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加沙地带的死亡边界

联合国 <更多内容 2018-05-17 00:46:06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当地时间5月14日,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交界地区,数万名巴勒斯坦人举行抗议示威。他们点燃轮胎,黑烟遮天蔽日,而以军士兵密集发射的催泪瓦斯弹如雨点般从天而降。1948年的这一天,以色列宣布建国;次日,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爆发了第一次中东战争,近百万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后来,巴勒斯坦将5月15日定为“灾难日”。在以色列建国70周年、巴勒斯坦第70个“灾难日”之际,美国将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引发巴勒斯坦民众在各地举行大规模抗议示威并与以军发生冲突,目前据报道已造成至少60人丧生,2800多人受伤。以色列方面有一名士兵负伤。

今年3月底以来,巴勒斯坦人在加沙与以色列边境地带发起“回归大游行”,抗议加沙的长期封锁,并与以色列国防军发生摩擦,导致大量人员伤亡。示威活动于14日达到高潮。冲突发生后,联合国安理会应科威特请求于早些时候召开紧急会议。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姆拉德诺夫(Nickolay Mladenov)与巴、以、美等国代表各抒己见,阐释了不同立场。姆拉登诺夫在耶路撒冷通过视频连线向安理会报告冲突情况指出,自3月30日抗议示威开始至今,已有包括13名儿童在内的100多人死亡,其中超过半数死于5月14日,这是3月底抗议开始以来,巴勒斯坦人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也是2014年加沙冲突开始以来死伤人数最多的一天。

姆拉德诺夫说,“成千上万的加沙人抗议已经超过六个星期。他们一贫如洗,在监狱一般的环境中求生,根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他们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想要一个未来,而不只是苟且偷生。加沙的领导人让百姓失望了,因为曾经做出的承诺并没有兑现,因为他们利用百姓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给百姓带来无数的苦难。如今加沙的人民非常愤怒,而假如我们不去进行建设性的引导,这种愤怒就将带来更多的破坏和痛苦。加沙的百姓已经经历了三场灾难性的冲突,他们的身上满是个人的创痛和国家的悲剧。十年来,他们生活在哈马斯的控制之下,与约旦河西岸的亲人分离,困在令人绝望的孤岛之上。无论这些百姓的动机是什么,我们都应该倾听他们的苦难。加沙的暴力必须中止,否则就将引发更大的危机,将整个地区拖入又一场致命的冲突。”

“加沙的严峻现实不断提醒着我们,巴、以之间没有持久的和平,会带来什么样灾难性的后果。我们必须加倍努力,推动两国解决方案,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能够和平、安全和繁荣地相毗邻共存。”

——姆拉德诺夫

姆拉德诺夫表示,在示威抗议的掩护下,哈马斯和其他武装人员进行了包括放置简易爆炸装置在内的暴力和挑衅行动。哈马斯的公开声明和消息表明了其借大规模游行为契机,潜入以色列,袭击以色列人的企图,此类声明和行动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百姓的生命置于险境。他呼吁国际社会迅速行动起来,停止无谓的暴力,同时敦促各方保持克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避免暴力升级,尤其要保证儿童不能成为暴力袭击的目标或是军事行动的挡箭牌。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Nikki Haley)表示,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是推动和平之举,并不是导致近期加沙暴力事件的原因,恐怖组织哈马斯才是引发暴力的罪魁祸首。她在安理会发言中指出,“由伊朗支持的恐怖组织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煽动暴力已经持续多年,早在美国宣布搬迁使馆之前就已在进行。近来有多家媒体报道,哈马斯用扩音器高呼,让示威者冲破隔离墙,不断怂恿人群向隔离墙‘靠近一点,再近一点’,是哈马斯让加沙的平民陷入险境,而昨天的结果也正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我倒想问问安理会在座的各位同事,我们之中有哪一个国家能够接受在自己的边境上发生此等事件?谁也不会接受。在座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做得比以色列更加克制。

认为加沙暴力事件与美国使馆选址有关的人完全错了。美国驻以大使馆在耶路撒冷开馆是一件值得美国人民庆祝的事情,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迁馆反映了美国人民的意愿,显示了美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自主决定领事馆地点的权利。更重要的是,将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也表明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事实。自以色列建国以来,耶路撒冷就是以色列的首都。它是犹太人的古都。任何一项和平条约都无法将这一点排除在外。承认这一事实只会让和平的目标更加能够实现,而不是离我们更加遥远。”

——黑莉

黑莉同时向以色列独立70周年表示祝贺,称以色列70年来的发展实现了《圣经》中的先知以赛亚的愿景,并祝愿以色列未来的70年“强大、充满希望与和平”。巴勒斯坦常驻联合国观察员曼苏尔(Riyad Mansour)随后在发言中质问,在巴方连续数周恳请安理会采取措施、阻止屠杀的时候,安理会和国际社会为什么无动于衷?他表示,巴勒斯坦人民有权进行和平集会和示威;相反,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则是违反国际法的挑衅行为。

“还要有多少巴勒斯坦人丧命,你们才会采取行动?假如这样的屠杀发生在你们自己的国家,假如在你们的国家有占领军队向手无寸铁的百姓开火,你们会怎么做?这些巴勒斯坦人难道应该牺牲吗?这些巴勒斯坦的儿童难道应该夭折吗?国际社会明明通过了法律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为什么巴勒斯坦人就例外了?为什么大屠杀发生的时候,安理会无动于衷?为什么六个星期以来,我们成为了袭击的目标,而安理会却无所作为?

——曼苏尔

曼苏尔强调,“美国将驻以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违反了安理会相关决议,是非法的挑衅行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权利侵犯巴勒斯坦遭到占领的领土。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应该通过谈判解决,而不是这样公然违反国际法的行径。美国政府不听国际社会的劝阻,无视国际法,在巴勒斯坦的‘灾难日’进行使馆搬迁,是对上百万穆斯林和基督教徒的挑衅。美国作为一个大国,不仅没有向以色列施压,勒令其终止侵犯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反而对加沙长达十年的封锁,以及以色列当局的其他破坏活动大开绿灯,这一行为构成战争罪,理应追究责任。”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达农(Danny Danon)则强调,过去一个月来,以色列面临的不是游行,不是抗议,而是暴力骚乱。哈马斯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以示威为幌子,用百姓当盾牌,为的就是潜入以色列领土,残杀以色列人民。而美国大使馆搬迁,不过是巴勒斯坦对以色列行使暴力的又一个借口。

“骚乱发生的时候,哈马斯恐怖分子就躲在平民身后。假如隔离墙被冲破,全副武装的哈马斯恐怖分子就会在暴徒的掩护之下进入以色列的领土,袭击以色列的平民。这是巴勒斯坦领导人最喜欢的手段之一,我称之为死亡循环。”

——达农

达农在安理会发言中表示,首先,他们煽动民众使用暴力,接着再让尽可能多的平民、包括妇女和儿童,暴露在冲突之中,让伤亡人数最大化,随后就到联合国来投诉,对以色列横加指责,这就是巴勒斯坦用自己的无辜国民为代价所进行的死亡游戏。是他们把自己的儿童置于危险之中,是他们自己杀害了自己的国民。以色列欢迎美国将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这是迈向和平的一步,因为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古老的,永恒的首都,这一点在任何和平条约中都不会改变。那些声称美国大使馆搬迁是此轮暴力的原因或依据的人,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历史,这不过是巴勒斯坦对以色列行使暴力的最新借口。假如安理会寻求维护安全、正义与真相,那就应该谴责暴力,并支持以色列保卫自身安全的权利。”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也就以色列在与加沙交界围栏附近打死打伤众多巴勒斯坦人一事发表声明强调,致命武力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只有当生命受到威胁或面临严重伤害的情形时才可使用。声明指出,试图接近或越过或损坏围栏不构成对对方生命的威胁或可以造成严重伤害,在这种情况下不足以构成使用实弹的理由基础。另外,向身在防御工事内、受到良好保护的安全部队投掷石块和燃烧瓶的情况也属于此类范畴。人权高专办表示,它一再重申国际法中有关使用武力的规则,但这种呼吁似乎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忽视。在离围栏700米以内的任何地点,似乎任何人都有可能被枪杀或受到伤害:妇女、儿童、新闻工作者、急救人员以及旁观者。人权高专办还表示,人们目睹了以色列阻止受伤示威者离开加沙接受治疗的情况。

联合国儿基会发布最新报告称,无论对儿童有多么致命,冲突从未以任何方式得到限制:学校、医院和其他民用基础设施遭到目标不加区分的袭击。儿基会强调,儿童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和平与保护。国际法中有关战争的规定禁止非法针对平民和学校或医院的民用基础设施的袭击,禁止征用、招募和非法拘留儿童以及拒绝提供人道准入。冲突各方必须遵守这些规则,那些破坏规则的行为需要被问责。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加沙地带的卫生设施严重超出负荷,难以应对大量受伤患者的涌入。在十多年的封锁中,加沙卫生部门的能力已经受到严重削弱,长期缺乏基本药物和医疗设备以及一次性医疗用品,每五种基本药物中就有两种完全耗尽,有一半还不到一个月的供应库存,迫切需要紧急情况下使用的救生药物,如抗生素和肾上腺素。此外,用于维护长期健康状况的重要救命药物的储备也严重短缺。

即刻点击原文,发现世界的美好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联合国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