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古代老师为何爱打学生屁股?现代教育学研究发现有道理

梧桐树下戏凤凰 <更多内容 2018-02-28 18:20:17

 打屁股,古代的“体罚教育”

本文作者 倪方六

眼下,各地小学陆续开学,家长又要为孩子上学烦了。现代的学生很苦的,每天的学习负责很重,连睡眠时间都不足,所以浙江省推迟小学生上学时间,“让孩子多睡一会儿”的举动,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年画《开学》)

其实,自古中国学生就不容易,中国家长和老师相信“板子头上出状元”那一套,一生学生没有被打过,那实在是奇迹。这在现代叫“棍棒教育”或“体罚教育”,老师和家长打学生天经地义,称作“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但是,虽然“棍棒教育”盛行,但古人体罚学生还是有讲究的,不能把孩子打出问题,而非“随便打”。古代老师体罚的方式很多,脸、手、背、腿、脚这些从上到下的部位都可以打,如掴脸、打手心,而其中以“打屁股”最狠,亦常见。

这篇文章,主要来说说“打屁股”。

“打屁股”是口头语,粗话,好听点称“笞尻”,用于教子教育时则称“笞教”,具体说是“用扑作教”。

(中国古今小孩子都流行穿开裆裤,露出小PP)

“尻”即屁股,现代医学上称为“臀”。对于臀,古人早有研究,明宁一玉《析骨分经》“臀”条称:“尻上横骨为腰,挟腰髋骨两旁为机,机后为臀,属足太阳膀胱经。”与研究臀一样有历史的,则是体罚中的“打屁股”行为。

笞教的对象,主要是读书人和孩子。清褚人获《坚瓠集·壬集》“岁考生童”条,引吴复庵《咏岁考生童·驻云飞》:“真个蹊跷,新进高年各讨饶,文字原颠倒,疾病应昏耄。自古法难逃,用扑作教。虽不伤臀,示辱还堪恼,掩耳吞志忍这遭。”

(风俗画,开裆裤配屁股巾)

吴复庵所述的是明朝笞教现象。

明朝学生岁考分为六等,“用扑作教”是惩戒没考好、成绩排在第四等学子的。被“打屁股”并非最糟糕,如果再差一等,连“打屁股”的机会也没了,直接降级,甚至关起来,或开除。

为免遭降级,保留学籍,于是出现了在今天看来很滑稽的一幕,不少学子会央求主考官(督学)打自己的屁股,吴复庵《咏岁考生童》所谓“求打声如沸,赐打甘如醴”,说的是这意思。

为什么古代老师喜欢“打屁股”?除臀部生理上适合体罚,不易致残和外露外,与中国传统的教育方式有直接关系。

(古代的笞刑)

吴复庵所描述“用扑作教”,在今天看来就是“棍棒教育”,而这种教育方式并非始自明朝,先秦时已出现,并流行。

现代教育学者研究发现,打屁股还是有道理的,这叫“羞耻教育”。西汉人韩信受“胯下之辱”,然后发愤,就是这原理。

“打屁股”在中国的历史有多长?从《易经》上可窥一斑,第43夬卦第四爻是“臀无肤,其行次且”,第44姤卦第三爻是“臀无肤,其行趑趄”。

这两则卦爻意思相同,都用“臀无肤”来表述观点。为何屁无完肤?不就是笞打所致嘛,不然也不会连走路都不稳。

如果说《易经》中所说的“打屁股”是泛泛而谈,那在中国现存最早的史书《尚书》中,便说得相当清楚了,卷二《虞书·舜典》称:“移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

舜帝在器物上刻画五种常用的刑罚,其中的“扑作教刑”,就是用木棍抽打作为学校的教规,可见“棍棒教育”在中国的历史有多么悠久。

到周代,允许体罚学生被进一步明确。《周礼·春官》中“小胥”条:“小胥掌学士之征令而比之。觵其不敬者,巡舞列而挞其怠慢者。”

小胥的作用相当助教,协助大胥召集学舞蹈的卿大夫这类贵族人家的子弟,负责点名,发现有迟到的便用觵爵来罚他喝酒,对练习懒散不积极的,可以用鞭子或木棍抽打——此后“棍棒打”,成为古代教育的常规手段。

(图为2015年媒体报道,一四年级学生因作业完成不好被打屁股

但是,古代的“棍棒打”教育并非“随便打”,有严格规定的,与对待犯人不同,要讲“礼”,不能与儒家教义冲突。所以,打学生屁股不宜打得太重太狠,不扒裤子,不摁地上,执行时喝令学生趴在条凳上再打。

已故现代作家沈从文,对自己当年学校“打屁股”印象深刻,他在回忆录中写道:“逃学失败被家中学校任何一方面发觉时,两方面总得各挨顿打。在学校得自己把板凳搬到孔夫子牌位前,伏在上面受笞。处罚过后还要对孔夫子牌位作一揖,表示忏悔。”

这般打屁股,是对普通学生而言,有一类不打能,秀才或是中举的“大学生”,便不可以随便打的。清明时要报告地方官,先革去其身份后方可“棍棒侍候”。

(重庆街头雕塑)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梧桐树下戏凤凰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