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怎么在空气币的庞氏骗局中全身而退?

天津逍遥子 <更多内容 2018-10-20 10:54:11

怎么在空气币的庞氏骗局中全身而退?

第一幕:庞氏骗局鼻祖

在炎热的巴西里约热内卢一家国立养老院中,老年的查尔斯·庞兹晒着暖暖的日光坐在轮椅上,盯着远处的的高土堆发呆。

回首往事1903年他乘船而来,从故乡意大利到美国,心中一直不灭的是“强盗梦”。起先在高级餐厅他当起了服务员,很快因为盗窃餐厅财物而被老板炒了鱿鱼。跨国移民在那时政策不太严厉,他又移居到加拿大蒙特利尔。在一家银行当柜员,因为商业诈骗,而被加拿大法院判监三年。辗转又反侧他又回到美国,因贩卖人口,而在亚特兰大坐牢。

在牢中,他悟到一项绝好赚钱的念头。这个念头说起来特别简单,就是投资一种东西,然后获得高额回报。为了这个念头他来到了波士顿。向民众宣称购买欧洲的某种邮政票据,再卖给美国,便可以赚钱。庞兹故意把这个投资产品弄得非常复杂,让普通人根本搞不清楚。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世界经济体系一片混乱,庞兹便利用了这种混乱。最重要的是庞兹设置了巨大的诱饵,他宣称,所有的投资,在90天之内都可以获得40%的回报。而且,他还给人们“眼见为实”的证据:最初的一批“投资者”的确在规定时间内拿到了庞兹所承诺的回报。于是,后面的“投资者”大量跟进。

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差不多有4万名波士顿市民,变成庞兹赚钱计划的投资者,而且大部分是怀抱发财梦想的穷人,庞兹共收到约1500万美元的小额投资,平均每人“投资”几百美元。当某个金融专家揭露庞兹的投资骗术时,庞兹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反驳金融专家,说金融专家什么都不懂,后来投资者仔细剖析专家的文章才反应过来。

1920年8月,庞兹洗钱未遂最终破产了。他所收到的钱,按照他的许诺,可以购买几亿张欧洲邮政票据,事实上,他只买过两张。庞兹被判处5年刑期。出狱后,他又干了几件类似的勾当,因而蹲了更长的监狱。1934年被遣送回意大利,他又想办法去骗墨索里尼,也没能得逞。1949年,老头庞兹去世了。

老头一生行骗,毁人家财。他已经分不清监狱和监狱外的世界,好像监狱就好像就是他贪婪生活的中转站。让庞兹真正流芳百世的是他的骗局成了无数继承者们效仿的经典模式,人们亲切的把这种的骗局尊称为“庞氏骗局”。

第二幕:庞氏骗局的反射性

索罗斯在他《金融炼金术》著作中,提出了股市“反身性”的模型以颠覆传统的经济学解释。

戴上“反身性理论”的眼镜,看区块链项目有着另外一层庞氏骗局的外衣。

第一个观点:很多区块链项目币价并非围绕整个公司的价值而波动,而是具有“反身性”。即上涨价格的提升带来升值预期,都是因为有新进入的投资者买入持有。

项目的买入持有者并不是看好每一个币背后的技术和实际价值而购入,而是他们预期币价会继续上涨,可以卖给后来的投资者。虽然区块链项目的价值有升值空间,但投机者在这里预期的事情和庞氏骗局是差不多的。即,我所期望的收益是后来的加入者给出的。

所有的人都盼望着后来的加入者加入进来,但参与者的上限,或者说参与者的资金上限并不是无穷的。

不同的是区块链毕竟是有价值的,而一般的庞氏骗局背后的空气项目是没有任何有实际价值的。也就是说,当币价一路下降的时候,一样会产生正反馈效应,后来的做空者会预期价格更加低,所以更加卖出。而前期的投机者会产生类似踩踏事故中的情况。

这是第一个的观点,不围绕区块链项目的价值简单波动,投资者自己的行为本身是影响未来价格的因素。

第二个观点是,当币的价格被投机者推高的时候,该区块链公司的融资能力会增强,而导致本来的宣传力度会加大。买币的人多了收割完毕后,空气币公司的融资能力有了,也许还可能做点实事。

但是下降的时候,会有类似银行挤兑的现象。本来一切区块链公司形象可能因为惨烈的币价下跌而遭受损失,造成该公司的价值资产受损。

观察者本身会影响被观察到事物,而非经典模型的观察者无关。

我们这里定义一下广义的庞氏骗局:投机者都希望后来投机者的新入资金推高而产生收益,而非看好该资产本身能产生的价值。

这两种情况导致整个交易过程面临和旁氏骗局一样的后果——泡沫的破灭。

国内区块链的监管政策基本没有,弱势的区块链公司会受到基金方的胁迫。比如本身发起项目时一共造1万个币,基金方会强制项目方以极低的价格卖给自己8000个币。然后靠着本身的基金方创始人的明星效应,加大媒体宣传以十倍或者更高的价格在私募阶段卖给投资者。这种行为在可以将上述反身性的两种情况都忽略掉,俗称吃相难看。开市的时候币价只有狂跌。

第三幕:怎么赚空气的钱

区块链空气币项目总有下面几个特点。1:低风险、高回报的反投资规律特征。宣传时不强调高风险。在微信群中宣传口号一致:总是说有千倍百倍的回报等着你。2:对外宣传项目技术难度的不可复制性。技术的特殊性,事实上并没有什么技术团队支撑。3:白皮书写的太高大上各种程序用语把投资者搞晕等等吧,概括不出来太全面。

组局者第一年就会选择跑路,如果碰巧你投资了易老板这样的项目,请忽略以下条件。

你想在空气币的庞氏骗局中赚钱,需要具备这几个条件:

1:你清醒的知道这是一个庞氏骗局。

2:尽量以最低的价格买到币。

3:观察项目方的组局者的实力。

4:这个骗局刚刚开始(在所有人还不知道这个项目之前)。

5:你能计算出骗局何时会崩盘,并在崩盘前抽身离开。

赚钱的关键是第五点,你需要知道新人增长率,当新人增长率处于萎缩,媒体宣传力度减小时,就是项目组局者跑路的临界点。

但是这个数据除了项目组局者,其他人只能靠经验来判断。

重点:所以说参与空气币的旁氏骗局是一种高风险投机行为。

第四幕:资金盘大鳄难逃法网

最近有一部电影叫无双,周润发饰演的角色名是画家。他们做着印伪美钞的生意,活在法律的边界之外。

但片头没人知道画家是谁,他隐藏在最深处,警方唯一有的信息就是他背影的一张照片,为人极为神秘。

而在资金盘的世界里,简直就有一个现实版的画家,名副其实的宗师级存在。

他几乎拥有着上帝视角,在金融领域不断设局,足迹涉及大宗商品交易、古董投资、P2P、数字货币…..

在资金盘的世界里,他已沉浸将近20年,外界对他的披露很少。

他操纵的资金量有多少?

据爆料人透露,差不多万亿美金,按照目前的市值,也就是一个阿里和腾讯,真正的世界级大庄。其本人并不在这个币圈的世界里,而是另创了一个世界,资金量之大,以至于数字货币总市场都撑不起来。

此人便是杜礼宾。

可以说,在币圈的世界里,90%都是资金盘。很多项目,如果初始没有资金盘的加入,是很难成长起来的,比如小蚁。

新的资金进不到这个圈子,比如中国的大妈们,基本上就是被资金盘给半路截胡了。

这帮资金盘的玩家只有一个目的,制造各种骗局,来吸引民众参与,完成收割之后,离场继续寻找下一个阵地。

这个圈子一直不为人所知,但其实他们也有自己独特的江湖。

最初,听到杜礼宾这位宗师般的存在,是在与资金盘从业人员沟通时。

那时只听到有这么个人物,但一问此人是谁,资金盘中的知内情的人也不敢透露,并声称没人惹得起,也最好不要碰。

再三追问下,才知道了比特王三个字。再之后,发现比特王原来是个交易所。

这家交易所,身处柬埔寨金边城郊外的一所学校的门口,门口挂着一个小牌子,“柬埔寨国际数字资产交易所(BTK,中文译作比特王)”。

平时的交易所门口,只有两名士兵把手,交易所里的工作人员不常出来,与外界几乎不怎么打交道。当地的柬埔寨人,并不了解这个交易所到底是做什么的。

毕竟作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柬埔寨人民,解决温饱才是他们每日的当务之急。这种交易所并不能引发他们的兴趣。

而这家中文名为比特王的数字资产交易所,也并不在意柬埔寨的民众,针对的客户主要是远在中国的投资客。

不久前的比特王揭幕仪式上,柬埔寨副首相棉森婉刚刚为其站台。

然而8月29日,柬埔寨国家银行、证券交易所、国家警察总署联合突袭了这家数字货币交易所,称其并未获得相关的许可证及营业执照,勒令其立即停业。

业内人士指出,这次查封一定是受到了中方高层的示意,毕竟这种骗局坑的就是中国人。柬埔寨警察可没兴趣管这种事儿,他们很懒政的。

此次被查封,众多比特王交易所的受害者们意识到自己被骗,成为比特王交易所被推倒多米诺骨牌的一张牌。

与此同时,这场骗局的操刀者,比特王的股东们也产生了分歧,作为比特王大股东的杜礼宾也在这场分裂中被“扔了出来”,被骗的投资者们也逐渐开始了解这个组织的结构。

如一个破壳般,杜礼宾的真面目露了出来。

比特王交易所的游戏中,有很多国内的关键游说者。段文敬正是比特王交易所的关键人物之一,她担任的是中国区销售总经理一职。

段文敬的朋友,温州商人张进,是让杜礼宾“浮出水面”的关键爆料人。

对于数字货币的玩法,张进有着一些了解。段文敬告诉他,买入比特王的数字货币,有专业的人拉盘,永不破发。

然而比特王交易所,并没有实现当初的承诺。

9月28日,比特王发行的数字货币silt提前开仓,但在开仓之前,这个项目却在比特王上直接归零,张进投资的300万就这样打了水漂。

风愈大就愈浪的杜礼宾,俨然成为了做市商的弄潮儿,哪里赚钱,他就在哪设局,搅浑水,让其资金盘宗师的名号愈发响亮。

一个个傀儡褪去,杜礼宾终于露出了真身。

金融世界里,杜礼宾似乎有着上帝般的视角,成为了资金盘宗师。

躲过他的大宗商品局、他有直销骗局在等你,躲过他布下的P2P资金盘,还有精心设计的数字货币骗局向你招手。

9月,杜礼宾遭到上海警方调查。

但杜之背景颇为深厚,左右逢源20年,此次会倒在币圈?

这还是个未知数......

最后,敬告各位投资者,切不可被资金盘的新颖玩法所忽悠,令血汗钱付之东流。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天津逍遥子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