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华裔女市长谢兰自述:美国的市长不好当!

风青杨专栏 <更多内容 2018-03-28 09:59:00

原标题:华裔女市长谢兰自述:美国的市长不好当!

(谢兰,生于北京,1990年留美,2007年被美国蒙哥马利市市议会推举为新泽西州第一位亚裔女市长,2009年回任该市副市长。外祖父为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著名物理学家和教育家周培源。)­

有朋友希望我讲述如何在美国做好市长,一个很简单的话题把我弄得有点抓耳挠腮,不知写什么好,中美体制差距很大,写不好怕得罪国内的市长们。想来想去,我决定还是摸一摸老虎的屁股,跟大家讲点实话:美国的市长真是不好当!为什么呢?一句话:美国体制对官员的限制太大了!­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做官就意味着手里有权,有了权就可以做大事、为人民造福,也满足做官人自己的虚荣心和成就感;有了成就,就有欲望抓更多的权,做更大的事业,这是英雄人物的壮志雄心,也是人的本性,更是为官者的本性。有人称之雄心,也有人称之野心。无论是雄心还是野心,做官的目的和意义就在于造福于人,但有一句名言:“(造福于人的)权力越大,乱用权力的危害就越大。”­

当年美国的立国者在人与权之间的关系方面作了很多辩论,写下了美国宪法,创立了权力互相制约的政治体系,这种制约与平衡是美国民主政治体系的基石。我最尊敬的美国建国英雄之一、第二届总统约翰·亚当斯有句名言:“人是危险的(动物),一个自由政府若要维护公民的自由就不能给予有权人绝对的信任。”­

那么,美国政府是怎样限制官员的权力呢?对联邦和州级政府来讲,答案简单明了:三权鼎立。在美国,联邦和州政府的权力被划分到三个部门:执行官(总统与州长)、立法机构(包括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在内的联邦国会、各州的参议会和众议会)和执法机构(联邦法院、州法院)。­

在我所居住的新泽西州,市长和市长之间的差距也很大,有的是直选的市长,有的是推举的市长。其他州的情况也有差异,例如马里兰州和佛罗里达州等,不可一概而论”。­

记得有位朋友讲过一个故事:一位新上任的国会议员竞选胜利后,回到自己所代表的选区开了一个市民大会,一方面感谢选民的支持,另外也借此机会征求选民的意见。开场白过后,他对大家说“您有什么问题,请现在提出来”,没三秒钟,只见前排一位年近花甲的老太站了起来,说道:“议员,您好!我家邻居有一条恶狗,不停乱叫,主人也不把它拴好,它在各家的草坪上拉撒,还不断威胁过路人。”老太越说越气愤,最后问道:“请问您可不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把狗的问题处理好,以保证我们的生活质量,不要让人再被狗骚扰!”­

国会议员拿过话筒,面有难色,回话道:“我的职位是联邦国会议员,我的职责是以法案提议的方式,也就是立法的方式来处理联邦以及外交方面的公务,比如美国是否入侵伊拉克、联邦政府是否应该立法约束华尔街的投资银行之类的问题,生活中的具体问题您应该和您的市长谈一谈,市政府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话音未落,那老太又拿过话筒说道:“哦,本想您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那就不麻烦您了!我还是找市长去,他权力大,说话算数,能办事儿!”­

既然做市长这么有面子,手里有权,能干实事儿,那么在美国这种“监督与制约”的体系下,由谁来制约市长和其他地方官员呢?­

我的一个好朋友是新泽西州某市新上任的一位市长,也是一位虔诚的教徒。在此之前,他是市议会议员,在议会中他是少数党派,拿不到多数票,手中的权力有限,干不了什么实事儿。

记得他跟我抱怨过,他每个星期天去教堂礼拜,很多教徒一看到他走入教堂,就会马上凑过来,不停问他:“教会门前的公路坑坑洼洼,把我们的车都弄坏了,市政府什么时候才会把这条路修好呀?”议员做了两三年,他也耐心地对大家解释了几百遍:“我是议会中的少数党派,没有决定权,但是如果哪天我当了市长,我一定首先把这条路铺好。”过了一段时间,经过努力,他很荣幸地被选为市长。­

前两天我碰见他,恭喜他竞选成功并探问他市长做得怎么样。没想到他一张嘴就说:“这市长真是不好做,很苦闷,我是左右为难啊。”原来,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实现了自己的竞选诺言,把教会门前的公路铺得又直又平。他开车到教堂做礼拜时,心想:路铺好了,解决了人们生活中一大问题,教徒朋友们一定对我赞赏有加吧。

正想着,车到了教会门前,一位多年老友走上前问道:“市长,你看一看,这条路铺好后,车比原来多好多,开得也快了,噪音越来越大,你什么时候能采取措施控制住噪音和开快车现象呢?”一席话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这位新市长才突然意识到只要自己有这市长的头衔,就永远不会有安安静静做礼拜的时候了。­

美国人常说,市长是一个“无人感谢的行业”,地方政府虽然没有三权鼎立,但每天有那么多的市民随时做监督工作,可以说是“万权鼎立”了。如此看来,在美国最有权的不是国会议员,不是市长,而是手中有选举权的每一位市民。­

在美国做市长,虽然工作辛苦,选民的监督无处不在,但获得选民们对自己工作的肯定,看到自己的付出能为大家造福,就是收获成就感的最大源泉了。­

民主制度,特别是美国式的民主制度并非世上最有效率的政治体系,但是我深信英国首相丘吉尔的一句名言:“民主政治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政府体制,但是它却超越世上已经试验过的、所有的其他政治体制。”这是因为就像前面所写的:一个人手中权力越大,滥用权力的危害也就越大。

对任何一个好的政治家来说,执政能力会是无限的,但是执政的权利一定要受到很强的制约,只有这样,政府才会廉洁,政府才会成为人民的政府,为人民服务。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风青杨专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