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品读横峰 陆春祥:横峰葛事

上饶网 <更多内容 2018-04-15 14:45:26

4月14日,人民日报副刊版刊登了作家陆春祥撰写的《横峰葛事》一文,备受读者好评。横峰葛资源丰富,品种优良,被誉为“中国葛之乡”。横峰高度重视葛根品牌建设,2009年“葛佬”商标获江西省著名商标,同时还大力加强本地良种培育与推广,先后培育出横葛1号、横葛2号。横峰葛产业所生产的产品不仅仅有葛粉、葛根片等传统产品,以及葛饮料等现代衍生品方面,更将传统产品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开发出系列葛产品,比如葛茶、葛布等系列,推动横峰葛产业向更高层次发展。

2017年12月,横峰县与专业科研机构共同申报的“中药材大品种——葛(葛根、粉葛)的开发”项目,纳入“中医药现代化研究”和“食品安全关键技术研发”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点专项2017年度项目。2015年,该县提出了创建“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区”的目标,为了进一步做强做大葛产业及中药材产业,成立了江西绿色生态葛研究所和药用植物园。目前,横峰红色旅游与葛根种植养生食疗板块,成为上饶中医药健康旅游产业初步形成了9大板块、9条路线之一。“葛的开发”合作项目入选国家开发计划,是横峰县产业融合发展的具体体现和取得的重大成果,也是实施产业扶贫、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新路径。

4月14日 人民日报副刊

null


陆春祥,笔名陆布衣等。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散文随笔集《病了的字母》《字字锦》《笔记中的动物》《连山》等十五种。作品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上海市优秀文学作品奖等。

北参南葛。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

中国横峰,有葛,荒山野地遍长,千百年间,葛与横峰人相生共息。

一、

null


起初的葛,只是生长在《诗经》里。

三百零五首《诗经》中,用植物来表示情感的,至少占了三分之一强。葛就数次出现,《采葛》,《葛覃》,《葛屣》,那是因为,葛已经深深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葛衣、葛鞋、葛食、葛药,须臾不可离。

null


《采葛》,全诗只有三小段,起首段就是: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那个采葛的姑娘呀,我的心上人,一天不见你,就好像过了三个月啊!后面两小段,又出现了两位姑娘,分别是采萧(艾蒿)姑娘、采艾姑娘,采萧姑娘最有名,留下了一个千古成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以我小时候偶尔看见老农采野葛之场景判断,挖葛非常辛苦,要顺藤摸根,从地底下深掘,因此,那采葛姑娘,极有可能是在采葛花、葛叶,葛花制茶,葛叶喂猪、喂鱼,这样的采摘,相对轻松,也适合年轻女子。每年的4-8月,花叶茂盛的季节,葛花、葛叶也溢满山间,青春少女纤手采葛,思念爱人的男子,万千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情不自禁地感叹又感叹了,爱死你了。

我断定,横峰的先民,同样喜欢赋比兴,用葛表达情绪和感受。

我听到了一句饥饿时代的俗语:肚子饿,吃野葛都无渣。虽显无奈,但也充分证明葛在关键时刻可以救命,如果将葛烤着吃,则香味浓郁,也细腻。

二、

在从上饶往横峰的路上,我就听到了葛的故事。

横峰作家柳依依接上我,就不停地向我数家珍:

null


我的家乡,葛最有名,我们天天喝葛茶,吃葛菜,葛的好处说不完,至少一百种。我外婆家在葛源镇,葛根的葛,源头的源,传说葛玄、葛洪到葛源修炼过,我们那就叫葛源了。我们葛源很大的,小小横峰县,大大葛源镇,你们明天要去的第一站就是我外婆家。外婆今年93,身体很硬朗,每天还要帮忙农家乐的杂事。我在市民政局上班,家在横峰县城,我把老师送到宾馆就去外婆家,我每周都要去看外婆的!

第二天,我们就到了柳依依的外婆家,葛源镇崇山头村,一个藏在深山里的秀丽小村庄。

null


在山坳的油菜地边,裸露的大岩石上,一棵盛开的桃花树下,两位村民在打葛。一堆葛根,粗细不均,麻色,看上去像晒干的树根。两人都举着木槌,你一下,我一下,交叉错落,稳准狠,没几下,麻色的葛根就被砸碎,露出白白的筋丝,还有些细汁。村民告诉我,这些洗净晒干的葛根,必须捶得细碎,经过手搓洗,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过滤,那些附着汁的细碎葛,经过沙袋的过滤淘洗,白色的浆水就会沉淀凝结,倒去上面的浮水,再将葛粉块撬出,摊在篾垫上,经阳光的热烈暴晒,就成了白色的葛粉了。

你一捶,我一捶,两位村民哼哟哼哟的场景,仿佛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先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葛不仅可以食用,更可以制衣制鞋。

村头的空地上,有一老太太,正专心地纺线。

这架圆盘形纺机,直径一米不到,据说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我前几天刚看过《甘地传》的电影,那圣雄,拒绝英国布,自己纺线织布,他走到哪里,都带着那架小纺车,那纺车,几乎和我眼前老太这架一模一样。纺线老太,一手摇着圆盘,一手捏着棉花,轻轻的棉花忽然都变成了细细的白线,盘上的线圈,一圈圈在增多,老太太的手很灵活,神情专注,边上有人啧啧称赞,87岁了,手脚还这么灵便,真是了不起!

我傻想,老太手上的棉,要是换成葛线,多好呀,假如时光隧道再往回倒七十年,那么,这老太,就是那采葛少女了,葛花,葛布,葛衣,整一个诗意的回流。

null


中午,在村民家中吃农家乐。有好几道菜都和葛有关,葛粉蒸肉,葛源豆腐,皆为上饶十大名菜。农家土猪肉,切成片,半精半肥,用葛粉蒸,细滑嫩鲜,不油不腻,忍不住一连挟了三次;豆腐,农家磨制,卤水点的,用茶油略微滚煎一下,再加上葛粉作汤。桌子一圈没转下来,装豆腐的盘子已见底。

null


用完餐,横峰文联主席陈瑰芳,又给我们每人上来一杯葛粉糊羹。简单得很,先用温水将葛粉调均,再用沸水冲泡,还可以加上适量的糖,这葛粉羹的味道,透明粘稠,柔柔的,粘粘的,味甘而辛,一小勺一小勺舀着吃,不会输于任何一种高品质的甜品。

三、

现在,横峰作协主席刘向东,带我去见葛源镇的葛农陈接义。

null


葛溪畔,葛源村,中年汉子陈接义,指着他那三百亩的连片葛园,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陈汉子当过四年兵,转业后去了企业工作,改制后,他就将目光瞄准了脚下的这一片大地。如今,他成了横峰远近闻名的种植大户。看,那小山包起伏连绵的地方,都是油茶树,用的是荒地,足有600多亩;喏,那片200多亩的田里,都是覆盆子,做中药材的。从2006年开始,他大面积种葛,如今个人种葛已达300亩。在他的带动下,葛源村村民种葛积极性大涨,目前已经超过了1000亩。向东插话说,整个葛源镇种葛超一万亩以上。

陈接义是个很有头脑的人,大面积种植后,他们就成立了合作社,将葛种植、加工销售一体化,使葛效益最大化,他被大家推举为理事长,自感责任重大,每天都在忙葛的事。现在,陈接义领导的合作社,自己加工葛,葛粉、葛茶饮片、葛花茶,都叫“葛峰”牌,葛产品已经系列化。

我问老陈去年的生产和销售情况。

他笑笑,葛产量还是不错的,价格也很好。去年产鲜葛根17万斤,出产葛粉约3万斤,葛片8000斤,葛花茶2000斤。我问价格呢?葛粉卖40元左右一斤,葛片卖15元,葛花60元。再问怎么销售?批发,乡村旅游带动,游客上门买,您看看,我们这里已经成旅游区了,每年到葛源来玩的人很多,来了大多会买葛产品,别的地方买不到啊,另外就是,我们还通过网店销售,山东、江苏、浙江,全国各地,台湾香港都有。

问他今年和以后的打算,他胸有成竹:

我今年将新增葛根种植面积300亩,我们也与葛佬、百年葛等加工企业签订葛根收购合同。还有,我们也委托外地食品加工企业,生产葛凉茶,今年预计可以生产100万瓶,每瓶卖3.3元。

四、

《葛覃》中有两句重复吟咏的诗: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

葛藤长得长又长,满山遍野都有它。

我以为,这写的就是横峰。

null


我又去拜见了横峰的葛老大,“葛佬”,但葛佬并不是一个人,它是一个著名的葛产品品牌。我将“佬”字拆开,偏旁反过来读,老人,如前述,假如葛从被先民发现开始纪年,也已经好几千岁了,葛佬,名副其实的老前辈。

然而,此位葛佬却正朝气蓬勃。

偌大的葛佬公司园区,视野空旷,徽式建筑外墙的白色,在我眼里,似乎就是那葛粉的洁白,园区内的大片地里,都种着葛,这个季节,虽然葛叶还没有苏醒,但展馆内的许多鲜活的葛系列图片,让人赏心悦目。葛藤葛叶,青青的,密密的,藤连着藤,叶挨着叶,交错生长,那些往上长的嫩枝条,无规则卷曲,枝条上绿茸茸的细毛则显出幼稚的天真,它们就这样织成了一张张严密的绿网。葛花,未开花的穗头粗壮,每一枝花上的穗都紧密相连,以饱满的姿态向天空伸展,开了花的穗头,则呈暗紫色,沉稳而内敛,并不像梨花桃花那样张扬。

春来临,满庭芳,我感叹,这样的连片葛花、葛叶,会不会让两千多年前的那位采葛姑娘为难呀,如何采摘得完呢?她家附近野谷里的葛花、葛叶,只是为了满足她们家的生活需要而已。但不用担心,葛姑娘望葛兴叹的场景不会出现,因为这里是中国“葛都”,“中国葛之乡”,葛的中心,葛研究、生产、销售,已经系列产业化。横峰葛种植已达四万亩,县里有专门的葛博馆、药用植物园、省级葛工程研究中心,葛的开发,已经被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列为国家重点研发项目。

在葛佬公司,我们喝葛茶。淡黄色,微甘,充满了山野的味道,喝完一杯,我又往自带的杯子里倒满了葛茶,我是想一路小口喝,再慢慢细品。

null


葛天生就是个劳动模范,耐寒耐旱,吃得少,又勤劳,不与民争粮,不与粮争地,也就是说,它们只要荒山野地就可以很好地生长,给它一个空间,它就可以将绿缀满大地。而且,葛还如那些果树,一次种,多年生,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和胸怀呢?不求回报,只讲贡献。只是,我们对它的认识远远还不够,或许,大多数人,都要等到饥荒的年份,才会想到它。在中国的植物里,我一时还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和低调谦逊的葛相媲美的同伴。

“一株葛,一斤油;一亩葛,一头牛;十亩葛,一栋楼”,这些顺口溜,已经成了横峰人致富的共识,葛和当地另一大主导产业油茶一样,都是他们不竭的绿色银行,脱贫致富的金钥匙。

葛佬公司,宽大洁静的生产线上,绿罐“葛佬”,整齐而有节奏地向我们快速移动过来,它们如马拉松运动员一样稳健地跑着,它们是山的精华,大山之子,它们的终点在横峰以外的远方,很远的远方。

五、

在横峰的几天时间里,喝“葛佬”,吃葛菜,看葛,说葛,折磨我一个多月的咳嗽顽疾,竟然完全好了。

李时珍《本草纲目》这样说“葛”:

葛根,甘,辛,无毒,消渴,解肌发表,出汗,开胃,下食,解酒护肝。

嗯,神奇之草,它善待我们每一个人。

编辑:马倩玲 李志聪

审核:谢华忠

文章整理:上饶网www.shangraoo.com、上饶论坛www.shangraoluntan.com

null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上饶网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