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苏南苏北之争——网络中的“地域黑”现象

狐说网络文化工作室 <更多内容 2018-02-07 20:20:00

导语

微博上经常流行这样的段子:如果你问一个人是哪里人,来自黑吉辽三省的,大多回答“东北”,其他省份的,也多以省份、市名指代。而轮到江苏人,你往往听到的是一大串区、县、镇的名字,“昆山”、“江阴”、“海安”、“沭阳”……一个省份的个人归属划分到如此细致,在全中国大概也很少见。这就是江苏内部苏南与苏北之争的生动体现。

本文将结合苏南苏北之争的搜索数据,解读网络上这种“地域黑”现象背后的实质,并剖析其产生原因。

苏南银与苏北银的“恩怨”

在地理上由北到南,淮河、长江将江苏省划分为苏北、苏中和苏南三个部分:苏北包括徐州、连云港、宿迁、盐城;苏中包括扬州、南通、泰州;传统意义上的苏南由苏州、常州、无锡组成,而江苏省政府又在行政上将南京和镇江划入了苏南之列。

苏锡常全部位于长江以南,是传统的“江南水乡”,认为自身经济发达、文化底蕴深厚。而苏北人在苏南人眼中往往被视为扛大包、卖苦力的同义词。

苏北人指代自身的关键词多是“老实”、“肯吃苦”、“有毅力”,认为苏南人“心眼多”,“不靠谱”。最北边的徐州在上世纪60年代前一度属于山东省,徐州人在省里“内斗”时,则自动把自己归为山东人。

南通、镇江等城市虽然位于长江以北,但是文化与苏南相似。隶属于南通的启东和海门总是强调自己是苏南,被称为苏北人又会令很多当地人不悦,所以单划出了“苏中”一个区域。

江苏省会南京由于和安徽接壤,似乎游离于苏南苏北之外,便有了“江苏行政省会,安徽经济省会”的戏谑称呼。

苏南苏北之争的热度分析

在网络上搜索“苏南苏北”的关键词可以发现,综合排名位于第一和第二的是知乎的两个问题——“为什么苏南人会看不起苏北人?”,“为什么一江之隔,苏南和苏北的经济差距就那么大呢?”超过了苏南苏北的定义、苏南苏北的划分等内容,足以看出苏南苏北之争超过了苏南苏北本身,受到了网友的广泛关注。江苏也因此在互联网上被冠以“内斗”大省的称号。

在百度指数上,以“苏南苏北”为关键词,“地域歧视”为对比词,得出的搜索指数趋势如下:

(图:半年搜索指数整体趋势)

可以看出,在2017年7月到12月这半年中,“苏南苏北”的搜索量有两次达到高峰。小高峰出现在8月29日,热度源自于一起“大妈骂江北狗”事件,虽然事后被证实为炒作,但是该事件在微博上得到了多位大V转发,将苏南对于苏北的“地域黑”这一敏感话题带入人们视野。

大高峰出现在10月12日,当天知名短视频媒体“飞碟说”发布了名为“苏南苏北究竟什么仇什么怨”的视频。该短视频形象地解释了苏南苏北之争的现状,在弹幕网站Bilibili上拥有12.3万的播放量以及1000条弹幕,在微博上也得到用户的广泛转发。

(图:10月12日视频链接在微博中转发)

从搜索量的地域分布来看,在2017年12月1日至12月26日间,搜索“苏南苏北”关键词的用户还是主要分布在江苏省省内。

(图:搜索量的省份分布)

但是从城市来看,排名第一的是北京,其次才是南京、苏州等江苏城市。首先这与互联网的普及率不无关系,因为城市之中上榜的多是经济发达的省会城市。但是同样可以说明苏南苏北之争的话题,引起了江苏省外用户的广泛关注。

(图:搜索量的城市分布)

地域刻板印象

苏南人和苏北人互相“看不惯”,本质上属于一种地域刻板印象。

地域刻板印象(regional stereotype)俗称“地图炮”,是指人们对某个地区的人群具有一种概括固定的看法,并把这种看法推而广之,认为凡是来自这个地区的人都具有该特征,而忽视个体的差异。例如苏南人对苏北人的刻板印象有“个子很高”“性格豪放”“暴躁,动不动爆粗”“土气不懂穿衣打扮”的刻板印象,苏北人对苏南人有“小家碧玉”“善于经商”“圆滑”“斤斤计较”的刻板印象。涵盖外貌、性格、职业、处世等多方面,描述既有褒义,又有贬义。

这样的地域刻板印象简化了认知过程,有助于人们应对周围的复杂环境,毕竟在人际交往中,人们往往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和某个群体中的每一成员都进行深入的交往,而只能与其中的一部分成员交流。

但是这种刻板印象也有明显的缺陷。在有限信息的基础上得出一个带有普遍性的结论,难免会造成先入为主,影响判断的客观性与正确性,从而形成对于某类人的偏见。如果不及时纠正,进一步可能会发展为歧视。

例如苏南苏北彼此的刻板印象,固然来源于对一部分苏南苏北人的概括,但是用来指代整体就显得以偏概全了。对于那些褒义或中性的刻板印象,例如“苏北人性子直”、“苏南人爱吃甜”,不能够对号入座的苏南苏北人,感觉“被代表了”,可能还会在微博和朋友圈调侃“可能我是个假苏南/苏北人”。而对于那些贬义的刻板印象,例如“徐州姑娘外表看着挺柔弱,一开口说话很凶悍”、“苏州人出姨太太”,这样的称呼就带有一定的冒犯性了。

源于方言的身份认同

为什么苏南和苏北人之间会产生这样的地域刻板印象呢?

首先,由于往年政策的倾斜,苏南和苏北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苏锡常三镇在2000年是全国农村经济的改革样板——苏南模式的发源地,乡镇企业的繁荣,以及上海经济圈的辐射,使得苏南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超过苏中和苏北。

苏北的人均收入以及城市化水平虽然在全国排名较高,但是在省内则是落后于苏中和苏南。苏南人在比较苏南和苏北的发展水平时,使用“碾压”“远超”等词,已经暗含了地域刻板印象的因素。

(一条介绍苏州财税的微博,形容苏北时用了“碾压”一词)

但是更深层的原因,则是来自于苏南和苏北之间以方言隔离为代表的文化差异

曼纽尔·卡斯特在《认同的力量》一书中曾提出,网络社会中对于自我的身份认同,是在文化特质的基础上建构意义。苏南与苏北正是因为具有不同的文化特质,建立了独特的文化认同。

饮食文化来看,苏南菜系制作精细、口味偏甜,苏北则偏向于北方的饮食习惯,以包子、饺子、煎饼等为主食,口味偏咸偏辣,与苏南相比显得“重口”。不同的饮食习惯,会使得初到苏南的苏北人,产生“水土不服”的感觉。

但是苏南苏北最主要的文化差异,体现在方言隔离上。以苏州、无锡、常州为代表的狭义苏南区是核心吴语区,吴语虽然有“吴侬软语”的美誉,但是吴语区外的人很难听懂。南京、扬州、淮安等苏中地区说江淮官话,方言更倾向于安徽。而南通方言又独树一帜,小到县级市如启东、海门之间的方言也各不相同。最北部的徐州、连云港,属于北方方言区,讲中原官话,和河南洛阳一致,而徐州话甚至可以和山东方言无缝衔接。

(图:江苏方言区)

方言作为一种文化特质,对于不同地域的人具有很强的区分性,毕竟方言的发音和熟练程度不能够在短时间内伪装,方言的特有词汇只有方言区内的人能懂,这样就形成了某种“暗号”。

因而在不同方言的基础上,苏南和苏北建立起了对自己的合法性认同。

身份认同的排斥性

根据Stuart Hall的理论,身份认同具有支配-霸权的属性(Dominant-hegemonic),对内部是协商的,对外部则是对抗的(Negotiate & oppositional)。

个体通过一定的身份认同,找到具有相同文化特质的社群。这样的社群天然具有一定的区隔性与排斥性,一方面区隔“我们”和“他们”,一方面排斥与自身不同的他者。

苏南人与苏北人源于对自我强烈的身份认同,会倾向于用和自身相反的词汇去形容说不同方言的对方,例如“温婉”和“粗犷”,“精明”和“憨厚”等。苏南和苏北各自的方言中,也发展出指代对方的特殊称呼,例如吴语中的“刚波宁”被用作苏北人的蔑称。

在网络传播中,这样的描述性词汇演变成为了对苏南和苏北人的标签。网民的注意力往往只停留在更能激起他们兴趣的标签上,对事件的本质往往会选择忽视,这不仅不利于事情本身的解决,更容易激起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情绪。

(一个扬州人眼中的江苏地图,更有江苏十三大市版本)

例如前文提到的“大妈骂江北狗”事件,仅仅是两个人之间的争执,由于“江北狗”、“常州人”这样的标签,瞬间涵盖了符合这个标签的全部人,难免激发对立情绪。苏南与苏北人之间互相指责,严重时甚至会以“苏北侉子”和“苏南蛮子”这样带有歧视性的话语来互相称呼。

所以,无论是苏北,还是苏南人,都应提高理性思考和辨别能力,在判断和探讨网络事件时,避免对于地域身份的过度关注。为了娱乐和有趣解读,编写关于苏南苏北的段子无可厚非。但是在遇到社会事件时,无论是涉及苏南还是苏北人,都应就事论事,而不是把地域身份作为解释问题的原因。毕竟“苏南苏北之争”只是一种对于文化差异的调侃,一旦越过了和谐吐槽这条线,演变成为真正的冲突与争端,是苏北和苏南人都不愿看到的结果。

参考文献

[1] 江苏省政府门户网站.政区沿革[EB/OL],http://www.jiangsu.gov.cn/col/col31363/index.html

[2] 吴柳林,王成飞.浅析新闻传播中标签式舆论的刻板印象[J],编辑之友,2013(11):60.

[3] 邹庆宇.地域刻板印象的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6.

[4] 光明日报.“苏南模式”仍有强大生命力[EB/OL], http://www.xinhuanet.com/comments/2017-04/17/c_1120821501.htm,2017.4.17.

[5] 曼纽尔·卡斯特.认同的力量[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9.1

[6] 中国网.苏菜[EB/OL],http://www.china.com.cn/news/zhuanti/zhcx/2007-09/26/content_8954870.htm

[7] 江苏年鉴.方言[EB/OL],http://www.jssdfz.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9&id=11

[8] 阿马蒂亚·森.身份与暴力[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10.1

作者提问

你在网络上遇到过怎样的“地域黑”现象?

今日作者

指导老师:肖珺

文案:刘凝霏

编辑:吕浔

排版:刘凝霏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狐说网络文化工作室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