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43岁体操女将亚运摘银 丘索维金娜冲击奥运“八朝元老”

界面新闻 <更多内容 2018-08-25 11:00:00

在20岁就被称为“老将”的女子体操界,已过不惑之年的丘索维金娜仍在坚守。

北京时间8月23日,雅加达亚运会跳马赛场,43岁的丘索维金娜再度现身。她冷静地站上跑道,沉稳地迈步、奔跑、跳跃,随后在空中优美转体,稳稳落地。全场掌声雷动。

14.287分,丘索维金娜以无可争议的表现收获银牌。以0.1分优势惊险夺金的韩国小将吕瑞正,比她整整小了27岁。

央视解说陈滢满含敬意地说道:“跟她同年龄段的选手,早就在现场当裁判、当教练了,她一直在坚持比赛。她只是在享受赛场上的自己,享受体操带来的快乐。”

据统计,丘索维金娜的年龄是其余7位选手平均年龄的2.68倍,而她在训练和生活中的付出,可能比26.8倍还要更多。

从6岁接受专业体操训练开始,丘索维金娜已经与这项运动伴随了37年。对她来说,体操是顺境时热爱的依托,更是困境时谋生的手段。

北京奥运会中的丘索维金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你未痊愈,我不敢老”

中国观众初识丘索维金娜,是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

彼时,20岁的程菲是带领中国队团体夺金的大姐大,美国队的王牌还是柳金和肖恩·约翰逊。至于一头短发、眼窝凹陷的丘索维金娜,算是一众娃娃脸女将中的另类。

解说员介绍这名选手的关键词是:乌兹别克斯坦老将、代表德国出战、儿子患有白血病……

国内媒体的聚光灯很快就打到了丘索维金娜身上,“你未痊愈,我不敢老”的感人故事从此流传:2002年,丘索维金娜年幼的儿子阿廖沙被诊断患白血病,需要高达12万美元的治疗费用。为此,刚刚功成身退的“丘妈”先后卖掉了塔什干的四套房子与两辆车,但依然捉襟见肘。

“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3000欧元的奖金,这是我唯一的办法。”丘索维金娜回忆,“我想我必须重新回到赛场了,为了阿廖沙我必须挣钱。”

随后,丘索维金娜在儿时效力的科隆体操俱乐部伸出援手,他们不仅为阿廖沙筹钱治病,也帮助丘索维金娜重新恢复体操训练。

为了感恩,丘索维金娜在2006年加入德国国籍,并代表德国体操队参加了2008年和2012年的奥运会。

在北京奥运会,时年33岁的丘索维金娜摘得跳马银牌,并在女子个人全能决赛排名第九。除此之外,她还收到了体操同行李宁2万欧元的捐助,用于儿子的康复治疗。

“真是一个传奇,我们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见过面,那可是16年前(1992年)的事了。”李宁说。

那届奥运会,“李宁牌”被选为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专用领奖装备,丘索维金娜则代表独联体赢得了体操女团的金牌。

丘索维金娜母子。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为儿出征到为体育出战

随着参赛次数的累积,丘索维金娜的母爱故事感染了不同国家观众,但祖国乌兹别克斯坦在很长时间都是“到底意难平”的态度。

早期的职业生涯中,丘索维金娜曾代表独联体赢得体操女团奥运冠军。苏联解体后,出生、成长于塔什干的她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乌兹别克斯坦的运动员。在新的国家,丘索维金娜连续两次获得体操世锦赛的奖牌。

但在儿子生病初期,当丘索维金娜与德国不断走近,乌兹别克斯坦国内却将其视作“变节”。

“当时有人指控我缺乏爱国主义,自私自利,还有种种其他罪名。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协会召开了会议,号召所有人投票反对我离开。其中一个代表甚至说我早就想移民了,这次是利用了孩子的病。”丘索维金娜回忆。

当“祖国”与“儿子”抉择时,丘索维金娜几乎没有居中法则,她终究放下了自己在国内的美誉。

“我走进运动馆,训练,尽量不去想这些事,但还是无法完全不想儿子。尤其是在诊断报告恶化了的时候。”丘索维金娜感慨,“当时阿廖沙在做手术,导管要从头穿进去,穿过整个身体……语言是没法描述那种感觉的,只有亲眼见过一次你才能明白,但最好永远也不要看见那种场景。”

幸运的是,在多次化疗之后,阿廖沙的病情逐渐好转。如今,痊愈的他已经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

但这之后,丘索维金娜的运动步伐没有停止。2010年,还是德国国籍的她回归亚运赛场,作为教练带领乌兹别克斯坦队获得女团铜牌。2012年,她申请恢复乌兹别克斯坦国籍,重新获得了代表祖国出战的机会。

从为儿出征到为体育出战,从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两种截然不同的姿态让丘索维金纳的面孔更加多样。此刻,丘索维金纳将竞技体育的力量之美与日常生活的柔性之美完美融合。

雅加达亚运会中的丘索维金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东京奥运冲击“八朝元老”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丘索维金娜的第七次奥运之旅,最终落位跳马决赛第七。

丘索维金娜的第一跳是难度分7.0的普娃跳,这是当届奥运会女子跳马的最高难度。尽管动作因为落地失误完成失败,但丘索维金娜的脸上并没有沮丧,毕竟她已经用其他选手两倍多的年龄突破自我。

遥想北京奥运同场竞技的对手们,程菲早已退出国家队,如今身材早已走形;当届的女子全能冠军柳金在2012年意外落选伦敦奥运,随后退役开启大学生活;被誉为“袖珍版霍尔金娜”的肖恩·约翰逊,也在20岁时因伤退役。只有她还在坚守。

铁打的小花,流水的“丘妈”。但即使无法再吃青春饭,丘索维金娜依然在各大国际赛事保持着高水平,甚至在奥运赛场上有勇气尝试最高难度的动作。

为了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丘索维金娜每天都会训练3个小时,只有在星期天才会休息。不过穿越年龄的阻碍,如今体操仍能为她带来快乐:“我无法形容我的快乐。我对体操的爱依旧,我每天都从中得到快乐,”丘索维金娜说,“我不觉得我有43岁了,我觉得我还是18岁。”

“你会参加东京奥运会吗?”有媒体问道。

“为什么不呢?在奥运会上拿奖牌是每名运动员的梦想,但奖牌只有三块,梦想都要一步一步来。”丘索维金娜说。

丘索维金娜的下一站是10月底的多哈世锦赛,这是她备战东京奥运、成就“八朝元老”的重要赛事。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界面新闻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