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普京的“朋友圈”:谁能掌握俄罗斯的国家大权?

王晓伟看世界 <更多内容 2018-03-11 15:18:10

原标题:普京的“朋友圈”:谁能掌握俄罗斯的国家大权?

2018年3月18日,俄罗斯将迎来新一届总统大选,普京延续第四任期毫无悬念。在当前的俄罗斯政治生态中,“后克里米亚共识”几乎成为一种绝对的“政治正确”,像“紧箍咒”一样萦绕着系统内反对派,使其最终变成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的政治附庸;而系统外反对派则长期处于被压抑和破坏的状态,反腐领袖纳瓦尔内孤军奋战,却孤掌难鸣。普京在俄罗斯政治体制中独一无二的地位,以及其无可代替性,在中期前景内无法撼动。

然而,伴随着2014年乌克兰危机引发的西方制裁,以及随之而来的俄罗斯经济衰退,看似平静的内政湖面上已泛起阵阵涟漪,而湖面下早已是暗流涌动。普京的地位虽无可撼动,但在其朋友圈内,俄罗斯政治精英为争夺越来越稀缺的资源展开了越来越激烈的斗争。与此同时,为了维系精英集团之间日益脆弱的平衡,进而确保胜选2018年总统大选,普京不得不更加谨慎盘算,步步为营。

执政团队的加速洗牌

在刚入主克里姆林宫的最初几年里,普京的人事政策优先方向首先是保证官员对其忠诚度。因此,从关键职位上替换叶利钦时代的政治精英,扩大用人规模,任命值得信任的地方行政长官,组建大型国有企业,重新夺回老寡头们的资产和资源是必须采取的措施。但这也招致了许多批评:因为被任命的官员可能并不太专业,只是普京的“自己人”。当时,俄罗斯高官仕途上升的主要资源是与普京的个人相识,这是最重要的忠诚度保障。

随后,官僚数量的膨胀达到极限,普京的每一个“亲信”都开始在自己势力范围内聚敛更多的资源。但随着乌克兰危机的降临,这些资源成为稀缺。在西方制裁持续发酵的背景下,俄政治精英的资金和与西方的人脉都遭受着沉重的打击。精英们争夺“蛋糕”的吃相也越来越难看。为了维护国内政治稳定,提高政权的工作质量,显示改革决心,驳斥对其日趋保守的传言,普京不得不考虑加速高层干部队伍的调整,以年轻的技术性官僚替代“老臣”。

亚库宁

2015年8月,普京实施了他对精英集团“外科手术”的第一刀。首个被拿下的是俄罗斯铁路公司总裁亚库宁。此人系普京的克格勃战友,与总统私交甚密。俄罗斯媒体透露,在财政预算持续吃紧的背景下,亚库宁仍不断要求当局多给“俄铁路”补贴,却没有展现出有效管理公司的能力。正如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分析所言,“俄铁路的问题成了普京的问题,而亚库宁则是俄铁路的问题”。最终,年仅46岁、具有经济学副博士学历的别洛泽罗夫取代亚库宁出任俄铁总裁。2016年,普京的老友——联邦保卫局局长穆洛夫、海关总署署长别利亚尼科夫相继离职;8月,普京又解除了“老搭档”伊万诺夫(此人是普京在圣彼得堡大学的校友和克格勃同僚)总统办公厅主任职务,任命“少壮派”、高效且专业的瓦伊诺为新主任。总体而言,在圣彼得堡时期与普京走近并从上世纪90年代便开启政治生涯的“老臣们”纷纷谢幕,40岁左右的新生代官员逐渐走近政治舞台的中心,这种趋势已经十分明显。显然,危机背景下的俄罗斯更需要这样的技术性官僚来处理日益复杂棘手的问题。普京重用的技术性官僚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其职业生涯起点始于普京执政初期;由总统亲自逐级提拔上来;没有复杂的背景和与任何势力集团的冲突;不腐败且专门对总统负责。

此外,为稳定地区局势,备战地方选举并进一步夯实“统俄党”执政地位,普京对多个联邦主体的行政长官也进行了“大换血”。2016年7月,总统一次性更换基洛夫州、加里宁格勒州及雅罗斯拉夫州州长。2017年2月,在普京的授意下,诺夫哥罗德州、梁赞州、彼尔姆边疆区、卡累利阿共和国及布里亚特共和国的行政长官相继辞职,代之以总统办公厅物色已久的继任者。9-10月,又有11个联邦主体的行政长官接连被替换。

普京“朋友圈”的浮浮沉沉

两年多来,伴随着执政精英团队的调整,普京的“朋友圈”也在悄然生变。2017年8月,在“明琴科咨询”刊出的最新一版“政治局2.0”报告中指出,目前,普京周围拥有非正式权力及行政、组织、财政、强力部门、地区、政党等资源的总统精英团队共8人,分别是:总理梅德韦杰夫、国防部长绍伊古、“俄罗斯技术公司”总裁切梅佐夫、商人罗滕贝格、科瓦尔丘克,“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谢钦、杜马主席沃洛金和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尽管与之前的报告相比,普京“朋友圈”的人员变化并不剧烈,但一些明显的趋势仍值得关注。

一方面,一些政治精英经受住了各种考验,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在普京的第四任期中拥有较乐观的仕途前景:有赖于在总统和总理职位上的多年经验以及对普京的高度忠诚,梅德韦杰夫仍是普京最值得信任和委以重任的人。这一报告认为,2018年后梅德韦杰夫的去向可能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或出任联邦委员会主席。国防部长绍伊古的地位也非常稳固。俄罗斯媒体早就曝出,未来国防部或将合并紧急情况部,从而形成一个新的“超级大部”。绍伊古的权力将进一步膨胀,但他面临的主要风险在于在军事行动上的冒进主义。“俄罗斯技术公司”总裁切梅佐夫影响力也在积极上升。切氏及其所掌控的俄军事工业综合体,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而重要的精英集团。他也因此强化了在总统办公厅的地位,以及在强力部门和地方上的影响力。此外,“俄罗斯银行”董事会主席科瓦尔丘克拥有大规模资金和极为丰富的媒体资源,他也被称为俄科学领域的“非正式”掌控者和创新经济的倡议者。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对于普京的第四任期有着清晰的规划,这些项目吸引了许多精英集团的关注,他们也都自然而然都成为了索比亚宁的盟友。

另一方面,由于受到西方制裁和经济不振的打击,部分精英的地位呈现下降之势。商人罗滕伯格长期以来与外国资本的合作遭受重创,开发新的项目难度越来越大。尽管从总统办公厅去到国家杜马,但由于体制内的各党派几乎都变成“统一俄罗斯党”的政治附庸,议会的实际作用被极大削弱,沃洛金的地位也难有大幅提升。

最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总裁谢钦。目前,几乎所有的分析都表明,由于成功收购俄罗斯第六大石油公司“巴什基尔石油”,并完成一系列重要的国际性交易,谢钦正处于其权力和影响力的巅峰。此外,在谢钦的努力下,“俄油”逐渐染指天然气领域,发起对老对手“俄气”的挑战:一方面,“俄油”积极扩大天然气生产规模,其产量已从 2012年的20亿立方米已增长到2016年的670亿立方米,计划到2020年增至1000亿立方米;另一方面,“俄油”试图结束“俄气”对于管道天然气出口的垄断权。此前有报道称,“俄油”已就天然气出口自由化的问题获得某些权力部门的许可,俄联邦反垄断局甚至提议2018年就开始启动。

谢钦政治影响力的极度膨胀和蔓延,使其陷入了与个人对手的剧烈冲突中。2016年10月,时任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因收受“俄油”200万美元贿赂而当场被捕。俄罗斯媒体分析称,乌氏与谢钦对抗多年,且坚决反对“俄油”对巴什基尔石油的收购案。在乌柳卡耶夫被捕不久,“俄油”顺利完成了这一收购。而乌柳卡耶夫则在审讯中宣称,他被谢钦和联邦安全局联合做套陷害。此外,谢钦还卷入了与车臣共和国总统卡德罗夫的恩怨中。“明琴科咨询”的报告指出,谢钦强硬固执的管理风格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反谢钦”精英联盟。美国智库Stratfor一针见血地指出,“石油沙皇”谢钦已成为除了普京之外俄罗斯最具权势的人。在俄罗斯精英集团内部的权力分配上,普京正在感觉到一种上升的挑战,“有着冷酷野心的谢钦正是这些权力分配背后的主使者”。专家指出,由于有着超级权势和广泛触角,现阶段的谢钦可能是那个“大到无法动摇的寡头”,普京对此心知肚明。他的谢幕不仅将引发“俄油”和普京“朋友圈”的动荡,还有可能威胁整个俄罗斯的稳定。

普京和“石油沙皇”谢钦

替补梯队渐露水面

尽管目前谈论普京的接班人问题还为时尚早,但是总统的确显示出对一些官员的倚重。这些人或将在2018年甚至更远的未来进入“政治局”,从而在俄罗斯的决策机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行政层面,年轻的总统办公厅主任瓦伊诺深受普京信任,持续积聚着非正式的影响力和官僚经验;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基里延科不仅与普京有着长期的紧密私交,还是一个效率高、声誉好的管理者。此外,他仍然保持了对俄罗斯原子能公司的控制。

在金融领域,俄储蓄银行行长格列夫和战略制定中心主任库德林扮演着俄罗斯经济、社会和政治改革设计者和实施者的角色。库德林已于2016年重返克宫,出任总统经济委员会副主席。同样,总统助理别洛乌索夫也在积聚影响力。

在强力部门的层面,普京希望新成立的俄罗斯近卫军可以对抗和抵消联邦安全局日益膨胀的影响力,近卫军司令佐洛托夫也倍受普京的重用。

在地方行政长官这一级别,图拉州州长久明成为俄政坛冉冉升起的新秀。在2016年9月地方选举前,普京亲自出席位于图拉州的苏沃洛夫军事学校开学典礼,该校在半年内创纪录地建成两栋宿舍,1栋教学行政大楼,内设拥有藏书3.5万册的图书馆和阅览室。久明则是重建军校的倡议者。有传言说,在危机条件下其它地区领导人并没有获得实施如此大规模项目的机会,普京对久明的支持预示着他将会被联邦中央重用。

不得不承认,目前所有对普京人事政策的窥探和分析都只是管中窥豹。在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甚至更远的未来,谁可以确保普京体面地胜选,谁能够为其第四任期提供治国良方,谁显示出对总统的绝对忠诚,谁在积蓄力量的同时不试图破坏普京精心维系的内部平衡,谁就有可能走的更远。显然,时间会回答一切。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王晓伟看世界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