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鸿茅药酒,“劲儿”真大!

微法官 <更多内容 2018-04-15 22:26:15

要问什么酒劲大,痞子以前觉得是“二锅头”,陈小春不是唱过一杯二锅头,呛的眼泪流吗。能呛出眼泪的酒,劲儿该多大啊。但我保证,你若看了这篇鸿茅药酒的文章,会觉得此酒的劲儿完虐二锅头:

 

医生谭秦东被抓

 

三个月前,广州医生谭秦东因在网上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毒酒”,遭到厂家所在的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近日,“红星新闻”“春雨医生”等媒体和自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和披露,引起了广泛关注。

 

警方是以“损害商品声誉罪”为由抓捕谭秦东医生的。根据警方的《起诉意见书》可知,谭秦东去年12月在美篇APP上发布了该文,包括微信群、朋友圈和网站点击等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千点击,转发(分享)不过一百多次。

但鸿茅药酒声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这应是谭秦东被抓捕、刑拘并准备起诉的原因。

 

鸿茅药酒是药还是酒?

 

分析这件事,我们首先要把此案的客体“鸿茅药酒”的性质搞清楚。它到底是药还是酒?

 

2008年01月29日:《浙江省FDA对五种严重违法广告药品实施暂停销售》根据浙江省各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媒体发布药品广告情况监测检查发现,……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药品“鸿茅药酒”(国药准字Z15020795)……等广告违法虚假发布,并且情节严重。

 

2009年6月2日:湖北省FDA发布《省FDA关于虫草清肺胶囊、鸿茅药酒、白马寺痛消贴3个严重违法广告药品及医疗器械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通知》(鄂FDA函2009163号)]

 

2009年04月08日:《湖南省FDA暂停9个违法药品广告品种在常德市销售》今年2月份以来,……鸿茅药酒……等9个品种药品生产企业在常德市有关媒体发布药品广告过程中,存在擅自扩大功能主治范围、绝对化夸大疗效等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的行为。

 

2010年01月06日:《海南省暂停鸿茅药酒等九个违法广告药品的省内销售》日前,海南省FDA经监测发现,鸿茅药酒……等药品广告多次利用专家、患者为产品疗效作证明,擅自扩大药品功能主治和适应症范围,并含有不科学地表示药品功效的断言和保证等行为,严重欺骗或误导消费者。该局根据其《药品广告审查办法》(局令第27号)第二十一条规定,对上述涉及严重违法广告的药品采取暂停在全省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2011年06月02日:《云南省FDA发布2011年第3期违法药品广告公告》对国家FDA2010年12月监测云南部分报刊,以及省局2010年1月、2月监测发现的,共19个违法药品广告予以公告。具体公告品种是:……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

 

根据上面的处罚材料,可知相关部门是将其定性为“药”。既然是药,该厂家为什么坚称“所有人都能喝”?你见过,有一种药所有人都能吃的吗?

 

那将不是药,是老君八卦炉里的“灵丹妙药”!不管你是被掐死的、饿死的、毒死的,还是扔河里憋死的,都管用。

 

厂家将药说成酒,隐瞒其性质,是否涉及虚假宣传?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我想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判定。

反正鸿茅药酒的广告给人一种感觉:这是一款包治百病、与孝心等价、有病没病都得喝两口的酒。但细思极恐,既然是药,不能吃的人吃了它,会有什么后果呢。

 

食药部门真不容易

 

从上面的资料看,2008--2011年里,每年鸿茅药酒都被各地食药部门查处违规。更有甚者,2017年8月,《健康时报》曾报道称,记者研究近十年公告文件,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曾被江苏、辽宁、浙江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外地的食药部门真不容易,你们辛苦了!

 

如果吉尼斯纪录允许有该项存在,那鸿茅药酒肯定被载入史册了。食药部门严打严查一款如此像酒却是药的物品,也够殚精竭虑了。在这种情况下,鸿茅药酒应该步履维艰啊,应该很难在市场上生存下去啊,应该企业维持基本的运营都困难啊。若你这样想,就错了,它活的很好。至少在内蒙古本地活的很好。

 

这里不仅要问了,内蒙古的食药部门和外地的食药部门执行的不是统一的审核标准吗。为何别的地方食药部门确定其违法,内蒙古的食药部门却给它广告批文,还声称“经查,自2014年以来,自治区局从未接到有关鸿茅药酒违法广告情况的通告、通报,更无采取暂停销售措施的函件。违法广告监测数据也未涉及鸿茅药酒”?

 

却道天凉好个秋,好一个“从未接到、更无采取、也未涉及”!

 

所谓的“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是内蒙古自治区一家合法中成药生产企业,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鸿茅药酒是该公司取得国药准字注册批件的独家中药品种,产品配方具有270多年历史。其古法酿制工艺入选内蒙古非物质文化遗产;鸿茅药酒配制技艺入选文化部《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鸿茅品牌获得中华老字号称号;鸿茅商标被评为全国驰名商标、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鸿茅药酒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17年入选CCTV国家品牌计划”。

 

不仅没查处,内蒙古食药局这波硬生生的赞誉广告,让我们不知所措了。

 

那么多人,为何不抓?

 

抨击鸿茅药酒的何止谭秦东一人。前面说了,健康时报报道了吧,春雨医生2018年3月19日还写过一篇阅读量破万的《打不倒的鸿茅药酒:上千次违法广告竟被一笔勾销?》的文章,王志安还骂“鸿茅药酒是毒酒”,《南方周末》还在2018年3月22日发表了一篇《屡上黑榜,屡拿批文 鸿茅药酒:“我们是正规企业”》,各地食药部门还公告鸿茅药酒违规。

 

请问,这些人和机构,你们问责了吗?为何偏偏抓一个写了一篇文章、阅读量才几千的医生?

 

我能想到的、且只敢想到的唯一原因是谭秦东“太不专业”了----你说什么“人到老年,心脏和血管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而心肌梗死之类的心血管疾病以及脑卒中之类的脑血管疾病,其发生和发展的根源,正在于心血管系统的变化。老年人,尤其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老年人尤其注意不能饮酒”,没看到某地食药局说的人家那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具有270多年历史、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华老字号、全国驰名商标、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CCTV国家品牌计划”吗。

 

谭医生,你太不专业了!你就应该忽视那些“心脏啊血管啊高血压啊”,应该看到人家牛逼的金漆招牌,这才叫专业的医学知识,这才不叫毁坏商誉!

 

眼科“神药”莎普爱思和神奇之“药”鸿茅药酒

 

2017年12月2日,丁香医生以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认为其夸大功能,是巨额广告造就的伪药,文章短短几小时内迅速突破“10万+”点击量,将眼科“神药”莎普爱思赶下神坛。

 

莎普爱思的生产厂家是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7月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主板上市(股票代码:603168)。这么牛逼的上市企业,也没让丁香医生被跨省啊。

 

某地的食药部门对鸿茅药酒的违规视而不见,是否没用眼科“神药”莎普爱思,还是用多了眼科“神药”莎普爱思,从而影响了视力。不得而知。

 

反正,2017年12月19日,“北京时间”爆料了《中华三大“神药”莎普爱思、曹清华和鸿茅药酒》,文中指出:当今中华,最出名的有三大“神药”。一是,号称能治压根白内障的“莎普爱思”;二是,宣称能治风湿颈椎等病症的“曹清华胶囊”;三是,主打日饮两口健康长寿的“鸿茅药酒”。

 

一个比一个厉害,堂而皇之的广而告之,让人怎不咂舌。

 

鸿茅药酒,劲儿真大!

 

鸿茅药酒劲儿真大,不在于药品本身,而在于它劲儿大在它能让警察跨省抓捕。

我们来分析一下抓捕这个事。对于同时具备以下三个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依法批准逮捕:

1、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

2、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

3、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

 

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必须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

 

综合本案来看,很难说谭医生是捏造了虚伪事实,因为此前很多食药部门、媒体、个人指出了鸿茅药酒的违规问题。虽然谭医生发文散布了一些言论,但这些言论是不是损害了鸿茅药酒企业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目前的事实很难称的上。

 

现在只是企业一方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的退货就是因为看了谭先生的文章,而不是看了各地食药部门的公告和别的媒体及个人的文章”?再说谭先生的文章除了用了不恰当的“毒酒”一词儿,其他的内容是虚伪事实吗?

近年来,国内不断爆出令人震惊的食品安全丑闻。如安徽阜阳劣质奶粉案、浙江金华“毒火腿”案、广州“苏丹红”致癌案、石家庄三鹿集团三聚氰胺奶粉案、上海“染色馒头”案、猪肉掺硼砂“变牛肉”案、安徽安庆“香精包子”案,以及国人多年来谈之色变的“瘦肉精”和“地沟油”事件等等,所以《刑法修正案(八)》修改了的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鸿茅药酒中的附子、何首乌等成分,本身就被医学界认定为具有致癌性。能够致癌的物质,与毒何异?

 

打击网络谣言无可厚非,但动用警权之前应当有所预判,这是言论瑕疵,还是故意捏造散步的刑事犯罪。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文学家,都不可能像诗人贾岛一样做到每个字都推敲的精准,而且有时情绪化来了,会说的过分一点。但只要“基本事实”属实,就不是谣言!

 

我们不想说某些部门和企业滥用警力,也不想说警察家丁化了,在警察保卫我们正当权益、当警察受到伤害之时,我们也在默默的点赞、转发、留言支持。我们不祈求警察不作为的去放纵犯罪,我们只是希望在跨省抓捕之前能够综合考虑当事人的主观是否故意、客观是否违法、后果是否严重等等这些符合现在法律的要件。而不是一个招呼、一声令下、一脚油门、一个省跨过去、一个棒子把人打到“刑牢”里。我们同样希望检察机关在批捕的时候慎重、在移送起诉的时候慎重,更希望最后一道正义防线的“人民法院”在审判的时候慎重,不要贪杯,不被劲儿大的鸿茅药酒“上了头”。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微法官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