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谁是下一个“鸿茅药酒”?

互联网分析沙龙 <更多内容 2018-04-15 21:27:35

对于广州医生谭秦东而言,他可能从未想过,一篇《来自天堂的毒药》给自己带来了一场无妄之灾。

 

三个月前,因在网上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毒酒”,广州医生谭秦东遭到厂家所在的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谭秦东医生于今年 1 月 10 日被内蒙古警方带走,现在他已被关押近 3 个月。

 

一、因140万损失几十亿元?

警方是以“损害商品声誉罪”为由抓捕谭秦东医生的。根据警方的《起诉意见书》可知,谭秦东去年12月在美篇APP上发布了该文,包括微信群、朋友圈和网站点击等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千点击,转发(分享)不过一百多次。

 

但鸿茅药酒声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这应是谭秦东被抓捕、刑拘并准备起诉的原因。

 

很显然,问题的焦点是鸿茅药酒方认为谭医生是通过「诽谤」并对其经济利益造成了严重损害。

 

不过,独立IT、电信分析师付亮 认为,广州那位医生因企业举报、警方并未确认的给鸿茅药酒造成140万的经济损失被抓,可公安局跨省抓人这事儿给鸿茅药酒造成了几十亿的损失,又该谁来担责?

 

二、鸿茅药酒到底是酒还是药?

 

鸿茅药酒是酒还是药?这是很多人关注的另一个焦点话题。 直到2018年4月13日,大家才知道,鸿茅药酒是药,而且是一种非处方药。

 

鸿茅药酒的身份是非处方药不假,但它的批准文号是“国药准字Z”打头,也就是“中成药”。

 

而且搜索一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网站,鸿茅药酒也是存在的。

据鸿茅药酒网站介绍,“鸿茅药酒始创于1739年,由著名民间药王王吉天在内蒙古凉城鸿茅镇创办的‘荣盛坊’根据祖传秘方炮制,成分包括(六十七味):何首乌、地黄、白芷、山药、五倍子、广藿香、人参、桑白皮、海桐皮、甘松、独活、苍术、川芎、菟丝子、茯神、青皮、草果、山茱萸、附子、厚朴、陈皮、五味子、牛膝、枳实、高良姜、山柰、款冬花、小茴香、桔梗、熟地黄、九节菖蒲、白术、槟榔、甘草、当归、秦艽、红花、莪术、莲子、木瓜、麦冬、羌活、香附、肉苁蓉、黄芪、天冬、桃仁、栀子、泽泻、乌药、半夏、天南星、苦杏仁、茯苓、远志、淫羊藿、三棱、茜草、砂仁、肉桂、白豆蔻、红豆蔻、荜茇、沉香、豹骨、麝香、红曲等。主要功效包括: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适用于以下病症: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及妇女气虚血亏。”

 

三、违法2630次鸿茅药酒为何仍在销售 ?

 

鸿矛约酒任厂古亘传上壮轰滥炸,犯有神约功双。2017年8月,健康时报研允近十年公告,不完全统计显示,鸿茅药酒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但鸿茅药酒依然活跃在日常广告里。截至2018年3月23日,鸿茅药酒在内蒙古食药局通过的广告批文有1188条。影视明星陈宝国、张铁林、雷恪生、黄健翔等曾纷纷代言,许多热门家庭剧也有广告植入。

 

疯狂的广告投入,使得鸿茅药酒业绩节节攀升。2016年3月,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根据米内网数据,2016年鸿茅药酒零售药店终端(包括实体药店与网上药店) 销售额16.3亿元,同期增长39%,在中成药市场仅次于东阿阿胶。

 

四、广州医生谭秦是否构成侵害商誉罪?

 

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认为,如果严格来评判,确实是有可能的。首先即使鸿茅药酒中部分材料确实有有毒成分,但文章标题中明确表明鸿茅药酒是毒药。这从新媒体文章抓眼球的角度来讲是没问题的,但从法律的层面来讲,不够严谨,不够规范,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其次,鸿茅药酒要举证自己遭受了极大损失,很好举证,毕竟以经销商和企业的关系你懂的。所以,如果内蒙古凉城警方狠下心要把案子办成铁案,也并非完全没有法律依据。

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在司法实践中,侵害商誉罪适用极少,多为不同的企业主体之间出于商业目的互相倾轧时手中握有的武器,像这种直接将大刀和长矛对准自然人的情况,极为少见(反正我是没检索到)。为什么呢?因为按照正常逻辑来讲,企业在面对普通消费者或专家对产品的质疑时,一般会选择澄清、解释、道歉或通知平台删除,要么就是主张民事侵权,像这种因一篇公众号文章就重拳出击、跨省追捕的情况,属于缺乏公关常识。

 

五、媒体评论:跨省抓捕警权动用应当谨慎

 

媒体指出,在这么一个四面楚歌的舆论环境之下,鸿茅药酒遭遇的退货和谭医生的这篇小文章真的构成因果关系吗?

的确,谭医生的表述有不妥的地方,特别是在网文的标题中使用了“毒药”一词。但是,表述不妥,与民事侵权和刑事犯罪的界限,应该判然有别。

警权动用应当谨慎,特别是当进入刑事程序,直接可以限制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涉及到将来的定罪处罚时。

原本可以通过网络平台申诉-删贴解决的问题,一脚油门踩到死,直接动用国家机器跨省抓捕一名医生,是否妥当?

这几年,打击网络谣言效果显著,以雷霆万钧之力澄清网络舆论环境,但是,应该区分情绪化表达与名誉侵权,一般性言论失实与刑事犯罪的边界。

 

围绕鸿茅药酒所引发的是是非非,已经呈现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此次事件,又将以怎样的结局收场?有网友一语道破:你们是要捞人出来还是要打倒鸿茅药酒?无论目的是什么,只要拿出鸿茅药酒是毒酒的确凿证据并提交检察机关,这事就完结了。或者,自己买一瓶送去做一个化验,拿着化验单去消协告,说自己喝了这个酒,现在中毒了,也可以。只知道在网上嚷,没一个实际行动的。

对鸿茅药酒不持立场,别喷,也别跨省。

注:来源凤凰网、澎湃新闻、AI财经社、证券时报等媒体。本文仅供传播之用,如有问题,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互联网分析沙龙

关注互联网分析沙龙 

让你学会深度思考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互联网分析沙龙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