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孙立平:我原来是主张征收房产税的,为什么后来又反对?

凤凰新知 <更多内容 2018-03-08 16:43:39

孙立平: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

两会期间,房产税又开始成为人们议论的一个话题。其实,我原来在理论上是主张征收房产税的,为什么后来在实践上又反对?说说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过程。

大约在10年前(具体时间我也说不清了),在很多讲座上,我曾经多次讲过应当征收房产税(在这里我先不区别房产税与房地产税,这里所说的房产税笼统地讲,是指以房子为对象征收的税种)。

当时讲这个问题是由一件事情引起的。有一次,我去一个海滨城市。这个城市发展旅游的条件很好,但当地政府对发展旅游业似乎并不热心,而是在积极引进一些大的工业项目,包括大的化工项目。这些项目对当地生态特别是旅游资源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发展旅游虽然对于增加当地居民的收入有明显作用,但却无法给政府带来税收的显著增加。相反,大的工业项目,虽然可能破坏当地的环境和生态,但却可以给政府带来可观的税收。

这就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在一个国家中,税收是在哪些环节上产生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它对政府的倾向和行为有很大的引导作用。而在当时,政府盲目追求GDP,追求政府财政收入增加的倾向已经很明显。因此,通过改变税收的构成,对于引导政府的行为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从常识的角度,我们知道,税收可以主要来自三个环节(这里可能有遗漏的):生产的环节、交易和消费的环节、收入和财富的环节。

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如果税收主要来自于生产的环节,政府必然追求扩大生产规模,重视GDP的增长,上项目,扩产能,而忽视对居民收入增加和财产增值的关心;如果税收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消费和收入、财富的环节,政府就会千方百计关注居民收入和财富的增长。

同时,我也强调过,房产税的增收,也可以促进社会地方性的发育,增强社区的发展活力。因为房产税是一种地方税,应当主要用于本地的教育、交通、治安等。这样,房产税的征收,可以促进地方自治,人们更加关注地方性的事务。同时,社区环境改善了,房子也可以增值,最终对居民也是有好处的。

大约在六七年前的时候,鉴于当时房价的迅猛上涨,我曾经提出,能不能由国家出台一个房地产税征收的明确的时间规划。比如,五年立法,十年后征收等。时间要具体,关键是给人们一种明确的预期。我们知道,决定人们行为的是预期。但在这时候,对于在短时间内开征房产税,我已经开始持一种谨慎的态度。

而在这之后,我就不怎么讲这个问题了,甚至对短时间内出台房产税开始持一种反对的观点。

为什么?这个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现在想起来,原因也许是,当时是把房产税当作一个抽象的概念来看待的,把具体的环境和背景都虚化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从完善税收结构的角度考虑,还是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考虑,征收房产税都是应该的。但是,当房产税成为一个现实问题的时候,就不能不考虑这些具体的环境和背景了。

在这些环境和背景中,尤其要注意下列因素:

第一,整个社会的宏观税负已经很沉重。大家都知道,过去这些年,国民收入的分配严重向国家倾斜。据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的计算,中国实际的宏观税负达到31%。具体到个人头上,也是如此。个人收入所得税起征点低,税率高,加上社保缴费和消费税,中国居民个人的税负也已经很沉重。在税负本已很沉重,税费的使用又缺少监督和制衡,甚至存在大量浪费现象的情况下,凡是加税的行为,我一般都持反对的态度。

第二,现有的房价中,已经包含了巨额的土地出让金和大量的税费,已经有房产税的内容在其中,在这个基础上再征收房产税缺乏法理依据。虽然主张房产税的人在字眼儿上可以为征收房产税找出种种理由,以证明征收房产税是有据可依的。

比如,针对土地公有的问题贾康先生提出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对使用权征税的做法是合法的;再比如,再比如说,针对房价中已经包含了巨额的土地出让金从而再征房产税是重复征税的说法,有人论证说,两者的用途是不一样的等等。但从整体上掂量,在房价中已经包含巨额土地出让金及税费的情况下,上述的论证都是很牵强的。美国这样的国家之所以能征收房产税而且税率比较高,是因为美国的地价是很便宜的,其中包含的税费很有限。

第三,在现有制度框架中,房产税能否最终作为房产税来使用?比如人们经常援引美国房产税的例子。但美国房产税七成用于支付学区义务教育、改善治安和公共环境,从而让学区周围环境改善,房价自然升值。在大多数美国老百姓看来,交了房产税后孩子可以享受十几年的义务教育,他们当然愿意交税。这充分体现了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理念。在现有的制度下,我们有什么条件能做到这一点呢?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假如征收房产税的话,房产税也可能只是在一般财政收入的意义上被使用。

第四,对于拥有两三套房子的家庭而言,在整体社会保障很不健全的今天,那实际上是他们为自己购买的一份社会保障,具有养老基金的含义在里面。尤其是考虑到一孩化和老龄化带来的严峻养老问题,考虑到四二一或四二二家庭所承担的沉重负担,房产税将会对这些家庭雪上加霜。从更宏观一点的层面说,中国目前正处在消费升级的关键时刻,这个消费的台阶要能够上得去,必须要解决人们的后顾之忧问题。要看到,在社会保障很不健全的情况下,现在有人还能敢花点钱,还敢消费点,是因为手里有两套三套房子,心里有点底。如果你把这个再给弄没了,这个消费升级的台阶是上不去的。

最后,我要特别提醒一点,要警惕在土地国有制的背景下比照土地私有制国家房产税的税率来征收房产税。我们知道,反对征收房产税的人所持的理由之一,是我们的土地是国有的。而主张征收房产税的人则认为即使是土地是国有的,但也有征收房产税的法律依据。比如有的国家,包括中国的香港也是在土地公有的情况下征收房产税的。

但主张征收房产税的人往往有意或无意忽略以私有土地为对象征收的房地产税与以公有土地上的房子为对象征收的房地产税之间的区别?任志强先生说过:“英国也有出租土地上征收房产税的先例,但出租土地和私有土地上的税率是差距巨大的。”

另外一篇文章对香港的房产税说得更清楚:(香港的土地是公有的,因此)香港的房产税并不是以房屋的市场评估值来征的,而是按房屋的租金水平做为税基。因而不仅用途清晰,而且税负不重。而主张征收房地产税的人,往往有意忽略了这一点,甚至出现按房子评估值征税的说法,而房子评估值的大部分实际上是房主只是租用的国有土地的价值。

本文来源:孙立平社会观察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凤凰新知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