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TokenClub直播间 | 何一:币安的下一步 - Labs、公链、去中心化交易所、法币交易

TokenClub官方 <更多内容 2018-07-31 15:54:52

原标题:TokenClub直播间 | 何一:币安的下一步 - Labs、公链、去中心化交易所、法币交易


7月30日,何一做客TokenClub直播间,TokenClub创始人高同做主持,与25万观众共同畅谈币安发展新的征途。


那些挖矿交易所只是造噱头,越多人怼越能证明币安的影响力

高同:自从交易挖矿模式出现以后,新老交易所各种玩法都是花样翻新,前两天又有交易所声称六个月内就可以干掉币安,怎样看待最近交易所的新局势?

何一:更多的是造噱头,一个新平台出来以后,他们都要给自己去造势。很多交易所声称几个月内干掉币安,是因为币安做的足够大,大家才去怼,很少听说有新的交易所声称干掉别的交易平台。

高同:币安因为处在币圈食物链的最顶端,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最近,有媒体发文称市场上有一个名叫“黑暗幽灵”团队,到处攻击其他交易所,暗指币安搞的,一姐能讲讲这件事吗?

何一:关于流言蜚语,其实这个世界有好消息,有坏消息,但实际上最惨的是没有消息。我对媒体行业中不负责任的自媒体感到悲哀。我认为他们所有的文章应该记录到区块链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呈堂证供。“黑暗幽灵”来源于某个交易平台投的某个财经中,也写过币安买岛建国与拉亦来云砸亦来云。这个行业基本的逻辑判断是欠缺的。

交易所的创新是服务的创新而不是套路的创新

高同:BNB的模式让大家印象深刻,可以说开创了平台币的先河,那么BNB未来会推出什么更创新的机制吗?

何一:平台币并非币安的首创,在币安之前,也有发过平台币的交易所,币安只是把平台币做的比较好。币安的创新在于,它是第一个做社群的交易平台,以及开创了投票上币的模式。很多创意想法都是来自于币安的用户本身。

真正意义上的创新是服务上的创新,而不是把交易的事情变一千种花样。用户实际产生的交易才是交易,而不是那些为了拿分红而产生的交易。这是一个放大了用户的欲望,过度的透支了用户的币和未来的尝试。


对于交易挖矿,我认为一个交易所最本职的工作是为用户提供一个好的交易体验,以及完善技术。过多的营销手段不是一个平台做大做强的根本,还是要求技术过硬,以及足够的积累。很多人会被短暂的利益所诱惑,但最终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币安的下一步——labs、公链、去中心化交易所、法币交易

高同:币安labs成立已有几个月了,也是币安生态很重要的一部分,可以讲讲币安labs的布局吗?


何一:如果这个行业来回都是一帮人在割韭菜,割来割去这个行业就结束了。如果没有新的大资本来到这个行业,割来割去这个行业就会结束。因此币安labs是要把传统金融领域的钱引入到这个行业因此labs是一个独立的母基金,从传统行业中拿到钱,然后再投入到一些优秀的项目中。

高同:币安之前说到接下来要做公链和去中心化交易所,现在的进展怎么样?

何一:币安要做公链,我们要做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中心化交易平台固然有自己的有点,如撮合速度高,但中心化平台会有信任的缺失,因此我们需要更好的去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现有的公链撮合系统没有办法去满足条件,因此币安决定自己去做。目前币安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与模型已搭建完毕,保守预计会在一年内上线。

高同: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各有利弊,币安未来怎么权衡?如何确保整个生态真正的去中心化,而不是被币安的团队所控制?

何一:币安公链更多的是为交易服务,当去中心化平台建立出来以后,很多项目方不需要再通过币安的审核去上币。币安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依然审核会比较严格,相当于天猫;而币安去中心化的平台本身项目方就可以直接发币,相当于直接上了平台,相当于淘宝。像天猫与淘宝的关系一样,币安去中心化与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会相互促进,相互并存。

高同:现在币圈一个更大的问题是法币通道受到阻碍,导致资金很难进来。前段时间币安开通了乌干达的法币交易,想问问币安对于法币交易是怎么计划的,还会开通哪些国家的法币交易?

何一:今年预计开通三个法币交易平台,这三个法币交易平台都有这么几个特质,第一,这三个法币交易平台都是本地国家和政府支持的;第二,我们用的都是银行的信托账号,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动用用户的资产;这三个法币交易平台主要是按币种区划分的,比如说乌干达主要是做非洲市场,非洲可能并不是最赚钱的市场,但是是一个能比较早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行业普及的地方。另外一个马耳他主要是做欧元区,欧洲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币种区。第三个可能回去泽西,泽西的政府非常欢迎我们,也已经签了合作的协议。

何一:虽然说现在很多国家和政府很欢迎我们,但在外面流浪,还是没有家的感觉,想吃碗重庆小面都没有,感觉还是挺心酸的。


毁掉行业的不是监管,而是从业者的不负责

高同:一姐认为行业未来的最大威胁是什么?有粉丝问监管和政府支持的交易所是未来最大的威胁吗?

何一:过去认为行业蛮大的威胁是监管,现在来看不是监管,也不是政府支持的交易所。政策不是这个行业最大的威胁,而是行业中的一些从业者把这个行业玩坏了。因为这个行业太早期了,很多应用功能性与价值还没有体现出来,很多人认为发个币就赚钱了,导致整个行业越来越糟糕。

区块链行业整个就是一个小婴儿,我们给他注入什么样的疫苗,他最后就会长成什么。大家默认割韭菜就是对的,赚钱就是真理,这些最终会把行业毁掉,而不是监管。

好的监管会把行业盘活,坏的监管会把行业变得狭窄。行业中的从业者本身要有基本的职业道德素养,要兑现自己的承诺。我们不喜欢一个从业者去发很多个币,发很多币本身就是一个割韭菜的行为。


不让世界改变自己不仅是何一的信条,也应该是每个币圈从业者的信条


人生是一个账本,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账本买单

高同:说到公链,今年上半年公链炒的沸沸扬扬,但很多项目发展并不及预期,甚至感觉要凉,想问问一姐,怎么看现在的公链项目?

何一:大家会简单的认为搞区块链就是写两行代码发个币,就能走向人生巅峰了,这是极大的误区。不管什么样的公链,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去解决问题。比如比特币是现实世界中能够去更好流通的钱,有上千万的人都是认同比特币的价值,它是一个超过一千万人支持的钱,因此就有价值。以太坊优化了传统的融资模型,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容易高效的去参与,提高了投资与融资的效率。

其他公链主要看它解决了什么问题,可能解决不了像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大的问题,那就看他在原有基础上做出了什么优化,到底能不能做出来。如果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抄两行代码就出来骗钱,它就是没有意义的。一直认为,人生是一个账本,每个人终究都要为自己的账本买单,只是时间问题,或早或晚,所以说项目方都要懂这个道理。


币安扮演的角色是互联网时代的Google,是行业的流量入口

高同:刚才有人问BNB解决了什么问题。

何一:币安是区块链领域最大的应用。在整个区块链领域的所有应用代币,没有任何项目方像币安拥有1000万实打实的用户,也没有任何项目方的代币实实在在的每天在这个系统中进行流通,因此币安是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如果把币安整个产业体系放进去,BNB实际上是被低估的。

高同:看到有粉丝提问,币安以后打算扎根做交易所吗?

何一:交易所只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是目前我们行业的中轴,未来不一定。所以我们在投资、媒体、公链包括在慈善领域进行布点,包括最近进行了一个比较大的并购业务。与其说我们扎根交易所,不如说我们扎根区块链领域,交易所其实只是我们整个板块中的一环。

币安要解决去中心化整个体系的效率问题,如果下一代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效率没有办法解决,就没有办法成为一个更搞笑的撮合体系。币安扮演的角色是过去的Google,因为币安是流量的入口。如果一个项目本身没有办法符合商业逻辑,它就没有办法去成功。



赚钱不是目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何一:币安目前的注册用户已超1000万,这些用户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而不是因为平台币本身。BNB也曾经历过破发腰斩,CZ因此3个周瘦了10公斤。回头来看,币安到现在有很多偶然性与必然性。我做市场相对比较专业,曾经把一个交易平台送上中国最大的位置,目前来看一切都只是才刚刚开始。

币安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赚钱。有句话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要做一些东西,告诉世界我来过,而不是到老了的时候赚点钱就够了。

最终是为了一个目的去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发完一个币再发一个币。人生最高级的意义在于做一些事情,而不是赚点钱就够了,如果真是觉得赚点钱就够了,那现在退休是最好的选择,之后一辈子衣食无忧会所嫩模又有什么意义呢,人只有做过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等到老才会认为此生无悔。

成功源自于对行业的热爱

高同:看过一姐的过去经历,发现一姐过去跨越了很多行业和专业,在每个领域都做的很出色,对于新的选择又很潇洒,想问问一姐做出每一步选择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呢?

何一:我一直不是一个职业规划很强的人,我做过老师,主持人,现在才去做区块链这个行业,包括中间还去一下科技作过副总裁。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做这个事情是要热爱它,当一个人为了赚钱去做这个事情,那你肯定做不好。当你特别喜欢这个事情,你觉得这件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你就会不一样,就会非常有动力。

比如我经常在半夜三四点在币安群里与用户聊天扯淡。如果说你就是为了赚钱,给我多少薪水,你就不会有动力在半夜跟用户聊天。有时晚上睡不着,比较亢奋,就会在群里看看大家在聊什么。只有你去了解你的用户,他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们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这样你才会真正把事情去做好。所以我认为每一个行业,你首先是要热爱它,其次就是我做任何事都会全力以赴,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最好。

为此我会有很多牺牲,我以前是一个兴趣爱好特别广泛的人,比如爬山、潜水、艺术,现在什么都没有,自己除了工作以外什么兴趣都没有了,就特别无聊的一个人。身边的朋友也觉得我特别乏味,说别以为大家现在都觉得你很牛逼很有钱,如果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做一个对换,打死他都不换,觉得太Boring了太无聊了,一点意思都没有,而且觉得特别苦逼。

所以做币安从去年到现在,生活中除了变老之外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很辛苦很累,生活也是挺朴素的,平时穿个Zara、H&M也就无所谓了。除此之外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尤其是看着它一步一步的有了更多的业务,有很多牛逼的人加入。

高同:一姐对自己有什么人生规划吗?现在创业达到这个高度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吗?

何一:这完全没有在我的计划范围之内,但我的性格中一直有一种我想试试的冲劲。每个人最终会去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跟他个人的成长环境、喜欢什么关注什么有直接关联的。

曾有个行业中的作者写过我的一篇文章,最后结尾有一段写了关于贫富差距的,跟劫富济贫有关。我看了很眼熟,想起大概在2011年之间,看过一部电影叫《In Time》(《时间规划局》),电影中的唯一的计量单位是时间,富人的时间永远都花不完,而穷人花所有的精力去追求那一点点时间为了让自己活下去。

我当时没去想自己会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你关注什么东西,你最终就会如何选择。曾经会关注一些社会学科,对社会结构和发展倾注了很多精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2014年比特币特别火的时候,别人给我介绍这个东西,我会觉得特别兴奋。

我的源动力来自于内心深处对人类共同命运关注的那种人文主义情怀,以及我做每件事情都拼尽全力的做到最好。这两件事情往下发展才会有今天的何一。

想目睹一姐的直播风采吗?扫码看直播回顾:

后台回复App,查看一姐直播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TokenClub官方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