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獬豸护法:西游元宵降妖记

中国法律评论 <更多内容 2018-03-03 12:04:57

蒋海松

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昨日是元宵佳节。《西游记》中有一个著名的元宵节降伏犀牛怪的故事,颇有法律意味,值得我们法律人品读深思。

元宵赏灯景无穷

在《西游记》第九十一回“金平府元夜观灯 玄英洞唐僧供状”中,唐僧师徒来到天竺国外金平府。正值正月十三,在当地僧侣的邀请下,唐僧师徒逗留两日,赏玩花灯,等过了元宵节再继续西行取经。“玛瑙花城,琉璃仙洞,水晶云母诸宫,似重重锦绣,迭迭玲珑。”那寺庙里的花灯流光溢彩,唐僧得看得入迷。后来唐僧等进城看灯,更加大开眼界。

三五良宵节,上元春色和。满城中箫鼓喧哗,彻夜里笙歌不断。尤其是,看到三盏水缸那么大的金灯,上有玲珑剔透的两层楼阁,灯油异香扑鼻。据说是佛爷现身,享受香油,“佛祖收了灯,自然五谷丰登;若有一年不干,却就年成荒旱,风雨不调。所以人家都要这供献。”

正巧半空中呼呼风响,风中果现出三位佛身,看灯的人尽皆四散。唐僧则是念佛敬佛之人,便倒身下拜。却忽然灯光昏暗,呼的一声,唐僧被这阵香风掠去。

捣鬼的是玄英洞的三个犀牛精,自称辟寒大王、辟暑大王、辟尘大王。他们变化成佛,施起妖风,掠了唐僧。悟空前去寻师,却被众犀牛精缠住,无法解救。孙悟空只能上天宫搬救兵。

太白金星指点他说:“若要拿他,只是四木禽星见面就伏。”四木禽星是二十八宿里的井木犴、角木蛟、斗木獬、奎木狼。四木禽星果然大发神威,下凡捉妖,咬死辟寒儿,大口小口的啃着吃,其状惨不忍睹,又收伏辟暑儿、辟尘儿,悟空他们将其处斩,并留犀牛角敬献各路神佛。

獬豸:护法神兽黜妖邪

四木禽星这个故事背后有中国传统五行文化。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之间相生相克,比如,水克火,木克土。犀牛属山禽,又能行水,修行的是土系法术,而四木禽星则是木属性的,按照五行相克的原理“木克土”,因此犀牛精怕四木禽星。

另一种说法则更玄,李天一先生考证过,这与古代算命所谓用的“演禽术”有关。按这一套说法,是用用阴阳五行及二十八种动物与天上的二十八宿配生出二十八个名字。将这二十八宿通过一定的规则,来配年月日时。不同的年月日时,又预示着不同的吉凶。

明代有本《禽星易见》,讲各种禽星的性情与相生相克之道。《禽星易见》云:“井禽在天号天威星,其状如虎,二十八宿之主,禽星之王也。上山吞虎豹,下水食蛟龙。”这话被《西游记》改编为,斗木獬、奎木狼、角木蛟道:“若果是犀牛成精,不须我们,只消井宿去罢。他能上山吃虎,下海擒犀。”犀牛精被四木禽星擒拿是命中注定。

抛开这套玄说,这里出现的斗木獬,其实跟法律本有深厚的渊源。

斗木獬的原型是獬豸,上古独角神兽,中国传统文化中最著名的法律象征物。汉字“法”字的古体写法为“灋”,这里所包含的“廌”正是獬豸。许慎《说文解字》中曾有如下解读:“灋,刑也。平之如水,故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古代执法官吏的帽子便称为獬豸冠。

据说,獬豸能懂人言知人性,它怒目圆睁,能辨是非曲直, 能识善恶忠奸。在民间传说中,中国第一位司法官、上古四圣之一、被誉为“司法鼻祖”的皋陶便用獬豸判案。

汉代王充《论衡·是应》载:“鹿者,一角之羊也,情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斯盖天生一角圣兽,助狱为验。”相传獬豸体形似羊、黑毛独角、能辨曲直,能以其独角触“不直”者,所谓“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

此兽头上的独角,锋利无比,故又俗称独角兽。汉代杨孚在《异物志》中也介绍了“獬豸”的特性:“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闻人争,咋不正者。”

这是法律公平正义、明断是非的象征。也是历代有关法律最重要的标志物,其画像也融入判官的官服之中。

春秋战国时,楚王仿照獬豸的形象制成衣冠。秦朝时正式赐给御史作为饰志,后遂称“獬豸冠”。 《秦会要订补》卷十四载:“侍御史冠獬豸冠”。汉朝时,廷尉、御吏等都带獬豸冠。南北朝庾信《正旦上司宪府》有诗“苍鹰下狱吏,獬豸饰刑官”。 《隋书·礼仪志·七》载“法冠,一名獬豸冠,铁为柱,其上施珠两枚,为獬豸角形。法官服之。”唐朝边塞诗人岑参《送韦侍御先归京》则言“闻欲朝龙阙,应须拂豸冠”。

尤其有意思的是,按明清官服体例,文官用飞禽,武将用走兽,但监察御史、按察使等监察、司法类官员的补服的图形却不同于普通文官,而一律绣獬豸,这是武将才用的走兽类。如此特别安排,其实彰显了司法权威与司法公正。

今天法律出版社的徽标便是独角兽。在笔者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和其他法律院校,獬豸雕塑也是最重要的法律景观。在法院、检察院等司法机关,也比比皆是。

在民间传说中,斗木獬是二十八宿之一,为北方七宿第一宿。其人像都有着独角的形状。在《封神演义》中,杨信在万仙阵中阵亡,随后封神。为北方之首宿,因其星群组合状如斗而得名,古人又称其为“天庙”,是属于天子的星,常人不可轻易冒犯的,故多凶。在道教中,玄武大帝共掌六十五星座,八百余颗星,组成蛇龟之形。其中,斗宿为北方七宿之首,是玄武的额头。

按命相学,属于斗宿的人性格一定好斗。在一些算命网站列出属于斗宿的人包括海明威、林彪、俾斯麦、迈克尔·乔丹等等,都是些硬汉。

《西游记》原本讲述的是,按相生相克之道,犀牛精命定被四木禽星所擒拿。这恰恰寓示着,法律的职能便是惩暴安良、惩邪扶正,一切作奸犯科之事理应受到法律的追究。《管子•七臣七主》所谓“法者所以兴功惧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

今天“刑法”一开篇,所谓立法宗旨便是“惩罚犯罪,保护人民”。斗木獬好斗,我们更宁愿把这引申为“为法律而斗争”。

以律法打击邪教

因此,这一回的说法格外具有一些法律意味。悟空请四木禽星捉妖之后 “把辟尘儿穿了鼻,教角木蛟牵着;辟暑儿也穿了鼻,教井木犴牵着:带他上金平府见那刺史官,明究其由,问他个积年假佛害民,然后的决”。这个“假佛害民”罪名虽然是悟空拟制的,但确有其律典出处。

明代洪武初年定真犯死罪律令,其中有“师巫假降邪神及妄称弥勒佛会”一条,《大明律》沿用,其中《礼律一•祭祀》规定:“凡师巫假降邪神……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乱正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

这是为了防止民间宗教借神佛之名造反和滋事,历朝历代属于重点打击之列。犀牛怪假冒神佛,骗取酥合香油,与律条中“妄称弥勒佛”“煽惑人民”有相似之处,悟空故有此说。

清朝各种律例也明文“禁止师巫邪术”,规定“邪教惑众,照律治罪”。

在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颁行的清朝第一部成文法典《大清律集解附例》明文规定“禁止师巫邪术”:“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鸾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名色,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异端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监候,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

在《大清律集解附例》的《刑律》中,又规定严惩“造妖书妖言”条款:“凡造谶纬妖书妖言,及传用惑众者皆斩监候,被惑人不坐。不及众者流三千里,合依量情分坐”。此后,清朝刑部不断增修律例,逐步完善。康熙年间所增律例就规定,凡妄布邪言,书写张贴,煽惑人心者,为首者斩立决,为从者皆斩监候。

雍正十一年(公元1733年),刑部又增订私习罗教为首者照左道异端煽惑人民律拟绞监候的条例。乾隆朝以后,特别是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福建老官斋教反清暴动事件之后,清朝更不断严密法网,增添重惩邪教的刑法,以甚至将“倡立邪教,传徒惑众滋事”等列入比照谋反大逆及谋叛定罪。

如果“有人本愚妄,或希图诓骗财物,兴立邪教名目,或挟仇恨编造邪说,煽惑人心,种种情罪可恶”,则照反逆定罪。如果“兴立邪教,尚未传徒惑众及编造邪说,尚未煽惑人心”。

在当代中国,反邪教是一个严重的政治和法律问题,如何运用法律手段开展反邪教斗争,制定反邪教立法的体系,古代律法可资借鉴,《西游记》这种通俗小说流露出来的用法律应付邪教的观念也可注意。

今日獬豸何处寻

鲁迅先生曾感慨说,中国就是瞒和骗的国度。而在民间,如犀牛精这般假佛害民、蛊惑人心、欺名盗世之徒,历代不绝,今天转世投胎也不再少数。如那些王林大师、李一仙人、曹永正“国师”、 奥色白玛法王等等,各路妄人,纷纷登场。网络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仁波切大师,还有多少蠢萌蠢萌的老少男女排队等着超度……

苏轼在《艾子杂说》曾讲 “獬豸辨好”的故事以讽世。齐宣王问艾子是否听闻过獬豸,艾子介绍完獬豸惩奸辩邪、甚至吞噬坏人的故事后,接着感慨的说:“如果今天朝廷里还有这种猛兽的话,我想它不用再寻找其它的食物了!”

也是,今天如果獬豸重生,大约也是不缺食物的……

欢迎关注

法政人文读书会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中国法律评论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