学生能够了解硬件科技的前沿,并将其运用到自己的产品上。

甘洁教授此前曾参与早期支持、孵化包括大疆创新在内的多个智能装备和智能产品领域的高科技企业。经验告诉她,初创企业要想得到市场的支持,必须依托于一个生态体系。

通过与李泽湘教授共同发起的东莞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智造创业MBA搭建了一个全要素的集合平台,来为初创企业提供技术、财务、法务以及资金方面的支持。同时,长江商学院的校友资源也可为学员企业提供一些资源配合。

此外,松山湖产业基地内的初创企业发展经验也成为了智造创业课程中最直接的教材。甘洁教授提到,智造创业的第一门课的地点就定在大疆。

在课堂上,大疆的技术总监让学生在现场拆卸了一款机器人产品,再将其组装并加入新的功能。按照甘洁教授的说法,这个设置的目的就是让学员理解硬件研发和制造过程中所可能产生的问题。

打破创业的迷茫

和杨新胜一样,做电池生产起家的夏利在创业初期也信心满满,以为有过硬的技术支撑,产品不会卖不出去,结局却令他意外。

作为一个典型的工科男,他认为智造创业课程在行业理解深度上还可以对他提供更多的帮助,在“设计思维”这门课程中他获得了对产品设计思维的重塑:“光有技术概念肯定是不行,你得解决客户的需求。”课后的他回到公司做了全方位的学习分享和对现有产品设计的重新审视和规划。

工业设计课上一位老师举的例子,也让赵紫州如梦初醒。“一副耳机做成了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风格,看上去设计精美,很有中国风。但你想,这样的设计真正解决了耳机消费者的需求吗?一个好的耳机设计应该是,用户听什么类型的音乐,你就得把这类型音乐相应的属性功能给加进去,这才符合产品设计的逻辑。”

2017年,赵紫州和师兄联合成立了微埃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利用多层次深度神经网络算法(NLP)和数据驱动型人工智能模型,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数据预测和分析方案。在创业初期,他的团队尝试过医疗、法律、金融、互联网等各个行业,网撒得广,但却收效甚微。工业设计课上教的产品逻辑,恰好是赵紫州和他的团队在产品定位上所缺乏考虑的。

对于友朋科技的创始人王安永来说,智造创业MBA课程是一个拓宽视野的渠道。他创立的友朋科技做的是智能售货机。在产品中,王安永和他的团队做了一套人脸识别的自动化解决方案。但由于此前对行业趋势并不了解,公司采用的一直都是普通摄像头。在项目汇报会会上,和李泽湘教授交流后,王安永才了解到采用结构光摄像头的必要性,甚至获得了一些供应商资源。

“李教授给我介绍了结构光以后,我回去马上就改了,改了以后发现确实跟上趋势了,不然我们就完全走错了,未来我们的机器也没办法适应更多新的场景,价值就大大降低了。”王安永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不过王安永对现在所参加的这个课程还有一些自己的建议,对他而言,教十招功夫不如在一招功夫上练到精通,他希望未来在模块化课程之下,在企业发展最大的痛点上进行有针对性的提升。

事实上,这也是甘洁教授所考虑的问题。在中国,智造创业MBA项目是首个将工程教育、商科以及创业孵化相结合的教育尝试。甘教授认为,目前的课程设计还在迭代中。在转变学员思维模式的基础上,如何最大限度地、有针对性地支持其创新发展,还值得慢慢探索。

“在国内推进智能制造,还是任重道远的一件事。新工科教育、工学和商学结合的理念需要更多人的认同和普及,这才能真正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甘洁教授说道。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界面新闻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