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中兴“被离职”高管发公开信:实非所愿,深感屈辱

一见财经 <更多内容 2018-07-07 15:22:23

原标题:中兴“被离职”高管发公开信:实非所愿,深感屈辱

去年12月,张振辉(左一)

出席中兴与沙特电力合作协议签署活动

今年4月15日,美国商务部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口电讯零部件等产品,期限为7年。

最近,美商务部暂时部分解除对中兴出口禁售令,条件之一是中兴需要更换高管。

7月5日,中兴发布《第七届董事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宣布总裁赵先明离职,公司执行副总裁徐慧俊、张振辉、庞胜清、熊辉、邵威琳(财务总监)全部离职。

其中,张振辉是中兴公司全球营销副总裁,在中兴供职超过18年,他在7月6日离职后发出题为《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别了,我的小伙伴们》的离职公开信。

张振辉在信中回顾了自2001年以来中兴的工作历程,对此番离开,他称“实非所愿,深感屈辱。但是,为了公司下一步的发展,为了公司更好的未来,我们坚决履行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的要求,全部选择离开,无怨无悔”。

面对曾经的对手华为,他也直接表示“真心的希望,华为这样的民族通讯企业,能够一直挺起脊梁,去面对未来必然会发生的各种挑战”。

以下,是张振辉的公开信全文。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别了,我的小伙伴们

读《庄子》,“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是啊,忽然而已。从416事件发生到现在,已过去81天。416事件发生后,我和大家一样,每过一天,都度日如年,每过一天,都希望T0时刻在下一个黎明到来。

就在昨天,2018年7月5日,为了公司的T0到来,为了公司履约,为了公司的明天,我正式与服务了18年的中兴通讯,在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上签上了我的名字。

416事件发生时,我正在国际出差的飞机上,赴某国与一知名运营商准备签署一项全面战略合作协议。落地的第一时间打开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已经说明事态的严重性。2016年的A事件,从2016年3月7日事件发生到3月22日美国商务部签发暂缓制裁令仅仅用了两周多的时间。时至今年,危机又一次到来。这一次,能否在更短的时间,尽快解除公司的危机?当时我在迪拜机场,思考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

事件发生后,我和我所带领的15000名全球营销将士们,一直坚持按【一二三级工作机制】,在坚守合规的前提下,有序运作,应对危机。

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与此次事件并无任何责任关联,所以一直到6月中旬之前,我坚信自己还会跟小伙伴们一起继续战斗。但结果是,直到履约的最后一天,公司这一届所有的EVP、多位战友无一幸免。为了公司的下一步发展,为了T0时刻尽快到来,尽管深感屈辱,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位高管,还是坚决履行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的要求,全部选择离开!

今天下午,根据安排,公司的新老班子将进行工作交接。此情此景,百感交集。我已在中兴通讯,走过了第18年头。我站在自己在研发楼5楼办公室窗前,放目远望,人行寥寥,回首静心,细细回味自己在过去18年的点点滴滴。

“2001年:开启中兴征程”

2001年,我27岁加入中兴通讯,入职在北京大项目组,工号20010310009948,以博士生的身份从普通的业务员做起,开始了我的中兴之路。而当时,作为改革率先开放的市场之一,中国电信基础网络正在经历着由所谓的“七国八制”高价垄断时代,被以“巨大金中华”为代表的本土厂商的崛起所打断的关键节点。

石家庄办事处是我在中兴通讯管理岗位的第一站,那个时候的河北市场,产品单一,无线市场占有率为零,办事处在网通小灵通和联通CDMA的招标中出现重大失误,11个地市的招标无一中标,客户关系降到了冰点。2002年10月8日,我在一片茫然中从北京南下,开始了我的征程。

通过三年多时间的耕耘,河北网通和中兴通讯建立了非常好的战略合作关系,在ADSL、PSTN都取得了重大突破,占据较高层面的网络格局;新的运营商市场持续拓展,以保定移动GSM实验局为突破,到我在2005年底离开石家庄办事处时,保定无线市场份额已突破30%。当我在2005年底,把这份成绩单交给继任经理时,实际已经为接下来的2006年、2007年石家庄办事处连续两年拿到公司“竞争超越奖”打下了网络格局上的基础。

值得骄傲的是,在我入职公司的短短三年后,中兴通讯已成为中国联通集团在CDMA领域的第四大合作伙伴,市场份额接近20%。到2004年,中兴通讯营收接近212亿元,并且实现香港H股上市;也就在这一年,侯董获得当年的“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也正是在这一年,我的专著《动态环境下的中国电信企业竞争优势研究》在中国财经出版社正式出版……

“2006年:五片区17张网”

2006年初,我轮岗到太行山另一侧的太原办事处,5个月之后,提拔为事业部副总经理,也就是公司的三层领导,同时任命我担任当时三营第五片区区总。我辗转奔波,在华北、中原、西北大地,和大家奋战在一起。彼时正值3G招标的关键时刻,五片区的6个省,一共18张网,到2009年初战斗真正结束,五片区拿下了6个办事处共18张网中的17张(除天津电信)。可以说,3G招标一役基本奠定了五片区所辖各省后来4G的格局,为良性发展创造了机会!特别是2009年甘肃电信CDMA项目,在某友商通过低价竞标已经拿到全省中标通知并开始各地市发货的情况下,将士们狼口拔牙拿下了50%的市场份额!

兰州办事处在《西北风采》创刊时,邀我寄语,记忆犹新:

2009年,机会与机遇同在,梦想与理想齐飞。谨以此诗预祝兰州办事处,与片区一起,为事业部再传佳音。

青海长云漫雪山,三江源头春风暖;

但使西北众将在,玉门关外尽开颜!

“2009年:征战中国电信市场”

2009年4月,我调至三营电信总监办,接任电信总监一职,一干就是五年。彼时在即将结束的3G招标项目中,电信总监办与电信集团未建立起有效的沟通和信任,丢失了很多省会城市和沿海绝大多数发达城市。而基于多年来电信市场的经验和积累,公司上下对电信市场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比如高端数据产品上,希望有重大突破。

从2009年底开始推进M6000,经过持续努力,到2011年,M6000率先在全国第一次入围,且每次新增份额的占有率均在40%以上;与此同时,电信总监办又开始瞄准了新的方向CR(号称有线通讯网络上的“珠穆朗玛峰”-高端数据集群路由器),从开始运作到真正入围,经历了整整5年的时间,过程中的艰辛难以描述。当年我们早期的产品跟行业标杆企业有代差,通过持续不断的努力,在大家都没有足够信心、竞争压力非常大的数据产品领域,电信总监办从上到下树立起很高的目标,这目标是使命,这目标是情怀。五年磨一剑,2014年中兴CR产品T8000集群路由器正式入围中国电信!

在我即将卸任电信总监的最后一年,2013年,迎来了中国4G建设的首战:中国电信沿海四省(广东、江苏、浙江、上海)7个地市第一期4G招标。在这场事关全局的决定性战役里,我和我

的小伙伴们力压华为公司,拿下42%的第一市场份额,进入六地市,一战奠定ZTE在中国4G市场的江湖地位!

正是在电信总监的几年间里,我从管理上,提出了KCRM管理及S级大项目管理理念,并在电信总监办内部全面实施;从KCRM维度,通过几年的精细化管理,对中兴品牌的建设有很大的提升,同时大大夯实了中兴通讯与中国电信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队伍士气持续高涨,员工面貌焕然一新,团队战斗力不断加强。

“2014年:四张表与KCRM、S级大项目管理”

2014年的通信市场,竞争环境更加恶劣,另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持续发展,运营商管道化不可避免,运营商的经营环境持续恶化,加速向下游供应商传递经营压力。2014年年初,我被正式提拔为公司领导、SVP,从曾学忠手中接过了他精心经营了8年的三营。曾总掌舵三营的2006年到2013年,把三营的营收规模,从百亿出头,提升到近三百亿。我站在巨人的肩膀,倍感忐忑。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正是从2014年开始,三营从管理上,确定了从“管理提升”,“管理深化”,再到“管理优化”的螺旋式上升总体思路;在经营上,以“四张表考核”为中心,努力提升KCRM和MKT两大能力,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全面推行S级大项目管理,建立“重大项目作战指挥部”、“售后项目群管理”等创新性管理举措,有效提升了经营效益;启动“大展车”全国巡展,持续提升中兴品牌价值!

“2016年:双BG运作&A事件”

2015年12月28日,在三营全体干部大会上,公司正式宣布上三营与终端中国一体化运作的方案,由我来负责。也是在那一天,我由SVP升职为公司EVP,进入了公司“常委班子”。

正是在那次会议上,我正式宣布:新三营进入到“生死作战”状态,事不隔夜,令行禁止。就从那一刻起,一支部队在系统网络产品继续浴血奋战,要全力取得“反围剿”(某同行友商针对ZTE制定专项行动:“围剿行动”)的最终的决定性胜利;另外一支部队,要浴火重生,在终端侧实现伟大的终端中国的复兴。

我在一个季度末,写给全体将士的题为《在一起,一起拼,一起赢》的倡议书中再次号召大家: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多年后再回首,我们定会为今天的奋斗而自豪!……就像阿尔卑斯山鹰的重生,只要有不断蜕变的勇气,未来就能走的更远!一体化运作的新三营,融合,改变,学习,创新,奔跑!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况我连枝树,与子同一身。

非常不幸,公司在2016年一季度,经历了当时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我们后续称之为A事件,我亲历了初期谈判的全过程。我作为公司赴美华盛顿谈判组组长,当年的A事件,在短短不到三周的时间内解禁,获得美国商务部的暂缓制裁令,其中之艰辛,非常人所能理解。

那个时候,我常与小伙伴们说,A事件之后,公司经此磨难,承受能力必然会提升。在面临灭顶之灾的情况下,中兴人坚强挺住,积极磋商,让美国政府看到我们面向未来坚强、坚决、更好的合规发展的决心,促进我们向全球跨国企业发展迈出坚实一步。从长远看,这个事件对中兴是分水岭,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2016年:新常态,新三营”

在2016年之前过去的几年里,我在三营做的印象最深的事情,是S级大项目经理负责制和KCRM。在日趋强大的主要对手的竞争下,三营持续保持竞差比的缩小,每个项目的背后,都体现三营将士强大的战斗力!从2016年,面临新的历史使命、新的历史阶段,新三营的架构也做了调整,在地市层面组建强大的地市团队,“55座塔”建立了地市片区部,打开了一个快速发展的组织通道。

2016年,在宏观环境下行、运营商逐步转移压力以及合规经营的“新常态”下,三营将士,按照“以终为始”的思想,坚持合规经营,以“求真务实、拼搏创新”精神为指导,在经营上精耕细作,在管理上持续优化螺旋上升,“S级大项目”在经营及管理两方面成效显著;“大展车”全国巡展持续提高品牌形象;五个“北大仓”市场华丽摘帽……

“2017年:全球营销&业务主战、专业主建”

2016年底,公司决定组建全球营销。这是中兴历史上真正意义的“全球”一盘棋运作。2016年12月21日,我坐着轮椅(当时由于运动导致左跟腱断裂)从北京到深圳总部履新就职新岗位:全球营销负责人。那个时候,一方面,从大局来讲,公司当时正在进行艰苦的A事件的后期谈判。另一方面,我们的同城友商近几年高歌猛进,迅速拉开与我们的差距。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营销承载着公司未来系统产品更快发展的梦想和使命。

而当时的我,坐着轮椅,拄着双拐,深感压力巨大,但动力也巨大。这压力来自于公司领导和广大员工的信任和期望,这动力来自于自身从不服输的使命和责任感!

全球营销成立之后,立即搭建了“业务主战,专业主建”一体化组织运作架构,坚决落实“聚焦”“专业”“共享”的核心经营举措,坚持合规经营,全面覆盖全球营销各业务领域;全面强化“四张表考核”,持续推进“S级+Top项目和KCRM”两个管理工具,在全球营销上下,形成“比、学、赶、帮、超”的学习氛围,常态化进行全员技能大比武,提升各领域专业能力,不断提升客户关系管理能力和水平。

“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全球营销成立一年来,我与全球小伙伴们并肩战斗,足迹遍布全球各地,全年出差天数超过200天,遍及国内20多个省市,国际超过30多个国家和城市,全年飞行里程达60万公里。全球营销的小伙伴们,勠力同心,高效协同,公司重点产品在大国大T的格局持续改善,各领域专业能力不断提升。到2018年,全球营销的系统性经营管理开始见成效。全球主要运营商开始实质性加深或拓广与ZTE的合作,比如VDF非洲四国无线项目招标项目,全球真正意义上5G第一张网Ooredoo集团卡塔尔5G网络,比如,Telefonica集团承载网现代化改造项目等等。

正当全球营销将士大踏步前进的时刻,416事件降临,前行戛然而止。我在国际出差途中得知这一消息,痛心不已。记得走出迪拜机场的时候已是当地时间凌晨3点。可是抵达住所之后,根本无法入睡,瞪着眼睛到了天亮。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真是18年弹指一挥间啊,每一次战役的成败,都历历在目;每一个项目的策划,都记忆犹新;每一个岗位的变迁,都带给我全新的挑战。当我在解除劳动合同的文件上,签下我的名字之时,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而时间的脚步永远在前行。

别了!我的小伙伴们!

我心光明,亦复何言。披肝沥胆,感恩同行。

感恩18年来,公司提供的平台。我从最基层的客户经理做起,经历过多岗位的历练,参加过多场合的战役,是中兴通讯提供的舞台,让我尽情展示所学、所能。作为东南大学科班毕业的管理学博士,正是因为有了中兴通讯这样的一个世界级的实践舞台,才让我不断的把理论上的知识与实践相结合,不断丰富和提升自己的人生视角。S级大项目管理,KCRM理念,四张表考核等管理工具无一不是将管理技能融合了实战经验,过程中不断验证不断提高。18年来正是中兴提供的一步一个台阶的平台,为我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

感恩18年来,历任公司领导的帮助。犹记得,创始人侯董的教诲和帮助,核心价值观至今不能忘记:互相尊重,忠于中兴事业;精诚服务,凝聚顾客身上;拼搏创新,集成中兴名牌;科学管理,提高企业效益。犹记得,史总裁,在新三营成立后,“新三营通过新策划,再上新台阶”的指示;犹记得,殷董事长提出的:“榕树战略”、“领导的注意力就是生产力”;犹记得,赵总裁提出的:“以终为始,深入思考,守正出奇”,“真诚的态度、专业的能力、敬业的精神”;还要感谢我在中兴公司的其他历任领导,张秀梅、祖荫长、史立功、张传海、曾学忠、樊庆峰、田文果。从他们身上,从不同的角度,都丰富了我的人生坐标。

感恩18年来,小伙伴们的风雨同行。从18年前的起步开始,我们一起摸爬滚打,一起面对强大的同行竞争对手,我们一起,困难一个个克服,问题一个个解决,既敢于出招,又善于接招,做到“蹄疾而步稳”,一路走来,风雨同舟,不忘初心,砥砺同行。

感谢18年来,我们的同城友商华为公司。18年来,除了ZTE这个名字铭刻于心外,huawei这个名字时时刻刻铭记于行。不管在战场上如何拼杀,我们不得不都承认,华为公司和中兴公司一样,都是中国民族通讯企业的一面旗帜。中兴公司正是在和华为公司的一路打斗的过程中,不断成长,走到今天。从某种意义上,没有华为的一路领跑,就没有今天的中兴,而正因为有着中兴的不断追赶,也促进了华为公司的一路高歌猛进!我真心的希望,华为这样的民族通讯企业,能够一直挺起脊梁,去面对未来必然会发生的各种挑战!

金一南将军说,“军人对国家最大的奉献,不是牺牲,而是胜利”。但是就在昨天,在中美贸易战的大环境下,在科技战争的“白色恐怖”下,包括我在内的公司所有EVP,已全部签署了离职协议,已正式卸任,离开公司。这样的离开,实非所愿,深感屈辱。但是,为了公司下一步的发展,为了公司更好的未来,我们坚决履行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的要求,全部选择离开,无怨无悔。

今天下午,公司的新老经营班子也将会正式工作交接。新班子成员也都是在此之前一起奋战的战友,都是公司内外公认的实干派,都有着各岗位长时间的历练,都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都有着强大的战斗力,都有着深厚的中兴情怀。

新的经营班子的小伙们,你们一定要扛起中兴通讯的大旗。你们肩负的不仅仅是公司8万人的期望,还肩负着继续振兴中国民族通信业的重任。还有很重要的是,你们身上还肩负着我们这一代中兴人的期望。我们这一代中兴人的离开,希望换得的是公司更美好的未来。希望你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开创中兴更美好的未来,开创中国民族通信业的新局面!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别了!我的小伙伴们!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一见财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