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你也绝对没搞懂!日本军国主义到底是如何产生的

静说日本 <更多内容 2018-05-01 18:17:24

原标题:你也绝对没搞懂!日本军国主义到底是如何产生的

  “国主”,是一个很血腥的话题,它烈的 扩张的色彩。国主有一个准的西文名,英文叫“Militarism”,因为这一种主的最早推行者,是欧洲的普士王国。 早在18中叶,普帝侯弗里德里希一世即位后,开征事税,行征兵制,人数量达到全国人口的4%,而国家政的四分之三用作军费开支。普造了一种欧洲国主的模式, 那就是“军队拥有一个国家,而不是国家有一个军队”。

  依靠着日益大的力,普士由小而大,由弱而19 中期,普士王国取得普丹争、普奥争和普法争的利,一了除奥地利外的德意志,1871年建立了德意志帝国,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和第二次世界大,以其残酷性和反性,类带来了巨大的灾。因此,“普士主”成了德国国主的罪根源与核心。




  当我漫步在京的街,无是古老的站,是日本司法部大楼,都能看到古老的德国式建筑,这说明了什么?明了日本与德国的渊源关系—从明治代开始,日本就学士主与德国的政体与文化,并在第二次世界大中,日德成了定的盟国。

  明治新初期,被称“日本政之父”的伊藤博文赴欧洲考政,他首先来到英国,发现英国国王有王位而无实际统,与日本国体不相符。而德国政府虽设会广采众,皇帝却掌立法行政大。因此,伊藤博文认为,德国体制最适合日本,于是主日本效法德国。日本此后按照伊藤博文的思路,制定了《明治法》,在此法下,虽设议会,但以天皇主权为根本原;以天皇神,将神道国教化;陆军本部和海军军令部直属于天皇,人以特。《明治法》的布,使明治新政权带上了封建主帝国的深深烙印,日后国主起埋下了伏笔。

  不,与德国不同的是,日本国主的另一大渊源是源自于古代中世的日本武士、武家当政及武士道精神。武士道既是日本武士的人生和世界,又是武士尽的义务职责,包括效忠君主、崇尚武绝对服从等封建道德范及行。武士道日本政治和社会生活各方面的影响极其深,使得日本具有了国主的思想文化传统




  由于效仿德国君主立制度,日本的一大批封建武士在明治新之后的改革中成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新武士”,最著名的“新三杰”大久保利通、西隆盛、孝允,以及断日本政近五十年的伊藤博文、山有朋、松方正等均旧武士出身,包括昭和代推侵略争的条英机、宇垣一成、板垣征四郎等也都是士族出身。些士族及士族出身者极自然地成日本国主义产展的主要社会力量。

  明治政府推行三大政策:富国兵、殖产兴业、文明开化。美英的“黑船来”使得国五百余年的明治政府知道了自己的落后,因此,“富国兵”成了明治新的主体,是三大政策之首。

  “兵富国”路线的推行,使得日本工化的实现产业革命的完成均与侵略中朝的甲午争、日密相。而日本在此后向 本主义过更是走了从争走向更大争的性循之中。殖民朝发动华战争,发动太平洋争,几乎是每五年就外用兵一次,直至底投降亡。




  对于日本国主史,尤其是一主在近代日本的端、践直至亡的史,始得研究的主。多年前,沙青青先生就埋海之中,查阅日本、中国、美国等各国文献料,试图日本国主展脉

  沙先生是复旦大学史系的高材生,也是上海市人大代表,好广泛,见识广博,中日史以及世界史皆有并刻苦研。这让东亚历史有着更冷静的分析思与更宏大的国际视野。当大多数同人都衷于买车挣钱候,虽为80后”,他却更喜在自己的房里与电脑为伴,享受简约而自由的生活,并能自得其这让我想起自己的青春代,寒夜里披着棉被读书的光景。在当今浮躁的社会境中,他能如此静心做学对这位学弟生了格外的尊敬之心。



  《暴走国》是一本得的学著作,它从国民性、民族性着手,全面分析了日本国主形成、展与狂妄直至亡的史,于残留在日本肌体中的国主阴魂也提出了警示。我的欣,不在于其学也在于其能通过对细节的考察来为读者展那一段段跌宕起伏的史演进过程。一本好的著作,之所以能够让人百,就既需要学严谨,又要做到引人入而不枯燥乏味。沙青青先生做到了一点,就是他的学功底。

  (这是我为《暴走军国》所写的序言。此书已经由东方出版中心出版,当当网和京东商城上均有出售,推荐各位一读。)


—————————————————————————————————————————————————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静说日本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