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北上广深:欢迎您离开!

凤凰网房产 <更多内容 2018-07-12 16:30:27

原标题:北上广深:欢迎您离开!

来源:柯谈(lincolk)转载已获得授权,不代表凤凰网房产观点

曾几何时,逃离北上广深只是个人生活方式的无奈选择,是对残酷现实的主动告别,可作为民族品牌典范的华为也选择离开深圳的时候,就不得不引起我们整个社会的深刻反思和醒悟了。 1

离开:从“华为跑了”说起

2018年7月1日,华为2700人从深圳总部搬迁至东莞松山湖。华为松山湖基地从2014年9月动工建设,占地1900亩,总投资100亿元,建成后将有3万研发人员聚集于此,华为还将为这3万员工提供8500元/平的配套住房。

虽然,华为多次对外宣称会扎根深圳,但是任正非也曾坦率的表达了对深圳规划和高房价的担忧:“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企业的竞争力,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2017年,深圳市政协发布的《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壮大深圳实体经济重点调研报告》明确指出:深圳制造业外迁已成潮流。报告引述了2016年时任深圳市长许勤的一次讲话:“近期,有超过1.5万家企业迁出深圳”。

北京和上海同样面临着人才流失和人口减少的危机。2017年,北京常住人口减少了2.2万。2015年,上海常住人口减少了10万,2017年又减少1.37万。

2017年,上海市应届大学毕业生人数为18.7万人,其中,非上海生源留沪比例仅为60%,而最高时曾达到90%。虽然,上海高校中非上海生源逐年增加,但毕业后愿意留在上海发展的人却在逐年递减。

毫无疑问,造成诸多企业和人才离开一线城市的重要原因是持续上涨的租金和房价。

2017年7月21日,上海某房地产研究院发布了《全国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位居前三的北京高达58%,深圳54%,上海48%。租住在一线城市,每月花费工资的一半用于支付房租已是生活的常态。以上海为例,市中心内环内的一套30平的一室老破小月租金至少4000元以上,100平的次新两室月租最低12000元起。

在上海,市区内一套100平的普通两室总价就要千万,对于刚需客来说,身价千万也仅仅是刚刚迈过温饱线而已,想要达到小康和富裕阶层至少要有2000-3000万资产。试问,作为初出茅庐的有为青年,出头之日又在何方? 2

限制:大城市病的根源不在于人口

北上广深,从吸纳人才如饥似渴,到闭关锁国人才流失,房价的影响只是表现形势而已,真正的根源在于一线城市陆续开始实施的2035年城市总体规划。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提出,到2035年,北京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也就是说未来18年,北京只能增长130万人,年均增长7.2万人。

《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提出,到2035年,上海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未来18年只能增长81.67万人,年均增长4.5万人。

作为我国顶级城市的北京和上海,在未来二十年高速的发展中,提出限制人口规模实属目光短浅、作茧自缚的计划经济思维:

一、城市“抢人”大战是存量博弈,非此即彼的残酷竞争

我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显示:80后、90后、00后人口分别为2.19亿、1.88亿、1.47亿。00后比80后要少7200 万人。

截止2016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329.2万,占比24.1%。截止2017年底,上海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为483.6万人,占比33.2%。而2016年底,全国的这一比例是16.7%。上海北京老龄化程度极为严重。

正是看到了我国生育率严重不足、年轻人口断崖式下跌的局面,二线城市纷纷开启了疯狂的抢人大战。西安2017年全年新落户24万人,2018年一季度又落户24.49万。成都2017年7月-2018年5月,累计落户18.7万人。武汉2017年落户14.2万人,2018年一季度又落户3.9万人。

然而,北京上海在老龄化如此严重的窘境下,不但没有主动吸纳年轻人才,反而出台规划限制人口增长,无疑是鼠目寸光、自断后路。人才的不足,老龄化的加剧,势必会在未来的5-10年严重影响到城市的创新和活力。

相比于国际各大都市,北京上海的人口不是多了,反而是太少了。日本总人口1.27亿,东京都市圈就有3700多万,占比高达28%。首尔都市圈人口更是占韩国的49.1%。

在我国现阶段,二线城市的崛起负责带动省域经济发展,辐射三四线城市,承担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共同富裕的责任。而四个一线城市的重任是要参与全球竞争,比肩纽约、伦敦、东京、巴黎。我国的经济、科技和创新能力必须靠一线城市引领。国家繁荣靠二线,民族富强必须要靠一线。

在我国出生率和老龄化日益严峻的今天,全面放开二胎仍然无法有效提高出生率,年轻人才的存量必将持续性的下滑,因此,一线和二线城市之间同样存在人才争夺的战争,这个过程一定是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本质上说,二线城市抢夺更多的年轻人,必定会弱化一线城市的竞争力,一线的优势也绝非是仅仅依靠政府特批引进几个高端人才就可以挽回的。

二、限制一线城市人口是犯了计划生育同样的错误

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也下降了0.52‰,只有12.43‰,比日本的出生率还要低。2015年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显示,我国的总和生育率降到了1.047的低位,远低于2.1的自然替代率。

在我国单独二孩、全面二孩逐渐放开的前提下,我们的出生率却不升反降。人口危机远远比我们预计的要来的早的多。我们的专家自负的高估了生育预期、误判了人口形势、误导了高层决断。

然而,现在一线城市一边用政策规划、房价物价赶人,另一边又鼓励大家多生二孩,一边把年轻大学生拒之门外,另一边又为严重的老龄化深感危机。这种自相矛盾的政策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我们在对计划生育取消太晚扼腕痛惜的同时,却又盲目的陷入另一个误区。

三、大城市病的根源不在于人口,而在于土地规划。

北京总面积是16410平方公里,而规划提出,到2035年,北京的建设用地规模要减到2760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将来北京的建成区面积只占总面积的16.8%。

上海总面积是6340平方公里,而规划要求,到2035年,上海建设用地总规模不得超过3200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将来上海的建成区面积只占总面积的50.4%。

北京、上海2000多万人口基本全部集中在16.8%、50.4%的建成区内,大量的荒山、耕地、村镇等集体土地根本没有充分规划和利用。对于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来说,大城市病只是人为干预和政策导向的结果。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二元化的土地结构不解决,大城市病就无法缓解。

总而言之,为了短期内缓解一线城市交通、雾霾、环境恶化等大城市病的困扰,不考虑深层次的研究土地利用、城市规划和城市布局,而是主观的限制人口增长,放弃人才争夺,看似是照顾二线城市的全面发展,其实,会严重损害一线城市的创造力和驱动力,到头来,不但二线城市崛起无望,一线城市也将从国际竞争中早早掉队。

3

围城:北上广深,就像四座围城

北上广深,就像四座围城,通过房价、户口、学历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围墙,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也想出来。

这种围城效应在北京发生的几起豪宅和保障房围墙之争事件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北京市丰台区的商品房西宸原著和回迁保障房玉璞家园,是两个相邻的小区,靠围墙分割开来。西宸原著12万/平,物业费9.8元/平,玉璞家园2.2万/平,物业费3.3元/平,两个小区的档次和规划差异巨大。2016年,玉璞家园的业主就开始联合行动,要求拆除两个小区之间的围墙,共享绿化、景观和配套设施。随后,两个小区的业主持续了长达数月的维权、对峙和诉讼。

2017年,北京东坝乡售价2.2万/平的恒大江湾,与售价11万/平的恒大华府,同样是由于豪宅和保障房不同的小区规划和定位,引起了一场围墙拆除之争。当然,最后都以北京市政府的一纸拆除令宣告结束。

花费千万购入豪宅的业主不能容忍自己等同于普通的工薪阶层,所以建起高高的围墙,安装上高压防护网,保护着豪宅小区内优质的设施、完美的绿化和奢侈的景观可以独享。

北上广深就像是12万/平的豪宅西宸原著,二三线城市则是2万/平的保障房玉璞家园,它们之间的围墙就是一线城市房价、户口和限购政策筑起的高门槛。一线管理者通过一再提高门槛来保障一线城市既得利益者的福利,通过拆违赶人来提高土著的舒适感和幸福感,通过高端国际人才引进来展现土著的自豪感和优越性。

一线城市的这种做法就是典型的公交车理论:车上的人希望赶紧关门,否则越来越挤,会有更多的人来和自己抢占有限的座位。而那些没有上车的人,却希望千万别关门,焦虑自己被抛弃,但更可悲的却是,等他拼命挤上车后,他就会立刻转变角色,变成那个希望赶紧关门,保护自己既得利益的人。

说到底,一线城市出台限制人口规模和划定用地红线的用意就是公交车理论的真实展现,根本目的就是保护一线居民的教育、医疗、交通、环境不受外来人口的侵占。殊不知,随着年轻人口的逐渐流失,这种故步自封的愚蠢做法,只会加剧老龄化、衰退化的到来,最终在国际竞争中败下阵来。 4

自由:京沪的人口承载力至少是5000万

北上广深欢迎您离开,因为要响应国家号召、贯彻地方政策,为2035年城市规划添砖加瓦。

但作为年轻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思索如何上车,因为,只有你在车上,才有发言权,才有选择权、才有保障自身权益的主动权。

也许我们该做的并不是违反人性、人为过多的干涉正常的人口流动,而应该在城市规划上多下功夫、在土地供应和土地利用上多动脑筋,在人民福祉上多做文章。

城市竞争、国家竞争,归根结底就是人才的竞争。别再用计划生育那一套陈旧的错误观念,来定义今天的人口政策。在老龄化、少子化日益严峻的今天来看,北上广深的人口根本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正如人口学家梁建章所说:北京上海的人口承载力至少应该是5000万,而绝不是现在的2000万。

别再企图通过行政手段来保护围城里那自以为是的可怜福利,别再粗暴干涉人民向往幸福生活的人生权利,因为你建再高的围墙,也只能拦住进来的人,却挡不住要离开的人。千万别让北上广深,变成一座只准出、不准进的围城!

结束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如果喜欢,也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以示对我们的鼓励!

| 好文推荐 |

更多好文章等着你

辽宁率先出手!楼市期盼的利好终于来了

对不起,这次我劝你别买房了!

没人主动减速的话 那就一起完蛋

版权说明再次感谢原作者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凤凰网房产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