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窦文涛:过去真的比较好吗?

看理想 <更多内容 2018-03-02 20:30:00

前面的话

可能是因为社会发展的速度太快,大家都越来越爱怀旧了,但是过去真的比较好吗?

这是窦文涛在《圆桌派:怀旧》这一集中提出来的问题,这集节目中,蒋雯丽、马家辉、马未都,也都聊到了他们青春的记忆以及我们为什么越来越爱怀旧了

怀旧:青春时光真的美吗?

圆桌派3 | 第8集

嘉宾:蒋雯丽、马未都、马家辉

1.

谁还没过18岁?

窦文涛:前一阵都在朋友圈刷这个18岁的照片,我一直都闹不清这是干吗呢,家辉,你知道吗?

马家辉:我知道。大家都在po18岁的照片。

窦文涛:对。

蒋雯丽:是因为2018 是吗?

窦文涛:你就不懂这个时尚了,是因为去年是20171231号,最后一拨9018岁进入成年,那么00后的向我们扑面而来,对吧?

所以大家就晒这个18岁的时候,所以我也搜集了一下,你们的那个黑材料,不是,我也卖我自己,最丑的是我,你知道吗。

咱们来先来看看,先来看看这个谁的18岁,能想得到吗?

马未都:人家说我这照片有杀气。

蒋雯丽:有点像那个劳改犯。

马未都:有杀气,我说我承认,我们那个社会那个时段,就是有杀气。

他们说我肯定是,特别愿意打群架,他们恰恰把我说错了,我特别不喜欢打群架,我只喜欢单打独斗。

蒋雯丽:那么厉害。

窦文涛:然后咱们再看,有比你悍勇的。你瞧,这是家辉。

马家辉:不好意思。

马未都:家辉,你这个完全是古惑仔那路子。

马家辉:我告诉你,马爷,你讲对了一半。我那时候,我生活的圈子都有很多古惑仔,那我身边那群朋友,每一个都被人家邀请过加入黑社会,除了我。

在我成长过程中,没有半个人问我,要不要加入黑社会,我觉得对我来说是羞辱,我是连黑社会都不要我的人,多丢脸。

我就下定决心去健身,做健身,然后要练练练,练到以为有胸肌了,就可以有人邀请我,结果还是没有。

窦文涛:你再看看我,我的那种阴郁,这是高中,就是一个对世界,就是这种充满怀疑,不信,我就是那个时候很阴郁,你知道吗?

我就是生活里很阴郁,很沉默寡言的。就是这个鸟样子,你知道吗,还没刮胡子呢,嘴上的毛就已经浓成这样了。

蒋雯丽:像个诗人。

窦文涛:现在咱们要看的是咱们的……

马家辉:女神来了。

窦文涛:好看,这要是今天我碰见这么一女孩,我也得追,我的天哪,真是。

蒋雯丽:那是什么意思呀?

窦文涛:对,我也搞不明白什么意思。

马家辉:这句话一点意思都没有,因为(他)碰到什么女孩都想追。

窦文涛:对,确实好好看,而且显得这个人性格特别好一样,是吗?

马家辉:我假如碰到这种女孩我不敢追,人太好了,一看就是我觉得,我伤害一个坏人无所谓,伤害一个天使,那不行

窦文涛: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你伤害人家呢,谁伤害谁说不定。

窦文涛:还有一张雯丽认可的,这都不是18岁了,17岁的雯丽,瞧瞧。

马家辉:好像混血。

窦文涛:我就说当年她让我想起那个冬妮娅,我心目中,《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有一个女朋友,资产阶级小姐。

你看,有点吧,而且你看,从这个时候看得出来,那个时候真是文学,有点文学青年的劲。

蒋雯丽:比较思考人生开始。

马家辉:而且文涛刚说的雯丽的,也不一定是讲演戏的部分,是说做人,比如说与人为善,温暖,因为心中一团火,每个人都有。

我那个火可能用在写作,可能用在其他的才能才华方面。可是作为一个人,我觉得眼睛骗不了人。

窦文涛:没错。

马家辉:老外说眼里面有个天使在跳舞,我觉得雯丽老师,我们第一次萍水相逢,见面,我有觉得看到天使,你看到一个善良温柔的,善良,be kind,做个好人那个感觉出来。

2.

我们为什么爱怀旧了?

窦文涛:我现在觉得怀旧,好多人写文章聊自己的18岁,包括冯小刚《芳华》好像都是,你会觉得到了某个岁数的人,他会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好像特美好,特别浪漫,他有那么样的一种那个记忆。

包括你看姜文拍《阳光灿烂的日子》,他觉得那个时候,在他的记忆力是阳光灿烂的。

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当然就是各人头上一重天,我现在发现真是这样,就是说在你的回忆里,那是个阳光灿烂的晴天。

但是也许在当年,下牛棚的一个人的回忆里,对他来讲未见得,那是一个多舒服的一个时候。

我就觉得人为什么会,回忆一个自己年轻的一个时候,还想得特别美好,特别浪漫?

你知道,你比如说有些,我现在就发现有些演员,实际上他是怎么说,他是不爱这个在外,就像你一样,也不上网,也不看电视,也不干什么,就陶醉在一个自己的世界里。

你说他是永远觉得那个时候,最有味,最过瘾,最好吗?

马未都:对,那个时候相对比今天的社会单纯我们今天做事累,就累在这个社会复杂。

比如你拍一个电影,它不是你想拍个电影,这么简单的事,它有一大堆子,就是游离于你这个事情本身的,然后你又不得不去处理的事情,所以就变得非常累心。

我们年轻的时候很简单,打架都很简单,打完了也很简单,打完了还能好,就是它变得很简单,但今天你是不可能的。

而且今天的复杂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两个人看着很好,出门就说坏话,各种下绊子,就会很烦,对不对?

人是希望活得单纯,为什么你怀念你小时候,小时候单纯嘛,对吧,你一复杂了,就不愉快了。

马家辉:单纯当然是一个,有时候怀旧是一种美学,而且怀旧在不同的年代的意义不一样。

我看到现在,我们到一个年纪怀旧理所当然的,因为前面的路差不多了,你看到的差不多,你要往回去,找回自己的坐标,你的意义,我们怀旧是正常。

可是我们看到很多,二十来岁就怀旧,怀他十五岁的旧,怀他十二岁的旧,当然跟媒体有关,因为当怀旧变成一个美学,怀旧变成一种流行,甚至变成一种产业的时候,他们很年轻开始怀旧了

每一个90后都说感慨自己老了,00后来了,都说90后开始生小孩,开始做人流了,开始掉头发了,90后有什么那个了不起,然后就怀旧了,怀旧的时间段越来越压缩得短。

马未都:那是说明社会变化快,那他有机会。你像你过去的生活节奏缓慢的时候,你从小学到中学,这社会就没有变化,那你怀哪门子旧。

还有一种就是,这种小资调的无病呻吟,现在孩子可会这个了,就是他本来没怀旧,因为大家都在怀旧,我不怀旧显得我落伍了。

窦文涛:雯丽,你觉得呢,你觉得就是你那个,十七八岁那个时候,你现在想起来,有一些特别美好的记忆吗?

蒋雯丽:我真正觉得我自己快乐的时候,是在三十岁以后。

我在十几岁到三十岁之前,就是二十多岁,十几岁的时候,因为我是个双子座,我就很纠结,我就都能感觉到两个自己在打架。

一个自己觉得,人应该是这样的,一个觉得自己人应该是这样的,然后一个觉得这个是对的,一个觉得这个是对的,就是特别冲突和矛盾。

所以那张17岁的照片我觉得挺能代表我那个时期的,就是一直在做这些思考。

我自己就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活着,老是问自己一些很深刻的问题,但是又不能解决

然后就开始读各种的书,什么从尼采,到叔本华,到什么什么,然后就想搞清楚自己为什么来,结果读了一圈也没搞清楚。

所以我觉得那个时期,其实反而是一个就是青春的,充满了那种对世界的未知,然后又想了解这些世界,又想了解自己,然后一个晦涩的。

我现在想想,我觉得所有人都觉得青春是灿烂的,是美好的。但是我觉得外面是美好的,那么如花似玉,满脸的胶原蛋白,但是内心里头其实是困惑的

因为你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在三十岁之前,你要解决人生太多的问题,你的工作,你的婚姻,你的所有的东西,这些东西全部要在这个阶段把它解决,因为你到三十岁如果还不出嫁,那个时候我就感觉,自己是一个老姑娘了。

然后你到三十多岁,要三十而立,你如果还没立的话,你又觉得你自己已经变成一个。

窦文涛:有压力了。

蒋雯丽:你就变成你这个事业上,你就没有可能性了,所以我觉得那个既有外在的压力,又有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和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就是那种特别懵懵懂懂。

尤其是我一个外乡人,一个小城市的人到了北京,融入到那么一个汪洋大海之中,然后真的是困惑,迷失,就是那样的一个状态。

窦文涛:咱们俩一样,你知道,我就跟你一样。

我能欣赏别人的怀旧,那天我有一个哥们儿还跟我说呢,他说爱怀旧的人,是觉得现在活得不够好,就没有以前好,他说,你要不爱怀旧,就说明你对你现在状况很满意。

我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但是至少在我记忆当中,真的跟流行的叙述完全不一样,你比如说,你看我这个照片,就阴郁的,我觉得是,我觉得小时候不快乐。

蒋雯丽:我也是阴郁的。

窦文涛你问我什么时候最好,就现在最好,我觉得我现在最好了

他们讲什么初恋的美好,好什么啊,我现在想起初恋太吃亏了,你知道吗,就是傻子,就是完全不靠谱的,你知道吗?

对于女孩子,可能还有个青春靓丽。对于男孩子呢,你比如说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看那个哲学书,我给自己起个笔名叫什么拓生,就这么傻的开拓,就好像想在人生的荆棘当中,找到生活的方向。

实际有点像一个小镇青年,你知道吗?找不到生活的希望。

所以我一直觉得,我的小时候跟姜文,跟冯小刚他们可能不一样,大概他们过得比我好吧,你看他们那些记忆,好像有很多快乐的时分。

我觉得我小时候,比我厉害的,他就欺负我,然后剩下的我想达到的,我都达不到,想去,一肚子那个空想,但是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反而是到了后来,到了四五十岁,我觉得轻舟已过万重山,就是什么事你都明白了,也知道没有重要了,也知道这东西怎么享受了。

比如说这个初恋,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女孩子,后来我发现,我还不如我们同学了解她,那完全那就是傻。

爱上的是一个自己幻想当中的一个形象,就是而且就是苦的,就是他们觉得那叫纯洁,我不知道那叫什么。

就是说你知道我拉她手,碰一下她的手我就觉得犯罪。

我这么跟你说吧,有一次说我们在那个校园里,就说这初恋,就是说这个拥抱,就是拥抱,拥抱一不留神,那个时候女孩子穿的衣服也宽松,我噌一下,真的,手伸在里边,但不是我故意的,但是你知道这就……

马未都:有一点故意的。

马爷才是老江湖……

窦文涛:有可能,但是我把手拔出来之后,你知道吗,我就觉得亵渎了我的女神,我就拿着这个拳头打这个树,我把我这个手都打出血,我觉得我犯了罪。

我觉得太亏了吧,摸一下都没摸过,真的就是,我现在想想那有什么好的。

马家辉怀旧里面,有很多不同的情绪,有时候是追寻以前快乐的地方,有时候是遗憾。

像我怀旧有时候心情不一样,眼光焦点就不一样,有时候是遗憾,遗憾以前活过的生命,有些事,有些片刻,我是希望可以回去,不要做某件事,不要说某句话伤害,比方说伤害父母亲的感觉。不要做某个不好的行为,伤害我老婆的感觉。

比方说想回去,某些时候表现好一点,不然我一直觉得,对不起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表现不好让她,我还记得结束之后,她眼睛失望的眼神,我觉得深深内疚……

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小编太单纯了吗……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看理想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