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厕所英雄:政治、宗教还是女权?改变6亿女性命运印度片的开挂秘诀

导演帮 <更多内容 2018-06-08 19:30:00

原标题:厕所英雄:政治、宗教还是女权?改变6亿女性命运印度片的开挂秘诀

最擅长探讨现实话题的印度电影又来了。

在《侏罗纪世界2》上映前期的空档期,国产和海外电影都呈现乏力状态。印度影片《厕所英雄》,又名《厕所:一个爱的故事》再次以空降形式于本周登陆银幕。

《厕所英雄》是去年位列印度年度票房前十的影片,甚至打败了《神秘巨星》和《起跑线》,印度本土票房的收入也突破了十亿卢比大关。然而,与常有“三汗”加盟的宝莱坞电影不同,《厕所英雄》背后浓厚的政治色彩,影片本身和时事的关联,都令《厕所英雄》更为特殊。

“感动印度”背后的政治色彩

《厕所英雄》在IMDB和烂番茄上收获的评分,都不能算作印度电影中的“神作”。《厕所英雄》在烂番茄上仅有43%,IMDB评分给出7.4分,豆瓣则给出了7.3分。

这一评分,一方面源于电影本身并非完美无瑕,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影片背后的政治宣传色彩。令人有些震惊的是,《厕所英雄》绝非一部“电影改变现实”的影片,而是“现实改编”的电影。

《厕所英雄》在印度本地票房大卖时,遭到的最大质疑是该片是否沦为了“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洁净印度’的宣传噱头”。而它本应是一部印度成年男性如何对抗落后的封建习俗的故事。

2014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上台后,开展了一项“洁净印度”的政府运动,印度上下掀起了修建厕所的热潮。据印度政府发布的数据来看,在三年间,莫迪政府要修建约4500万个厕所。

和这一现象对比的是印度糟糕的卫生状况:印度有一半的民众露天如厕。

《厕所英雄》的时间恰好发生在这个时间点上。导演什里·那拉扬·辛和制片人尼拉结·潘迪曾经有着合作关系,在尼拉结·潘迪自编自导的影片《26个特殊劫匪》中,什里·那拉扬·辛担任了该片的剪辑师。

在2012年编剧带着由真实事件改编的《厕所英雄》找到了什里·那拉扬·辛,在当时关于“没有厕所就没有老婆”的故事已经登上了报纸头条,引起了很大轰动,由此什里·那拉扬·辛开始制作这部电影。《厕所英雄》在前期筹划了将近五年的时间,但拍摄仅仅耗费了两个月时间。

事实上,即便已有政策和真人真事做铺垫,试图拍摄一部直接挑战传统习俗的影片,也并非那么容易。导演什里·那拉扬·辛回忆说:“当我们在马图拉拍摄时,一大群人聚集在那里并进行抗议。他们认为这部电影与印度传统文化背道而驰,因此还对我发布了一个悬赏,说任何割我舌头的人都会得到一卢比。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最终还是明白了我们在做什么。”

同时,演员阿克谢·库玛尔也为影片的成功做出了贡献。阿克谢·库玛尔最为国内观众所熟知的影片为《偶滴神啊》,他曾拍摄过大量动作电影。在《厕所英雄》刚在筹备时,阿克谢·库玛尔就在持续关注,并向制片人尼拉结·潘迪毛遂自荐出演男主角。

原本片中男主角的年龄设置为适婚的年轻男性,阿克谢·库玛尔在拍摄时已有五十岁,和原本的设定差异很大。但阿克谢·库玛尔对《厕所英雄》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最后,导演和编剧根据阿克谢·库玛尔对角色的设定加以修改。

在最后的剧本中,男主角由于父亲的信仰,一定要求他娶一个左手有两根大拇指的女性,由此男主角单身了30年还没能结婚,也愈发塑造了一个顽固古板的父亲形象。在面临强大的传统文化时,阿克谢·库玛尔的个人魅力,也为影片的传播而助力。“通过他来饰演这个角色,产生的影响肯定是非常大的。”制片人表示。

当被问到这是不是一部替政府宣传的政策的影片时,主演阿克谢表示:“如果政府和影片说的是一件事,如果你称之为宣传,那么我们就是在做宣传,我相信建立一个厕所非常重要,特别是对于女性来说。我很高兴《厕所英雄》在票房上做得很好,但我更热衷于让更多的人看到这部电影,而不是赚钱。”

是女权片,还是家长式宣传片?

《厕所英雄》剧本层面引发的最大争议,正是基于处理厕所建设的偏颇视角。虽然对于国内观众来说,主角科沙夫和加娅面临的缺少厕所的问题,已经是观众无法感同身受的低劣生存环境。但对于印度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婆罗门阶级——上层种姓的问题。

在《厕所英雄》中,底层的贱民达利特人,在影片中仍然属于消失的状态。在身为婆罗门阶级的印度人,为了女性上厕所的权益而拍电影斗争时,还有更多贱民被迫清洁农村和城市上层阶级的粪便。

甚至,在异国观众对着《厕所英雄》现代观念发出赞美时,印度女性其实有更复杂的想法。确实,在影片中,厕所成了女性最为重要的问题,印度女性在露天如厕上也面临着卫生和尊严的双面羞辱。

但在印度的报道中也不乏质疑,有一些农村女性对于露天如厕,并不像片中女主角那样反感。当女主角可以学习英语,拿下日本学历,刷FACEBOOK的时候,有许多女性一天里唯一能走出家门的时刻,就是可怜的如厕时间。

自从《摔跤吧!爸爸》在国内斩获颇丰之后,有不少观众都因为女性在印度影片中扮演关键角色,而为印度影片附上“女权”二字。《厕所英雄》虽然也描述了女性对自身权力的斗争,但其中也不乏争议的部分。

女主角加娅在争论时可以嘲讽男主角太过成熟:“别假装沙鲁克汗了”。但毋庸置疑,在宝莱坞的现实中,一位50岁的男性,仍然可以和年轻的女性在大银幕上像模像样地谈恋爱。

男主角科沙夫在未经加娅允许的情况下,就出现在她的生活里,还在未经女性允许的情况下拍了照片,充作自己的店铺海报,而这种充满了讽刺的剧情,却被阿克谢·库玛尔以喜剧和戏谑的风格在影片中充作恋爱的桥段,统统一笔带过。

《厕所英雄》中夹杂了更多的演讲、谩骂和宗教辩论,在讽刺喜剧的题材下,所谓的现实问题就变得轻描淡写了。

露天如厕的问题开始向女性自己倾斜,甚至成了她们遭遇强奸的理由,这看起来就是印度版本的“女性被强奸是因为穿的少”,只不过在这里换了个理由。

而宗教和传统意识的批判,政府懒政的问题,都最终还是回归了女性身上。即便《厕所英雄》是一部以印度现实为母本的电影,但它还是体现出一种大家长的姿态:“女性不懂得什么叫自尊。”

男性的问题由此也被简单化了:女性仍然是跟一头牛等价的商品,只不过在当下女性的价格又涨价了一点——你还得买得起一个厕所。

无论《厕所英雄》引发了怎样的争议,这部电影对印度人民生活的影响,确实是毫无疑问的。《厕所英雄》在印度放映时,不少的印度当地政府都对它进行了审查,在偏远的农村村庄组织放映,试图让更多的民众看到它,自从《厕所英雄》去年8月在印度上映之后,印度露天如厕的比例从60%降低到了30%,这部电影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与好莱坞庞大的电影生产流水线不尽相同,宝莱坞电影的特点,正是它诞生于糟糕的现实之中——这是一个连厕所都尚未普及的国度,而《厕所英雄》作为一部带着政治色彩的影片,虽然不乏粉饰现实的戏谑风格,但却仍敢于简单地面对现实。

它替它的受众大声地说出了现实:“我们的女性确实地位低下,她们丧失了选择婚姻和事业的权利,甚至没有权利去拥有一个厕所。”

而敢于发出声音的电影,才真正展示了影视创作中,关于真实的力量。

-END-

上期回顾

划重点!上影节必看片单推荐,9号开始抢票!

剧本 | 阳光灿烂的日子(下)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导演帮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