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一家竟被网络文章推到“神酒”企业,怎么看?

慎浩说 <更多内容 2018-04-17 02:45:17

近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因一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此处“鸿毛”为谭秦东错别字)被千里之外的内蒙警方刑拘一事刷屏。一般这类刑事案件引发社会讨论大致有两种情况:要么嫌疑人惨绝人寰,譬如江歌案;要么,涉事人情有可原,譬如《盲山》白春梅杀夫。

而谭秦东和鸿茅药酒,这两个看似风牛马不相及的关联方,因一篇小范围传播的网文产生交集、出现纠纷,而4月15日内蒙凉城县的一则抓捕通告则成为事件的放大镜,矛盾在互联网不断激化。

据数据显示,过去10年间,鸿茅药酒被通报违法2630次,相当于每个月收到22次通报,其中被暂停销售数十次,却有1186条获批广告。

而在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经依法侦查查明,谭秦东的“黑文”在原发表渠道美篇中的点击量为 2075 次,连定罪传播谣言的5000条转发一半量都不到。

即便如此,凉城县警方仍然以“损害商品声誉罪”逮捕了谭秦东。

null

◆ “标题党”引火烧身

谭秦东在询问笔录中称,“毒药”是受一个“不认识的微信朋友”鼓动,“头脑一热发出去了”,其标题用“毒药”二字,是“为了博取读者眼球”。

但至始至终,他都不明白“损害商品声誉罪”罪从何来……

三个月前,广州医生谭秦东被千里之遥的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跨省刑拘,起因是他2017年12月19日发布的《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一文。

据凉城县公安通报显示,凉城公安2018年1月2日立案侦查,经查《毒药》一文大量传播,谭秦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

2017年12月22日,鸿茅药酒运营主体——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报案称,“网上的大量不实言论和虚假信息,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给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鸿茅国药认为,谭秦东在文章中所撰写的文章,内容存在恶意抹黑,大肆散播不实言论,误导了广大读者和患者,致使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商业信誉。

为此,经过查证,凉城县公安根据刑法第 221 条规定,给谭秦东定了一个“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的最顶,一旦罪行得到认证,他将被处以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就像文章开头谭秦东所说的,他不知道这一篇科普性文章是怎么沦落到“犯罪”的地步。

据此前谭秦东妻子公开的《毒酒》原文,从鸿茅药酒的立场看,文章中存在针对鸿茅药酒的恶意:

开头部分,“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意在劝解人到老年,心脏和血管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酒品要适当饮用;

正文部分,提到老年人退休后很多消遣项目就是电视,鸿毛药酒广告铺天盖地,“包治百病”夸大疗效;

结尾部分,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礼物。

对于“毒药”一说,也并非谭秦东“首创”,他本人表示,该文主要内容来自一篇名为《奇葩:67种药材能治47种病1169个广告的国药鸿毛药酒坑人到什么时候?》。而所谓的“大量传播”,也只不过是“点击2075次,被网友分享120次”。

与此同时,谭秦东委托律师胡定锋认为,文章正文部分提到了心肌的变化、心脏传导系统的变化、心瓣膜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 5 个概念,“这都是科学叙述,讲的是这些疾病的原理,相似内容可以在权威医学杂志、网站上查询。”

而正文其他部分转自权威媒体、网站和国家行政机关的公开报道与处罚公告的截图,包括:新京报的报道《屡查不改 鸿茅药酒仍在称“所有人都能喝”》;新浪网的报道《鸿茅药酒被责令停售 治病药酒被指夸大宣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刊登的公告《海南省暂停鸿茅药酒等九个违法广告药品的省内销售》。

也就是说,一篇拼凑的文章,最终成了谭秦东锒铛入狱的最佳佐证。

◆ 是“药”还是“酒”?

我是药酒,不是毒酒!鸿茅药酒有它的底线,神圣不容侵犯。

但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在网上搜索“鸿茅药酒”时,一边是鸿茅药酒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明星们在广告中抱着药酒说“每天两口,把病喝走”;而在另一边,则是层出不穷的鸿茅药酒因涉嫌虚假广告宣传而被处罚的新闻,好像这款药酒并不靠谱。

这背后,除了谭秦东不明真相,可能大部分买鸿茅药酒的吃瓜群众也是一脸茫然。事实上,除了谭秦东拼凑的那篇文章,背后的线索源早已在市场上流传开来。

除此之外,谭秦东被捕一事也引来热议:

人民网发文《警方通报“医生吐槽鸿茅药酒被跨省追捕”:案件已移交检方》,下面的评论就有三万多了,对鸿茅药酒几乎是清一色的谴责、质疑甚至辱骂,其中排名第一的留言“赞成鸿茅药酒是毒酒的举手”,获得了3万2千多的点赞。

“丁香医生”发了篇《某药酒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医生发1篇科普文却跨省抓捕》,阅读量至少有上百万,全网应该有几千万了,甚至上亿了。

以及各地专业人士的声援:

null

你一定看过鸿茅药酒的广告:“风湿骨病怎么办,每天早晚喝鸿茅;肾虚尿频怎么办,补肾强身喝鸿茅;脾胃虚寒怎么办,健脾养胃喝鸿茅;气虚血亏怎么办,补气补血喝鸿茅。六十七味药材好,呵护爸妈更周到!一瓶鸿茅酒,天下儿女情。”

一瓶鸿茅酒,天下儿女情!这张亲情牌打得好,起码在听到鸿茅药酒是“药”不是“酒”而感到震惊的人,或多或少以为,它不过是“保健品”。

而实际上,由内蒙古鸿茅药业生产的这款鸿茅药酒,的确获得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批准,属于甲类非处方药品、酒剂类中药,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 Z15020795。

看起来是正规产品没毛病。按道理来说,药酒不同于保健酒,前者用于治病,适用于病人,后者权当养生,适用于亚健康人群。

再正规的药,你能大包小包几个疗程随便扔给家里人喝吗?换句话说,止咳糖浆你能让家里哮喘的小朋友没事儿喝两口?

除了广告营销上,在销售中鸿茅药酒也在保健酒和药酒的概念上打擦边球有媒体报道称,在随机调查的三家售卖鸿茅药酒的网店上,三者口径几乎一致,一方面承认这是药品,一方面强调普通人也能饮用。

一家药店的客服对媒体表示:“不良反应尚不明确,但网上每天卖出那么多药酒,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有高血压的不送就行了。”

另外,有的药店工作人员甚至会建议顾客:“一次买三箱,能喝一整年。

当然,因为这些“误导”操作,鸿茅药酒也“吃过苦头。”

过去10年间,这款“治病强身”的神酒被通报违法2630次,相当于每个月收到22次通报,每个月工作日几乎全勤。其中被暂停销售数十次,却有1186条获批广告。

有趣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不断违法的产品,在不断换个广告说法后继续推销,据说每年的零售销量在同类产品市场上位列全国第二。

但与此同时,各种殊荣也接踵而至:

比如,2009年4月,饱含鸿茅药酒文化和技艺精髓的“八步酿造工艺”即“古法酿造工艺” 正式入选“内蒙古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0年1月、5月,鸿茅药酒接连获得“中华老字号”、“中国驰名商标”的荣誉称号;

2011年,鸿茅药酒文化再次入选内蒙古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7年6月29日,鸿茅药酒正式入选“国家品牌计划”……

而出现这样的奇景,媒体人褚朝新隐晦地表示:“2016 年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 1.6 亿多元,其中 2015 年销售额达 12 亿元。”

◆ 谭秦东的结局?

鸿茅药酒方面认为,谭医生的这篇文章,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达到了构成刑事犯罪的立案标准。

据相关询问笔录,受这篇帖子影响,在深圳、杭州、长春三地,共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

这两家公司为吉林省海山医药有限公司、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两公司分别退货14000瓶、43200瓶,涉及货款827000元、2983392元;7名市民分别要求退货1瓶到12瓶不等。

但这篇文章的点击率只有2000多次,这么小范围的传播与鸿茅药酒所诉称的80万元的退货的经济损失是否构成因果关系?

澎湃记者为此走访上述退货关联方,其中有3名因看到谭秦东所书《毒药》一文退货,而两家公司中,吉林省海山医药有限公司则表示,确因该文章向鸿茅药酒公司退货,但目前该公司仍在销售鸿茅药酒,业务正常;另一家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一位财务人员表示,并未向鸿茅药酒退过货。

null

那谭秦东到底算不算有罪?观察君咨询相关法律人士了解到,如果严格来评判,确实是有可能的。

首先即使鸿茅药酒中部分材料确实有有毒成分,但文章标题中明确表明鸿茅药酒是毒药。这从新媒体文章抓眼球的角度来讲是没问题的,但从法律的层面来讲,不够严谨,不够规范,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其次,鸿茅药酒要举证自己遭受了极大损失,很好举证,毕竟以经销商和企业的关系你懂的。所以,如果内蒙古凉城警方狠下心要把案子办成铁案,也并非完全没有法律依据。

但该法律人士同时也表示,实事求是地说,在司法实践中,侵害商誉罪适用极少,多为不同的企业主体之间出于商业目的互相倾轧时手中握有的武器,像这种直接将大刀和长矛对准自然人的情况,极为少见。

“为什么呢?因为按照正常逻辑来讲,企业在面对普通消费者或专家对产品的质疑时,一般会选择澄清、解释、道歉或通知平台删除,要么就是主张民事侵权。”而像这种因一篇公众号文章就重拳出击、跨省追捕的情况,他认为属于缺乏公关常识。

对此,谭秦东的代理律师胡定锋分析,《刑法》第221条对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规定如下: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他认为,谭秦东的文章内容,来自公开报道或政府部门的行政处罚公告,不存在“捏造”的前提;至于“重大损失或其他严重情节”,需根据证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再进一步质证。他表示,将为谭秦东做无罪辩护。

“实际上,鸿茅药酒可能想借此机会杀鸡儆猴,让其他负面声音都消失,谁知道用力过猛!”业内人士认为,鸿茅药酒此番对谭秦东的作为反而激起了民愤,让舆论对其“药性”侃侃而谈的后果就是——全天下人都知道鸿茅药酒是药,不是保健酒!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慎浩说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