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李敖死了。愿活着的人们,都能思考一下生命的意义。

西东 <更多内容 2018-03-19 17:46:00

随手传福音

总有一篇文章,给你带来爱与希望。

 

在青春斗的岁月,遇见李先生 ——纪念李敖

作者/尚青正

编辑排版 随手君(微信:suishouchuanfuyinjun)

清明将至,李敖先生却离我们而去了。这一位我少年时心目中的自由斗士,在青春痘的年龄、青春斗岁月的精神导师,一个恣意骂人、桀骜不驯、侍才傲物(正如他的名字一样)的文人英雄,我怀念他。

回想那时读到他的书,正是我如饥似渴地求知的年龄。手里攥着从生活费里节省出来的一点点钱,在北京老城的一个二手书店里站上一个下午,贪婪地看上数十页,最后不得不忍受抉择的煎熬,买走付得出钱的一本李敖的书,有时也会买其他人的书:比如江浩、余杰、王小波……对了,还有韩寒。那是个盗版书横行的年代,也曾在街头贩卖的双轮人力车书摊上买过几本心仪的书,无奈因印刷排版和错讹太多,不堪再次阅读,最后只能扔掉了。总幻想有一天会出一个李敖的大全集,只要全面,价格又公道,字印小点也没有关系。当电子书出现,网上可以搜集到他的作品合集,我却再没有通读他的作品,但每想起那些读纸质书的时光,虽感艰涩,实是愉悦得很。在没有课外书可读的高中之前,除了借阅过同学的《西游记》外,看的最多的非教材就是邻居二哥给我的一本残破的鲁迅杂文集——一本在文/革期间出版的书。后来看了李敖,看他痛快淋漓地骂海那边的民国前总统们,心想这真是另一个鲁迅啊——文坛上骂战的高手。在其回忆录中,李敖这样形容自己:倨傲不逊、卓尔不群、六亲不认、豪放不羁、当仁不让、守正不阿、和而不同、抗志不屈、百折不挠、勇者不惧、玩世不恭、说一不二、无人不骂、无书不读、金刚不坏、精神不死。它不仅有魏晋的风骨,还兼有名士的勇气。自认从不崇拜偶像的我,对少数几个人,包括李敖,确是暗暗钦佩的。在一个万马齐喑、颠倒黑白又弯曲悖谬的世代,像他那样能直抒胸臆的说话(虽然不一定全都是真实的),奋力冲破铁桶般思想的黑屋子,是多么不容易呵。据说现在鲁迅也从教科书中慢慢退出,他的文坛对手们也未必如他所骂的那样;李敖也有同样的问题——他的不宽恕,在论争上的睚眦必报让我逐渐反思——人是否就是他说的那样,或好或坏,黑白分明?再说了,无论是鲁迅还是李敖,毕竟他们所骂的人还是让他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据说,自去年查出脑癌后,李敖给朋友,也给敌人写下了一封绝笔信,其中希望与他们“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他说,“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他又说:“再见李敖及此之后,再无相见。”虽然他立志活到100岁,也希望自己“笑给中国人看,看李大师多么从容”,并戏言“阎王老爷敢要我吗?”其顽童性子依然,但言辞之中,其实也蕴含着对生命有限的无奈和凄茫,有几人能读出来了呢?

《圣经·传道书》说,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也不再得赏赐;他们的名无人记念。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早都消灭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们永不再有分了。这是多么真实的虚空之叹呵,李敖一生爱过、恨过,斗争过,他特立独行,嘻笑怒骂皆成文章。但他终究是一介凡人,面对死亡,无人例外。至于说盖棺定论,身后名声,自有人评说。他没有被捧上神坛也好,惟恐有一天退下光环,反倒不好。所幸,他没有试图去重估一切价值,否则他又怎么能保证自己的价值不被重估,像尼采那样的思想狂人一样呢?作为我曾尊敬的作家,我更希望人们能平和中肯地评介、纪念他。记住他的爱,反思他那些反应过度的言论。因为惟有爱才能战胜一切,而不是相反。同样是在圣经里,有这样的话:恨能挑启争端;爱能遮掩一切罪过。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痛苦。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箴10:12,约壹4:18】一生用笔征战文政两坛的李敖,他有过惧怕吗?他早年说过:朋友再见了,不必相送!那么的绝决!在生命最后,他却愿意坦诚面对故旧,对相爱又相杀的过往重新掇拾。从他最后的“绝笔信”中,似乎印证了那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话,这样的事实,真值得我们好好思想。我想,灵魂不死,思想却未必。2018.3.18 午夜

扩展阅读

无神论者李敖教导福音宣传技巧

李敖曾在节目里大谈圣经,比较不同版本中文圣经翻译的好坏,结论是合和本比新译本等诸多后来的版本都翻译的好,虽然后来的版本翻译的错误较少。

论到宣传手法,李敖举例说,早期进入中国的宣教士,宣传手法很高明,并不是拿着整本圣经在传教,而是一点一点地渗入中国人中。比如有一本传教的书籍,内容是关于日常生活的尺牍,教导三纲五常,伦理道德,如何称呼亲戚长辈,如何写信,如何端正仪容,如何寒暄问候等日常生活习俗礼仪,但整本书真正提到福音内容的,仅仅只有一页。李敖认为这是高明的宣传技巧,把百分之一的基督教福音,放入百分之九十九的一般世俗文化中,让人在研读时不知不觉的被潜移默化。

 

李敖一生多情,最难忘的是一个基督徒女友

1953年,在台北念高三的李敖18岁,在放学路上偶遇一女生,两人越聊越投缘。他于是开始给她写情书,开头简呼她“罗”,等在她放学经过的太平路口,把信交给她,一切都在不言中。

李敖考进台大法学院后,请自己在市中念书的大妹转交情书,每封都很长,有一封竟达83页。随后李敖重考进台大文学院,“罗”也考进台大理学院化学系。李敖不去女生宿舍找她,情书照写不误。一个月夜,“罗”约他到校园一角见面。

可让李敖始料不及的是,罗的父母是基督徒,而李敖的特立独行在家乡出了名,特别是他坚决不肯照习俗为去世的父亲披麻戴孝,让罗的父母反感至极。为逾越这重障碍,他决定亲自去见罗的父母。两天后返校的李敖,直觉痛断肝肠。半夜酒醒,一阵阵钻心裂肺般的痛楚向他袭来,他拿起一只早已准备的药瓶……幸好被下铺同学发现,被连夜送进医院抢救。李敖又活过来了,罗却永远离开了他。多年后,李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平生交女友不少,但是论眼神、论才气、论聪敏、论慧黠,无人能出其右……”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认清一个人,看这三点就够了

霍金为什么让基督徒失望?

欢迎投稿。除微信公众号,文章还可能同步到腾讯新闻、天天快报、百度百家号、大鱼号、一点资讯等客户端。

投稿邮箱:suishouchuanfuyin@163.com,除图片、视频、音频,不要使用附件。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西东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