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黄剑武:“决澜社”——一场遗憾的现代绘画启蒙运动

中国美术报网 <更多内容 2018-03-27 06:07:10

​ 黄剑武

▌批评家专栏

《决澜社宣言》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今天看来,其艺术诉求仍然闪烁着思想的锋芒,对照当今中国艺术发展的现状,发人深省。

“决澜社”画会组织酝酿于1930年,1932年正式成立面世,到1935年解散,一共举办四次画展,其基本成员共十名,但参加过“决澜社”活动及画展的盟友众多,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决澜社画会第二届画展

1932年10月11日,“决澜社”画会第一回展在《艺术旬刊》第1卷第5期发表《决澜社宣言》,由倪贻德撰写,经庞薰琹、王济远同意发布。宣言虽然简短,但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反传统(中国绘画传统旧习和西方写实传统)艺术立场和明确的向西方现代绘画的学习、革新意向。

决澜社画会主要成员合影

该宣言中“我们承认绘画决不是自然的模仿,也不是死板形骸的反复,我们要用生命来赤裸裸地表现我们泼辣的精神”,便是对以模仿自然为主的写实传统的摈弃。“二十世纪以来,欧洲的艺坛实现新兴的气象:野兽群的叫喊,立体派的变形,Dadaism的猛烈,超现实主义的憧憬……”这是表明对现代绘画的向往和对中国传统绘画的革新。

“五四”前后,中国有一批从法、日等国留学回国的画家,他们虽然在国外接受了世界前沿的各种绘画流派的学习,颇有成效。但是回国后,国内的艺术环境还比较沉闷,他们的作品很难被国内艺术界接受,很多画家从此搁笔,有的则又继续回归传统绘画,画起水墨文人画来,中国画坛出现的问题和困境成为了普遍现象。当时的画坛依旧是月份牌式人物画和布景式的风景画,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绘画思潮还在酝酿和萌芽之中。

决澜社画会第三届画展海报

不少留学归国的画家认识到,中国艺术缺乏创造性和先锋性,但却苟安现状,自得意满。艺术从来都是属于冒险者和探险者们的游戏,不断突破艺术陈规和打破观念束缚,担负时代之责任,用艺术行动去开化愚昧和无知,去开启一个时代的精神自由和文明进步。因此,千万不能忘记自己是艺术家,艺术是什么?艺术家要干什么?千万不要忘记自己的责任,忘记艺术的真正使命,而国内的艺术现实又是如此地压抑和窒息,“决澜社”的出现已经暗流涌动。

“五四”新文化运动引导的中国早期的新美术运动,在学习西方绘画观念的影响下动摇了根深蒂固的传统绘画价值体系,给“决澜社”的出现提供了文化背景和社会条件。“决澜社”以庞薰琹等人为代表,学习模仿野兽派、印象派、立体主义等绘画流派。如庞薰琹的装饰、变形、抽象等作品倾向的尝试;倪贻德对印象派风格的探索学习;张弦对点彩派的实践;丘堤的装饰语言特征的创新。在当时的中国绘画领域有着开辟先河的启蒙作用,带来一股强烈的艺术观念新风。回望之后主宰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写实教育体系,“决澜社”画会的出现意义非常重大,对中国艺术走入现代性和当代性功不可没。

西班牙 毕加索 《亚维农的少女》

但是,他们对野兽派、印象派、立体主义等西方绘画流派的学习过于形式和表面,停留在技巧实践层面和革新意识的萌动,在绘画本体上缺乏进一步研究和实践,没有找到具体的方法,学术倾向不是十分明显和成熟,也没有真正结合中国传统艺术和文化语境,故还是对西方现代绘画模仿和学习。“决澜社”画会大力推行的现代绘画的观念,因缺乏深度没有深入人心,难以形成统一的学术立场和明确的学术方向,更难以在国内形成审美认同和深远影响,当然,其发展也有日本侵华战争的客观影响。

1932年-1935年间,共举办画展四次,直至解散。至今,中国对现代绘画的认识和学习并不彻底,造成中国对现代绘画的认识、研究和发展的较大障碍。此后,以徐悲鸿为主的写实主义画风逐渐开始盛行,以至最后在国内占主流,后来的林风眠、吴大羽等人的现代绘画的探索发展也显得举步维艰,也没有形成学术阵营和学术合力。中国艺术学术格局单一,缺乏一次彻底的视觉或观念革命,是中国近代美术发展的重大遗憾,也是当下中国美术发展断层,中国艺术明显滞后西方的重要原因之一。

诚然,“决澜社”没有达到《宣言》所向往的目标,但它已掀开了中国近代美术运动新的一页,孕育了观念艺术的萌芽,使我国的美术发展进入了一个新历史阶段的标志。“决澜社”的确是一场带有遗憾的现代绘画的美术启萌运动。■

附:《决澜社宣言》

环绕我们的空气太沉寂了,平凡与庸俗包围了我们的四周,无数低能者的蠢动,无数浅薄者的叫嚣。

我们往古创造的天才到哪里去了?我们往古光荣的历史到哪里去了!我们现在整个的艺术界只是衰颓和病弱。

我们再不能安于这样妥协的环境中。

我们再也不能任其奄奄一息以待毙。

让我们起来吧!用狂飙一般的激情,铁一般的理智来创造我们色、线、形交错的世界吧!

我们承认绘画决不是自然的模仿,也不是死板形骸的反复,我们要用生命来赤裸裸的表现我们泼辣的精神。

我们以为艺术决不是广告主的奴隶,也不是文学的说明,我们要自由地、综合地构成纯造型和色彩的世界。

我们厌恶一切旧的形势,旧的色彩,厌恶一切平凡低级的技巧,我们要用新的技法来表现新时代的精神。

二十世纪以来,欧洲的艺坛实现新兴的气象:野兽群的叫喊,立体派的变形,Dadaism的猛烈,超现实主义的憧憬……

二十世纪的中国艺坛,也应当现出一种新兴的气象了。

让我们起来吧! 中国的伟大复兴将在我们这一代实现!

“决澜社”成员及盟友们名单:庞熏琹、倪贻德、王济远、周多、周真太、段平右、张弦、阳太阳、杨秋人、丘堤、陈澄波、梁白波、陈抱一、邓云梯、傅雷、关良、梁锡鸿、林风眠、刘海粟、王悦之、吴大羽、方干民、司徒乔、卫天霖、许幸之、丁衍庸、赵无极、李东平、赵鲁、曾鸣、李仲生

本文章来自中国美术报网APP

查看更多艺术资讯请下载中国美术报网APP

中国美术报网网址:http://www.zgmsbweb.com/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中国美术报网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