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北大教授沈阳:20年了,你的命债该还了!三大高校连续发声大快人心!

INSIGHT CHINA <更多内容 2018-04-08 22:27:05

2018年清明期间,豆瓣上一篇名为《现南京大学文学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的文章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一时间成了热议话题。

这篇帖子的作者名叫李悠悠,之前北大的一名学生,在帖子中她实名揭发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沈阳在20年前利用教师之职,诱导强迫女学生高岩发生性关系,并且在事后污蔑高岩患有精神病,导致这个年轻的女孩不堪侮辱,自杀身亡



帖子中的沈阳教授不仅对女孩高岩的死毫不愧疚,而且还安然无恙地在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以及上海师范大学等高校任职,甚至当上了长江学者





在这篇帖子之后,北京大学95级校友徐芃、曾指控UIUC徐钢性侵的王敖教授也发文纪念高岩,同时严厉指责沈阳这一“禽兽”行为,并希望他能够承认错误并道歉。

“高岩是那么优秀要强的女孩

却不幸落入恶魔手中”

实名举报人李悠悠是高岩的闺蜜,两个人自高中就认识,在李悠悠的记忆里,虽然高岩是家里的独生女、小公主,但是她一点都不娇气,总是一副安静温和,不喜张扬的模样,有书香门第成长起来的恬淡气质。

高岩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品学兼优、听话用功的好孩子。小学连续六年被评为三好学生,一毕业就被保送到北师大附中。高中毕业时,因为成绩优异,学校准备保送高岩去北京师范大学,但是高岩拒绝了稳妥的保送,决定参加一向竞争激烈的高考,只因她的理想一直都是北大中文系



(小时候的高岩)

1995年夏天,高岩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圆了自己梦想。

大学期间,高岩也一如既往地优秀,大二那年,高岩曾经拜访过著名红学专家周汝昌先生,周汝昌先生也非常欣赏高岩,甚至还写过亲笔信专门解答高岩提出的问题。

然而就是在高岩梦寐以求的最高学府,一双罪恶之手不动声色地从黑暗之中向她伸来,他就是沈阳。“他像饿狼一样朝着我扑过来,他脱光了我的衣服,对我做了我从未做过的事”,“他曾是我崇敬的老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在与好友聊天时,高岩曾经多次提到过沈阳对她的侵犯。在李悠悠看来,沈阳是以恋爱为名,对高岩进行了侵犯。不仅如此,沈阳还各处散播谣言,称是高岩不自重勾引他

一时间,高岩成了学校同学们茶余饭后的讨论焦点,人们对高岩指指点点,骂她是神经病,单恋沈老师。自小一路优秀的乖乖女,被自己尊重的老师强迫发生性关系的打击可想而知,更不用说还要承担谣言的重创。

就这样,高岩自杀过4次,前3次,她割腕、吃安眠药,但均未成功。1998年3月11日,当北京迎来初春时,她再次打开了家中的煤气,以残忍的方式向这个她无比眷恋却又充满恶意的世界诀别

李悠悠和徐芃、王敖一致认为,沈阳是高岩自杀的始作俑者。

李悠悠回忆起自己的同窗密友说道,“高岩是那么热爱文学,如果她现在还在的话,一定是一位优秀的学者。”

是啊,如果没有沈阳的侵犯,或许如今的高岩早已嫁作他人,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或者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说不定还能时常读到她的佳作。只要高岩还活着,哪怕她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父母也会倍感欣慰

三天之内四份声明

全部怒怼沈阳

这件事情出来之后,主页君一直不断刷新新闻,在这两天,和沈阳教授有关的三所高校先后发表了四份声明

4月6日,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发布《声明》,两所高校均表示:对于这起案件十分重视,已经着手复核/调查,同时也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监督。

4月7日,南京大学文学院发布了《南大文学院关于北大校友网上发文的声明》,声明中指出沈阳有严重违背师德的行为,已经不适合在南大继续工作

同一天,沈阳兼职所在的上海师范大学也发布了声明,公开终止了与沈阳的兼职教学协议

就在今天(4月8日)下午,北京大学也公布了1998年《关于给予沈阳行政警告处分的文件》。同时,北大方面也表示,将认真总结历史上的经验教训,对管理中存在的制度不完善问题,进行深刻严肃的反思,并引以为戒,今后将用实实在在的制度和举措保障师生的合法权益。

主页君先来带大家看看沈阳的老东家,也就是北京大学官方给出的回应。

总结一下北大的这份声明,大概意思就是:北大内部非常关注这件事情,已经要求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第一时间复核情况,经过查阅资料,认为沈阳确实存在违背师德的行为,当时也确实因为此事对沈阳做过行政处罚





(北京大学官方回应)



(北京大学1998年处理文件)

接下来我们再看看沈阳的现东家南京大学对此事的回应。4月6号当天晚上七点钟,南京大学在微博发布声明:已经成立专门工作组对此件事情进行研判,密切关注事件进展,绝不姑息任何师德、师风败坏问题,同时也欢迎社会各界进行监督。



(南京大学声明)

可以看出,南京大学官方非常重视这件事情,就在这份声明发布之后的第二天,南京大学文学院再次发文,公布了调查的详细经过和细节。

这份声明中详细阐述了沈阳进入南京大学的全过程,以及各种交接的细节。南京大学方面主动承认了文学院人才引进存在失误,并且明确表达了自身的立场和决定:任何处分都不能代表事实的消亡,南京大学坚持以师德为上的原则,经过审核后发现沈阳的师德师风不符合南京大学的要求,沈阳已经不适合在南京大学继续工作



(南京大学详细声明)

最后一份声明来自于沈阳的兼职单位,上海师范大学。上师大的声明总结一下就是:沈阳是兼职的,但上师大始终以“为人师表”作为第一要义,无论是兼职还是校内教师,只要有损师德就不行,所以,上师大决定终止与沈阳的兼职协议





(上海师范大学声明)

和武汉理工大学不一样,北大没有让我们失望,上师大没有让我们失望,南京大学更没有让我们失望。

短短三天的时间,沈阳已经被三所大学封杀。

然而,这并不是事情的结束。相信不少人都会有跟主页君一样的疑问:这些年里,有没有别的女学生和高岩有同样被侵犯的经历

“高岩不是第一个

也不是最后一个”

在联系上了此次事件的举报人,身处加拿大的李悠悠后,她向我们讲述了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在20年会后通过网络发帖的方式举报沈阳。

“我一直懊悔的就是两件事,一个是当时由于自己知识和经验的局限,还太青涩,没有充分理解高岩的痛苦和绝望,已经到了她想弃绝这个世界,弃绝自己宝贵生命的境地,所以我没有及时挽救她于悬崖边缘,没有及时开导她保护她关心她,这是我一直以来忏悔的、充满歉疚心结的一个地方,这20年没改变过。

二是一直惭愧自己没能为她做什么事情。20年后,我出来发声,从自私的角度说,我是为了了却自己这两个心结,让我自己的心宽慰,让这颗沉在心底20年的压抑的磁石稍微挪移开来,而不再把我压得充满了悲伤。”



(清明节,高岩父母为高岩扫墓)

李悠悠还坦言,这件事情之后她也联系到了几位受沈阳性侵犯的女生,在适当的时候,会选择公开证据。

“我和北大中文系的同学都一致认为,高岩不是沈阳第一个性侵受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之所以这么说是有依据的。除了这20年间,从北大和南大的师生那耳闻的一些事情,我们近期已经直接间接联系到了几位受害者,有北大,也有南大期间的,时间跨度比较大”

我们已经明确知道,这些女生有些也给我们讲述了他们被沈阳性侵的真实过程,我们也是感到非常惊讶和愤怒。现在不方便透露姓名,在适当的时候,受害人也会站出来,这也是我们后面期望看到的结果。”





(大学时代的高岩)

李悠悠也表达了自己对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以及上海师范大学的感谢,同时她还表示,希望自己站出来,能够还高岩和这些被沈阳侵犯的女生应有的安宁,保障她们的权益。

高校,本应是接受教育的圣洁之地,却因为恶魔的存在,变得肮脏不堪。不止中国,国外的高校也发生过不少教授性侵女留学生的事件,这样的故事,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在发生....

高校里隐藏着多少被“逃脱”的禽兽

2016年8月,美国伊利诺大学春田分校华裔大学聘员杨雪松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在自己的办公室对17岁中国女孩子进行了三次性侵,并加以胁迫,声称如果不配合就将她送回国

2016年,耶鲁大学教授、世界著名政治哲学家Thomas Pogge被指控性骚扰。实际上,早在2010年就有学生提出过同样的问题,质疑的结果就是被他取消了奖学金。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耶鲁大学校方试图用2000美元封口费平息这件事情,避免给校方造成负面影响

经过主页君的查看,这位教授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去年的时候还来中国开了讲座。



2017年3月,中国留学生Joanna Ong 指控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B)的哲学教授John Rogers Searle涉嫌性侵,甚至在学术讨论时说出“来我床上见识帝国主义”的话。这期间,Ong曾经和校方反映自己的遭遇,校方则表示:出于尊重和荣誉,校方必须保护教授

美国曾经有一项针对学生和科研人员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近三分之二的人曾经在学习或者科研中遭遇过性骚扰,五分之一的人曾遭受过性侵犯。而由于身份地位不对等、怕被导师威胁,很多人在被侵犯之后会选择默默承受,也有一部分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声誉”,选择打碎牙往肚子里吞。

那些看不见的角落,有多少我们触碰不到的黑暗,我们严重性的“所谓”个例,却是那些受害者们全部的人生啊。

伸张正义的声音

哪怕仅剩万分之一也要坚持

今年年初,定居海外的女博士罗茜茜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她主动将自己这一段屈辱历史说出来,联合所有被陈小武侵犯过的学生一起举证,经过大家不懈努力,北航终于对陈小武进行了处理: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教师职务取消教师资格

在过往的类似事件中,教授性侵或者骚扰女学生,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基本都是在事件热度降下去之后不了了之,高校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但是,北航对陈小武的处理,让我们看到了女学生在遭遇性侵后维权胜利的希望

李悠悠也说过,自己正是因为看了罗茜茜维权成功的事件受到了鼓舞,终于下定决心在20年后站出来为好友高岩维权。我不禁想起了那句“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我们需要有直面真相的勇气、保护受害者的原则,以及伸张正义的声音,哪怕仅剩万分之一,也要坚持

在这件事上,我们看到了这三所高校的做法:对于教职工有损师德的行为,绝不姑息。尤其是南京大学文学院,在这个多数人选择推卸责任的时代,南大文学院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的过失、承担该承担的责任,实在令人敬佩。

同时,主页君也希望可以真正建立起高效防性侵扰机制,这样一个完全的刑事案件,不应该被简单地归咎为“师德”二字。恶魔需要真正的被惩罚,只要提高他们做恶的成本,让作恶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会让他们真正畏惧。

希望终有一天,主页君再也不需要写这样的事情。

参考资料:

http://dz.xdkb.net/html/2018-04/08/content_484510.htm

http://js.ifeng.com/a/20180408/6484988_0.shtml

http://news.163.com/18/0408/09/DES242CG0001875P.html

http://news.sina.com.cn/s/2018-04-08/doc-ifyvtmxc8270472.shtml

http://scitech.people.com.cn/n1/2016/0104/c1007-28007678.html

http://news.sohu.com/20170324/n484641780.shtml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INSIGHT CHINA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