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编剧何冀平谈姜文新片《邪不压正》

四味毒叔 <更多内容 2018-05-15 14:49:07

大陆认可香港电影人的专业品格和职守,包括他们的演员,有一定的素质,所以我相信香港电影是不会衰亡的,其实香港电影还是保持着它的水准。

——何冀平

我个人的经验感受就是,好像跟水平越高的导演或艺术家合作,越简单越顺畅。

——汪海林

因为一部《天下第一楼》,编剧何冀平和香港结下了深厚的电影缘分,从《新龙门客栈》《新白娘子传奇》到《龙门飞甲》,再到与姜文导演合作电影《邪不压正》,这位艺术高校课本中的传奇人物今日走到台前,做客《四味毒叔》。戳视频,来一睹编剧大家的风采吧。

1

一通电话联结的奇缘

汪海林:那个何老师我们就特别那个羡慕嫉妒您,就是这么多年几十年,出一个作品就是响动都特别大,而且扎扎实实地都立住了。我们说所谓立住就是一个,比如说像在戏剧史上立住了,在电影史上立住了,包括有一些经典的类型片、商业片。你像《新龙门客栈》这样的影片,就是当时徐克导演为什么找到您呢?

何冀平:这个还真是跟《天下第一楼》有关系,因为我去了以后就没有机会进入香港的话剧界,当时语言不行,话剧你必须全是广东话,我那会还是讲国语的,所以就进了电影机构了。进了这个机构,我提供了他们大概五六个剧本,那时候我的创作还挺旺盛,但是剧本完全都没有回响,我就很迷惘,我觉得可能就我到这儿不适应这香港,可能不知道今后还干不干的了编剧了。哎!接了电话:“我是徐克,我看了《天下第一楼》,我想找你”,就这样开始的。

汪海林:就因为这个戏,都是写一个封闭空间里的故事。

何冀平:对,他说你能把一个饭馆写成这样,我相信你一定能写好一客栈,那时候我根本没有写过电影。

2

谈香港电影的衰亡

汪海林:那前一阵香港电影节出一个事,挺逗的。就是内地有个公司,跟爱奇艺一块在香港搞一个活动,说怎么帮助香港电影走出困局,就是破局,然后又说什么把香港电影的IP价值重新再开发什么,现场王晶给气的就走了。但是我觉得这个公司属于叫不大懂事,他那个公司自己啥也没拍过,跑去教香港电影人怎么破局,所以说挺逗的一个事。所以您在香港电影界也这么长时间,我很想了解一下,您对现在香港电影的是一个什么看法?

何冀平:香港电影还是有传统的,这么多年了讲它没有断过,而且香港的这个电影的专业从业者很多都是外国回来的,以前就说:你要不会英文你别拍电影,后来变成你不会国语别拍电影什么的。就说明他们确实在外国学了一些专业的东西,然后回来呢,有机会给他们这个实践,好多都是从很小就开始做起,他们也不说一回来,我曾经师从哪个大咖,在哪镀过金,我就要怎么样,你这样也没用。因为香港是一个市场化的地方,就是说你要当导演,你是不是就能当导演,你说你是一个三级编剧,到这我要拿一级编剧的这个钱,你也做不到。因为它有市场管着,它是有文化秩序的,就整个的市场把你管住了,谁也知道给一级的就是一级的,给三级的就是三级的,这个不会乱,这样的所以它就保证了香港制作的一个规范性。那么它也有低潮,因为好多人全都来拍电影,拍得很快,收钱也很快,来钱很快,所以就懂不懂的人全都来这投资来了,就搞乱了市场,一下子香港电影就低到低谷,到现在也没恢复起来。现在基本上香港有名气的导演都是跟大陆合作,全是合拍片,而且他们的这种专业品格和职守,被我们大陆这边的认可。

3

与姜文导演合作《邪不压正》

汪海林:您现在最近是在帮姜文导演写那个......

何冀平:已经写完了很久了,拍都拍完了,后期都应该是基本完了吧?

汪海林:您跟姜文导演合作怎么样?费劲吗,还是顺畅,还是?

何冀平:我还是很喜欢姜文导演的,他真的是很有才华,而且很有想法,我们谈了很久这个片子,当时还有几位编剧一块谈,因为这是一本小说改的,就是张北海的那个《侠隐》,所以它大概是有一个故事走向的。我们是在这个故事走向和这个人物塑造当中去变化,变的还是应该说是不少的,但是整个这个我相信这个架构还在。

汪海林:那您后面创作什么?

何冀平:现在呢我还有些舞台的东西要做,那么也有电影找来,目前还没有决定接哪个,我现在接这个东西,我很看重和对方的合作。比如像跟姜文跟许鞍华的合作吧,我觉得是都很愉快的合作,我也很看中对方导演和那个团队,你也是编剧你知道,要弄一个合不来,或者是他也不认同你,你也不认同他,这还不够闹别扭的?没有功夫闹着别扭,大家都心情不畅,何必呢是吧?所以我在前期要尽量地沟通,觉得他可以接受我的东西,我也可以接受他的东西,那么再合作起来也会相对的顺畅。

汪海林:对,我个人的经验感受就是,好像跟水平越高的导演或艺术家合作,越简单越顺畅。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四味毒叔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