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讲100堂“女童保护”课程,需要多久?

女童保护 <更多内容 2018-04-29 20:04:37

原标题:讲100堂“女童保护”课程,需要多久?

2018年4月26日,对于女童保护基金河南许昌草根爱心团队志愿者讲师薛玲来说,是一个平凡又特殊的日子。

平凡在于,她像往常一样,跟讲师们深入一线,完成了一堂“爱护我们的身体”儿童防性侵安全知识课。

特殊在于,这是她作为“女童保护”讲师上的第100堂课

完成100堂课,薛玲花了两年零十天。

2016年4月7日,是薛玲第一次作为老师走上讲台。

“原以为上去之后我还会打哆嗦”,但是真的开始讲课后,薛玲发现“孩子们很活泼跟配合”,一下子就进入了最佳状态。

这堂课一共有150名孩子,下课之后,小朋友们还在互相说“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这让薛玲觉得付出很值得,并且暗自下定决心,以后要努力上好每堂课。

薛玲至今还保留着她第一次上课之后的纸质反馈表。50多岁的她,对于电子产品并不是很熟悉,所以每一次都是手写填完反馈表,再交由团队的其他志愿者电脑输入。也正因如此,薛玲保留着每一堂课的课后反馈。

“一百堂课都有记录,从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到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从残疾儿童、自闭症孩子到农村七年级的学生,从城市儿童到偏远山区儿童,总共8310个孩子,我都记得”。

女童保护:成为志愿者讲师,用了多长时间?

薛玲:我加入“女童保护”的时候已经53岁了。当时听完我们草根爱心团队王蓓蓓老师上的这个课之后,我就想要加入。她跟我说完之后,我就开始学习教案,背教案。

年轻人估计一两个礼拜就行了,我比不上他们。而且前两年,我得了一次脑梗,还是脑干梗死,特别严重。不过因为治疗及时,也没什么大碍,但是记忆力严重减退。我就觉得什么东西都记不住,老忘事。因为这个,我背教案很辛苦。有时候,我在那儿背呢,我家那口子就会说,哎呀,你还没记住呢,我都记住了。那时候我外孙3岁多,他还会纠正我:姥姥,你记错了。最后从准备到考核合格,我花了两个月时间。

所以我现在多讲课,一是自己喜欢,二也是担心长时间不上课,会忘了。

女童保护:你有想过自己会讲到100堂课吗?

薛玲:说到这个,也有个故事。“女童保护”3周年的时候,我跟王蓓蓓老师代表许昌团队去了北京参加活动。

在北京,我看到也有一批年龄比较大的志愿者讲师。我就说,哎呀,他们也是这么大年龄做女童保护啊,真好。后来雪梅(编者注:孙雪梅,“女童保护”负责人)就说,不大,以后他们没准能讲100堂课呢。

当时我听了,心里就觉得很羡慕,“100堂课,真伟大啊”。那时候我还没成为讲师,但我就心里暗暗想,我也要讲课,讲好课,争取早一点讲够100堂。这也是我在“女童保护”3周年时候暗暗许的心愿。

女童保护:那现在完成了100堂,回想起来,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薛玲:印象深刻的话,有一次是去县里的学校,是个大热天基本上都快40度了。哎呀,那天还连讲两堂课,讲完之后,衣服、头发全部都是湿的。还有一次,在两个很近的学校之间脸上三堂课。第一堂是在这个学校,第二趟跑到隔壁学校,第三堂又回到第一堂的学校。我本职也不是教师,不会用嗓子。第三堂课讲完,我觉得嗓子就像着火一样,一句话都不想说。

平时我还会去福利院上课,那些孩子们看见我就扑上来,一个一个要我抱。上完课,孩子还舍不得你走,使劲儿搂着脖子让你抱着。每回都累得满身大汗。但是我就觉得值得,今天这堂课让这么多的孩子学会了保护自己。就是累点儿,真的也值。

女童保护:周围的朋友和家长怎么看你做公益这件事?

薛玲:我有个记忆犹新的事:我所在的这个志愿者团队一直在做公益,当地的报纸媒体都会有一些报道。临近退休的时候,我主要的就是把日常的工作做一些交接。有一天我去单位,碰上我们老板,老板见到我说了一句:你今天咋没做公益,来上班了?我就说,你不要以为我拿着工资天天不上班去做公益了,我大多都是周末做。其实老板也是支持我做这个事情的,他也就是见到我,开句玩笑。不过我就想,可能大家都觉得这就跟我本职的工作,差不多了。

也有人听完我讲课之后说:“薛老师,你这个课真好,我也要加入”,吸收了好几个志愿者讲师呢。

家里人也是很支持的。我女儿有时候也问我:妈妈,你明天能帮我干个事吗?我说,不行,已经安排了讲课了,讲完课之后或者改天再办。去年暑假,本来想带外孙出去玩,结果因为假期学校安排课,都不是连贯的,后来也就取消了。她们也觉得我做这个事情,我很高兴,所以也是支持我的。我老公、女儿、妹妹,有时候也都会带着孩子一起去福利院啊,大家一起参与。

女童保护:加入“女童保护”以来,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薛玲:哈哈。我现在都觉得自己有职业病了。去别的地儿,只要是孩子多或者家长多的地方,我就会带着咱们女童保护的小册子,到那儿就给人说这些。

前段时间,早上6点多我给外孙排队报名上英语班。我一想这肯定都是孩子的家长去排队。我就拿了几本家长版手册。我搬个了小凳子去排队,然后就在那讲“女童保护”。有个家长就问我,是不是许昌草根爱心团队的。我说是啊。他就说,我知道你们,你们这个“女童保护”的课也经常去学校上。当时有个家长说,我们家孩子是男孩。我就告诉他,你这就是误区。就开始给他讲相关知识。

我现在坐火车、坐飞机啥的,有时候都会跟邻座的人说“女童保护”。有朋友就说我:”你现在到哪都是离不开女童保护,到哪儿的话题都是这个”。

到哪儿都离不开“女童保护”的薛玲,5月4日即将迎来55岁的生日。

2017年,她的生日是在课堂上度过的。

今年的生日她将在常德,考核新一批的“女童保护”志愿者讲师。

“最好的生日礼物应该就是有更多的志愿者通过考核!”

文/梁超

 ● ●

【女童保护基金】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2013年6月1日,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凤凰网公益频道、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2018年3月,“女童保护”团队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私募),公开募捐继续与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合作。“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截至2017年12月底,“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8个省份相继开课,培训志愿者数万人。通过与地方妇联、教育局、团委等部门的合作,培训当地教师授课,使得儿童防性侵教育覆盖面大大拓宽,覆盖儿童超过188万人,覆盖家长超过44万人。此外,还定期进行线上培训和讲座,目前各个平台上已有上千万网友参与。

在普及儿童防性侵知识的同时,“女童保护”联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推动相关制度和法律的完善,例如参与推动了取消嫖宿幼女罪等;每年还发布全国媒体公开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例统计报告和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为相关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填补领域空白。

下方“阅读原文”是女童保护基金的募捐链接,捐款和转发都是善举,我们期待和感谢您的支持!您的每一次善举,都会让更多的孩子受到帮助!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女童保护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