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敢犯鸿茅药酒者,虽远必抓

晓看 <更多内容 2018-04-16 07:56:41

鸿茅药酒除了态度强硬以外,在法理上、逻辑上、事实上一点也不硬。

广州一位谭医生,对热销的鸿茅药酒成分进行质疑,在对比各种明确的国家标准后指出,鸿茅药酒内涵各种国家明令禁止的有毒成分,因此称鸿茅药酒为“来自天堂的毒酒”。没想到就此惹恼了鸿茅药酒,向公司所在地,内蒙古凉城县公安以“损害商业信誉”为由进行报案,凉城公安跨省抓捕了谭医生。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为莎普爱思喊一声冤枉,你们怎么就没想到找当地公安报警抓人呢?谁质疑你们,你们就抓谁,多轻松的一件事啊!看谁还敢来质疑。显然,无论是莎普爱思还是当地公安,法治意识的底线还在,没有把正常的质疑诉诸国家公权力来解决。

根据国家刑法的定义,伤害商业信誉有几个前提,一是存在虚构事实,二是影响力大。从新闻报道和鸿茅药酒公布的配方来看,谭医生出于一个医生的良知,对这种含有明确有害成分的药酒进行了剖析,顶多语言略有夸张,却很难够上“虚构事实”。

打铁还需自生硬。但鸿茅药酒除了态度强硬以外,在道理上逻辑上事实上一点也不硬。

第一,鸿茅药酒的中药成分中,含酒精、槟榔等世界卫生组织公认的一级致癌物,有乌药、附子等含有对心脏有毒性的乌头碱物质,同时还含有半夏、何首乌等具有肝脏毒性的药材。长期饮用,对人体有很大的伤害。其中有些药材,按照中医理论,属于十八反。也就是说,药性相克,增强毒性的药材,也被放到了鸿茅药酒里面。这是中医理论严格禁止的行为。

第二,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鸿茅药酒里面,有属于世界濒危野生动物的豹骨。豹在中国同样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根据国家食药监局的规定,从 2006 年11日开始,我国已全面禁止从野外猎捕豹类和收购豹骨;现存的豹骨虽然确实可以入药,但明确限制了其使用范围,且只能把现有库存使用完毕。普通人打个豹子都要判刑,鸿茅药酒这样大规模使用,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要不要追究刑事责任呢?

第三,最离谱的是。人民日报旗下《健康时报》报道,10年间,这款“治病强身”的神酒被通报违法2630次,相当于每个月收到22次通报,平均到每个工作日都会有超过一起违法通报。在违法广告通报中,算是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其中被暂停销售数十次,却有1186条获批广告。如此劣迹斑斑,却又生龙活虎,霸气侧漏,又是如何做到的?

第四,根据原来国家食药监局的批文,鸿茅药酒明确是非处方OTC药品,不是酒。根据有心人查证,这款药品没有任何临床试验数据。而根据国家规定,除广泛使用的传统药方外,药品上市必须提供临床试验数据,鸿茅药酒又是如何绕过这道坎,而拿到药品批文的呢?

同时,根据国家规定,药品不能做广告,但鸿茅药酒每年却花费数十上百亿的广告费四处打广告,据统计,仅在2016年,鸿茅药酒花在电视上的广告费就高达150亿。

鸿茅药酒存在如此多的硬伤,却在面对质疑和批评的时候,直接祭出了公权力。而当地警方在接到报案之后,大有“犯鸿茅药酒者,虽远必抓”的决心,从凉城直扑广州抓人。据谭医生对妻子说,随同办案者,甚至还有鸿茅药酒的人。

这显然是违背办案程序的。“伤害商业信誉”的立案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规定, 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当地警方接到报案,是否需要先验证一下谭医生是不是属于捏造事实?如果鸿茅药酒能拿出具体事例,证明谭医生捏造事实,再办案不迟。如果谭医生讲的是事实,公安就没有抓人的理由。

同时,鸿茅药酒说“因该文章而造成的公司销量下滑及市场经济损失”,似乎也缺乏直接证据。根据警方的笔录,受文章影响,在深圳、杭州、长春三地,共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超过380万元,导致经济损失140万元。这些所谓损失,到底跟网帖有没有直接联系?不得而知。

在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经依法侦查查明,这篇文章在原发表渠道美篇中的网站点击量为 2075 次,app访问量3次,谭秦东在微信群中转发10次,获得微信群849次访问,微信好友250次访问,朋友圈720次访问,另有其他访问253次、被分享120次。 可以看出,相比之前网络上曾出现的其他鸿茅药酒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影响力实在是有限。试问一下,一篇点击只有几千的网帖,有没有这样的威力?

鸿茅药酒如此强硬,根本原因就在于地方保护主义作祟。鸿茅药酒所在的凉城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年GDP为80亿元。而鸿茅药酒一年的销量就超过50亿,对地方经济的带动作用可想而知。但是,穷归穷,做事情还是要讲理讲法,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更不能把地方经济全寄托在创造违法吉尼斯的药酒身上。

鸿茅药酒2006年卖给现在的主人鲍洪升等人,只花了518万人民币,而从2001-2005年的数据显示,当时鸿茅药业的固定资产曾经超过4000万。因此有媒体指出,此举涉嫌国有资产流失。而鲍洪升人如其名,曾经是“婷美”“护肾宝”“美福乐”等多家保健产品的背后操刀手,这些产品经他之手后,无不“爆红升”,知名度爆红,销量飙升。不过,这些产品,均频频遭受违法处罚。感受一下,鸿茅药酒有护发生发的效果,看来,老板一定是喝得还不够。

就在全国各省市食药监部门对鸿茅药酒违法通报达到天文数字的时候,内蒙古食药监部门坐不住了,专门开了一个会来研究鸿茅药酒问题。一个地方药厂,能得如此重视,鸿茅药酒在当地地位之超然,可见一斑。会议得出的结论竟然是,鸿茅药酒没有违法问题。

大家感受一下画风:“近期,国内部分媒体、自媒体(微信公众号)登载或转载鸿茅药酒广告违规发布内容的言论,自治区居高度重视,组织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调查核实。……会议结论为:鸿茅药酒广告符合《广告法》、《药品广告审查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有关规定。”

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的广告曾经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 25 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也就是说,这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和内蒙古食药监部门,执行的可能不是同一部法律。这种情况表明,要么是25个省市错了,要么是内蒙古食药监在护犊子。具体如何,大家可以自行判断。

2014年,内蒙古食药监局局长杨玺亲自率队视察鸿茅药酒。报道结尾是这样的,“在酒窖,杨局长和各位领导来宾亲口品味了窖藏30多年的鸿茅原浆酒,清冽甘醇的酒香让品尝者回味无穷。最后,杨局长代表视察组作了总结讲评,他高度赞扬了鸿茅人积极进取的精神,肯定了鸿茅药酒生产厂的各项建设和发展成就。鼓励大家再接再厉,排除干扰,保持企业健康和持续地向前发展,为老百姓提供更多的合格的优质产品,为本地经济社会发展继续做出贡献。”

有地方保护主义的撑腰,鸿茅药酒的胆也肥气也壮,不仅跨省抓了谭医生,还动用不可描述的力量,对发表批评意见的网友进行威胁。有个朋友,写了篇批评的文章,直接就被人爆出他家新搬入的楼层号,叫他小心一点。还有的网友反应,在网上跟评之后,接到不显示号码的电话,里面说“你的孩子小,说话要注意。”

鸿茅药酒还在呼和浩特组织召开“保护民族品牌,振兴中蒙医药”发展研讨会,会上直接把对鸿茅药酒的质疑,等同于“对传统中药”的质疑。

这一点,逻辑上也是不通的。中医药背不了鸿茅药酒的锅,鸿茅药酒也别拉中医药当挡箭牌。第一,鸿茅药酒不等同于中药传统,对鸿茅药酒的质疑,不应该认为是对中医药传统的质疑。第二,鸿茅药酒的配方中,明显有中医药传统理论禁止出现的“十八反”问题,如此配方,是在害中医,还是在发展中医?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鸿茅药酒的所作所为,已经从简单的民事纠纷,发展到刑事纠纷,再进一步升级到对所有不同意见的野蛮打击,从侵犯公民个人的言论权,发展到对整个社会的不同意见的压制。

这就不是一个人与一家药酒厂之间的事了,凉城的凉意,更令人心凉。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晓看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