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滴滴晚上神秘“消失”,到底想干什么?

瞭望智库 <更多内容 2018-09-12 06:25:00

原标题:滴滴晚上神秘“消失”,到底想干什么?

9月10日,某财经媒体撰写的一篇名为《滴滴消失的第一夜:司机走投无路 乘客也无路可走》的文章,刷爆了网络。

该文章称,自从滴滴为了进行安全大整治,公布了23点到次日凌晨5点停运的整改措施后,很多乘客晚上都打不到车了,反而是黑车司机都乐坏了,而曾经正经的滴滴司机看着这一幕则心如刀割

不仅如此,这篇报道中的一句“不管是官方还是民警,都低估了平台停运对出行效率的影响”,更让不少人以为滴滴深夜暂时停运是官方要求的。

然而,央视新闻《1+1》栏目的最新报道,却揭露了事情真相……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环球时报”(ID:hqsbwx)综合自央视报道,原文首发于2018年9月11日,原标题为《滴滴这个奇怪的新决策,连央视都看不下去了》,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 图为某财经媒体撰写的“滴滴消失的第一夜”的报道截图

原来,央视采访发现,虽然23点到次日5点滴滴停运的事情,确实让很多人夜里因为没车坐而发愁,可滴滴的这个措施不仅政府不知情,而且政府部门的专家也无法理解滴滴为啥要这么做

央视采访的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就表示,他无法理解滴滴为啥要选择“夜间停运”。

他说:“至少我很难从安全角度理解夜间停运,因为不管是从人车的合规化、预防性的安全保障角度来看、还是从安全应急状况下与公安部门这种联动,其实都不能解释或者难以理解这种夜间停运。如果真的是从安全角度考虑这个问题的话,我感觉反而反映出对自己的这种安全状况没有充足信心,因为我们传统的出租车和一些其他平台都是24小时营运的,是这样。”

不仅如此,央视还发现滴滴的这个做法已经涉嫌“违规”了。

因为根据2016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暂停或者终止运营的应该【提前30日】向服务所在地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书面报告,说明有关情况,通告提供服务的车辆所有人和驾驶员,并向社会公告。”

因此,国家发改委的程世东主任也表示:“虽然我们这个暂行办法里边没有写的很具体,不太非常好的界定,但是严格来讲我个人认为还是算是有一定的违规,因为暂停一个时间段或者暂停某一个城市性质上应该是相同的,如果是这次暂停深夜影响还小一点,如果把暂停时间段换取早晚高峰的话对整个行业发展和对社会影响就非常大,就明显会违反我们的规定。”

另一方面,央视的调查不仅发现滴滴选择“深夜停运”中的“古怪”,还发现在白天正常运营的时段,滴滴公司也并没有真正落实其整改措施

滴滴的客服人员更向“以车主身份咨询”的央视记者表示:即便没有“人证”和“车证”的司机,也仍然可以注册开快车……

因此,央视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就表示滴滴这种“停深夜车”却在白天继续“给没有资质一些司机来派单”的做法,是“不同寻常”的。

白岩松还引用网友的话质问说,目前网上出现的各种各样“给大家的感觉好像滴滴深夜车是极其不可缺少的”的报道 “这是不是一种有意或者无意地在形成一种舆论逼宫”?

尤其是,央视发现滴滴其实只是暂停【4天】的深夜车服务。可下面媒体的报道却无一不在给人一种仿佛滴滴永远不会再提供服务的“恐慌感”……

白岩松还进一步透露说,就在滴滴暂停深夜车后,网上还随之出现了一个调查,问大家是否“怀念滴滴不打烊的日子”,结果是“会66%”,“不会24%”。

白岩松说:“显然这样的结果对滴滴是有利的,难怪有一种声音说这是不是很聪明的一种公关行为,让大家呼吁你赶紧重新回到生活当中来。”

不过,不论是白岩松还是他采访的发改委的程主任,都认为这一情况所反映出的真正问题,其实是“垄断”

其中,发改委的程主任就表示:“我觉得这是一家独大带来的问题,一家独大对市场来讲不仅仅影响着其他市场主体,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也影响着我们市政府监管,因为对我们监管也带来一定难度,因为没有替代的平台,所以说我们需要未来的话更多考虑独家垄断的市场状况如何监管,如何防止利用这种垄断市场地位做出一些垄断市场行为,以及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和雄厚资本实力打压或者抑制其他市场主体的发展,我觉得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而白岩松则通过数据展现了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是怎么在过去几年一步步吞并国内的其他竞争对手,走到今天这个垄断地位的,并认为政府应该“去减少可能垄断给我们带来的危害。”

最后,白岩松还表示媒体的监督也很重要,“而不是写软文”。

延伸阅读:

滴滴失踪的夜晚,想……他?

9月10日凌晨,是滴滴9月8日至14日暂停深夜(23时至次日5时)服务的第二个深夜。

没有滴滴,市民深夜出行是否便利、其他网约车软件是否好打车、出租车生意有无转变?带着这些问题,记者9月10日凌晨分别在广东深圳、河南郑州、云南昆明、湖南长沙、重庆五个城市进行出行体验。

凌晨的深圳坂田,叫车不容易。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文 | 赵孟 段彦超 王万春 蒋格伟 王鑫 熊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ID:thepapernews),原文首发于2018年9月10日,原标题为《滴滴失踪的夜晚,想……他?》,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广东深圳:深圳“关外”,其他网约车平台几乎叫不到车

满客,满客,满客……9月10日凌晨,深圳布龙路坂田地铁站,先后三辆出租车从站在马路边等车的记者面前驶过,均未等来那辆期待出现的绿色“空客”车。

这是滴滴宣布停止夜间服务的第二天,在这个过千万人口、以年轻人为主的城市,许多人无所适从。坂田属于深圳的“关外”,也就是郊区,距离市中心罗湖地王大厦,接近20公里。

南方日报2015年的一篇报道说,如果按照深圳市2014年常住人口1077.89万人计算,平均每43个深圳人就有一人次使用了滴滴快车。而深圳1.6万辆出租车,每个白天却有近一半时间在空驶,的哥们收入下降1/3。

滴滴突然取消夜间服务,也似乎打乱了许多人的生活。早已习惯了网约车的明码标价,没有滴滴后,记者下载了神州和美团两款打车软件。

但要叫到一辆网约车并不容易,美团系统提示“当前城市暂未开通”;曹操系统提示“当前线路暂未开通”。

终于,第四辆出租车经过的时候,记者顺利拦下。从此处到星光之约花园,3.3公里的距离,车费24元。相比滴滴软件测试的20.9元预估价,并不算贵。

开车的刘姓司机,看上去40岁左右。他自称,开出租车已经五年。随着网约车的出现,生意每况愈下,但他每月还需要交9000多元的“份子钱”,“早上眼睛一睁就要想今天的300块钱怎么来。”

问他为何不去跑网约车,回答的是“跑出租车习惯了”。滴滴暂停夜间服务,的确给出租车带来了生意。刘师傅说,9月8日正好周六,又是滴滴停止夜间服务的第一个夜晚,“基本没有放空过。”

可是,9月9日晚的生意并没有9月8日晚好,也许是因为周日,也许是人们知道不好打车,早早赶去了目的地。在接到记者前,刘师傅称“放空了五六公里。”

对于滴滴近期发生的负面案例,刘师傅没有幸灾乐祸。但他也觉得,大家对出租车的认识存在偏见,他认为至少深圳的出租车比较规范,不仅车内卫生干净,前座安装的大屏幕,司机驾驶证和费用信息轮番在屏幕上切换,“不存在宰客的现象”。

记者提到,近期中央财经大学司法案例研究中心发布过一个调查报告,发现从2017年至今,有183起涉及巡游出租车司机侵害乘客的刑事犯罪判决。该中心认为,巡游出租车刑事案件发生率其实远高于网约车,但由于网约车是新兴业态,受到社会普通关注,因此网约车一旦涉及刑事案件,在媒体上的曝光度也会大于传统巡游出租车。

但刘师傅认为,出租车司机都是专门开车谋生,不存在为了交友或者其他动机不纯的目的,应该比网约车更安全,“也不排除个别害群之马。”

在他看来,那些“黑车”才应该成为众矢之的,不仅漫天要价,安全性也无法得到保证,还抢占他们的生意。

虽然滴滴的暂时停运,给出租车司机带来短暂的生意爆发,刘师傅并没有太多兴奋,但也无法掩饰竞争的心理,“他们多停一段时间才好呢”。

回程时已近凌晨3点,路上放空的出租车渐渐多了起来。记者又分别下载易到和神州专车,试图在这两个平台尝试网约车服务。

打开易到软件,系统提示需要先充值才能预约,但充值30元后,连续叫车三次,等待1分30秒后,都出现“抱歉,司机都在服务中暂无人接单”的提醒。

深圳,记者使用神州专车叫车的预估价格。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而神州专车预估费用为36.24元,远高于出租车和滴滴的价格,且派单的司机与乘客距离达7公里,迟迟未赶过来。无奈之下,只能取消订单,再次拦下一辆出租车。

这位张师傅看起来有些疲倦,无精打采地说,自己要开到6点才下班,后面的生意只会越来越少。他并没有觉得滴滴停运给自己带来太多生意,“生意还是被别的平台抢走了。”

以这一夜的打车经历看,他的判断或许是对的。就像因为习惯了手机支付,记者身上已无现金,下车时的17.5元车费,只能打开微信转账。

郑州农科路酒吧一条街,一KTV门口几辆出租车正在候客。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2

河南郑州:凌晨1点多街上出租车多放空,生意比滴滴停运前好些

10日凌晨1点30分,郑州市管城区城东路与陇海路交口向南约200米的加气站(二环边),亮着绿灯的七八辆出租车正排队加气。

虽然滴滴停运,但还可以测价。记者输入目的地“农科路酒吧一条街”,显示快车20.9元,优享23.8元,但呼叫提示“暂停9月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服务”。通过高德软件呼叫用车,界面提示滴滴深夜停运,可呼叫首汽约车,页面显示还有优惠券“最高减25元,不限次数”。点开“舒适”车辆,首汽估价35元,神州专车45元。尝试叫车,很快有车接单。最终,记者打的到“农科路酒吧一条街”,到目的地车费为19元。

记者途中看到的出租车,多亮着绿灯。

的哥张先生告诉记者,他是开夜班的(每天晚上6点到次日早上6点),以前的时候,周五和周六晚上生意做好。平常周六晚上一般能跑三四百元,滴滴停运第一夜(9月8日晚),在加气站加气的网约车多不见了,出租车生意要好不少,他跑了四百余元。

“你看路上跑的出租车,多数都亮着绿灯。”张先生表示,夜里11点以后,不管滴滴是否停运,都属于车多乘客少,“蛋糕就那么大,滴滴停运,无非就是出租车多吃一点”。夜晚11点以后,无论滴滴是否停运,三环市区内不存在打车难。

在酒吧一条街,许多KTV、酒吧、会所门口都停着三四辆出租车在候客,街上也不时有亮着绿灯的出租车经过。候客的的哥刘先生告诉记者,在酒吧门口候客,他们每个月要给酒吧保安交100元,给他所在酒吧交钱的有十多辆车。他后半夜要么在酒吧门口候客,要么在街上跑,但基本不去火车站排队拉客,因为有时候运气不好,可能排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才拉个起步价。因为是周日夜里,当晚生意并不是很好,从9日晚12点到10日凌晨1点,他只拉了两单,收获三四十元。

几名候客的的哥说,郑州发生空姐遇害案件后,出租车的生意比以前要好些。的哥王先生说,9月8日夜里滴滴停运第一夜,生意的确好了很多,后半夜比前半夜拉得还多,前半夜(下午6点到晚上12点)拉了两百元,后半夜(晚上12点到次日早晨6点)拉了三百元。而平时周六晚他一般就四百元左右。

凌晨两点,记者提出去郑州市中心的火车站,王先生说,周日晚生意不好,在等到记者这单活前,他已在KTV门口等了20分钟。在郑州市火车站,出站口周边不允许停车,出租车都是广场排队,排有三四十辆。在乘客排队上车处,有黑车司机询问乘客是否坐车,但因为出租车多,记者见有人选择黑车。

“郑州夜里打车不难。”一名滴滴代驾告诉记者,其实滴滴停运后,车主可以选择注册其他网约车平台,不过通过审核需要时间,而滴滴停运也就几天。

“什么职业都有坏人”。多名出租车司机表示,他们并不觉得网约车就不安全,但顺风车之类,的确许多是抱着交友等想法,自然难以避免一些不好事情的发生,关键还是要做好监管。也有个别出租车司机并不避讳存在竞争,表示最好能把滴滴关停。

10日凌晨,记者使用易到用车一直无法叫到车。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3

云南昆明:有市民称没有滴滴很不方便

家住昆明国际会展中心的赵先生称,因母亲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每天夜里要去轮守,9月8日滴滴宣布整改时,当天不知道情况,因打不到车,当晚在路边等了40分钟后求救舅舅,舅舅开车20公里前来接他,“昆明市区里还好,出租车多点,但家要是远点就没有车可打。”

“晚上在昆明打车要靠运气。”昆明市民钱治邦说,昆明市区内晚上出租车不少,但他家住在西山区西南海片区,根本打不到出租车,此前晚上有事基本都用滴滴打车,“晚上打昆明的出租车,要么路程太近会拒载,路程远点要议价,滴滴没了很不方便。”

据昆明滴滴司机李兴峰说,滴滴整改夜间停止派单,对他们偶尔跑滴滴的司机影响不大,但对专职司机会有一定影响。李兴峰说,在昆明除了滴滴打车,还有神州、易到和首汽可以预约网约车,他同时在易到也注册了网约车司机。

他说,神州网约车都是专车,所以价格较贵,像昆明10公里快车价格30元左右的话神州专车需要50元以上,“平常办事的人不愿意打专车,神州专车只适合商务接待。”而易到、首汽又因为市场份额有限,形成了恶性循环,“因为在易到、首汽打车的人不多,导致注册的司机也不多,反过来司机少了打车的人就更少,不愿意打车等待,形成了不好的循环,我觉得目前滴滴占市场份额的80%以上。”李兴峰在滴滴和易到同时是网约车司机,但在易到他每天只有滴滴上没单时才偶尔接一下,“在易到上平均每天只跑一单,没什么人。”

4

重庆:有出租车公司发倡议保障市民夜间出

雨夜、降温。

9月10日凌晨1时35分,再过几个小时,上班族就要迎来新的一周工作日。

在重庆市江北区九街,李先生招待完外地来的朋友后,打车回家。李先生说,朋友一行3人,从山西过来,他开车去机场接人后,把车停在了九街一家火锅店附近。吃完火锅唱完歌后,时间已到凌晨。

李先生示意停在路边侯客的一辆出租车开过来,让朋友先上车,告诉师傅目的地后,李先生上了后面一辆候客的出租车。

如果不是记者提醒,李先生都忘了滴滴9月8日开始深夜停运一事。李先生告诉记者,他平时都是开车上下班,但如果不是去机场接朋友,他一般周末不打车。“像解放碑、观音桥这些地方,周末很不好停车。平时要么叫滴滴、要么打出租,挺方便的。”李先生说,他和朋友喝了酒,本来想叫代驾的,但发现好几辆出租车就停在路边,于是决定打车回家,第二天一早坐轻轨上班。

李先生认为,深夜的重庆还是比较容易打车,毕竟这个点还在外面的人少了很多。

的哥曾先生觉得,凭他个人这两天深夜跑车的情况,他认为滴滴是否取消深夜服务对出租车的生意影响不大。他说:“你想嘛,大半夜的,又下雨、第二天还要上班,街上能有多少人嘛?”

曾先生说,9日23时至10日凌晨0时,他接了七八单,放空的时间不多。进入后半夜,生意就不太好了,一个小时之内只接了4单,其中只有一单跑了10公里以上。

曾先生的车上还装了“嘀嗒出行”,尽管一直开着软件,但叫车的人不多。

记者从重庆市长寿区众悦客运出租有限公司了解到,今年7月,包括该公司在内的6家出租车公司与嘀嗒出行签约,长寿区现有巡游出租车全部接入嘀嗒平台。几天前,长寿区6家出租车公司与嘀嗒出行共同发起倡议,请大家全力保障夜间的出租车运力,尽最大努力保障市民夜间出行,让每个夜归人都能安安心心地回家。

10日凌晨,长沙解放西路,数辆出租车在排队等候。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5

湖南长沙:乘客称客源充足时有的哥坐地起价

10日凌晨1点30分,记者在长沙天心区解放西路的酒吧一条街看到,年轻人丝毫没有觉察到秋的凉意:短袖、超短裙,微醉着从酒吧出来,似乎没有一点疲倦。因为再过几个小时,大部分人还要上班,从酒吧出来的小孟意犹未尽向身边的朋友说,下次还是要周五、周六来。随后,小孟一行向路边打着双闪的的士走去。

因为去酒吧多半会喝酒,小孟等“有车一族”去解放西路一般会打车出行。近几年,滴滴成为了他们的首选:“方便呀,随叫随到。”

和小孟同行的小婷说,身为98后女孩,也看到了有女乘客被杀的新闻,“看到新闻后,闺蜜们都在相互提醒,上车后一定要打个电话报平安。”她说,“很长一段时间,晚上打滴滴,我都会在上车前偷偷把车牌拍下来发给朋友,以防万一。”

上车后,小婷通过微信告诉记者,“今天的的哥没有那么霸道,可能是客源没有那么充足,第一天滴滴夜间停运时,长沙的哥们到了凌晨像赶集一般来到解放西接客,客多车少,的哥会坐地起价,或者要求拼客,有喝多了酒的男士因为的哥不愿打表而起争执。”

凌晨1点42分,记者尝试各种打车软件打车发现:曹操专车可用,需先充值才能叫车,最低充值30元,最高充5000元;美团打车,在长沙未开通服务;嘀嗒出行可用,顺风车晚上11点到早上5点无法使用;神州专车可用;守约、易道、顺风车等打车方式均可用。

在解放西路路边候客的数名的哥表示,滴滴晚间停运后,生意好了很多,表示自己不会拼客、选客、坐地要价,一名的哥说:“事实证明,乘坐传统的的士才是安全快捷的首选。”

这句话,引来一群刚从酒吧出来的青年男女的笑声。

6

滴滴一整改就打车难,更说明一家独大不正常

刚刚过去的周末,由于滴滴整改(深夜23时至凌晨5时暂停出租车、快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华车服务),许多用户遭遇了打车难。 

8月27日起,滴滴就在全国范围下线了顺风车业务,重新评估业务模式,不过顺风车的订单占比不过在10%左右,且多为跨城出行,替代性更强,所以影响没有特别凸显。等到暂停核心业务出租车、快车、专车时,打车难的局面再度暴露,值得引起重视。 

滴滴的问题和责任,比如空姐遇害案后整改不到位,应急响应滞后,产品社交化等等,在此前的顺风车命案中,已有充分的讨论,不必赘述。它说明滴滴的业务逻辑亟待梳理。 

快车和专车暂停,出租车司机重新掌握议价权,部分滴滴司机转向黑车,打车难重现,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对此市场亦有心理预期。 

从结果反推过程,有关整改措施的力度,包括是不是该一刀切,出事的顺风车和专车、快车是否该区别对待,等等,可以进一步讨论。但既然百日内命案连发,就不该怪消费者对企业过于苛责,更不能因为打车难重现,就可以忽略此前滴滴该负的责任,或者降低整改标准。 

在前几年平台的烧钱大战中,滴滴合并快的,合并优步,成为出行市场的主导者。滴滴暂停深夜快车、专车之后,波及面如此广,说明一家独大的隐患不小。 

论产品替代性,虽然还有嘀嗒、美团等多个平台,但基本都没有承接滴滴空缺后深夜旺盛出行需求的能力。一家平台暂时退场便打车难,本质上还是竞争扭曲的体现,如果出行市场没有因为资本合纵连横形成寡头格局,那滴滴再怎么整改,深夜打车都不至于如此难

换个角度看,也提醒交通管理和执法部门需及早预判和应对。像媒体提到的黑车出没、出租车拒载等,都是过去的老大难问题。滴滴整改期间,交通管理部门应当与出租车公司协调,加强运力调配,扭转供需不足的局面;同时也需要继续严查黑车,避免消费者被宰。 

考虑到网约车业务或将进一步收缩,哪怕滴滴整改结束,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打车难预计将会持续出现。出租车作为公共交通服务的“正牌”,更应该以此为契机,提高服务水平,管理体制改革也需要进一步加速。

滴滴整改,不该意味着打车难。从出行市场来看,打车难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但无论如何,这个代价不该消费者来承受。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重庆出版社为库叔提供30本《马克思画传: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版》赠予热心读者。马克思的一生是一部富有传奇色彩的壮丽的史诗,这部画传紧紧围绕马克思生命历程中的四个基本事实来讲述。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点赞最高的前3名(数量超过30)将得到赠书。

扫码添加库叔个人微信号,第一时间得新书,读好书,还有活动福利等着你

总监制:金风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张明丽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瞭望智库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