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薄如蛋壳黑如曜石 精美黑陶广州露面

广州日报 <更多内容 2018-03-11 00:00:00

原标题:薄如蛋壳黑如曜石 精美黑陶广州露面

  一个高16厘米的陶杯,你以为拿在手上会沉甸甸的,没想到一上手,却轻如无物,这种反差让人瞬间感到错愕而兴奋——当记者在高剑父纪念馆见到来自河南淮阳的省级“非遗”传承人、郑州大学艺术陶瓷研究所副所长张辉带来的“蛋壳陶”时,就是这么一种反应。

  这样一个杯子,重量仅18克,杯壁如蛋壳般厚薄,且像黑曜石般晶亮,被业界誉为我国制陶艺术的巅峰之作。

  生于1972年的张辉,不仅成功复建了始于西周时期的陈州官窑,而且勇于创新,广泛汲取各种工艺元素,作品屡获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山花奖”。近日,他应邀带着作品亮相广府庙会非遗展区,并将自己创作的十余件黑陶作品捐赠给高剑父纪念馆。借此机会,记者与他进行了深入交流,一窥这一具有几千年历史的黑陶技艺和其中所展现的工匠精神。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成功复建周朝陈州官窑

  黑陶烧制技艺申报“非遗”

  《诗经·陈风》中有名句曰:“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句中的宛丘就是张辉的家乡,古时候叫陈州,现在叫淮阳。

  淮阳的制陶历史始于龙山文化,盛于西周时期。据《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载:“昔虞瘀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舜帝32代孙虞阏父是周文王的陶正(掌管制作陶器的大臣),是技艺精湛的制陶专家,为周朝立下大功。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灭商后封虞阏父之子胡公满于陈。胡公满筑陈城,建陈国,继承其父先进的制陶工艺,创办陈国官窑,制作黑陶,使陈国制陶业居于诸侯国前列。

  黑陶“上袭仰韶、下启殷商、左挽彩陶、右携青铜”,在周朝时期是贵族的上层的奢侈品,也是权力、身价和地位的象征物。但黑陶制作沿袭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已演变为一些日常的杯碗瓢盆和瓦片,早就失却了它的尊贵身份。往上追溯,张辉的家族制作陶艺已有十代以上,加上从小耳濡目染,让张辉对黑陶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眼看着家乡陶艺市场的萎缩,从事陶艺的人越来越少。这一陪伴他成长、让他有着浓厚兴趣的器物在他内心的分量越来越重,也让他下定决心把它当做自己一生的事业与追求。“我觉得这个东西如果再不做的话就丢了。”张辉道。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张辉开始思考自己的制陶之路,他把目光投向了黑陶。曾经生产黑陶的陈国官窑旧址,就在自己家乡淮阳平粮台龙山文化古城遗址,这里曾经发现了陶窑旧址,出土了珍贵的黑陶文物。遗憾的是,汉代以后,黑陶烧制技艺逐渐失传。近些年,当地也有民间作坊“捣鼓”黑陶,但作品均为仿古版本,太过粗糙。在张辉的心里,陈州官窑的黑陶不仅是艺术的表现,更承载了人祖伏羲圣地的温润和慈悲,是古代人民勤劳与智慧的结晶。曾经在陈国官窑燃烧的熊熊窑火点燃张辉的壮志,他决定复原陈国官窑黑陶烧制技艺。

  经过十多年潜心挖掘和整理,2010年,张辉等人成功复建陈州官窑,他出任陈州官窑艺术总监,2012年张辉将淮阳陈州官窑黑陶烧制技艺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中华文明发祥的重地,张辉特别注重重大活动的礼器创作,他成功为淮阳伏羲祭祀大典、新郑黄帝拜祖大典特制黑陶礼器。作品《少林香薰》成为“少林文化丝路行”活动馈赠亚、欧、非三大洲60余国家政要的指定礼品。

  七十多道工序

  复原“四千年前”蛋壳陶

  通常我们都将“陶瓷”作为一个词语来说,但其实陶与瓷是两个概念,其材质与工艺的差别非常大。瓷的原料是高岭土,陶的原料是黄粘土的胶泥。烧成的温度也不一样,瓷一般烧到1300摄氏度左右,但陶不能超过1000摄氏度,否则容易变形、崩裂。“瓷还会上釉,釉把瓷器的胚体包裹起来,增加了强度。而陶烧制出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所以就物理性质而言,陶会更脆一些。”张辉表示。

  的确,无论是灰陶、青瓦、红砖和黑陶,都不是通过上釉上色产生色彩变化,而是靠窑变达到的结果。黑陶的产生,靠的就是“渗碳”——当窑中达到一定温度以后,里面就填入大量的柴火(现在用煤),然后封闭窑口、烟囱,这样里面就严重缺氧,使得当中的燃料在高温下碳化,然后这些碳分子渗入到窑里面,出来的陶器就是黑色的了。而早在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掌握了这样的变化原理,让人不能不为先人的智慧所折服。

  而一件黑陶成品从开始采料到最后完成,大约需要经过七十多道工序,包括采料、拉胚、修胚、压光、雕刻、压光、晾干、烧制、硬刻、彩绘等,每一道工序均有着严格的比例配制和精密的操作规范。譬如人们所看到的和黑曜石一样的光亮效果,不是后期打磨抛光的,而是通过两次胚体压光而形成的。“在雕刻前后分别用一根有机玻璃的小棒,不能太窄,也不能太宽,一点一点手工去磨,以改变胚体表面的密度,让整个陶器烧制后呈现出光泽。”

  像被誉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制作”的蛋壳陶,由于要求陶胎非常薄,第一步的选泥就很关键了。“制作蛋壳陶的泥采出来后需要经过晾晒,放在室外风吹日晒,冬天急冻,夏天暴晒,自然风化几年,再用现代技术把它磨得更细。磨完之后还要用筛子过滤,再进行沉淀,沉淀完之后再取合适的泥进行制作,经过了反复淘洗的细泥,陶胎内不见任何杂质,这样才能有蛋壳陶极薄且匀的胎体。”

  而后的拉胚修胚,考验的则是手上的功夫。要拉得薄如纸片,没有多年的经验和足够的耐心,是无法做到的。最后烧制的火候把控,也很考验心智。“陶胚一进去窑洞,你都不知道成品率到底是多少,心里没数,尤其像蛋壳陶,能烧成的就更少了。”如果不是出于真正热爱,这份“煎熬”恐怕一般人都忍受不了。

  《盛鱼的篓》借鉴潮州木雕

  《一鸣惊人》彩绘显立体感

  除了复原蛋壳陶制作工艺,张辉还有着时代的紧迫感,他努力把传统的镂空、印刻、浮雕、彩绘等技艺和现代装饰风格、造型风格相结合,让黑陶艺术更加炫目多彩,让作品展现出神、奇、灵、秀的独特内涵。

  获得2016年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的《盛鱼的篓》,在设计上借鉴了民间传统,“老百姓常常用鱼来表达吉利,像‘年年有鱼’这些词里面都有鱼,我受到这个意象启发创作了这样一个鱼篓的样式,来寄寓吉祥如意的美好愿望。”在工艺上则吸收了潮州木雕的风格,整个瓶子主体都是镂空雕,显得简练大气又新颖,初看还以为是编织而成的。

  同时,他手下的黑陶也不再是单调的“一黑到底”,添加了硬刻彩绘之后的黑陶,漆黑明亮的胎壁同五彩缤纷的色彩形成鲜明的对比,产生了沉着、神秘的艺术效果。像作品《一鸣惊人》,虽然其上只有两片叶子一只蝉,但器型高贵典雅,色彩搭配古朴又亮丽,让人一看就“爱不释眼”。“在对黑陶进行硬刻以后,如果不彩绘的话,作品就会没有层次感,只有黑、灰、白,而一旦有了颜色的搭配,它的立体感就能立刻显现出来。”

  而硬刻需要精湛的技艺和耐心,因为细节很幽微,烧成的陶器又比较脆,稍微用力不当的话就会崩掉一块,整个器皿就废掉了。

  这样一件作品,单是硬刻要花多少时间呢?

  张辉笑道:“那可不容易计算。一件作品的完成不仅需要工匠多年的技艺积累,还要在创作过程中静下心来,我一般会选择在晚上工作,如果心情有变化了,或者感觉累了,就要停下来,第二天再继续。”

  因此,每推出一件黑陶精品,往往需要一年。“首先你要有一个整体的思路,而后在制作的过程中,逐步地做一些小的变动和修改,反复实验,最后才能让自己满意。”

  即便是成功了,张辉也不会进行批量生产。他表示,随着技术的进步,今天的人们可以采用真空炼泥等手段辅助制作,既降低劳动强度、提高效率,又能把泥巴炼得纯度更高,不含气泡杂质,就材料而言是比过去更好了,只是现在的人大多比较浮躁,真正愿意静下心来做事情的少一点,所以精品才不多见。像他自己,始终坚持每件作品都必须是手工制作。“如果机器批量生产,成本是降下来了,但也把传统的东西丢了。”

  虽然得过那么多奖项,但这位来自中原的憨厚汉子依然很谦逊,在他看来,北方的工艺更粗犷大气一些,南方更注重精雕细琢,所以,他一有机会就到景德镇等地学习,把好的工艺吸收到自己的作品中。“作为一名艺人,我越是深入到里面越觉得自己的技艺还不行,还大有进步的空间,因此,这次是在高剑父纪念馆馆长的鼓励下,第一回拿作品到广州来展出,希望大家多批评指正。”

  如此诚心,黑陶有幸。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广州日报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

工作心得帖

2019-09-23 00:00 0

美国男子水下求婚溺亡

2019-09-23 00:00 0

金价涨买金卖金两旺

2019-09-23 0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