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最爱》:咱们结婚吧,趁活着

一页欢喜 <更多内容 2018-07-30 07:34:13

这部电影的一个英文翻译是 Love For Life,为了生活而爱,或许说,为了活下去而爱。

文/ 欢喜非喜

一、

这其实是一部极为让人绝望的电影,除了等死,别无他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生命一个个逝去。当生命不被尊重的时候,那么连企图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

这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故事,发生在中国一个偏僻落后的山村,叫娘娘庙。

娘娘庙那个地方太穷了,村民们都穷怕了,当赵齐全卖血发家之后,很多人都红了眼,管它什么得不得病的,手里拿到钱才是正解。

上世纪90年代时候,艾滋病是世纪绝症,偏偏让娘娘庙的人染了来,每个人在卖血之初总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得了病之后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即使命不久矣,但村里的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

艾滋病发烧起来厉害,浑身就像是火烧一般,这让人绝望的,等死的病,就是热病了。

老柱柱跟大家说治疗热病的药已经研制出来了,大家又都有救了,这天晚上,村里难得的热闹了起来,围在一起听曲儿。

赵齐全回来了,冷冰冰的说没药,热病压根就是绝症,大家能做的事情,就是等死。

老柱柱很生气,也想不明白,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儿子呢,他命令赵齐全给全村的人下跪认错,但有了钱的儿子哪里能听老子的话,再说了,他都这么有钱了,还能给这些将死之人下跪?

赵齐全是彻底的没良心了,他也不会回到娘娘庙来生活的。

娘娘庙人恨我,我知道,我不想恶,更不想穷,哪能人人都生在苏杭呢。

但老柱柱不行,这个当了一辈子老师的人,礼义廉耻是极为看重的,这一次,老子替儿子跪了。

心怀愧疚的老柱柱将染病并受到歧视的村民集中到废弃的小学统一照顾,一同前往的还有他的小儿子赵得意。

赵齐全原本是不让得意卖血的,得意没听,得了病替他大哥在娘娘庙赎罪了。

二、

之前的学校成为了一个无人垂怜的死亡孤岛,只能等死的人却还要忍受着村里人的白眼。没有人可怜他们,也没有人同情他们,他们在村子里成为了牛鬼蛇神。

其实,我理解这般的行为,热病没药可依的,谁不想活着啊,谁愿意莫名其妙的被传染上不治之症啊。

山村里的人愚昧,不知道握手和一般的人身体接触是不会传染的,远离,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这是健康人的自我保护,也戳疼了得病的人的心。

去小卖部买点东西,钱都得用一根小木枝代替着手。

他们,已然在娘娘庙成了异类,或许,健康人都在期待着他们可以快些死去。得了热病的人,在这个村子里被百般的嫌弃,然后安静的等死。

既然如此,就让他们在学校里,互相取暖吧。

然而,病者在生命最后一刻还在心中贪欲的驱使下钩心斗角,粮房婶偷偷藏起了粮食,琴琴的红袄被偷,两个男人竟然要挟老柱柱拿走了学校。

这真的是,令人全然看不到半点希望,即使是将死之人,可还是放不下对于金钱的贪欲。

都要死了,贪那些钱干嘛呢,还是得意看的开,为了和琴琴结婚,小海趁火打劫的宅子,给他就是了。

对于将死之人来说,感觉自己仍旧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记得所有病人都呆在山顶学校时,得意说:“得意一天是一天”。

他看得开,既然自己的媳妇心不在自己这儿了,那他就再找个,有个伴儿在自己的身边,连死都会觉得慢了一些。

三、

琴琴来的第一天,得意就瞄上这个长的俊俏,穿着红袄袄的弟媳妇了。

晚上得意和琴琴坐在木头上,得意问琴琴为什么要卖血,琴琴说想买一瓶城里人用的洗发水。说话的时候脸上竟然还是笑意,语气并不能听得出她的后悔。

对一个农村女人来说,可以有一瓶城里人用的洗发水是多么的满足啊。

琴琴是一个爱美的女人,在农村里,爱美的女人是要被骂的。

所以,她被婆家人赶到了学校,再后来,连娘家也回不去了。就在娘娘庙这个地方,她再也没有家了。她得了热病,家里人不仅没人关心她,反而竭力的躲着她。

得意的接近,是琴琴所能得到的最大的温情。

人啊,只有感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情义,才会更想活下去啊。

得意对琴琴说:我们俩一块过,不光图活着是个样子,死了埋到一块,也是个伴儿。

我叔和商琴琴爱的就像课本上的喜马拉雅山,全村、全世界都看见了。可是他们不知道,人一轻狂,就算是喜马拉雅山也会塌下来的.……

琴琴晾衣服的时候,又看到了一支送葬的队伍,大喇叭说:我的喇叭没电了,我也快没电了,

谁也没有想到,能吃能干的粮房婶先没了。

对于他们这种得了热病的人来说,死去那可能是随时都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所以,死的时候能有个家,多么幸福啊。

赵得意和商琴琴,要结婚了。生命虽然一点点流逝,但他们依旧全力奔跑,追逐渺小易逝的可悲幸福。

琴琴也是没有办法了吧,只得给老柱柱跪下了:“小海一家不要我了,回娘家,我哥我嫂都躲着我,连我娘都嫌我,我是不要脸,但我得活着。就算过半年,半个月,我们也是夫妻。”

即使有一个人心疼着,死了也不害怕。

那一天,得意格外的开心,两个人难得的穿上了新衣服,到处的分发着喜糖,即使是面对着杂货店老板摆明的嫌恶,这次他也无所谓了。

高兴!

四、

拿到结婚证的那天,琴琴穿了一身红色的裙子,得意穿了白色的衬衣,还打了领带,两个人穿走在娘娘庙的胡同里,挨着家的分发喜糖。

不敢拿手接的就给他放围裙上,不屑给他们开门的就从墙头上把糖扔进去。

无论今天受到村里人什么样的待遇,他们还是想要分享这些喜悦,让他们的结婚和别人的结婚,看起来是一样的。

正是因为其他人对他们的不理解,所以他们两个才要尽力的笑,笑的很幸福的样子。

“赵得意,商琴琴,符合中华人们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这句话,琴琴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在死之前,她可以有个家,也可以被爱。”

新婚的晚上,得意发病,烧糊涂的时候嘴里一直喊着娘,现在,琴琴既是他的妻子,又是他的娘:“如果今晚我睡着了,记得叫醒我,着火了。”

艾滋病发病的时候会发高烧,所以便成了热病,发病的时候,身上像是着火一样,开始琴琴还是把毛巾沾满凉水,后来,深秋的天气,琴琴把自己泡在冷水里,用自己的身体来给得意降温,早上的时候,琴琴死了。

早上起床的得意,拿了一把刀,砍向了自己,鲜血顺着门缝流了出去。

在那个世界,他们就可以厮守在一起,温天暖地的好:“在你们那边,村里人们在一起,在这边,我和叔婶还是一家。”


已经一百五十四篇文,

如果你找到欢喜,

那你要不要让你的朋友,

也认识她呢?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一页欢喜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