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史记 李嘉诚

刘备我祖 <更多内容 2018-03-16 18:24:02

原标题:史记 李嘉诚

李超人,潮州人也,戊辰年(1928)生。逢战乱,迁港,寄母舅家。

日寇陷港,仓皇无所,超人不得学,然自苦不已,习英文,某日,面父诵之,虽曰英文,多为潮语。其父寝疾,闻之,坠泪曰:“吾儿不易。”

李父死,家计艰,超人为佣徒,雇于舅氏钟表铺。有相者曰:“李生羸弱,目涩无神,恐不成。”超人闻之,益谨慎。

及长成,舅氏以女妻超人。

超人得舅氏助,营塑胶,又以塑胶为花,小有成,曰塑胶王。

丙午年,天下不宁,港人惶惶,弃地弃宅者众。超人乃置地购宅,期以高值。众人不解,超人曰:若乱不已,吾认天命;若时清,则鱼化龙,此举也。

后如其言,地宅皆昂,大盈。超人始得为见头角。

有九龙仓者,怡和之业也,先为码头,后置地产,租而不售,其资迟滞,其债重重,识者欲购。超人乃暗入其股,或为股首。

怡和乃夜往汇丰沈公曰:“事急矣,君若不救,恐怡和覆灭无日也,吾与君皆为英资,君忍心乎?”沈公曰:“诺。”

沈公乃召超人,曰:“闻君欲得九龙仓,有乎?”

超人曰:“然”。

沈公抚其背曰:“君听吾一言,若弃九龙仓,汇丰不忘君之恩德。”

超人慨然曰:“吾于九龙仓,欲得之久矣,今为公故,舍之。”

汇丰不忘超人德,售和黄,贱与超人,且无招标,可分期,超人大获。

超人得港,乃若龙得云霖,翻覆无不如意。港之码头,运费之昂,天下居首,又佣工廉,且无羁縻,其报甚厚。某岁,超人房产大蚀,幸有码头之利,足补房产之失。去岁盈利,房产五分,码头八分,可知也。

超人自奉甚简,罕言语,好施舍,于故园兴大学,医院,数百亿无算,外人皆曰慈厚长者也。

然此皆不知详也。

超人日作八时辰,晨兴,按摩击球已,至中银玻璃顶,俯瞰天下,鹰视环球,遍阅,若不利己者,以荧笔志之,撤广告。

某日,李公子昼寝,超人咆哮为狮子吼:竖子碌碌 居然昼寝,吾属岂得安。

公子大骇。尝曰:吾所仰慕,非吾父,乃星国国君也。后,李公子不告其父而购电信,欲与父绝也。然超人护子切切,又购之。

超人左右,得大亨邀,欲往之,超人曰:汝不得往。左右曰:彼于公甚厚,日击球饮酒,吾何得不往?

超人曰:此非尔所知也,彼之狡黠,非尔所能应对也,吾恐汝陷其掌中而不知。

李公之财,尝于亚细亚为第一,寰宇为第六,去岁港币两千亿,英皇授勋爵。港人仰慕,以为励志,久之则厌。

何以厌之?

以港民生之日蹙也,有民居笼居板宅,三代不得一宅,有稚子为文曰:港城者,李家之城也。盖港之民生,若医、若宅、若电、若邮、若媒、若零售,多为勋爵所营。

其得孙月余,港人皆不知,满城媒体尽不泄言。

李勋爵之富,强梁亦垂涎。有子强者,路要李公子,以为质,索金百亿,乃得十亿,耸动天下,无何,子强擒,就死。

勋爵逢盛世,两地络绎为商,其业覆满九州,得志无过于斯。

然,勋爵甚谙进退之道。彼时,九州大盛,豪杰并起,有马云、马化腾者,勃然而起,席卷南北,视超人如衰朽。

马生尝谓人曰:李公老矣,不足道矣。

然某夕见李公,马生战战兢兢,不敢言,静立而已。李公笑抚其背,不交语。马生又谓人曰:“李公在前,吾屏息不敢言,汗涔涔。”

天下英雄多少年,超人遂有去意。

庚寅年(2010),抛沪港资,值二百亿美刀;是年,购业千九百亿港币,十一笔,九成六在欧陆英伦,多公共业。

癸巳年(2013),长和于欧陆英伦所得利,胜九州与港,于英伦水务、电网、配气,得利港币60亿。

世人惊,问曰:勋爵欲行乎?

勋爵笑曰:无是,不过买卖也,今日去,明日复来,诸君莫怪。

甲午年(2014),星岛国主光耀薨,李勋爵往吊,神凄然,识者曰:李公欲往矣。

乙未年,长和遁去,尽在欧美。

有竖子不忿,为檄文曰:李公莫走。

李公寄语:诸君淡定。

戊戌岁,公历3月16,李公退隐,公子李泽钜立。时,李公年九十。

超人有诸葛亮、檀济道之风,徐徐而行,波澜不惊。攻若迅火,退而无声,此兵法之所难为者也。

太史刘曰:

人人心中皆有一超人,然天下无人能懂超人,此所以为超人乎?

超人事多矣,然今日非入史之时。愿得中华、李公两相好,则足矣。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刘备我祖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
史记  鸿茅药酒传

史记 鸿茅药酒传

2018-04-17 12:03 0

史记  张国荣传

史记 张国荣传

2018-04-01 02:06 0

史记  李嘉诚

史记 李嘉诚

2018-03-16 19:19 0

史记   霍金传

史记 霍金传

2018-03-15 13:3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