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未成年保护法》应是“硬法”而非“软法”

女童保护 <更多内容 2018-03-29 18:46:40

原标题: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未成年保护法》应是“硬法”而非“软法”

2018年3月2日,由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与凤凰网公益联合主办的2018年“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多位代表、委员、专家聚焦儿童保护问题,呼吁促进儿童防性侵机制建设,推动相关法律和制度的完善。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出席座谈会并做了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的建议”为主题的演讲。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

  以下为发言内容整理:

非常感谢孙雪梅女士邀请我来参加会议。去年6月份我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开了一个会,也是探讨消除性侵,当时有人问,中国有没有做预防性侵的工作?我说有啊,“女童保护”在中国做得很好。希望“女童保护”做得更好,为世界儿童保护也提供思路。我1999年开始做儿童保护工作,起草未保法的时候也是主要参与者,也是近些年绝大多数立法政策的参与者。现在全国人大研究《未成年人保护法》新的问题,我们跟全国人大方面也有很多沟通交流。正值两会前夕,在这样关键时期,我想就《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修订谈六个关注点:

第一,《未成年人保护法》立法应该站在民族复兴国家战略高度换句话说还是要解决关键问题。过去在未成年人领域,往往说的时候说的非常重要,但无论立法还是具体工作层面都重视不够。

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时候,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有3.45亿,占总人口比重近28%,十年后,第六次人口普查,未成年人的人数降到2.79亿,占人口20%,总的趋势老年人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孩子占的比重越来越少,从国家民族复兴角度来说,应该让每个孩子快乐成长,也要培养国家建设领军人才。孩子们是国家民族复兴的根基,所以从战略高度上放在更高的位置。这是第一个观念。

第二,机制建设。我想提一个建议。因为这次两会涉及国家机构改革,是建立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还是建立国家未成年人委员会,未来立法政策讨论的时候就是两个话题。上次“未保法”修订这就是热烈讨论的话题。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涉及政府各个方面,碎片化难以推进儿童快乐成长,谁来综合协调。现在国家层面有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这个部门相对来说无论权力、资金、人力角度,与国家推进未成年保护工作使命相比,我认为地位远远不够。所以从立法也好,或者从推进未成年保护工作也好,我们将来是设立国家层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还是成立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国家应该重视。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有儿童权利委员会,我们没有。

第三,政府的责任。我们未成年人保护法有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稍微想一想,政府哪儿去了?我们必须承认,在未成年人保护当中,政府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政府做了很多事,这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在立法体制当中没有政府保护这一章,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淡化政府的作用,政府做了那么多事,立法当中为什么没有写呢?上次修订就是否设置政府保护一章也有过多次讨论,在很多草案版本中其实有专门政府保护一章,不过最后版本没有,把政府保护和社会保护混淆在一块儿,显然淡化了政府作用,也不助于约束政府更好发挥作用,所以从未来立法方向角度来说,从国家机构改革角度来说,真正保护未成年的工作,要在立法当中规定政府保护一章,明确政府各部门具体的职责,这个是不可避免的话题。

第四,专业的社会组织。去年我受国家有关部委的委托,就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保障政策到各个省市区调研,政府从上到下都很重视,国务院发了文件、省市也发了文件,问题是文件到县里谁负责?县民政厅说只有一个人负责。多达几十万孩子,谁来做这个工作?单纯在逢年过节看一下,解决不了现在儿童成长面临的问题。例如贵州四个小孩自杀的问题,不是因为他们没有饭吃,不是因为过年过节没有人看他,而是缺乏专业的帮助。当然父母问题是另一个问题。我们到了真正培育发展儿童保护组织的时候,这点大家越来越有共识。所以从战略角度来说,为了推进整个未成年保护这样事业,至少每个县有一两家专业做儿童保护的社会组织,这是第四个建议。

第五,关于钱的问题。真重视和假重视非常重要的区别点就是肯不肯花钱,不想花钱说很重视,这没有含金量。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不仅要做钢筋水泥基础设施投资,我们到了对孩子、下一代进行更大投资的时候。联合国最近这些年从钱的角度研究,比如从孩子幼年对他的投入是最划算的投资。他们提出在儿童免疫方面投入1美元最大回报能到60美元,营养不良方面的投资1美元最大收益能获得45美元,这多高的回报。联合国专门就中国暴力问题做过专题研究,这个研究得出结论,在2010年因为儿童暴力问题,使儿童健康包括生产力下降等损失达到1010亿美元,占当年GDP1.7%,我算一下如果按GDP1.7%算,按2017年预算,因儿童暴力给国家造成损失达到上万亿人民币,换句话说对孩子投入是划算的投资,对儿童保护包括防性侵方面的投入是划算的投入。

第六,整个社会对“未保法”有很大的诟病:太软,是道德宣誓,解决不了现实问题,违法行为没有具体的后果。我们都知道法律和道德的区别,违反了道德别人骂你,违反了法律要处罚你。我们“未保法”经常有责令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罚的规定,但是怎么责令?没有说,导致这个法实际执行中执行不下去,很难担负起有效保障孩子健康成长的使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修订未保法一定要使它成为真正有效、能够执行的“硬法”而不是“软法”。

我谈了六个具体的建议,儿童性侵的问题也好、家庭暴力问题也好、包括校园欺凌也好,这些年报道案件很多,无论国务院还是各个地方都发布了很多政策,根据现有情况来看这些政策落实不够。两会期间,欢迎人大代表、欢迎媒体从根本上来关注《未成年人保护法》这部法律修订问题,讨论国家机构设置的时候关注这个话题,我们有很高级别的老龄机构,但是保护孩子的机构在哪里?我相信这是一个问题,欢迎大家关注,我们一起推进中国未成年人保护立法和这项事业的发展,再次感谢!

 ● ●

佟丽华在会后接受了凤凰网公益频道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凤凰网公益:儿童性侵案件发生后,面临取证难的问题,对此,您觉得应该怎么解决?

佟丽华:一方面是当时自己保存证据,另外一方面,最关键的是制度上的问题。我一直在呼吁,涉及到未成年人未成年人为被害人的性侵报案也好,控告也好,公安机关应该立即按照刑事案件立案,越早按刑事案件立案,越能及时有效地动用各种侦察手段,及时取得固定‍证据。但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刑事立案是极其复杂的过程。比如,受害人去公安机关报案,但公安机关却认为没有基本证据而不能立案。在这方面,过去几年做得非常好的是在打拐方面。2010年,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出台了一个政策:涉及到儿童拐卖的报案,不管是14周岁的儿童,或者满14不满18周岁的少女,只要报失踪,公安机关马上按刑事案件立案,动用一切侦察手段,这就有效遏制了拐卖案件,因为越提早介入,越能起到很好的侦察效果。

但是在未成年人性侵案件方面,立案方面还是按传统的标准,这就导致立案标准比较高,公安机关有些时候认为证据不足,就不能及时立案,这样会导致取证越往后拖,证据取得越难。所以我认为,应该尽快改革未成年被害人案件的报案制度,公安机关接到相关报案以后,应该及时按刑事案件来立案。

其实,按照目前最高司法机关关于未成年性侵害司法政策,现在在报案后也是要及时受理、进行审查的,符合立案条件的也会马上按刑事案件立案。但是什么叫符合立案条件呢?对于立案条件,诉讼法规定的是,有基本的犯罪事实。但是未成年人为被害人的性侵案件,犯罪分子往往都是熟人作案,受害人是小孩,自己不懂得保存证据,这样如何证明存在基本的犯罪事实?这从被害人未成年角度来说是很难提供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这个取证的责任不能让受害的未成年人来承担,而应该由公安人员来承担。

凤凰网公益:您说到应由公安机关来承担取证责任,他们都会从哪些角度取证呢?

佟丽华:公安机关取证是非常全面的,最高司法机关在类似案件取证方面,及时全面地固定收集证据,包括场所、体液、衣服等各个方面,有一套规定。但是最高司法机关的规定,在基层的办案民警方面缺乏培训和训练,有些基层案件办理得并不专业。换句话来说,即使立案了,有些案件证据收集固定的也不够,这方面也需要加强培训,加强宣传。

凤凰网公益:您长期致力于儿童权益保护工作,您认为社会组织在儿童保护方面可以起到哪些作用?比如“女童保护”在儿童防性侵教育上做了很多努力。

佟丽华:我认为女童保护做的工作非常棒。去年6月份我在日内瓦参加了三个联合国人权保护的会议,其中我们举办了一场特别的辩会,就是消除针对儿童的性侵。主题演讲完以后,有个日内瓦的学生对我说,预防太重要了,他问我中国有没有社会组织在做这些事?我说中国有个非常棒的社会组织叫“女童保护”,由非常有爱心的一些女记者发起。我认为“女童保护”现在在中国反儿童性侵方面已经取得了广泛巨大的效果,应该进一步做大。

凤凰网公益:进一步做大的话,您认为更需要哪些力量的支持呢?

佟丽华:需要更多的专业社会组织,一方面从女童保护自身的角度来说,要做大做强做专业。第二个方面,动员更多的志愿者,带动志愿者也提高专业化,从而推进我国这个领域事业的发展。

相关阅读

“女童保护”2017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 | 发布

代表委员关注儿童性侵问题 呼吁推动机制建设和完善

上海闵行区检察院未检科科长杨珍:处理性侵儿童案件应避免二次伤害

中国科学院心理所教授龙迪:发现儿童被性侵,应该怎么办?

为什么叫“女童保护”?怎样成为志愿者?…

发声海报“勇敢的娃娃”认购二维码

 ● ●

【女童保护基金】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2013年6月1日,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凤凰网公益频道、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2018年3月,“女童保护”团队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私募),公开募捐继续与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合作。“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截至2017年12月底,“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8个省份相继开课,培训志愿者数万人。通过与地方妇联、教育局、团委等部门的合作,培训当地教师授课,使得儿童防性侵教育覆盖面大大拓宽,覆盖儿童超过188万人,覆盖家长超过44万人。此外,还定期进行线上培训和讲座,目前各个平台上已有数百万网友参与。

在普及儿童防性侵知识的同时,“女童保护”联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推动相关制度和法律的完善,例如参与推动了取消嫖宿幼女罪等;每年还发布全国媒体公开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例统计报告和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为相关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填补领域空白。

下方“阅读原文”是女童保护基金的募捐链接,捐款和转发都是善举,我们期待和感谢您的支持!您的每一次善举,都会让更多的孩子受到帮助!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女童保护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