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敦煌艺术的守护神——常书鸿 他为何痴守敦煌50年?

传承碑99 <更多内容 2018-06-25 17:29:16

常书鸿(1904.4.6~1994.6.23年)满族,河北省头田佐人,画家,是敦煌学的奠基人之一。因一生致力于敦煌艺术研究保护等工作,被人称作“敦煌的守护神”。

常书鸿在敦煌讲解

常书鸿,1904年出生于杭州一个满族驻防旗兵的骑尉之家。

他自幼学画,8岁入书院读书,高小毕业后,因父亲信奉实业救国,1918年入浙江甲种工业学校,学习与绘画有关的染织专业。期间参加了由名画家丰子恺等人组织的西湖画会。

1927年,赴法国留学,学习油画。

常书鸿油画作品

1936年回国,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

1938年抗战爆发后,随国立艺专迁校云南,任代理校长之职。

1940年离开艺专,任教育部美术教育委员会常委,兼秘书。

常书鸿油画作品

1942年9月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筹委会成立,任副主任。

莫高窟

1943年3月24日常书鸿来到荒凉的敦煌,一方面惊叹于艺术藏品的丰富,一方面又深感物质条件的困苦。

1943年冬,敦煌研究所员工在河里破冰取水

那时的敦煌满目黄沙,住所的周围被戈壁包围,荒凉百里内不见一村一人,经常有狼群出没,出门靠走,说话靠吼,滴水成冰的屋里没有取暖设备。条件艰苦的让常人难以想象,不仅缺衣少粮,连马厩改造的房屋都是奢侈住所。妻子和女儿从重庆到敦煌走了整整一个月。面对彻骨的寒冷和无际的戈壁滩,走到敦煌,迎接她们的第一顿饭,只有一碗大粒盐、一碗醋、一碗水切面。

常书鸿和太太以及女儿,妻子受不了这种条件简陋和孤独寂寞的环境

敦煌的水煮出来的粥饭都是咸的,常年吃咸韭菜,做饭要到沙漠里挖“疙瘩根”,到城里买肉食来回五十几公里,买回来戈壁滩太阳一晒肉都酸臭了。

在莫高窟前面种树防风沙

常书鸿在莫高窟刚开始做的都是体力活,修建围墙,把洞窟近十万立方的沙子清理出去,给数百个洞窟编号普查……

“我计算了一下,至少有上百个洞窟已被流沙掩埋。虽然生活和工作条件都异常艰苦,但大家工作情绪都很高涨。我们雇了一些民工,加上我们自己,在洞窟外面修建了一条2米高、2000米长的围墙,把下层洞窟的积沙推到了0.5公里外的戈壁滩上。此外,还要修补颓圮不堪的甬道、栈桥和修路、植树,这些工作我们整整大干了10个多月。”(摘自《常书鸿日记手稿》)

常书鸿在临摹壁画

对洞窟里的壁画进行临摹,更不轻松,临摹洞顶上的壁画时,只能抬头看一眼,低头画几笔,才一会儿,脖子和手臂就十分酸麻。幽暗的洞窟中还需要点蜡烛,烛光摇曳忽明忽暗,眼睛特别酸。

常书鸿在指挥修栈道

“我那时候还小,到了那里什么都觉得新鲜。但大人们就不一样了,那时候最怕的是生病,特别是怕生急病。莫高窟离县城远得很,头一年只能靠一辆木轮老牛车进出,往返至少要一天一夜。我记得研究所有一位职工发高烧,父亲准备用牛车拉他进城,动身前,他含着眼泪说:“所长,我看来不行了,我死了以后,千万别把我扔在沙子里,请你把我埋在土里啊。”病愈后,他就坚决辞职回南方去了。”——女儿常沙娜

常书鸿后期已改善的办公室

在敦煌和他们一起生活的日子里,几乎从来没有看到他什么时候睡觉,爸爸不是深夜伏在案头的油灯下,就是天不亮时仍然在写东西。更多的是,早晨往往被父母亲在家里讨论工作的讲话声“叫醒”。——儿子常嘉煌

常书鸿在工作中

1944年元旦,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任所长。

常书鸿在敦煌的绘画

妻子出生在江南大户人家,留法六年,爱打扮

经费缺乏,“我父亲很压抑,回到家里对我母亲不是很好地安抚、关怀,而是发泄,跟我母亲吵架……我母亲很受不了。”

他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莫高窟,拼命去工作。妻子陈芝秀携儿女到此地一年半以后,因忍受不了艰苦的生活条件,和赵某离家出走,丢下两个孩子无人照管,一切落在他的肩上。妻子离去使他受到致命的打击,但他从来没有动摇过,仍然坚守在敦煌。

1947年,常书鸿与来敦煌工作的李承仙结为夫妻,李承仙还成为他工作上的得力助手。

比他小20岁的李承仙敬佩崇拜他,还是他工作上的得力助手

常书鸿在敦煌

1958年元月,“敦煌艺术展”在日本东京开幕。

文革期间工作停顿,常书鸿被划为右派,红卫兵让他心疼的方法就是当着他的面,把他亲手浇灌栽种在莫高窟周围防风沙的树砍掉。

敦煌院落前两棵梨树为常书鸿亲手栽种

1982年3月,调任国家文物局顾问,举家迁往北京。但搬到北京的常书鸿时常像个孩子一般喃喃自语:“为什么让我住在这里?我要回敦煌,我还要住我那个土房子!”

退休在家中作画,画飞天

常书鸿的家中总挂着一串铃铛,他说在莫高窟生活,足足听了50年窟里大佛殿檐角摇曳的铁马铃声,现在“客寓京华”,挂上这串思乡的铃铛。

1993年8月,完成《九十春秋——敦煌五十年》回忆录。晚年的常书鸿以敦煌人自居,从北京给人写信,总忘不了附字“客居京华”。

1994年去世,享年90岁,死后骨灰埋在与莫高窟遥遥相对的敦煌研究院的陵园。

常书鸿逝世,妻子李乘仙撰文怀念:

1982年,先生和我迁居北京。他人在京城,心在敦煌,家中挂了好几个铃铛,风一吹,叮叮当当,他感到自个又像回到了敦煌,九层楼的铁马叮当,不时呼喊着他。

常书鸿一生奉献给了敦煌艺术。在他辛勤工作的几十年中,组织大家修复壁画,搜集整理文物,撰写了一批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临摹了大量的壁画精品,并多次举办大型展览,出版画册,向更多的人介绍敦煌艺术,为保护和研究莫高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曾经有人问常书鸿:“如果来生再到人世,你将选择什么职业?”常书鸿答:“我不是佛教徒,不相信‘转世’;但如果真的再一次重新来到这个世界,我将还是‘常书鸿’,去完成敦煌那些尚未完成的工作。”

常书鸿一生奉献给了敦煌艺术。在他辛勤工作的几十年中,组织大家修复壁画,搜集整理文物,撰写了一批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临摹了大量的壁画精品,并多次举办大型展览,出版画册,向更多的人介绍敦煌艺术,为保护和研究莫高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艺贯中外,名扬四海。

敦煌卫士,勋功永在。

一生苦斗业,日人亦感怀:

苦卫数十载,珍贵文化财。

赤诚中心念,后继有人来。

美术出宝洞,红日升天中。

世界齐赞赏,万民仰威容。

纵横四万五,壁画安危伫。

画郎黄沙筑,空前绝后无。

塑像逾数千,华美似昔年。

山河兴亡史,民族耀光时。

——日本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对常书鸿的评价

​传承碑,网络个人传记、纪念平台,撰写传记,修建家谱,建立家祠,您可以在上面纪念已逝去的亲人,上传他/她的照片,记录他/她的生平,以作纪念和缅怀!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传承碑99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