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一见财经 <更多内容 2018-07-04 09:38:28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现在讨论的不应该是该不该收费,而是如何收费

7月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一份文件,还专门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核心内容是要对垃圾处理收费。

按照这份名为《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的文件,全国城镇要在2020年底前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

看到这个消息,很多人可能很惊讶,以后扔垃圾要收费了。

其实,垃圾费很多城市已经收了很多年,只不过收取方式比较“隐蔽”,很多人并没有感知。

所以,发改委这次说的应该是“按量收取”,即推行垃圾计量收费,并实行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等政策,原则是“谁污染谁付费,多污染多付费”。

01

垃圾收费制度在发达国家已经存在了好长时间了,中国自2002年《关于实行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促进垃圾处理产业化的通知》发布后,国内就全面开征起了垃圾处理费。

十几年来,国内城市的垃圾收费,基本上都是费用固定、按户计征(通常包含在财产税、自来水费、物业管理费中,有时会随水费或煤气费等征收)。

按户收取垃圾处理费,固然简单易操作,可只按户不论具体垃圾排放量、扔多扔少都一样的收费模式,弊端也很明显。

这种粗放的收费模式既导致市民缺乏足够的垃圾减量动力,也会产生少排者补贴多排者的现象。

也就是说,这无益于垃圾源头减量,也有失公平。当下很多城市“垃圾围城”严重,也跟这不无关系。

以下是近10年中国生活垃圾清运量,从图上可以看出,垃圾量并没有因为收费而减少。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如果这个不够明显,可以看看下图近9年中国生活垃圾清运量增长情况,2008年和2007年相比增加了223.2万吨,2011年和2012年增速加快,达到600多万吨左右,2015年和2016年又上了一个台阶,增加量达到1200万吨以上。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所以,过去10年,中国“垃圾围城”的速度还在加剧,这也是国家过一段时间就重提垃圾处理收费的主要原因。

2017年11月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财政部表示,正在研究制定全国统一的城镇垃圾处理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

不过,垃圾处理收费也面临很多难点,按照财政部的说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收费制度具有滞后性。现有生活垃圾的收费制度仍在早前发布的文件基础上构建而成。

2、征收率低。由于居民居住的分散性,一些无物业小区大量存在,征收垃圾处理费的成本较高,收费制度的强制性和规范性不够。

3、收费主体各地不统一。有些是住建、市政、城管等部门收取,有些是由供水、环卫等企业来收取,还有些是由政府或企业委托的小区物业、居委会等单位来收取。

02

垃圾收费制度没有建立起来,垃圾排放量就没有大幅度减少,于是,国家就需要在垃圾处理上面下功夫。

目前国内处理垃圾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填埋、焚烧和堆肥,从数量上来说,填埋>焚烧>堆肥,不过这几年堆肥方式已经很少,连国家统计局都没有统计数据了。

以下是近10年中国通过填埋和焚烧处理的垃圾量。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从图上可以看出,填埋是最主要的垃圾处理方式,以2016年为例,58.23%的垃圾通过填埋处理了,不过,这几年垃圾填埋量增速放缓,主要是垃圾填埋会占用大量土地。

这几年,房价普涨,土地资源弥足珍贵,任何一块地同来填埋垃圾对地方政府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所以,从上图中可以看出,通过焚烧处理垃圾的量2011年以后大幅增长。2011年是2599.3万吨,2016年达到7378.4万吨,5年增长了2.84倍。

垃圾焚烧处理量的增加不仅仅是因为垃圾填埋的土地成本增加,主要还和垃圾焚烧处理技术越来越先进有关,比如垃圾发电在很多大城市已经是比较成熟的应用了。

相比填埋和焚烧,堆肥是一种更“绿色”的垃圾处理方式。以下是最近5年通过堆肥方式处理垃圾的量。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从图上可以看出,垃圾堆肥处理量和前两种方式相比非常小,每年只有180万吨左右,而从2012年开始,国家统计局就没有单独统计了。

以上三种处理方式基本上都是无害化处理,并且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无害化处理量这几年也在不断增加。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从上图可以看出,2007年中国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量只有9437.7万吨,2016已经达到19673.8万吨了。

以下是近10年中国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说实话现在已经很高了,能达到96%以上,而10年前还只有62%。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不过,在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方面,中国各省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比如北京、上海以及一些南方省份无害化处理率都比较高,但有些省份就比较低了。

以下是我选取的北京、上海、河北、黑龙江、辽宁和甘肃近10年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

北京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上海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河北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黑龙江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辽宁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甘肃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从上面5幅图对比可以看出,北京上海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在全国都是领先的,辽宁和黑龙江相对较低,垃圾无害化处理率最低是甘肃,2016年只有72.8%。

其实除了上述5个省市,我还看了其他所有省市的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发现2条规律:

1、南方城市垃圾无害化处理率普遍高于北方

2、经济发达地区垃圾无害化处理率高于经济欠发达地区

所以,垃圾处理是要花钱的,而且对地方财政来说还是一项不小的支出。

03

垃圾处理收费如果落实到位,绝对是“一举多得”,既可以增加垃圾排放者的成本,也能减少垃圾处理财政支出,最重要的是能保护环境。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环境政策与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宋国君2015年在一份报告中测算:2012年北京市生活垃圾处理成本为1530.7元/吨。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生活垃圾清运量为872.6万吨,按此计算,北京2016年仅生活垃圾管理的社会成本就达133.57亿元。

其实,不管是国家还是地方政府,每年都会公布地方财政支出情况,在“地方财政城乡社区事务支出”中会含有“城乡环境卫生支出”,只不过没有单独列出来。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在财政支出中,“地方财政城乡社区事务支出”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以下是北京2016年前10大财政支出项。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从上图可以看出,“地方财政城乡社区事务支出”是排在第一项的,支出额度远远大于教育、社保、医疗、公安、交通和住房保障等支出。

另外,“地方财政城乡社区事务支出”在北京市前10大财政支出项中增速也是比较大的,2012年只有430.76亿,2016年已经达到1120.37亿,4年增长了2.6倍。

为了防止以偏概全,我又查询了全国地方财政支出中的“地方财政城乡社区事务支出”,依然位居前几位。

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能解决“垃圾围城”吗?

现在唯一的未知项就是不清楚“地方财政城乡社区事务支出”中“城乡环境卫生支出”的具体数额,但从北京的情况来看,各省垃圾处理的财政支出不会太少。

所以,垃圾收费已经刻不容缓,即能减轻财政负担,收费对减少垃圾排放量也是有明显作用的。

根据欧洲回收和再利用协会(ERRA)1998年的统计资料,比利时的埃诺省实施按量收费第一年居民生活垃圾填埋量降低65%;荷兰北荷兰省的奥斯赞垃圾产生量减少38%,填埋的垃圾减少60%;日本的与野市可焚烧物减少13%,非焚烧物减少27%。

正因如此,美国、日本、韩国和欧盟很多成员国的许多城市,都早就实行了垃圾计量收费。

比如德国,是按垃圾桶大小及清理次数等来计算;美国部分州和州下属城市也实现了垃圾计量收费;日本则做得更精细,除了电器和大型垃圾要购买垃圾处理票付费以外,生活垃圾的收费方式有单一计量收费、超额计量收费、累计计量收费、定额收费等五种。 

所以,在中国讨论的不应该是该不该对垃圾处理收费,而是如何收费,现在来看,“按量付费”是个方向。

“按量付费”的好处在于,打破了以往倾倒垃圾的“大锅饭”做法,谁倒垃圾多谁付出的成本就多。

希望中国的垃圾处理收费制度尽快建立起来,还大家一个更好的环境。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一见财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