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过期药品回收亟待建立长效机制

中国产经新闻头条 <更多内容 2018-06-16 07:06:00

摘要:一项有关家庭用药的调查显示,目前有七成以上过期药被扔进垃圾箱,继续服用的占一成,卖给药贩的占两成。

本报记者 路彤报道

如今几乎每个家庭都会存有一些药物,在整理药箱时发现其中有些已过了保质期,便一扔了之,这是大家生活中经常做的事情。

一项有关家庭用药的调查显示,目前有七成以上过期药被扔进垃圾箱,继续服用的占一成,卖给药贩的占两成。

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过期失效药品危害巨大,目前已被列入《国家危险废弃物品目录》,如果处理不当,会严重危害他人健康。吃过期药,轻则无药效、延误治疗,重则危害健康甚至危及生命安全;卖给药贩子,将给更多人的健康和生命带来威胁;如果扔进垃圾桶,一些药品的污染性不亚于废旧电池,将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污染。

过期药品回收处于尴尬局面

据《中国家庭过期药品回收白皮书》披露,我国约有78.6%的家庭备有家庭小药箱,其中,30%~40%的药品超过有效期3年以上,80%以上家庭没有定期清理的习惯。

另据药监部门统计,全国一年产生过期药品约1.5万吨,如用载重5吨的大卡车来运,至少需要3000辆。

虽然家庭过期药品已被明确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但记者近日在街头走访发现,很多市民对过期药的危害认识不足,缺乏主动回收的意识,而且身边缺少回收点。

大多数药品过期后容易分解、蒸发,散发有毒气体,造成室内环境污染,严重时还会对人体呼吸道产生危害。过期药品被作为生活垃圾处理,会对空气、土壤和水源环境造成直接污染。专业人士表示,抗生素类的药品在环境中不容易降解,进入到水体当中会长期地存留,甚至再进入饮用水系统中。除了危害环境,一部分过期药品还可能非法流入市场。

据相关媒体报道,一些不法商贩回收二手药品和高档药盒。通过二手药交易市场流通到农村小诊所或假药生产厂家,再以低价转卖给消费者。

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法学博士李迎春认为过期药物回收很难,存在多方面原因。他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首先,家庭过期药物数量上比较难于把握,即使有一些药物过期,也大多当作垃圾予以扔弃;其次,过期药物并没有明显的危害,很多家庭对过期药物的回收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再次,对于过期药物回收,有的药物可能涉及到当事人的隐私,很多人也不愿意有人回收;第四,有人担心过期药物回收存在安全隐患,可能会导致一些无良商人利用过期药物从中牟利,从而造成不良影响甚至伤害他人健康。”

业内人士表示,过期药品作为有毒废物,比较有效的处理方法是高温焚烧,但是收集的环节需要建立回收储存流通等多个环节,需要完备的回收体系才足以支撑。

按照国家危险废物名录,过期药品是属于危险废物。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则将过期药品归于劣药,要禁止生产和销售。

中研普华研究员许俊龙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我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将“超过有效期的药品”定性为“劣药”,并禁止生产和销售劣药,而对过期药品的处理行为却没有说明,对实施处理过期药品的责任主体没有规定。目前虽然各地出台了一些关于过期药品处理办法的地方性规定,但是仅停留在“办法”和“意见”层面。”

记者了解到,近年一些地方也出台了一些过期药品处理办法的地方性规定和有益尝试,比如广东某医药厂商首创的“家庭过期药品回收(免费更换)”公益项目已坚持了十余年;早在2009年,上海就规定全市3800多家大小药店必须全部配备回收过期药的小药箱。此外,用旧药换新药、给药店发放补贴等做法,也在一些地方得以试行,但大多都不了了之,一些社区原有的过期药品回收箱已经消失,而另一些社区的回收箱塞得满满当当却长时间无人回收。

李迎春认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没有主管部门愿意去承担‘药品回收’这个烫手山芋;一方面也是因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国民众的医疗水平不充分,更多的是思考如何满足民众的医疗需求,而没有考虑作为医疗充分呈现方式的药品过剩。同时,我国药品管理的有关立法还存在诸多欠缺和不足,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药品回收处无法可依。”

完善回收法规

许俊龙告诉记者,“在欧美等国家,过期药品回收项目一般由政府、药品生产或销售企业资助,由药师和药店充当回收主体,采取定点、定期或邮寄等方式回收,然后分类进行处理或在垃圾场填埋、焚烧。”

记者梳理发现,过期药品处置涉及回收、保管、储存、无公害销毁等多个环节。德国的环保技术领先,回收体系十分健全,在药物回收领域也不例外。相关企业支付回收费用,并进行专业、集中的处理;在澳大利亚,过期药品由联邦政府与卫生部出资,进行免费回收,密封后进行焚毁;美国许多州都有过期药品回收计划,主要由药店和环保组织牵头,在停车场设回收点,或鼓励民众用邮件将过期药品邮寄至回收点。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现行的《药品管理法》对药品生产、销售、使用都做了明确要求,但并未建立过期药物的回收制度。因此,建立完善的药品回收管理法规也迫在眉睫。

专家表示,解决过期药品问题,首先要从源头遏制过期药品的过度产生,其中最主要是减少医生开大处方,要坚持按病情给药,杜绝患者指导医生开药的情况。在门诊,如果患者患有这类疾病或在急诊就诊的患者可以少开药或用小包装药。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利用“互联网+”,让过期药品回收变得更加简单高效不失为一个有益探索。但仍亟待加快建立统一长效的规范化回收机制,改变目前家庭过期药品回收仅依靠个别企业或政府部门的公益性活动开展的现状。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主任杨朝霞认为,政府应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引入第三方力量,共同解决过期药品回收难题。

许俊龙建议,“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参与;通过回赠非处方药、回收药品享受同种药品折扣等惠民方式,激励群众提升过期药品回收意识;对于从事过期药品回收的企业,国家在税收减免等方面应予以支持。”

同时,业内人士表示,市民对药品回收整体认识的提高也需增强。尽管我国法律并未规定公民应当履行过期药回收的义务,但通过回收渠道处理过期药,应成为每个公民应尽的社会义务,这一点应当大力宣传,使之成为社会共识。管理部门也可探索利用“互联网+”的方式进行,帮助用户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完成回收全流程,让回收变得相对简单易行。

中国产经新闻

经济成功人士的标志读物

 

新闻拼盘 品味中国

News Collection, Experience & Taste China.

订阅:cien_offical

微博:@中国产经新闻

投稿:cien2015@163.com

讲述,你在产经一线的故事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 “阅读原文” 阅读中国产经新闻数字版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中国产经新闻头条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