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卓典有料||自如租房甲醛超标阿里员工去世,又一“滴”悲剧!

中道共享智库 <更多内容 2018-09-06 16:00:00

原标题:卓典有料||自如租房甲醛超标阿里员工去世,又一“滴”悲剧!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天涯社区】

链家集团创始人左晖名下长租公寓运营商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如”)正陷入因房屋环境致人白血病身故的怀疑中。

这家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租房公司此前刚刚宣布从9月1日起下架所有首次出租房源,待空气检测合格后重新上架。

8月31日,有自媒体发布一篇《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文章称,阿里一名P7员工今年7月因白血病去世,而他此前租住了自如的房屋。

文章称,今年入住白如房屋后,到了7月,他和妻子说,很不舒服。随后回京,在301医院等医院检查,发现血小板减少;随后,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7月13日,病情恶化,去世。

文章称,他病逝后,妻子来到杭州,对那套自如房子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甲醛超标。

9月1日上午10时17分,自如官方微博@自如客发布杭州租客事件说明。

说明称,目前得知的此事完整经过如下:

2018年5月8日,王先生入住位于杭州滨江区一自如房间。

2018年7月15日,王先生微信账号在住户与自如管家的家庭微信群交过水电费,在此期间未向自如管家提及房屋空气疑虑。

2018年8月24日,管家接到法院传票及对方律师函(书写日期8月14日),得知王先生已于7月13日在北京病逝。

自如称,对于自媒体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内容立场是:此事事关重大,一方面需要考虑相关内容对逝者家人造成的影响和压力,另一方面也需要客观、全面调查。在司法机关作出最终裁定前,应避免碎片化的片面解读,给当事人及事件的合法解决造成影响。

随后,自如董事长左晖在朋友圈回应称,“所有的批评我们都会收下,所有的责任我们都会承担。”

视频截图,图源:梨视频

工商资料显示,左晖拥有自如94.6%的股权,为自如绝对控股股东。

9月1日中午,自如CEO熊林也在微博公开了朋友圈回应,对这一事件作出四点说明:1、我和团队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对付”谁;2、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定承担;3、王先生5月18号入住,7月13日离世,目前专业机构在调查病因;4、生命大于切,愿逝者安息!我们在积极联系家属,愿尽诚分担。

8月以来,租房平台自如麻烦不断。

首先是,以自如为代表的租房平台还被指责推高北京等城市房租。

8月22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消息称,会同市银监局等部门对自如、相寓两家住房租赁企业进行现场执法,查实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涉嫌存在违法违规问题。8月23日,自如回应称,全面接受相关查处结果,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度自查、坚决整改。

随后,有媒体爆出有租房客在在北京朝阳区三源里街租下一套两居室,租房时,房间就有些异味。入住后,该名租客常会产生恶心、头晕等症状。随后经检测,此处房屋甲醛超标。报道称,有类似遭遇的不止一人。

8月31日,自如针对其房屋甲醛超标问题发布一份承诺书称,2018年9月1日起,将下架全国九城全部首次出租房源,待CMA认证机构检验合格后再行上架。

目前,自如布局的九个城市为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广州、成都、天津、武汉。

自如原是链家旗下的O2O房屋租赁品牌,2016年,自如品牌从链家分离,成为独立运营的公司。

梳理发现,最近每年都会有因房屋甲醛超标影响健康而与自如发生纠纷的事件。

2016年3月,租住在大兴区旧宫自如房的刘志俭通过检测机构对其房屋进行空气质量检测,结果显示其卧室甲醛含量每立方0.13mg ,国标每立方米≤0.10mg;总挥发性有机物TVOC 每立方米0.72mg,国标为每立方米≤0.60mg。

刘志俭怀孕的妻子在其租住自如房期间被检查出白血病,不得不将6个月的胎儿引产。

2016年7月13日,北京某医院的女医生李华通过自如APP在北京市海淀区北蜂窝路22号租了一套房子,随后发现房间里有异味感到身体不适。


李华把情况反映给了自如公司。2016年8月30日,中环华信环境监测公司对李华租住的房屋进行了环境检测,检测报告显示,卧室内确实存在甲醛超标问题。

根据《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室内甲醛含量应低于0.1毫克每立方米,但李华睡的卧室的甲醛含量为0.3毫克每立方米,超标2倍。李华去医院就诊。经诊断,白细胞低、贫血。

2017年11月,租住在北京昌平区自如房的租客在入住后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就诊,被告诉患上急性支气管炎,可能是甲醛中毒。租客随后委托一家专业的室内空气检测中心对房间进行甲醛浓度和TOVC浓度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上述两个指标浓度超标。

2018年5月21日,姚某和朋友在北京朝阳区租了一套自如两居室。入住后,姚某和朋友常产生恶心、头晕等症状,引起他们对房间内空气质量的怀疑。在此期间她产生皮肤过敏红肿症状。

7月15日,他们联系自如做了空气治理,此后,房间内异味虽然减轻,但姚某与朋友仍有不适感觉。随后,据中环科研环境检测(北京)有限公司7月30日出具的检测报告,两处采样点位置甲醛检测结果分别比《室内空气质量标准》规定的标准值高出近1倍。

解决方案以换租为主。


发生甲醛超标纠纷后,退还押金、换租或者退租仍是主要解决方案。但这样的“补救措施”并不能让租客的满意,根据公开报道,获得赔偿的案例屈指可数。

曾住北京海淀区自如房的医生李华和自如方面进行了交涉。2016年10月31日,自如与李华签订了和解协议书。

和解协议显示,双方就“甲醛超标”事宜达成和解协议,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李华人民币41694元作为赔偿费用。

租住在北京昌平区龙腾苑的两个租客也获得了赔偿。2017年12月,自如向两名租户分别支付3374.82元和3290元作为补偿,并表示歉意,另外双方还签署《和解协议》。自如在官方公告中还承诺,无条件为遇到此类问题的客户提供过渡期的酒店住宿,并已启动关于原材料、施工工艺及供应商管理的核查。

然而赔偿一个月房租政策却在2018年6月份悄然取消。曾住北京朝阳区自如房的姚某发现甲醛超标后提出应由对方全额退还其租金和服务费,被拒绝。

自如的甲醛超标问题一直存在,直到杭州阿里员工租住自如房间患病去世事件后。自如回应称,病故租客未向自如管家提及过房屋空气疑虑。

维权诉讼难,自如多胜诉。


根据《侵权责任法》,如果法院认定租户所患的病跟装修、房屋存在因果关系,房屋出租方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但迄今为止,与自如发生租房甲醛超标影响健康的民事诉讼中,租客鲜有通过诉讼方式得到赔偿的案例。

在涉及自如诉讼中,法院通常认定疾病的成因是多方面的,并不一定与装修甲醛超标有直接关联,所以医疗鉴定是很难确定具体的因果关系。

2016年5月,刘志俭一纸诉状将自如告上法庭,索赔住院费、医疗费、护理费和精神损失费共计近百万元。法院委托了两家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但两家机构都说“超出鉴定技术能力”,拒绝了法院的委托。

随后,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室内空气质量在甲醛浓度为0.13mg/m3、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TVOC浓度为0.72mg/m3,苯、甲苯、二甲苯均符合GB/T18883-2002《室内空气质量标准》的情况下,与急性髓系白血病(M4型)的发病是否具有因果关系。

法院还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未能证明该种情形下与白血病的发病存在关系,在其妻任亚男病因不明确的情形下,其向链家公司提出赔偿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诉讼中原告刘志俭败诉,但自如自愿补偿15万元,包括垫付的4.8万元医疗费和房屋租金。

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驳回了任亚男的上诉。二审法院认为,由于白血病发病机理的特殊性,鉴定机构根据在案全部材料尚且无法从专业角度得出两者医学及病理学方面因果关系的结论。

“快速装修和及时入住”

其实,这不是自如首次发生用户甲醛超标事件。据公开报道,2017年12月曾有不少租客反映入住自如的出租房后,都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被医院诊断为“疑似甲醛中毒”;2016年,孕妇在租住自如房3个月后,孕检查出白血病,等等。对此,自如也曾多次承诺进行相应整改,但至今未见有效措施。

除了自如,甲醛超标在租房尤其是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成了普遍现象。在各种网络社区、投诉平台上,也不乏我爱我家、相寓、蛋壳公寓等中介或长租公寓品牌被租户投诉甲醛超标的记录。“毒房子”似乎已成为行业的普遍现象。

一个关键原因或许就在于长租公寓所要求的快速装修和入住效率。曾有新华网记者在实地走访链家门店时,被工作人员告知:“我们自如有专业装修团队,一个月足够”,以及“为控制成本,装修好的房屋一般最多放置三天,然后就挂牌出租了”。

事实上,甲醛在装修中几乎是必然存在的产物,因此新装修过的房屋至少要通风3-6个月才可正常入住。但这却和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入住快,缴费才会快——相违背。

乱象频发背后的盈利困境

不仅是甲醛超标这一项,争抢房源此前还引爆了长租公寓"推高房租"的争议点;另外,因杭州鼎家倒下而备受关注的长租公寓“租金贷”问题也在数月前被揭开(详见:焦点分析 | 长租公寓鼎家“爆雷”始末)。一方面,大家都急于规模化扩张,另一方面,又需要借助金融手段保持资金流。

这也反映出,这个看似火热的市场背后,普遍面临的盈利难问题。

一般来说,长租公寓会与租赁房源房东签订长期合约,经装修改造后重新开放给租客,通过租金差异获取利润。而重新装修的房子,譬如三室一厅会改建成四间房(“N+1”模式),最终主要的盈利来源在于“1”的租金,一旦空置,将很难赚钱;规模化发展后更难控制空置率,易出现亏损。 

潘石屹曾表示长租公寓回报率不超过1%;也有创业者曾告诉36氪,如果出租率低于90%,大部分公寓都是亏损的。

在盈利难的整体困境下,在“风口”后,长租公寓已出现阶段性的退潮,2017年,就有GO窝公寓、Color公寓和好熙家公寓等5家公寓宣布关闭;即使是YOU+、魔方、窝趣等一些知名品牌,上一轮融资也要追溯到2016年或2017年初。

规模盈利让“快速跑马圈地”成为必然

既然盈利艰难,为什么总有人前仆后继想要进入这个市场?

近两年,随着房价上涨、二手房交易下降,租赁交易持续上涨,但个人租赁房源的供给比例持续下降,只能靠机构化租赁房源满足。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租赁市场规模大概在1.1万亿元左右,2020年会达到1.6万亿元,2030年会超过4万亿元。同时,政策向长租公寓的倾斜愈加明显:除了鼓励更多社会资本进入长租公寓行业外,落户、教育等配套权益明晰到集体建设用地也批准入市。

万亿规模+政策红利让长租公寓成为创业者和资本追逐的“新风口”,加之长租公寓的想象力在于规模盈利——规模化发展才能获利。链家研究院杨现领曾公开表示,要做到10万间房,公寓品牌的盈利情况才有可能改善;规模化之后,在租赁业务基础上延伸出的生活消费、场景零售、社群运营、社区服务等增值业务的空间也更大。

但前提是,要活得够久、手里要有房。相应地,快速跑马圈地、抢占市场成为了大家的当务之急。正如自如CEO熊林在今年的一次采访中所说的那样:“10年后,排名前10的长租公寓企业可能会占据60%的租赁市场。自如则希望占领整个市场的20%。”

长租公寓乱象的固然是长租公寓运营商们为了追求收益而违规操作产生的结果,这也是轻资产模式下一味求快所造成的行业野蛮生长。

“羊毛出在羊身上”,在高速成长的背后,牺牲的是租户的信任。当监管来临、资本回归理性,这些长租公寓能否长久发展,还尚未可知。

END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中道共享智库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