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如何成为著名经济学家?

爱思想网 <更多内容 2018-03-03 08:30:00

原标题:如何成为著名经济学家?

信息超载时代最精粹的华语思想平台 | 点上方蓝字加入

作者:邓盛华,现任深圳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深圳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党组成员。

来源:原发《万科周刊》第341期(1999.8.23出版),作者时为北京大学博士生。爱思想受权发布。

本人淫浸经济学界久矣,自知资质不才,难成此器,但久与众多经济学家交好,细心揣摩,悟出若干道理,并与诸公切磋再三,汇成十大秘诀,并不吝公诸大众。凡有志于成为经济学家的社会各界人士,只需中等以上智力,吃苦耐劳,相信"宝剑锋从奇计出,梅花香自巧招来"者,均可择其善者而仿之,久而久之,则离经济学家不远矣。  

  

此十大秘诀,因前五属宏观层面,主定大方向、定奋斗之轨迹,故称战略;后五,属微观层面,主授具体方法、操作技术,故曰战术。共五大战略、五大战术。   

  

占山为王法

  

盖今日谁最有知识?曰博导、硕导,曰院长、系主任、所长,曰主编、总编。于是有志之士当尽力为之,抢占了这些岗位,就成功了百分之九十。

  

按今日之体制,博士点、硕士点是个聚宝盆,学校靠它树名气、挣外快,一旦缺少真正高水平的鸿儒硕耆,学校比你急。学校必想尽一切办法扶持你,拉你入队,助你成名。因此,已有博点、硕点的地方须看断层是否存在,这是你能否快捷成为博导、硕导的关键之所在。如果你是廖化先生,生在蜀国,那就是有幸了,只须上下左右打点关系而已,必有分得一杯羹之机会。笔者亲见京城两所著名大学,有多达五个经济学二级专业博士点,新近出炉一批博导,四十至五十年纪,有靠两本资料汇编而成的专著而上的,有博士毕业不过几年的(勤奋好学读博至四十五岁以上),有靠在自家园地里发了几篇宏论的,不一而足,绝对真实。

  

如果不是这样也不打紧,信息时代,关键是要敏于观察,细心发现,盖中国硕博点日益增多,大学也不少,财经是热门,不愁找不到"断层"。

  

要是没有博点、硕点,恐怕就难些。不过不也用怕,如今不少高校、研究所痛感博硕点的含金量,势必将争点当成头等大事,重点攻关,制订三年计划。职称不够,则鼎力相助,文章不够,则以次充好。评审委员会的人士也深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至理,和"以大局为重"的责任感。多一个教授决不会危害社会。教授一多,硕点、博点就如囊中取物了。如此众志成城,胜算极大。更重要的是,必胜信念背后,还有国家宏观背景的强大支持。如今国家处于迅速发展中,各领域均急需资金,能摊到教育方面的往往捉襟见肘。教授薪金不高,国家便将"教授"、"博导"、"硕导"作为一种安慰奖发售,使一些"皓首穷经"之士在微薄的物质收入之外,有丰厚的精神收获,因而财政支出就可以大大减少,是为妙计。于是博士生导师由国家遴选改为校方审定,硕博点设立根据"经济生活之需要"而定,评定高级职称只不过是由校内、系内酌情处理,通常是皆大欢喜。想当初凯恩斯先生只当过讲师,伦敦经济学院只有一名经济学教授,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热选岗位"?有。如果你身为一份学术刊物的主编,最不济也是个编辑,你就成学术界的无冕之王或一方诸侯了。盖在当今,谁掌握刊物,谁就扼住学界的咽喉。办刊费用是国家的事,用谁的稿子是我的事,生杀大权在我一念中。以此为砝码,广结学界同仁,互换园地,天地宽阔不少,还可以此把握学术方向、制造学术规范,成功地将刊物变成一架职称生产机,或职称零部件生产机。久而久之,人家必敬我畏我,亲我奉我。因为祖国大地,人人要评职称,发不发文章,关乎大众福祉,其中意味深远,不可不知。

  

当然,更高级一点就是弄个院长、主任、所长干他几年了。如此,头衔日益威严,学术影响飞速扩大。如今时髦"专业"改称"系"、"系"升"学院"、"学院"改"大学",于是平地官升一到两级,增加了不少学术官僚,加上轮流坐庄,不用发愁没有机会。不过这就更需要"功夫在诗外"的功夫,多一点左右逢源,少一点"皓首穷经"了。

  

总的来说,"占山为王"之法,难度甚大,登堂入室也最正宗,能最终成功的,不是枭雄,至少也是半个豪杰,有志于此者,不妨细心体味,必有所获,而且此法各专业均通用,唯稍加变化而已。

  

以夷制中法

  

此法亦称"洋学位法",是终南捷径之一。具体的操作流程是,在中国的大学里读本科,将10%功夫搞好功课,将90%时光去考TOFEL、GRE,在字母中煎熬数载之后,终有见云开之日,于是意气风发越洋而去(多半是美国);在外面,用30%时光重新学英语ABC、用30%的功夫挣口粮,再用30%的功夫学数学,用10%的时光恋爱。不久正果修成,脑袋中装满"方程"和"模型",口袋里装着绿卡和少量的美金,于是一种新神圣--曰"打狗脱"(Doctor)或曰"皮儿取帝"(Ph.D)便告出炉。

  

"打狗脱"们是些什么样的神圣?他们门第高贵,对数学工具极其熟练,能将"关公战秦琼"的可行性和"加州的草鱼市场上是否存在种族歧视"用十页以上的数学公式演绎出来。由于普通人和一般财经学生实在不懂他们的语言,他们也就更易成为最神秘、也最受景仰的一群。一般来说,这是这个时代最让人觉得象经济学家的经济学家。固然,他们可能对中国的历史文化知之甚少,他们对经济生活中的矛盾和困境没有足够的功夫去分析--那是低层次的活儿,不够理论深度。因为洋学位的背后是美利坚经济的天下无敌,是洋宗师"诺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巨无霸牌子,或者至少自家宗师也与诺家沾上点儿关系,所以土派们不得不仰视之、畏惧之。他们挟洋风、闯学海,扬名立万,黄道、黑道、红道,均能通吃到底,无不膺服。

  

不过据内部消息,也就是"打狗脱"们的宗师和少数圈内的异己分子所言,他们也就是对医生讲政治、对政客讲文学的手法,要与在西方经济学氛围中成长起来的美国打狗脱比,还真难于入流。他们的时髦的经济学专著,以"来料加工"型居多,其构架是:"西方经济学或美国经济学的观点"+"中国的经济生活材料"+"体会性或感想类结论"。毕竟,他们身在中国的时间太少,了解中国的情况难于深入,刻苦时主要考虑"托福",因此他们对国情的无知往往受到善意的容忍。但从表相来看,他们对西方经济学知之多矣,视野开阔、观点新颖、影响很大,仿外经济学、组合经济学也就俨然是正宗的新经济学了。所以,这一法儿,对立志成为经济学家的人士,必须明此"苦海有边"至理,潜心背字母,巧妙安排,则正果不远。

  

官学一体法

  

在中国,官拥有绝对的权威和绝对的真理。一方面,你的理儿无论多么精致、多么经得起实践考验,要是没跟官拉上关系,也只是歪理,至多算个旁门;但一旦与官结盟,则"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原理就成了行动纲领,成为重要原则,是指导改革的重要文件了。因此,官学一体法也就成了登龙术。

  

具体来说,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不少领导其实不太懂经济,方法之一是重新学,真学或假学;方法之二是称自己与经济学家有密切交往,他们都是自己的高参,方法之三是不时地借经济学家之手炮制点理论泡沫,"纲要"、"战略"不断出台。这种需求的哄抬,导致经济学界名流受到众星拱月的礼遇,更使不少新的经济学家产生。

  

官味经济学家以这些方法开展工作:一是有中央各部委会议文件、工作报告起草时,人大有法规起草时,尽最大的力气,通过各种渠道挤进去,旁听一下,或者分到几段来写,这些体制内的公务员怕干的事儿,于他们是不可多得的"香饽饽"。回来之后,便向新闻界宣称自己参与了最高层决策,是最高层的智囊,乃至是"×××改革理论之父"。例如,初级阶段的理论、市场经济、现代企业制度、国有资产重组等理念,虽然是千百万人的实践和无数理论家的贡献,并最终由政治机器予以认可,但他不妨称自己在其中起了核心作用,是首创者。由于那些半真半假的经历,人们也不敢质疑其虚。二是活跃于诸侯之间。如今,地方诸侯实力强劲,务虚成为一种时髦,具有经济学名望的人士,堪当为省、市、地、县领导出谋划策,他们利用自己的盛名和关系,在京跑"部",在外招商,下"地"讲道,不亦乐乎。由于他们能熟练地将媒体影响力、经济学的光环以及地方政治资源融于一体,与高官要员、社会名流、媒介记者凑成脸儿熟悉,往往电视有像、广播有声、报刊有文,不可不谓功德圆满。三是自立门户、自设机构,向体制内伸手,或通过体制力量向外界伸手,成为课题经济学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从各部委、国有企业、银行、跨国公司乃至国外基金,弄来几万到几十万不等课题经费,腰包日胀,声名日壮。

  

官学一体法要真正谙熟,其中大有讲究。据知情人讲,某著名"会议经济学家",多年以前就不读书了,尤其不读前人的著作了,他最热衷于看报纸、看文件,顶多也就看一看财经杂志。他热衷于在各种会议中泡蘑菇,他收集的会议总结和官方文件以三年为一个更换期,从中变废为宝,深受各界人士的欢迎,是经济风云的综合者,更是各种改革方案的传授者。因此,有志于此道的人士,不妨以他为楷模,假以时日,成功有望。

  

傍大佬法

  

此法属那种愿意脚踏实地,甘充"二流"的人所用。不过"英雄不问出身低"、"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二流可变一流,虽属起步之法,略显卑微,却很管用。

  

所谓"大佬"者,指学界大佬,经济学界大佬。也就是说,在经济学界扬名日久,著作不少,资历够老,往往有"赵市场"、"钱金融"、"孙国贸"、"李资产"之名,后两字不是其真名,是一个经济学术语,由此号称专业泰斗之类。选定之,瞄准之,靠近之,讨好之,吹捧之,最后是利用之,并且是赶上之,超越之。

  

这里头的缘故还在于傍与被傍乃是一个辩证关系,属互惠互利型。就被傍者来说,他需要追星族才能使自己光辉万丈。更何况,傍者必奉之以金钱、关系。盛名与钞票齐飞,序言与专访一色,恭请顾问、奉迎视察,如此等等,都是被傍的好处。

  

傍者为什么要持此战略?盖大佬者,学阀也,与军阀有类似之处,但其心仁慈而已。手握评职称、定博硕点、招收弟子,乃至"核心刊物"发稿权,种种隐性学权,均可令傍者大获其益。傍者曰:"我是×老的弟子"或是"×老的弟子××的弟子"、"×老对我很重视,评价很高",因而其学术必高,倘若拿出几幅照片或者一篇序言,就更确凿无疑了,善傍者广傍天下大佬,成为其学术地位下的被保护人,受其栽培,因而文可因其荐而发,书可因其荐而印,结党成风,渐丰羽翼,大业可成。

  

其实此法古已有之,官场也是一样,而且更甚。不过在学界,则被视为优良传统、风雅之举,为世人所称道,谓之奖掖后进,这就有异于官场。善用者,可用得滴水不漏,令人艳羡不已。沪上某校,有一人士年纪不过四十,却承袭其所傍大佬之所有爵位、封号:院长、博士生导师、×会会长、教授、××顾问,号称一流经济学家,并大有步其师后尘进入政界之势。观其著作,虽然不过尔尔,却已开始在给他人作序言了。

  

不过此法,具体细节本人尚欠研究,不好妄言,想必是亲近多于学问,慎谨侍奉,该伸手时就伸手之类。

  

傍大款法

  

此法与上法名甚相近,实际却差之甚远。傍大款之法需讲究艺术性,否则就易附入俗流。具体来说,傍大款可细分为"绑大款"和"帮大款"两类,手法不同,效果一样。

  

盖大款者,有钱之公司也,他们天生有一种对经济学家的需要:搞好企业形象,装出几分儒雅风度,显出总经理或董事长独具慧眼,修养深厚,也凸现出该公司发展战略稳健,足可信赖,做生意也就容易得多了。故他们乐于用钞票买名声,不时地捐个款、建个什么基金、组织些发展战略研讨会或高层研讨会,弄个课题关注一下国计民生,或者就自己的发展问计于经济学家,如此等等。

  

穿插于此中、活跃于此中的是那些经济学家和准经济学家。他们有时充先知,有时是策划人,有时是会计,总之一个原则是充实自己,也"传道授业解惑"于他人,各取所需,各遂所愿。高明的经济学家,面对众多大小企业,时而绑之,并让他们舒舒服服不叫痛;时而帮之,只要药吃不死人,不妨多开它几副。长此以往,他在经济界的名气越来越大,顾问越做越多。据京城某杂志说,目前有几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在上百家公司中泡顾问聚财,他们所信仰的,叫作"玩世经济学",不讲逻辑、不看本质、不顾事实,随心所欲、信口开河地作文发言,将经济学作为一门显学的好处,发挥得淋漓尽致。

  

总的来说,傍大款之法,属一种"曲线救国"之术。盖有了钱,就能出版专著,就能结交更多的商界大款,就能更多地结识媒体并把持媒体,当然也使自己在学术评比、职称评定中更有经济基础--总之是更加长袖善舞。当然,初出道的准经济学家走此道可能就难些,但不要紧,只需从小做起,持之以恒,势必收入与名气共长,前途光明。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大款被傍被绑,其付出的钞票通常是国家的,决策者一般不会心痛,而名誉是自家的,用钞票赚之,多多益善,因此,经济学家不用发愁此路不畅,这是后进者不可不知的。

  

上述五大战略,不知对诸君有所教益否?如你称"NO",则我想你大约属以下三种人:一是无财经根底也无此兴趣的圈外人士,竖子不可与之谋也;二是智力低下、悟性不够,无半点纵横天下之抱负与野心之人,竖子不可教也。至于第三种,恐怕就是已经悟道,认为其理早明,上述不过皮毛之说,门外之见,不及实践之万一。

  

所幸我好为人师,择善而教,愿剔除这三种人,继续对有志之士传授独门心得的另外五大战术。

  

此五大秘诀,属教人如何从事经济学学术研究,当然也是不少经济学家的成功经验,虽然比不上上述的那么具有普遍意义,却也有独到之处。此五法分别曰"莱温斯基经济学法"(热点法)、"事后诸葛亮法"(锯箭法)、"教科书权杖法"、"数学玄学法"、"口力劳动法"。

  

"莱温斯基经济学法"

  

莱温斯基是什么人,相信国人都已不再陌生。不少人却从她身上发现无数商机,财源滚滚。美国经济学家则把她与美国经济的走向,和克林顿总统的治国精力和治国决策,和美国公司在世界的利润前景等等加以联系,进行了详尽的阐述,并用函数表述出来,其精当之处,其内容之丰,只差没命名成为"莱温斯基经济学",由此,这些学者也被学界和俗众所信服、所熟知了。

  

这只肥鸟竟然带来如此之大的学机,其中蕴含着一个真理:莱温斯基经济学法,或通俗地称之为热点经济学方法,是学人成就功名的好办法。只要你老人家对财经常识有所掌握,生就一双敏锐的双眼,善于捕捉经济热点,到时现学现写也来得及。某文摘中心的数据说,在东亚金融风暴后,有关的中文论文达到7000篇以上,"核心期刊"刊发500篇以上,但观其内容,则大同小异,不堪多读,更不用说300种以上的有关图书,难以统计的研讨会、讲座等等。我估计至少这一事件在中国提供了500个以上的职称晋升机会和5亿元以上的"学术利润"。不过没赶上这趟水也不打紧,世界之大,中国发展之快,不愁没有热点。方法有三,一是紧密盯住文件精神,据此定调,发现新热点;二是查阅期刊目录,把握理论脉搏;三是多听广播新闻,随时准备理论联系实际。

  

"莱法"的叫法可能有些不妥,不过明白其中的妙处就行了。操此法的经济学家,不需要对理论作辛苦而长期的系统研读,不须苦思冥想,他们是万灵之药,通晓各个领域的知识,随时伸脚,就可能成为媒体上最耀眼的知识明星。在江湖中行走多年,他们善于掩饰自己的无知,善于组装他人的论点和论据,善于与媒体保持良好的关系来建立自己的威名。某位主编曾对我说,有一位著名经济学家,自学成才,六七十年代是计划经济的狂热支持者,主编的教材曾被钦定,八十年代为改革开放之吹鼓手,在全盘西化中也有微功,九十年代,因其地位尊崇,曾就市场经济、股份制发了不少宏论。每逢热点,必有他的名字出现。最近,要编全集了,编者极为犯难,这根主线变化太大,主人又不愿弄个"选集",而且热点一日三变,文章多为讲话、感想类,因此编者深恐读者要臭骂,影响该出版社的声誉。

  

热点经济学家能迅速成名,盛名隆隆,关键之处在于他们深悟市场法则,善于经济,活学活用。有志于此者,入门容易,精通较难,不过持之以恒,必成大器。

  

教科书权杖法

  

经济学教科书的祖师爷萨缪尔森说,一种思想、一个人的名字,如果有机会写进教科书,则不管他的观点是否正确,他是否杰出,都很容易成为不朽的(大意)。可见,教科书权杖是当今传播名气的法宝之一。如果能成为这"不朽"的炮制者,就更值得骄傲了。

  

据统计,名为"西方经济学"或拆开来叫"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大致相当于西方的入门水平的教科书,在中国也已接近100种,更不用说厚薄不一价格不一的"国际金融"、"国际贸易"等等三十多个亚学科的教科书。估计如此造就的经济学家不下2000人。盖编教科书,省力,内容大同小异,排列组合则可,且不犯政治错误;权杖效应,有销路,每年数十万以上的财经专业学生,以及逾百万以上因体制的要求,必须修习此课的非财经专业学生;加上考研风潮中的斗士,数不清的希望掌握了它们就能畅游商海的人士,甚至还包括买几本放在案头以示博学的社会青年,市场大得吓人。

  

由于国人疏于经邦济世之才学久矣,大面积启蒙之重任,使不少刚刚被启蒙的人士有机会、有责任去启蒙别人。装出点儿神圣,号称大作等身,是师道尊严之需要,更是完成革命任务之需要。由此看来,教科书权杖不失为一种可靠的方法,一书既出,名扬天下就不是什么难事了。不过,此法的应用面还是窄了点,最合适的只能是身处高校,有广大的本、专科学生为传道对象,渴望成为"青年才俊"的人士。不居地利之便,其效果恐怕就要差些了。

  

有人担心,教科书太多,又重复,是不是要被人骂臭,因而看不起?差矣差矣。盖存在就是合理的,存在就是有价值的。先因教科书之编摘而升职称,当教授,作导师,再转就其他方面寻找新的科研方法进一步发达就行了。何况,买教科书的人中,有80%以上是圈外人、初学者,因其不懂,因其幼稚而蒙之,不就有了80%的声望了吗?

  

事后诸葛亮法

  

此法与"热点法"有共同之处,不过更加保险,更加安全。敢于碰热点,有时预言不中,则会灼伤自己。"事后诸葛亮"之法,专捡具有社会影响、为公众所瞩目之事件、道理等等,让那些欲懂而未懂,想了解却尚未排出时间来了解的人恍然大悟。因此,新闻性和学术性都出来了。

  

"事后诸葛亮法"的精妙之处,在于"事后"两字。一般来说,在其他领域,事后再说究竟,恐不会招人喜欢,可是在经济学领域,却决不是如此,相反,倒是大行其道。一旦事件发生,媒体记者就忙于寻找事后诸葛亮先生,要迎合大众口味。对事后诸葛亮先生的需求激增,就成了一种异常而又正常的市场现象。事后而论,绝对安全。想当初,克鲁格曼先生预言,东亚会发生"雪崩"式金融危机,没多少人理睬,行内人则怕他象萨克斯先生一样失算而贻笑大方。可事件发生之后,也不过有些人认为他较幸运地撞对了答案而已,而千千万万的经济学家在事后论述东亚金融危机的必然性的宏论,早已掩盖了克氏的光芒。在国内也是这样,提出"商品经济"的卓炯之流,还有多少人记得?论证"商品经济"之伟大的诸公,今日正伟大着呢。

  

事后诸葛亮法的实质,与"锯箭法"有相同之处,总体上来说,作为经济学家安身立命之法宝,它讲究有事实(事实已发生)、有理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方法)、有分寸(正确的路线界线)、有启发(自己的一己之观念),因而一般情况下,它属于四平八稳型,分量适中,适销对路,影响较容易打开,属上选之列。

  

数学玄学法

  

要一概否认经济学的数学化倾向,恐怕不太公允,但数学泛滥现象,的确令人心忧。数学而成为玄学,也成了某些人士的专利,他们利用自己熟练的数学工具,营造一些"贵族味",俨然精英中的精英,他们惯于将一些本来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的问题,用一大串的数学公式推导,故弄玄虚,及至出现上文所说到的无稽之论,玄言惑众。

  

这种说法是一些业内人士的怨言。本人只不过实录以反映数学玄学法的威力所在。盖在多年文理相隔之后,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框架下,真正懂数学又懂经济学的人太少了,所以大多数的人一见数学就晕,数学家一见经济学论文也会晕--这就给懂数学的经济学家留下很大的成功空间,不必去苦心探索什么重大主题,只需随手拈来点什么,巧织数学绵衣,自圆其说则可,神圣自立,声名鹊起矣。

  

数学玄学的精髓在于其"玄",因玄而神,因神而起崇拜,因崇拜而立泰山之威。至于某些人所称,定性为本,定量为用;至于有人辩称,经济是人造的社会系统,因素变动不拘,假设谬一失万等等,大可嘲之以门外之汉,低能之儿等,一笑了之。声辩者自忖数学不如彼而却步,学生以为果然有理而服,因此一般不会产生太大的危机,玄而不破。显然,如果还有一顶"打狗脱"桂冠,就更妙了。

  

值得一说的是,在当今学界,同样是既懂数学又懂经济的人不少,甚至还有双料博导。但是,老实一点的,声望却不怎么大。我所知的几位老先生、老太太,学了差不多四十年的经济和数学,就是因为不习惯于用数学分析"关公战秦琼"的可行性,声名远不如其弟子或曾向他们求艺的年轻人,那真是可惜了也。

  

因此,在经济学圈子里弄数学,作为独门绝活,只要能苦它几年,不愁没出息。

  

口力劳动法

  

有人曰,素来只有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何尝有个口力劳动?盖新近出来一种劳动方式,说它是体力劳动吧,又不用扛包背锄,说它是脑力劳动吧,它只动口不用动脑,因此不好归类,故新创一类,曰"口力劳动"。

  

口力劳动是当今成为经济学家的途径之一,是我们若干人士的细心发现所得。但实践中,不少经济学家已将此运用得炉火纯青,使自己从准经济学家晋升为经济学家,从二流经济学家晋升为一流或超一流经济学家。

  

操此法的要点是:不必用脑研新知看新书,只须将全国当成大讲坛,把一些现成的东西在各种座谈会、研讨会、学术交流会上倒来倒去,在大公司、小公司、正公司、野公司,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乡政府赶赴各种场面,聘顾问、泡课题,重复不断,君子动口不动脑。变幻无穷,一天几个会,钱来车往,浓烟滚滚,全中国都看见他,于是名气就更大了。

  

有人在一份大报上总结说,"口力劳动者"分几种。第一种是年轻人,常骑自行车或乘地铁、公共汽车赴会,他们往往有几套说辞轮换着使用;第二种也比较年轻,常打出租车赴会,但往往学有专攻,不管什么会只说自己的一套。第三种已不年轻,往往有专车,也最忙,一天去几个地方是常事,后面有时还有一个拎包的助手,如同京剧明星赶场,其发言最少实际内容。

  

看来这口力劳动,还是大有后进者的用武之地,不同阶段的口力劳动者都有饭吃,这就是适用面广之好处;不须埋头苦读苦写,这就是其便宜省事之好处。

  

为什么口力劳动会成为一种正常的社会劳动,而且有广大的市场需求?其原因乃在于社会处于转型期,一方面确有新知新问题要解决,少不了请些经济学先知来占卜一下;此外,在京城等不少地方,会议也成了一种赚钱方式,主办者发一通知,或与某官方、半官方机构发个红头文件,号称对某个重大主题要研讨一下,各省、市、地、县,各所、办、院、校,各大企业来人者,必住大宾馆、游名胜、送厚礼,会务费×千元。接通知者曰,为国家利益,事关我单位前途,我欲去赴会,尤其该会有大牌、中牌经济学家,必授新知不少--口力劳动者的角色重要性就出来了,看来机制畅通,皆大欢喜。

  

后进者如何以此实现个人腾飞?一曰挤,尽量挤进去;二曰吹,自诩曾在××学术研讨会上与×老亲切交谈,争锋甚健,评价不低;三曰积,积累与会经验,从中揣摩上述热点法、事后诸葛亮法等秘诀之精要;四曰用,即边学边用,提高曝光率,组织专访,不几日,自己即以著名经济学家身份点评大事,升他一格,没人敢说个"不"字。

  

以上十大秘诀,传授完毕。泄露经济学家锦囊之计,因此开罪天下不少经济学家,诚为罪过;不过为使更多的人能修成正果,早日成为经济学家,也就无所顾虑了--毕竟是件造福众生的事儿。

文章授权丨商务合作

请加微信同电话:13520537424

投稿请发邮件至:isixiang@gmail.com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爱思想网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