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浮出水面的二次元儿童色情,谁“成就”了B站科里斯?

女童保护 <更多内容 2018-03-16 19:01:45

原标题:浮出水面的二次元儿童色情,谁“成就”了B站科里斯?

昨天,“女童保护”的志愿者讲师在北京讲授家长版课程的时候,一位家长提到了“B站里,有未成年人用露骨的色情文字,跟未成年人对话,这是不是也算性侵?”

今天“女童保护”转载一篇文章,讲述的就是这件事,以及这件事引发的关于“网络儿童色情”泛滥的思考。

来源:剁椒娱投

作者:尼糯米的小笼包 移星月

“你有时间的话,去学学文爱之类的,很想跟你玩一玩的,就是r18向的语c”

以上,是15岁初中男生,同时也是B站UP主“科里斯”,对一名10岁少女的“指导”。在他们的B站聊天中,“文爱”“白丝袜”“包养”等词语不时闪现,女儿的异常被母亲发现后,科里斯又“指导”少女用离家出走,甚至自杀等方式来对抗母亲。

3月10日,沟通无效的家长终将事情的经过发到了魔兽世界玩家社区,经过一系魔兽玩家和微博大V转发并@了共青团中央等账号后,事件的影响力扩散了二次元圈外。

B站在12日晚发布声明回应,对用户“科里斯”的账号进行了永久封禁。就在今天(3月15日),B站又发布了新公告,宣布将启动“青少年防火墙”和“青少年权益保护中心”,开启内容分级制度,强化举报入口,通过大数据,从严过滤不良信息等。

更直接的是,B站的搜索框如今已经屏蔽了“萝莉”“正太”等相关词汇的搜索结果。

在“科里斯事件”中,家长与未成年人的矛盾,未成年人心理健康问题,二次元与三次元的价值对撞,小众爱好与大众声讨,视频网站对未成人的引导责任……种种问题交织在一起,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更重要的是,曾经被“蓬蓬裙、蝴蝶结、白丝袜”等萌系元素包装得人畜无害的二次元儿童色情文化,也顺势浮出水面,以光怪陆离的姿态进入大众视线。

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不得不说,15岁UP主诱导10岁少女文爱,教唆其离家出走,这让我们这些成年人都感叹自己实在是太纯情了。

如果认可“不论是行为,语言还是文字,只要让当事人感到不适的涉及性的行为,就能构成性骚扰……”这一类观点,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15岁的人,会做出性骚扰10岁少女的事?

少女母亲跟这位UP主沟通时,没有立刻获得道歉,反而被怼:“我有绝对的自信,夺回我对事情的主权和道德的绝对制高点。”

这位UP主还表示:“你对你女儿的教育管制,我已经上传到了网上,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并且有非常多的人,对你的所作所为不满。”

他并没有撒谎,在这位UP主将聊天记录上传到B站时,确实获得了一大波网友支持。

让众多吃瓜群众惊讶的是,评论区的舆论并没有将关注点放在“15岁少年教唆一个少女文爱”这件事上,却纷纷批判家长“垃圾”。

在第一封道歉信里,这位UP主甚至说“我明白……无论自己多么有理。我只是顺序错了……”当这件事从B站扩散到微博,并被网友@了共青团中央等机构帐号后。这位UP主才有了第二次的道歉:“我承认有对当事人进行不当言语以及性骚扰的暗示……”

12日晚间,B站出面声明,称已在第一时间对相关账号进行了封禁,联系了涉事双方的监护人,并与共青团中央等机构进行了交流,将设立青少年维权站。

这一举措,并没有平息网友对B站的指责。因为,这不是B站第一次出现涉及未成年人的性骚扰事件。深度二次元宅炎君认为,“你们在围城之外,觉得三观炸裂,而我们围城之内的人,已见怪不怪。”

2017年,B站UP主“智障小烁”录下了其猥亵年幼的亲弟弟的视频(给其化妆,穿女装、裸露下体、亲吻),后被永久禁号。

2016年,第四季的《爸爸去哪儿》播出后, B站出现过大量阿拉蕾X董力的CP饭制视频,其评论区和弹幕过于放飞,也出现了不少情人,新娘等不当的评论。

未成年性骚扰重灾区,则是各种妹控、幼女控、萝莉控的视频和番剧区。按照刑法,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最低三年有期徒刑,最高死刑。这一规定被最初被简称为“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但随后在B站,一些萝莉爱好者,“发明”了一种新版本:“三年起步,血赚不亏”, 故意曲解法条原意,意指即便判了三年,甚至死刑,和幼女发生性关系也不亏。

刷这种弹幕甚至一度成了萝莉视频下的常态,当有人制止时,亦有人反驳:“你真的很KY,创梗不让人刷算什么?”

2017年5月,B站曾发公告,禁用“三年血赚”等低俗梗。但从番剧到UGC视频到弹幕,在B站,涉及未成年人色情,打擦边球的内容,依然在不断冒出。

在缺乏播放分级制度,深夜档动画因为播出形式变成全年龄动画的现实面前,或许应该想一下,哪些因素造成了“科里斯”们“明明我有理” 的认知模式,是谁纵容了“未成年性骚扰未成年”。

萝莉控有什么错?

很快,有人把抨击面从科里斯,拓展到了B站的萝莉控乃至整个二次元视频网站社群。

B站用户炎君很严肃地告诉小娱,“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萝莉控,觉得萝莉很萌很嫩而已,跟科里斯有着本质的区别。”小娱追问“具体区别”时,炎君举出了两点,“第一,网上有许多和我一样的二次元萝莉控,你不能用一个特殊的个例来上升我们整个群体,这是强盗逻辑、无妄之灾;第二,我们只会在二次元领域玩梗和追番,在三次元和大家一样抵触儿童色情。”

其中第五类群体只占B站用户的极小部分,长期藏匿于前四类用户群体。而前三类群体大多属于B站的核心用户并且互相交叉,他们深谙B站的规则理念,强调“圈地自萌”,擅长内容创作,并在整个B站社群拥有一定的话语权。第二类群体因为还要遵守饭圈的既定秩序,出现大尺度的开车视频的概率相对较低。

爱打儿童色情擦边球的视频大多服务于第一及第三类群体,他们的理由是”二次元及同人创作不涉及真人,属于创作自由的一种。”然而,B站早已涌进大量非二次元用户,“圈地自萌”成为了一个伪命题。

目前的矛盾集中在以下三点:

关于“什么程度的视频隶属于二次元儿童色情”一直没有明确标准。不仅B站,多个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都或多或少的保有一些涉及儿童色情的擦边球视频。从事多年国内女童保护工作的孙雪梅告诉娱乐资本论,中国对于儿童色情、性侵儿童缺乏界定标准,说起来有点过分的就被要求下架,但没有关注的远远超出曝光的;

成为B站会员的门槛变低,大量“小学鸡”入驻B站。之前B站未设置硬性分级制度,任何尺度的视频都是全年龄向。部分未成年人缺少判断是非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中二自我自卑狂妄本是成长期中正常的自我拉扯,却通过网络被放大甚至扭曲极端化。

日系二次元天然带有一定的儿童色情属性。热爱萝莉,以调侃和萝莉相关的性笑话为乐,标题带有“萝莉”字眼的视频点击量往往很高-----B站之所以有这样的氛围,与日本盛行的“萝莉控”文化息息相关。

“污物细无声”的

日系二次元儿童色情文化

B站的鼻祖——N站(NICONICO动画),堪称二次元儿童色情的重灾区;在动漫圣地秋叶原,我们也可以随意买到各种儿童色情制品;世界最大的同人展Comic Market 上,贩售品种繁多的本子,其中涉及到儿童色情漫画题材的也很多。这种对幼女的微妙的偏爱,借助了日本发达的二次元产业,辐射世界。

日本是一个正太控萝莉控情结很重的国家,前首相麻生太郎就是著名萝莉向漫画《蔷薇少女》的忠实爱好者,而萝莉文化已经牢牢根植于日本的文娱产业。

不仅在ACG领域,养成系偶像中也能找到大量踪迹。十五岁的少年赤裸上身摆出诱惑的姿势拍写真,十岁初头的少女穿着清凉泳装参与MV拍摄,你很难说服自己这是“偶像贩卖梦想”的一部分,因为这就是再赤裸不过的儿童色情。

在“儿童色情作品”的把控问题上,达成共识的难度太大。不仅国际社会常常声讨日本泛滥的儿童色情文化,日本社会内部也意见不一。日本国内有支持全面禁止漫画中出现儿童色情的强硬派。以部分漫画家和出版社为代表的利益集团表达了强烈的反对,并坚持捍卫自己的创作自由权。

打破次元壁的隐晦之欲

日本作为一个极度矛盾的国度,高度发达的二次元儿童色情产业和针对幼童极低的犯罪率让部分重口味的阿宅喊出了“二次元儿童色情合理”的口号。

这其中的逻辑链也很简单:被压抑着的、针对儿童的欲望是现实存在的,不会因为被社会口诛笔伐而消失,而二次元儿童色情能较好地充当这种晦涩的欲望的宣泄口,堵不如疏,这类人群针对三次元的幼童犯罪就会大幅下降。

因为携带了女性小学生的工口视频被立案调查的人气漫画和月伸宏(代表作《浪客剑心》),冈山县仓敷市一名49岁的插画师因涉嫌监禁11岁女童被逮捕,和更早的震惊整个日本社会的宫崎勤事件(凶手将四名4~7岁的女童被诱拐后杀害)。很可惜,喜欢二次元儿童色情的阿宅并不都像他们标榜的那样“高风亮节”。

更重要的是,中日国情和各自的民族性,都存在巨大差异。相较之下,日本有针对儿童的普遍且到位的性教育,相关的法律更完善。文学方面也有《白夜行》等相关题材的作品,时刻敲打主流社会关注儿童性侵问题。所以在日本能勉强自洽的逻辑链,在中国却失去了成立的条件。

我们反对向整个二次元群体开炮,但看起来,“二次元儿童色情不会影响到三次元,甚至会缓解三次元儿童性侵的现状”,这种观点像是在自欺欺人。

在现实中,一些恋童癖以二次元宅自居,为自己的不当甚至违法行径做辩护;在相对公共的平台上,我们最多能看到打擦边球的儿童色情向ACG作品,恋童癖群体以此为媒介,嗅出同类的气息,再转移至更隐蔽的阵地,分享更露骨的资源;一小部分二次元宅本来只喜欢看ACG向的儿童色情作品,久而久之为了寻求更刺激,跑去看真人儿童色情DVD,甚至实施犯罪。也就是说,他们被“驯化”成了恋童癖。孙雪梅老师认为,色情有时候会放大人的欲望,变得不是真正的欲望,反而有可能导致一些性侵案件的发生。

女权主义研究者李思磐对娱乐资本论表示,言论自由和儿童色情之间存在着永久的矛盾,没有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就目前而言,分析儿童色情的资料,基本还是套路化的色情的情节,不具备任何挑战现在的性别关系,没有让儿童有更多的想象和选择。她看的更多的还是一种驯化,让更年幼的、不具备理性决断的未成年人来接受现有的秩序。她认为,应该有针对儿童色情的更严格的管理。

(韩国电影《熔炉》)

根据《三联生活周刊》的报道,“研究者根据中国数次局部调查的综合分析,认为中国受到多种形式性侵犯的未成年人在为10%以上,其中插入式性侵犯约1%,与世界平均水平持平。”并且,“在2017年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例中,有6起与网络密切相关。”

今日,B站宣布在“科里斯”事件后,启动“青少年防火墙”计划。

这当中最值得注意的是,B站提出,将对于未经身份认证的用户或身份证显示为少年儿童年龄段的用户,用专门的策略进行内容展现和社区权限设置,并且针对青少年用户,优化其内容展现机制。

看起来,这像是一个B站版的“分级制度”。

此外,B站还提出,通过大数据分析、关键词管理等措施,从严识别并过滤对青少年的不良信息、言论或私聊信息。一经发现,对稿件和上传者一律执行永久封禁,严重情况将由“青少年权益保护中心”上报有关部门。

闹得沸沸扬扬的“科里斯事件”,由此画上句号。所幸的是,因为家长的及时介入,B站的账号封禁,此事最终止于“文爱”,而没有走向无法挽回的深渊。

【女童保护基金】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2013年6月1日,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凤凰网公益频道、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2018年3月,“女童保护”团队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私募),公开募捐继续与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合作。“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截至2017年12月底,“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8个省份相继开课,培训志愿者数万人。通过与地方妇联、教育局、团委等部门的合作,培训当地教师授课,使得儿童防性侵教育覆盖面大大拓宽,覆盖儿童超过188万人,覆盖家长超过44万人。此外,还定期进行线上培训和讲座,目前各个平台上已有数百万网友参与。

在普及儿童防性侵知识的同时,“女童保护”联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推动相关制度和法律的完善,例如参与推动了取消嫖宿幼女罪等;每年还发布全国媒体公开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例统计报告和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为相关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填补领域空白。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女童保护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