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小区看门人

山西晚报 <更多内容 2018-09-18 00:00:00

原标题:小区看门人

  孙叔叔和刘阿姨在小区看门,刚开始时是极认真的,每天清早起来,孙叔叔拎起扫帚负责打扫小区门外。他手里握着的扫帚很特别,是一根木棍子,前面用绳子固定着一把扫帚,这样用起来一不用弯腰,二来也够得范围挺大。他用大约半个小时的光景,就把小区门口的清洁区清理一遍。在清扫的过程中,他将尘土、树叶、烟头和前晚烧烤店丢弃的一次性筷子、餐纸、烟头、烟盒用簸箕端走。对于丢弃的破纸箱、啤酒瓶,他会将其拿回来,放在门房下面的地下室,等攒够一定的数量时,用电动三轮车拉去卖给废品收购站。据小区里的王瞎子(其实只是一只眼睛瞎了)说,孙叔叔平均一个月光卖纸箱、啤酒瓶等废品,算下来也不比他一个月的工资少。
  刘阿姨则每天负责小区里的垃圾清理工作。小区里面的路,一半是水泥硬化的,一半是青砖铺就的。水泥地比较好清理,关键是砖头铺的地方,由于雨水冲刷、车辆碾压,好多地方有了裂缝,那些裂缝中藏着不是烟头就是树叶,一般用扫帚是清理不出来的。为了提高工作质量,刘阿姨就会蹲下身子,用手指头将砖头缝里的杂物一个一个清理出来。清理完院子,刘阿姨就和孙叔叔拎起塑料水桶和毛巾,一个人抡起拖把清洗楼道;另一个人就拿起毛巾,将楼道里的不锈钢栏杆擦拭得光明透亮。
  别的小区的自动铁门整天都是关闭着,有人、有车进出,看门人才会拿起感应器将门打开;而我们小区的刘阿姨和孙叔叔,他们一天都将门敞开着。你会认为这不就意味着不负责任吗?这不就意味着引狼入室吗?这个你就想错了。
  他们实际上看似将门打开着,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他们坐在门房里,整个神经却都挂在大门外面,发现有了异常,他们就会在你不注意的当儿主动出击。
  另一个方面,将自动门打开,其实是为了给住户一个便捷的服务。刘阿姨说,就看不惯一些小区将大门老关闭着,那其实是给自己人脖子上套了枷锁,出出进进的住户时不时都要在门前停顿,太麻烦。
  为了确保小区里的安全,孙叔叔和刘阿姨准备了一个黑皮本子,挨家挨户将每个住户进行一番造册登记,了解、掌握每个住户的家庭成员,做到心中有数。这样,在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们就将每户人家的面孔刻在了心里,旦有陌生的面孔进来,他们就会盘问一下。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要将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
  待到几个月之后,情况就有了较大变化。孙叔叔和刘阿姨可能是认为自己资格老了,或者是认为在这个小地盘上已经站稳了脚跟,于是,开始对工作懈怠起来,每天,他们也不按时开门了,早起的人要出门,高声喊几声他们才给开门;对于小区里的卫生,他们也不像以前那样认真打扫了,每天起来拿起扫帚,东一下,西一下,照猫画虎抡上几扫帚就算了事。一天,我见到刘阿姨小声说,刘阿姨,这段时间我发现小区卫生不如以前干净了。出于对她的关心,我还一本正经地提醒她说,大家对你这段时间的表现可是有异议了。刘阿姨好像把我的话不当一回事,她对我撇撇嘴轻蔑地说,我儿子可是“大人物”,看他谁能把我咋样?刘阿姨既然这样,我也就没有啥话可说了。
  孙叔叔和刘阿姨家在农村,还干着10多亩田地,地里种着麦子和大秋作物。为了两边都不误,刘阿姨和孙叔叔在看门的履职问题上开始玩花样,家里赶上活茬时,他们就委托小区的王瞎子帮他们看门,他们到了傍晚才返回小区。
  委托别人守门不要紧,关键是,孙叔叔和刘阿姨在家干一天活,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自然晚上就睡得跟死人差不多,这就避免不了会影响看门工作。
  今年夏天的一个夜里,刘阿姨和孙叔叔正在酣睡中,那会儿大约已经半夜了,小区里的阿龙喝了酒,醉醺醺的,喊了几声,刘阿姨和孙叔叔根本就没有听见,阿龙平时看起来像个弥勒佛一脸微笑,没有想到,那会儿脾气大得了不得,见喊了几声不开门,就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砖头砸门。
  刘阿姨这会儿清醒了,起来就要开门,没有想到一块砖头扔进来把刘阿姨的门房玻璃砸了个粉碎。刘阿姨吓得不敢开门,怕阿龙揍她。最后,还是被楼上阿龙的媳妇听到楼下的闹腾声,才下楼制止了这场“战争”。
  无独有偶。这次事件过了没几天,小区又发生了一起责任事故。那天,孙叔叔村里来了收玉米的粮贩子,刘阿姨和孙叔叔要回家收拾玉米,于是,他们就让张寡妇帮他们看门,直到夜幕降临他们才回来。正好又是那天晚上,小区里发生了偷盗事故,小区里一晚上竟然丢了3辆电动车。
  晚上丢的电动车,一辆是一单元陈小玲的,一辆是一个在对面上高中的高三学生的,还有一辆是李奶奶儿媳妇的。
  第二天,丢车人和刘阿姨调了监控,发现在凌晨2点多那会儿,两个毛贼将一辆小面包车放在大门外,然后拉开松动的大铁门,把三辆电动车放进面包车迅速逃跑了。
  三个失主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束手无策,都把怨恨发泄在了孙叔叔和刘阿姨身上。孙叔叔和刘阿姨哭丧着脸说,这有啥法,我们也不想让小偷偷呀。突然间,孙叔叔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说,这样吧,你们快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有的是办法抓住这些王八羔子。几个人去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来了两个年轻民警,反复查看了监控,走时留下一句话:等候通知。
  一个多月过去了,陈小玲和两个失主的车子都没有下落,中间他们又去过几次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说,要等到小偷发了案审讯后才能破案。电动车被盗,几千元的东西白白失去,几个丢车人愤愤不平,就把气往门卫身上撒。大家一致认为,丢车事故责任在孙叔叔和刘阿姨身上,大家都知道,发生这件事,自然是与孙叔叔和刘阿姨没有尽责有关,因为那天白天刘阿姨和孙叔叔都回家干活去了,晚上肯定又是睡成了“死猪”。
  第二天,见了刘阿姨我说,丢了车,这可是件大事,弄不好,你会被辞退的。结果刘阿姨嘴一扁又是那句话,她说,小偷要偷谁能看住?我总不能一晚上不睡觉睁着眼睛看着车子呀。谁敢为这事辞退我?哼,我儿子可是“大人物”呢。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刘阿姨和孙叔叔说啥也想不到,让他们不得不辞职的是小区里的几个住户。
  一天,几个丢车人一起去找物业经理,把刘阿姨和孙叔叔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说了个遍,要求辞退看门人。物业经理眨了眨眼睛说,你们咋不早反映呢?几个告状的人说,我们早就想来给你反映了,但一想到人家的儿子是“大人物”,我们都不好意思来。物业经理把手上的烟头往烟灰缸里狠狠一摁,生气地说,我只对住户负责,才不管她儿子是什么人物呢!
  第二天,我从门房经过时,发现看门人已经不是刘阿姨和孙叔叔了。

赵应征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山西晚报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