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你不颠覆自己,早晚会被别人颠覆

哈佛商业评论 <更多内容 2018-04-12 08:02:43

我的职场生涯不太寻常:从在华尔街做秘书工作开始,一路打拼后,我进入当时所在公司的投资银行集团,但后来,我又做回证券分析师。8年后,我辞去当时的工作,开始从事电视秀节目制作和撰写一本儿童读物。最后,我开始撰写关于工作和生活的博客,并与我在教堂里认识的一位朋友共同创办了一家对冲基金。

这不是人们常说的传统职业路径,但可能是一种新的常态。或许你可以参考一下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M. Christensen)的相关理论。

许多《哈佛商业评论》读者一定熟知,克里斯坦森是颠覆性创新之父。颠覆性创新的观点认为,最成功的创新,是那些能开辟新市场和重新构建价值网络的创新,具有颠覆性。大量研究数据显示,颠覆性思考能提高产品、公司甚至国家的成功几率。我们的投资基金聚焦于具有颠覆性业务公司的股票,在过去10年中,我们的获利相当可观,胜过许多相关指数。

我相信这种颠覆作用在个人层面同样有效,不仅是那些颠覆性创新的企业家,还包括在公司内或组织间变动的人士。曲折的职业路径现在可能变得更普遍,但最好不要变动得太随意。

什么颠覆?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要摒弃传统路径,尤其是当你致力于一个有抱负的且未来可期的目标时,比如在公司里管理一个部门,或者在你所属行业中处于高层的位置,这种情况下颠覆是没有必要的。你所追求的就是克里斯坦森所说的持续性创新:公司能在原来的基础上发展得更好,能给已有的客户提供更多的价值。对于个人来讲,如果你已达到某个高峰,并且你怀疑自己将不会因爬上顶峰而高兴的时候,和公司进行颠覆性创新一样,你该颠覆自己了。

项规则

作为一个很熟悉颠覆性创新理论的人,我花了大量时间思考如何将它应用于职业转型上,并与很多人讨论,这些人历经很多变动但成功的职业路径和我的很相似。我们似乎都遵循了四项原则,都或多或少基于克里斯坦森为企业所设定的四项规则。

1. 锁定能被更有效满足的需求。颠覆性创新的一个核心原则是客户控制资源分配,并且他们不买产品,而是“租用”产品来满足其需要。颠覆者寻找那些尚未得到很好满足的需求。他们致力于没有其他人进入或没人想进入的市场。

马丁·克兰普顿创立的房地产门户网站也是一种颠覆性冒险。但是在建立网站之前,他早已开始自我颠覆,那时他意识到,是营销策略而不是开发和销售促进了软件产品的使用。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因此,在进入下一个颠覆前,他为自己定位为从事一系列重要的营销工作。亚历克斯·麦克朗为那些轻易跨专业的人,比如从科学到金融,从物流到监管,分析他所在行业(医疗)的需求。然后,他在各种医疗机构中找自己的职位,包括刚成立的生物公司到世界500强的制药公司,这将有助于他发展那些所需的技能。

2. 了解你的颠覆优势。当颠覆性公司洞悉到尚未满足的需求时,它们会先确保那些需求与他们的优势相匹配。他们意识到市场风险(尝试并可能失败于某些新事物)比竞争风险(与市场已经建立且地位稳定的竞争者对抗)要好些。一个经典案例是一家来自墨西哥的无线电话供应商——美洲电信(América Móvil)公司,这家公司并没有选择和一些有线电话公司进行正面竞争,而是将业务重心瞄准了另外80%期待使用电话却付不起固网费用的人群。

当你考虑要颠覆自己,不要只去想你能做好的事,还要想你能做好但别人却做不好的事,那是你颠覆的优势。举个例子,我曾经是一位出色的金融分析师,其实,很多人都懂金融建模,但人们对我评价最多的是我看到跨领域机会的能力。这有点儿像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所称的“探照灯智能”(searchlight intelligence):一种能容易识别不同领域之间的联系,并发现交叉机会的能力。克兰普顿是一个很好的开发者,但更引人注目的是,他是一位杰出的营销人才,他在一个要求很强跨专业能力的领域中如鱼得水。

3. 迂回包抄,一切为了成长。正如一家公司的生存取决于收入的增长,一个人的成长取决于学习和提升。当组织变得太大,就会停止探索更小、更具风险、却更有利可图的市场,因为产生的收入对总利润的影响不够大。因为鲍德斯公司在图书销售行业很成功,所以接受电子商务的速度很慢,在那个行业,他们取得了成功。人们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上升到了某个层次,可能就会允许自己处于稳定状态,个人成长往往会停在一个典型S形曲线的顶部。颠覆者能够通过跳到一个新职位、新行业或者一种新组织来避免这个问题,并把自己放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成长轨道。

亚当·理查森就是这样做的,他放弃了在Sun Microsystems公司的工作,选择了一个业内无人知晓的研究生课程。当然,不要忘了克里斯坦森,他在40岁的时候离开材料科学公司,转而去哈佛商学院攻读博士学位。“辞职”让他开发了一套改变商业世界的理论,并促使他作为一名教师、顾问和投资者的职业生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4. 让你的战略自然出现。颠覆性创新还被定义为应变式战略。与进行详细的市场分析和制定一个循序渐进的计划来逐步实现目标不同,颠覆性创新者是灵活的,他们先向前迈进一步,收集反馈信息,并做出相应调整。正如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阿马尔·毕海德(Amar Bhide)所揭示的,在所有成功的创业公司中,有70%最后其战略会不同于最初的设想。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奈飞公司(Netflix),它刚开始只提供DVD邮寄租赁服务,如今则聚焦于电影在线播放。

颠覆性职业生涯中有一条平行线。因为我们没有遵循传统的职业路径,我们就无法从开始看到最后。正如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写道:“如果你要成功,就应该朝新的道路前进,而不要跟随被踩烂了的成功之路。”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萨比娜·纳瓦兹(Sabina Nawaz),一位来自微软的年轻计算机工程师,她非常巧妙地在公司往上爬升,并逐渐承担更多责任,晋升至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副总裁职位也似乎指日可待。但是在得知一些关于管理技巧与情商方面(或许这在软件行业是一种颠覆性优势)的积极反馈信息之后,纳瓦兹决定颠覆自我。

“我一直按照传统的晋升模式不断向上,我了解成功的模式,但是我不再想要下一个职位或晋升了,”她回忆说,“我想有所突破。”她要求从事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并在这个位置一直干了6年。然后,她并没有在微软公司继续往上爬,而是辞职并创立了一家领导力开发咨询公司。尽管这可能从来都不是她的职业目标,但纳瓦兹让自己的战略自然浮现。

就是引擎

根据克里斯坦森在颠覆性创新方面的研究,一家公司寻求在新市场而不是已有市场发展,成功的几率会高出6倍之多;同时,潜在的收入会提高20倍。以相同的方法来衡量个人颠覆性创新的影响是不可能的,但是经验表明,其实也能产生类似效果:这将显著提高你在经济、社会和情感上成功的机会。

维持现状的吸引力非常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在你的生活和事业中,你身边的人可能会建议你避免颠覆。对我们当中的许多人而言,停步不前其实意味着退步,因为我们对来自更年轻、更敏捷的创新者的竞争威胁视而不见,错过了取得更大成就的机会,并且牺牲了个人成长的机会。

在颠覆性创新公司的建立、购买和投资上,我们给予了很多关注。开展颠覆性创新的公司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但最容易被忽视的经济引擎却是你自己,如果你真的想推动世界向前发展,你需要实现内在的创新,然后颠覆自己。

惠特尼·约翰逊(Whitney Johnson)| 文

惠特尼·约翰逊是玫瑰园咨询公司(Rose Park Advisors)创始合伙人,这家公司是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M. Christensen)的投资公司。她同时也是《胆识、梦想、执行力:只要你敢想,奇迹就会发生》(Dare, Dream, Do: Remarkable Things Happen When You Dare to Dream)一书的作者。

邓勇兵 | 译 王晨 | 校 万艳 | 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8年4月刊《四法则颠覆自我》。

《哈佛商业评论·职场启示录》 编辑|周强qiangzhou@hbrchina.org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哈佛商业评论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