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这部反类型电影里,吴镇宇是牛逼「死」的!

香港电影 <更多内容 2018-05-14 12:22:10

文:三婶...首发于香港电影号。

时针拨回到千禧年前的一夜,那时候的叶伟信还没有开始血雨腥风的《杀破狼》与国仇家恨的《叶问》,一副黑框墨镜下的纤细身躯里,藏着的是汉子柔情的绵长悠远。

以怪诞诡谲形象示人的吴镇宇,在被迫将这种神经质曝光在大众视野前时,曾多次与金像奖擦肩而过。乃至今日的他,早已对奖项无牵挂,乃至今日的金像奖,早已无复当日的光辉,都无可否认,吴镇宇的演技曾牛逼到天上去了。

而吴镇宇与叶伟信最好的两次碰撞,都献给了千禧年——《朱丽叶与梁山伯》(2000年)与今日要讲的这部《爆裂刑警》(1999年)。

这两部前后上映仅差1年、都以吴镇宇为男主的叶伟信作品,都不自觉得走向同一观影触觉——反类型化,前者的著名的中国古典爱情糅杂了警匪的断肠,后者以凌厉鄙人的犯罪警匪展开一段感人至深的人情世故,而两者其实本质都在探讨同一个主题,那就是——命运。

关于《朱丽叶与梁山伯》的影评,请参照我们之前的文章:吴君如要做导演啦!认真又搞笑的她实在是太美了!今天,想来推荐的这部港片是1999年由叶伟信导演,吴镇宇、古天乐主演的电影:

《爆裂刑警》(1999)

故事讲述由警员Mike(吴镇宇饰演)与警员阿仁(古天乐饰演)一同去调查劫匪“毒龙”的案件,Mike与阿仁的性格大相径庭,一个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一个则是玩世不恭,做事容易出岔子,在前几次的调查中,冲动的二人组给案件添了不少的麻烦均得不到上司的赏识。

为了缉拿“毒龙”,收到情报的二人组决定征用居民楼里的一家普通住户的房子来作为监视地点,在被冷漠拒绝了多次之后,终于四婆(罗兰饰演)同意将屋子租给他们来监视对面的动静。

有趣的是,四婆年事已高,家中又无儿无伴,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四婆误以为Mike与阿仁是他的一双儿子,在二人办案的途中与四婆愈发生出感情,作为孤儿的Mike与贪玩的阿仁日渐对这个“家”产生了感情。

与此同时,问题少女阿Yan(郑雪儿饰演)的闯入令阿仁怦然心动,天真无邪还是学生妹的阿Yan给阿仁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乐趣,无家可归的她同被收留在了四婆的家里。

另一边厢,Mkie结实了洗衣店的孕妇阿缘(林美贞饰演),她只身一人经营着一家洗衣房,眼看八月怀胎快生的她却不见身旁的男人,Mike与阿缘越走越近,本是孤儿的他期待着小生命的诞生,他对阿缘说:“我想做他的爸爸。”

是不是讲到这里,并没有没有觉得《爆裂刑警》是一部正经的警匪电影,但“毒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毒龙”的出现已是影片后三分之一处,他更像是一个符号化的坏人形象,面如表情,杀人如麻,就连小弟们和他的衣着都一看就是“古惑仔”。

原本可以大展身手的Mike与阿仁,却因为Mike被检查出患有“亨廷顿氏舞蹈症”而蒙上了悲情的面纱,这种绝症正如Mike自己所说那样,会令患者逐渐失去肌肉运动能力,情绪不稳定,最终全身肌肉坏死,智力下降如同个白痴一样。其实Mike早就知道他患有这种疾病。

他作为一个警察,一名孤儿,一个“准爸爸”,一个爱人,一个患者,生与死就如同一把利刃将结局明确得撕裂在他面前。

一反传统的警匪电影,《爆裂刑警》以一种“伪装明朗”的方式去阐述一份悲情,主人公在大小命运面前的努力与挣扎、无奈与彷徨才是这部影片想要传达的。

所谓的“爆裂”,是警察面对劫匪的“对峙”;是患者对于死神的“不服”;是新生活对于坎坷的“洗礼”;是爱人对于灵魂的“延续”,这种精神在全片逐步逐步驶向末尾时尤为得壮观绮丽,尤其是吴镇宇所饰演的Mike这条线,将生死、正义、使命、爱人、希望等情况气氛演绎得十足到位。

而刚晒黑不久的古天乐在吴镇宇面前显得有些稚嫩和本色出演。讽刺的是,以表演的水准来看,在当年的这部《爆裂刑警》中的古天乐绝对输给吴镇宇,但是由于近年来港片水准良莠不齐、青黄不接的状态,让熬了那么多年的古仔得了一次影帝。

吴镇宇,似乎错过了最好的时代。

他出色的个人表现是全片的灵魂所在,没有过分刻意营造神经质的戏份,更多得是将情绪内敛在沉默的悲凉之中,观众们伴随着Mike的命运一步步陷入感情漩涡。

在片尾他拖着沉重的身躯走到自动售卖机旁投下一枚硬币,而身躯却渐渐擦在墙上往下坠时,他的眼睛仿佛是一把顿了利刀,原本戎马辉煌却被命运折了腰。

而在与阿缘和四婆交流时,那股子男子汉的柔情却也在他的眼神里透露无疑,本是狠绝的Mike在“家”面前变得似水温柔。

他对躺在病床上的阿缘说:“我从来没有见过父母,所以想知道做父亲是什么感觉。”此时的Mike仿佛还有某种脆弱萦绕在他身边,令人心动无比。他与阿缘之间的感情,好像比爱情又多了点什么。

吴镇宇放弃了爆发式的表演方式,转而陷入以情制动的软式格局中,不做作、不强势,平静地去安排生活无常的中每一个逗号,将生死化作无奇的句号,期待着生命谷底也会有一长串延续的省略号。

吴镇宇所塑造的这个角色,是现代香港社会中人们的真实写照。道义、情感蕴于利益争夺,英雄梦想中搀杂实利追求和勇敢牺牲,世态的纷纭、人性的矛盾,是香港电影说不完的话题。

“我们一天应该喝八杯水,睡八小时,不应该吸那么多烟,喝那么多酒,不要滥交,该定期检查身体,红灯不应该过马路,三十岁前应该结婚,坐着时双脚不要不停地摇,看电影时应该关掉手提电话。根本没有什么是应该不应该。应该不应该。”

这是影片开头与结尾的一段话,其实人生根本就没有应该不应该。

当死亡就摆在你面前,你渴望生的欲望促使你更学会怎样去爱,原来爱是不会终结的,就好像生活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活下去,爱下去,然后好好地和在乎的人道个别。

本片看似是以恶警为题材的暴力电影,实际上借不相识的人组成的大家庭讲述了一个共渡时艰的故事,影片的背景是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同舟共济互相扶持在荒谬的黑色幽默里为虚怯的人心带来鼓励。

《爆裂刑警》的导演是叶伟信,监制是马伟豪,在影片一开始,古天乐饰演的阿仁的手机响起,铃声是三年后马伟豪的作品《河东狮吼》中那首耳熟能详的“来来我是一个菠萝”的音乐,随后的《河东狮吼》红极一时,这或许也是马伟豪对于《爆裂刑警》的某种纪念吧。

就好像Mike在将死之时,脱去沾染鲜血的外衣交给阿缘让她清洗,这件衣服要洗一辈子那么长。新生命诞生,Mike闭上双眼,开头奔跑的吴镇宇换为古天乐,这一种接力与传承似乎暗示着当年的香港与香港电影业,1999年权力移交未全,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或许当时的叶伟信对未来充满了新的期待吧,所以随后的《杀破狼》与《叶问》才令他更加出彩。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香港电影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