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又是一年九一三:秋石客:文化革命中的林彪|旧文重读

水磨西街 <更多内容 2018-09-12 11:58:33

原标题:秋石客:文化革命中的林彪


作者:秋石客

来源:2011.11.13 09:36 原创发表在 猫眼看人

秋石客:文化革命中的林彪


一九六五年,党内两条道路和两条路线斗争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毛泽东与刘少奇两个司令部的斗争即将摊牌,林彪走上了政治舞台。


null


(图片来自网络)

1、林彪与罗瑞卿、陆定一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文化革命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林彪提出了突出政治的五項原則,全面指导军队工作:一、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特別要在用字上狠下功夫,把毛主席的书当成全軍各項工作的最高指示﹔二、坚持四個第一(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大抓狠抓活思想﹔三、領导干部要深入基层﹔四、大胆提拔真正优秀的指战員到关鍵的岗位上﹔五、苦练过硬的技术和近战、夜战战术。

此后,最高指示成了风迷一时的专用语,有力推动了毛泽东思想的不容置疑的统帅地位。

一九六五年,毛泽东考虑文化革命战略问题,先解决了要害部门的领导权,中办主任杨尚昆和公安部长、总参谋长罗瑞卿首当其冲。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中共中央正式通知,因“窃听器”事件而免去杨尚昆中办主任职务,任命中办警卫局局长汪东兴为中办主任,此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战略措施之一。

据说毛泽东曾经问过林彪:“你对部队怎么看?”林彪表示说:“罗长子不好把握。”毛泽东没有做任何评论。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毛泽东收到林彪的短信和兰州军区党委关于大抓阶级斗争的报告后,毛泽东整夜没有睡眠,吸烟吸了很多,这封短信就是林彪指出了罗瑞卿的问题,罗经常讲政治、经济、军事并列突出。毛泽东先在兰州军区党委的报告上做了批示,而这个批示等于认可了林彪的意见。稍后,十二月三日,毛泽东在林彪的来信做了重要的批示:“完全同意你的看法,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于突出政治阳奉阴违,而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衷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警惕。”表示了对罗瑞卿不突出政治的不满。许多人完全从私人关系角度写林、罗,忽略政治和思想层面的分歧是靠不住的。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中央召开上海会议,解决罗瑞卿问题,十二月上旬,刘少奇刚回国,就接中央办公厅电话,通知直飞上海,出席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说明了会议的重要。实质上,倒罗是毛泽东发动文化革命的重要战略部署,是文化革命的滩头战、安全战、攻坚战,其主角是毛泽东,不是别人。

罗瑞卿,一九零六年生,四川省南充县人。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一九二八年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二九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闽西游击大队大队长,红四军第五十九团参谋长、纵队政治委员、师政治委员、军政治委员,红一军团保险局局长,中央红军先遣队参谋长,陕甘支队第三纵队政治部主任,红一方面军保卫局局长,红军大学教育长、副校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教育长、副校长,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解放战争时期,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参谋长,晋察冀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晋察冀野战军政治委员,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第二兵团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公安部部长,公安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国务院总理副总理,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兼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秘书长。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七届候补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一九七八年死于国外手术。

十二月十五日,上海会议结束了,罢免了罗瑞卿的一切职务,也不让贺龙再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罗瑞卿自杀未遂,自此被软禁。

关于上海会议倒罗,许多历史学家和百姓把倒罗完全推卸到林彪身上是不公平的。许多老帅如叶剑英、聂荣臻等;许多高级将领如许光达、杨成武、肖华等对倒罗都是很积极的,并不只是林彪、叶群、吴法宪等参与,林与叶、徐等将帅在文革初期关系是很好的。由于罗抢了叶剑英大比武功劳,使叶帅心血付诸东流,他联合聂帅、总政主任肖华、副总长杨成武等人向毛主席以及林彪告状在前;毛主席借机让他们搜集罗瑞卿的材料,并对林彪放权给罗提出了批评,林彪倒罗是后来居上。更重要的是,实际上主要是毛泽东认为贺龙、罗瑞卿倾向刘少奇,为发动文革而采取的预防政变的措施,毛泽东对罗向彭真告知毛泽东支持姚文元文章,造成《北京日报》、《解放军报》报同日转载《评海瑞罢官》,非常警惕,疑心罗不可靠。另外,有些林彪研究者只从个人历史渊源来断定倒罗林是违心的并不积扱,是忽略了政治因素的判断。林彪突出政治、突出毛泽东思想坚定不移,罗另搞一套是历史事实,决不能用私交问题把重大党内斗争庸俗化。

五月八日,中央工作会议解决陆定一问题。文革初期落马的中共高官有所谓“四家店”彭、罗、陆、扬,除罗瑞卿与林彪有直接因果外,陆定一也算一个。陆定一作为中宣部长,根本不理解毛泽东发动文化革命的政治含义,试图把文化革命文化化,学术化,自由化。

陆定一,一九零六年生,江苏无锡人。青年时期受进步思想影响,一九二五年在上海南洋大学读书时参加五卅运动,同年秋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冬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九二六年任共青团南洋大学支部书记及上海法南区团委书记。同年秋调团中央宣传部工作,编辑《中国青年》。一九二七年五月在共青团四大上当选为团中央候补委员,任团中央宣传部部长。一九二八年秋,在共青团五大上,当选为团中央委员,并任宣传部部长,主编《中国青年》。同年底赴苏联莫斯科,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驻少共国际代表、少共国际执委、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成员。一九三零年回国后,继续担任团中央宣传部部长。一九三一年,被“左”倾领导人错误地撤销团中央委员、团中央宣传部部长职务。一九三四年十月参加长征。遵义会议后,任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主编《红星》报。红军到达陕北后,参加了东征、西征,后任红一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宣传部部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历任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八路军前方总部野战政治部副主任,领导《新华日报》华北版的工作。一九四二年四月,负责编辑《解放日报》的《学习》副刊。同年八月,担任《解放日报》总编辑。一九四五年,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在中共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九四九年九月,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中央人民政府文教委员会副主任。一九五四年九月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一九五六年在中共八大和八届一中全会上,分别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一九五九年,任国务院副总理。一九六二年,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一九六五年,兼任文化部部长。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初被罢官。一九七九年六月,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被增选为副主了席。同年九月,在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上被补选为中央委员。一九八零年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顾问。一九八三年在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副主席。在中共十二大、十三大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一九九六年五月九日在北京逝世。

陆定一的倒台,主要除了不突出政治与毛泽东唱反调,反对林彪也是很重要原因。

从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六年五年间,陆定一妻子严慰冰写了五十多封匿名信给林彪、叶群一家等,诬蔑叶群作风有问题和林豆豆不是叶群亲生女儿,使林家长期蒙受屈辱。一封封匿名信投寄到林彪、叶群手里,他们暗中侦查,查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查出谁写的。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无巧不成书,一天,严慰冰到王府井百货大楼买东西,不慎钱包被扒手扒去。她找了经理反映,经理知道她是陆定一的夫人,很客气地告诉她附近有一家出国人员及首长和家属购物的内部门市部,她可以到那里买东西。严慰冰到那里去,刚进门,就同一个女人撞个满怀。这个人气势汹汹地质问:“你没长眼睛吗?”

“我没看见。”严慰冰刚想道歉,仔细一看,真是冤家路窄,与她相撞的人竟是林彪夫人叶群!两人争吵起来。

严慰冰咽不下被训斥这口气,事后到总政找叶群的领导,反映叶群以势欺人。严慰冰讲的是无锡腔普通话,总政这位领导是江西人,双方都听不太懂对方讲的话,只好借助于文字。严慰冰写了争吵的经过。这位领导人拿着这张纸去找林彪反映情况。林彪看到字迹觉得眼熟,便想到了那些匿名信。林彪把此事告诉了公安部。公安部立即派一位局长到严慰冰的工作单位中央宣传部,调取严慰冰的档案,查对笔迹,终于确定匿名信是出自严慰冰的手笔。中宣部部长陆定一的夫人严慰冰因向叶群写匿名信,惊动了中央高层,公安部将此事向中央书记处报告,并经常委讨论,林彪气得声称要毙了陆定一。四月,严慰冰的专案组将她送进了看守所。一九六七年严慰冰又被送到秦城监狱。

笔者认为,单纯把林彪反陆定一说成是个人恩怨是不对的,忽略了林彪与陆定一的政治分歧是不对的,陆定一的倒台,是中央的决定,并不只是林彪个人意见。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水磨西街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